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与中华民国建设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与中华民国建设]->[胡新南: 留美與返國服務石油工業]
两京中央政府与中华民国建设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中國的建設事業祗要地方安定,進步自然會快的。
——淩鴻勛
◆◆◆ 兩京中府與交通建設 ◆◆◆
◆◆ 兩京中府與鐵路建設 ◆◆
·淩鴻勛: 任職交通部與出長南洋大學
·淩鴻勛: 任職鐵道部與身歷隴海、粵漢鐵路展築
·淩鴻勛: 興築湘桂鐵路之憶
·淩鴻勛: 我與西北交通建設
◆◆◆ 兩京中府與工業 ◆◆◆
◆◆ 南中府與中華民國石油工業 ◆◆
·宋希尚: 玉门石油矿是如何开发的
·金開英: 石油往事——煉油玉門前後
·李达海: 玉门高雄一水间——大陆往事
·冯宗道: 为探石油出穷塞,燕支山下屡经年——玉门油矿忆往
·冯宗道: 初履台湾与身历二二八事变
·胡新南: 留美與返國服務石油工業
◆◆◆ 鄉村改良 ◆◆◆
◆ 南中府與農業 ◆
·農復會與中華民國農業——張憲秋先生訪問紀錄
◆◆◆ 稅制嬗變 ◆◆◆
◆ 南中府與稅政 ◆
·甯恩承: 中國所得稅之源
◆◆◆ 立法建國 ◆◆◆
◆ 南中府與法制建設 ◆
·傅秉常: 早年参加起草我國法律之回憶
◆◆◆ 兩京中府與土地國策 ◆◆◆
◆ 南中府與土地改革 ◆
·胡健中: 一個中國土地改革先驅者的自白
·蕭 錚: 清黨前後的浙江黨務與農民運動
·魏紹徵: 從二五減租到三七五減租
◆◆◆ 抗戰建國 ◆◆◆
◆ 南中府與戰時流亡學生教育 ◆
·于正生: 記抗戰時期學生貸金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雄港最初連維護的工作都沒辦法進行,因爲沒錢啊!其實那時候也沒什麼船來,雖然有商船運一點貨物,但都是小船,港務局收這些都是小錢,從煉油廠收的才是大錢。高雄港之所以能變成大港,一開始就是得力於煉油廠花錢濬港和給錢。等我們把高雄港造好以後就政歸港務局管理,但我們進港也需要付給港工捐,因爲運油船不是我們煉油廠自己所有的,是向別人租的,停靠碼頭當然也要付錢。不過後來我們的油輪太大無法進港,就在外海建浮筒,船上卸油統統都從海底下輸到固定的油管,油輪根本不必進港,就不需要交港工捐,也不付給停靠碼頭費,此後煉油廠都不付給港務局錢,因爲不給港務局錢,後來雙方就起了爭執,打起官司,一邊是交通部,一邊是經濟部。那時孫運璿是經濟部部長,他看情況不對,就叫雙方派人來協商。港務局的理由是說,本來我們最大的收入就是靠油輪運原油進來,現在你們油輪不進來,我們就沒收入了。所以最後孫部長就協調說:「好!既然煉油廠的油船不進港來從浮筒進,那就給一半的港工捐,因爲你們的油管經過高雄港的港道。」這種港工捐一直維持到現在。所以高雄港能發展起來都是因爲煉油廠的關係,也就是因爲港工捐的緣故。

    石油公司和電力公司是兩種不同的能源公司,眞正的能源是石油,它進來的原料本身就是能源,產品出去也是能源。電力公司的電力要靠石油提供才能火力發電,另外還有水力發電,用煤的發電,用油,用氣都是跟石油有關係的。所以眞正的能源就是油、氣(天然氣),煤和水力。水力、油、氣、煤都是原始的能源,電力則是一種轉換的能源(converted energy),因爲工業經濟要發展的話,必須依賴能源,所以這兩個公司都必須走在別人前面,也就是電力和原始的能源都要同時發展。

    高雄廠的前十五年,可以說都是按照金先生的計畫進行,他的發展構想就是從高雄開始的,這也是上海總公司決定的計畫,從金先生當總經理時,就是希望從高雄廠開始發展石油工業。金先生的計畫是從修復、重建到更新,他的理想是希望將中國石油公司發展成爲國際性而且現代化的煉油廠,當初決策的是他,當然高雄煉油廠長也參加了決策計畫。不過可惜在重建更新之後他就離開中油公司了,在六十歲時就因故提早退休,由我接任做總經理。

