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台澎重光与国府在莒
[主页]->[析世鉴]->[台澎重光与国府在莒]->[顏世鴻先生訪問稿]
台闽重光与在莒之治
不惜宣傳中國國民黨
強占人民的土地來醜化中國國民黨。
憑良心說話,
中國國民黨對這塊土地貢獻很大,
如果沒有蔣中正、蔣經國父子,
民國三十八年
臺灣早就淪入共產黨之手了,
那還有今天政治的民主化。
臺灣的經濟奇蹟,
都得感謝前線軍民
在前方捍衛國家的大門。
今天臺灣的富裕,
有一半要歸功於國軍在國防上的努力,
讓百姓得以安心致力於經濟上的發展。
臺灣目前的一切成就,
有很多要感謝中國國民黨在政策上的領導。
……
——陳宗論先生訪談紀錄
·董光心先生訪談紀錄
·董文舉先生訪談紀錄
·陳宗論先生訪談紀錄
·黃汀看先生訪談紀錄
·陳永果先生訪談紀錄
·薛承助先生訪談紀錄
·歐陽金山先生訪談紀錄
·歐陽金章先生訪談紀錄
·戴克霖先生訪談紀錄
·顏伯義先生訪談紀錄
·魏炳福先生訪談紀錄
·徐瑞章先生訪談紀錄
◆ 非金籍人士述往 ◆
·徐榮祥先生訪談紀錄
·梁振瑛先生訪談紀錄
·楊世英先生訪談紀錄
·符文敏先生訪談紀錄
·繆宇先生訪談紀錄
·邱仕財先生訪談紀錄
·李堯民先生訪談紀錄
◆◆ 台島縣政 ◆◆
◆ 北部地區 ◆
·板橋王以文
·土城林日高
·板橋林宗賢
·中和游火金
◆ 南部地區 ◆
·董中生: 話三十年前高、屏縣政
◆◆ 澎湖縣政 ◆◆
◆◆◆ 中華民國憲政之路·戒嚴時期 ◆◆◆
◆◆ 護憲之爭 ◆◆
·梁肅戎: 爲言論自由奮鬥
·梁肅戎: 爲人權法案催生
◆◆ 黨團之爭 ◆◆
·胡 濤: 立法院黨團之爭雜憶
◆◆◆ 在莒外交·中日邦交 ◆◆◆
·梁肅戎: 中日斷交與日匪建交前後
·周宏濤: 中華民國對日和約
◆◆◆ 中國國民黨黨務·戒嚴時期 ◆◆◆
◆◆ CC與中華民國政治 ◆◆
·梁肅戎: CC勢力的消長
◆◆ 蔣中正與國民黨改造 ◆◆
·周宏濤: 國民黨改造前後雜憶
◆◆◆ 國府與台澎金馬民生 ◆◆◆
◆◆ 國府與土地改革 ◆◆
·馮世欣: 我所知道的三七五減租
◆ 推薦閲讀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顏世鴻先生訪問稿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 ■ ■ ■ ■ ■ ■ ■ ■ ■ ■ ■ ■ ■ ■ ■ ■

顏世鴻先生訪問稿

   訪 問:許雪姬

   記 錄:張慧貞

   時間: 八十七年八月七日

   地點:臺南顏宅

一、关於父親

(一)貧苦的童年

    我的祖父(顏達)是個打金師傅,他十八歲(一八九五)時正逢清廷戰敗割讓臺灣,他參加劉永福的組織,在蕭壟(今佳里)跟日本兵作戰,失敗之後逃回臺南,後來就當了日本不情願的順民,開始吸食鴉片。後來發生清水大水,所有東西包括族譜等等都被大水沖走,這些都不要緊,最重要的是他幫人家打金子,那些金子也被水沖走了,全家沒辦法生活。我大伯(顏邦)後來到高雄拖板車,兩個姑姑賣給人家當丫鬟,父親(顏興)大約十三歲的時候被賣給葉登科的父親(人稱三舍),這個人很有慈悲心,家裡有個學堂,就叫父親有空就跟著人家唸書,父親多多少少也念了一點書,他還跟祖父說,這個孩子蠻聰明,叫祖父不要賣掉這國小孩,可以拿其他的女孩來換,但是當時就是沒有錢,才會賣小孩。