    ㈢ 買 油

    二次大戰以前,我國大陸的石油市場幾乎由「美孚」、「德士古」、「亞細亞」三個國際油公司所壟斷操控。戰爭期間,日本沒收英美各油公司的設施,還增建一些儲油設備。抗戰勝利後,這些設備都由我國政府接收,但英美各油公司也企圖捲土重來,恢復以前的市場,以獲得原有的利益,他們先打算以租借方式接收日报人在長江流域與沿海各大城市所留下來的儲油設備,不願意我國的油料供應可以自給自足。幸而當時我政府認爲「甘肅油礦局」已經培育一些石油工業人才,老君廟也有開採油礦的基礎,戰後又接收沿海的儲油設施,如果向各油公司批購成品,利用這些配備,供銷部分石油產品,就可以不假手外商了。其次,爲避免我國石油市場完全被外人所控制,應當自行建立煉油廠,自己煉油銷售,以維持並發展我國的石油事業。最初考慮在上海的高橋設立煉油廠,但與高雄的建廠條件相比,相差太多,因爲金開英先生早先已來臺灣考察狀況,高雄有日本的海軍第六燃料廠和「日本石油株式會社」在草衙的煉油廠設備(儲油槽、原油蒸餾、輕油處理)等,包括宿舍都不成問題。最後總公司終於決定在高雄建煉油廠,將第六燃料廠加以重建修復,自己進口原油煉油,生產各項產品。

    但是中國石油公司成立後,最初英美各油公司都不肯賣原油給我們,他們只肯賣成品,這樣可以從中賺一手,所以最初都買不到原油。因爲政府沒有經費,只給人事費,只好向中國銀行借五百萬美金(總經理陳長桐,廣東人,與張茲闓同鄉),就是用來買汽油、煤油、柴油這三種東西,再把這些成品賣掉,賺得的錢就給高雄煉油廠,第一期修復重建的經費就是這樣籌措出來的。

    最後我們終於從英國伊朗石油公司買到伊朗原油。第一船共運約六千噸石油,由「英國工業號」(British Industry)於卅六年二月廿日運到高雄港,這是中國煉油史上第一次油船進口原油,揭開中國石油工業的序幕。高雄港花三、四天的時間才將原油卸到苓雅寮油庫。不久就發生「二二八事件」,情勢混亂,有幾顆子彈還射中油槽,幸而沒有造成嚴重的損害,但送油工作被迫停頓而拖延將近一多個月,到四月中,才將原油輸送到十四公里外廠內的油槽中。四月十八日,第二蒸餾工場修復,正好運用這批原油,正式開工煉油,這是中國第一次提煉石油,大家都很興奮。

    卅七年下半年,公司獲得美援貸款,改向阿美油公司進口阿拉伯原油。卅八年後又改向中東原油公司購買。五月後,美援停止原油供應援助,直到四十一年爲止,原油的購買與輸運都很困難。所幸四十二年十二月,金先生與美國海灣油公司簽訂兩百萬美金貸款與十年長期購買原油合約後,才解決原油來源的問題。

    在民國卅八年以前,我們高雄煉油廠生產的油量雖然不是很多,但是還可以銷售到大陸各地,因爲臺灣汽車不多,用量也不大,產品也只能銷售到大陸內地,最初只佔全國總銷量的5%,後來提高到18%。上海是主要市場,其他是天津、青島、廣州這幾個大都市。其他市場都被德士古(Texaco),美孚(Mobil)等英美外商公司占有。

    ㈣ 困 頓

    民國卅八年五月廿四日上海淪陷後,中國石油公司就喪失在大陸的市場,原油也因爲美援停止而煉量減少,當時臺灣的市場還沒有成長,所以高雄廠煉油的產品因銷路減少而存量上升,庫存大約有四、五萬噸的原油,以致生產設備時開時停,幾乎處於半停工狀態,而許多更新計畫也因資金短缺,只流於紙上作業,所有計畫也因而延擱下來東諸高閣,人事方面全部凍結,所以從卅九年到四十一年可以說是高廠的困頓黯淡時期。

    當時賓果廠長因爲怕大家沒事做,就要民國卅五、卅六年從大陸派來兩批的六、七十位大學實習員辦雜誌,《拾穗》雜誌就是在卅九年二、三月間創刊的。爲了避免觸犯政治忌諱而闖禍受連累,所以規定寫文章不要涉及政治,走翻譯路線,一定要寫出處,內容包括科技、醫療、藝術、小說等等,結果很出名,就像後來的《皇冠》一樣,銷路很好。

    但是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卅九年的五月四日那天下午四時五十分,我開著吉普車經過實驗室,看見賓果廠長的座車停在室外,知道他還在做實驗研究八十號汽油,我剛好有事要去找賓果廠長討論,就想進去和他商量一下有關明天貴賓要來訪問的事宜,當我走到實驗室門口,剛要推門進去,抬起右腳準備跨門,就在這一剎那,聽到轟然巨響,一股硝煙迎面撲來,我本能的趕快往後退,這才知道實驗室爆炸了,看到研究師俞慶仁全身著火衝出來,在草地上翻滾,賓廠長也坐住地上高舉雙手,痛苦的哀嚎,大家忙著趕緊滅火後,我立刻抱起賓廠長坐上我停在旁邊的吉普屯,並叫救護車把傷勢嚴重的俞研究師送到海軍八○二醫院急救。結果他們兩位仍然因傷重不治而於當晚及次日先後逝世,英年早逝,當時造成全公司和整個社會很大的震撼,國家痛失兩位優秀的石油人才,大家都感至欷歔而抱憾不已。後來政府頒發他們兩位的褒揚令,就是根據我的報告而來。而我當時是在第一現場,親眼目睹那一幕慘狀,更是無法忘懷。尤其事後想起,就在千鈞一髮那一刻,我如果早踏進一步的話,恐怕也是難逃一劫。

    賓果廠長逝世後不久,大約在民國四十年初,有一天金開英先生南下,住在廠裏的招待所,晚餐後大家正在聊天,金公突然向我招手示意到外面,在走廊上他對我說:「我準備把張明哲調到高雄當廠長,你去接他的新竹研究所所長,這樣也可以算是升遷。」我一聽心理很不願意,就直接向金先生說:「你到底要我不要?我不是做研究的人,我是做事的人,你要我,我就留在這裡,不然我就走人,我不要去做研究的工作。」這個新竹研究所原是日據時期的新竹天然瓦斯研究所,直屬臺灣總督府,中國石油公司成立以後,接收過來成立新竹研究所,專責石油的研究。金先生聽了就說:「照理講你是副廠長,應該是你接廠長,不過你年輕,經歷比他差一點。」其實我和張明哲是同年,惟一不同的是他是清華大學畢業,和金先生一樣,後來在美國是MIT(麻省理工學院)畢業,他只有一個碩士,我有兩個碩士,學歷差不多。金先生看我很堅持,最後同意我還是留在廠裡當副廠長,仍由張明哲接任廠長。他做了三、四年的協理兼廠長,等他升遷後,我才接著當廠長。張明哲 後來就離開石油公司去當國科會主任委員,也到臺灣大學當化工系主任。

二、更新與擴充

    在重建修復之後的下一個階段,就是要把舊廠改進到合乎時代要求的新廠,也就是使它現代化(modernization),這就是所謂的更新。而更新之後,還要不斷地擴充新的設備,才能生產更進步的產品,這階段就是從更新到擴充的時期。

    民國四十三(1954)年是更新期的開始,那時我是副廠長。

    更新階段的主要目的是要提高汽油的品質,使辛烷值增加,而改善的方法就是要興建觸媒重組和觸媒裂煉工場。

    高廠最初由於設備簡陋,因而所製造的汽油品質低劣,以前汽車少的時候,還能使用在舊車上,後來進口的汽車增多,舊產品對新車就不適用了,加上這段期間,政府於民國四十二年開始有計畫的從事四期的「經濟建設計畫」,臺灣的經濟已經開始起飛,各類用途油品的需求更多,而且快速成長,高廠產品無法滿足軍事和民用的需要,必須儘快淘汰舊式的機器工場,添置新穎的設備,才能配合市場需求與其他產品競爭,否則政府一旦開放外國石油產品進口,將會直接關係高廠的興衰存廢,所以更新設備是非常迫切需要的。高廠所生產的油品不但要在質的方面改善,同時量及類的方面也要增加,因此各式的製程裝置,也隨著需要一座一座的建立起來。

    更新的第一個工作是要籌建「觸媒重組工場」(Catalytic Reformer,簡稱CRF)。所謂重組反應(Reforming),就是將油品中的碳氫化合物分子結構加以重新排列組合,以提高其辛烷值(Octane Number)。重組後的石油可以用來摻配車用汽油,它的主要成分也是石油化學的原料苯、甲苯、和二甲苯。一般市上所謂95或92號無鉛汽油,就是指辛烷值,95比92的抗爆性來得好。當年我們那些拼拼湊湊重建完成的工場設備簡陋,只能做到72號而已,還得依賴加了提升辛皖值的四乙基鉛,而軍方需要80號以上的汽油,賓果廠長和實驗室俞慶仁主任就是爲了實驗如何煉出80號的汽油才出事的。

[上一页][目前是第5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