    後來父親就到高雄,跟大伯一起生活。可能大伯已經學會了打金子的技術,就出錢請一位前清的秀才,教了父親一年的漢文,這一年裡他念了相當多的書,差不多文言文都看得懂,《春秋》、《左傳》這些書都唸過。當時臺灣人多半死於肺病跟瘧疾,大伯二十歲就染上肺病,吐血而死,當時父親才十八歲,大哥去世之後,父親也不敢回家,擔心又被賣掉。

(二)到大陸學習眼科

    父親二十四歲時與母親結婚,母親要父親去學眼科,因爲我的堂舅張錫褀畢業於日本千葉醫專,在高雄開業,父親就到這裡一邊做復健,一邊學眼科的技術,當時他們的訓練很嚴格,晚上還要上課兩小時。一九三○年左右,他們就一起到大陸,張錫褀先生是到上海,張錫鈞是到廈門(張錫鈞在臺灣沒名氣,但是在大陸是有名的長江一號,他是張邦傑的弟弟,張邦傑也是我母親的堂哥,他們是有名的抗日世家)。到大陸之後,只要能找到一個醫生,跟著他學三年,就可以拿到醫生執照,父親就是這樣拿到醫生執照。父親雖然沒有受過正統的教育,但是個很聰明的人,三十幾歲還能過目不忘。當時我們是在泉州晉江東南角的深滬,那是一個漁港,我爸爸曾幫一個華僑手術,所以在那裡待了好幾個月。一九三一年我們才從深滬去到泉州,父親當時在泉州東門城外,洪角車站對面,一個叫光華眼科的地方服務.張錫棋本人和他的徒弟所開的醫院,基本上都叫光華眼科,上海、南京、泉州、廈門、汕頭等等,很多地方都有光華眼科,可以說在一九四五年的時候,上海的眼科權威只有光華眼科。(這次我回大陸,這棟建築物已經捐給上海市政府,上海市政府把它租給人家當KTV,我看了心理覺得很難過,它的建築可以跟臺大的紅磚屋相比擬。)

(三)奉命回到臺灣

    一九三三年,閩變爆發,我們全家回來臺灣避難大約半年,三十四年初,再前往廈門。一九三七年抗戰開始,八月二十三號中午,我們全家搭上撤僑的最後一艘船回到臺灣,當時只有特殊身份的人才能坐在船艙裡面,一般的人只能待在甲板上。我們之所以舉家返臺,是因爲三舅張邦傑以臺灣革命同盟組織的名義,命令父親返臺工作。臺灣革命同盟是翁俊明醫生初期的組織,後來分成南方支部、北方支部。南方支部是由舅舅張邦傑主持,父親擔任組織部長,父親之所以擔任此職務,是因爲平常沒有在外面活動,人家並不知道他的身份。其實父親只有中國醫生執業執照,沒有日本醫師職業執照,他也擔心回臺灣之後無法生活,但是爲了組織的命令,他還是帶我們回到臺灣。

    我們先回到高雄,但是在高雄,父親找不到工作,幾天之後,只好回臺南,暫時住在親戚家的「香蕉庫」,全家七個人住在三坪大的房子裡,結果兩年都沒有生意,最後以助手的名義,在莊孟侯醫生的醫院當眼科的密醫。回來臺灣之後,父親被日本人關過兩次,一九三七年十二月,日本人懷疑父親想逃走.拘禁過他。一九三八年五舅(張錫鈞)看父親沒有生意,家裡又有一大堆的孩子要養,就跟二舅商量,寄了八十塊給我們,叫我們去上海。這封信寄到我們手上之前,早已經被日本的特別高等科扣留過了,因爲寄錢的人只寫「小張」兩個字。父親領了八十塊之後,要去申請護照的時候,就被逮捕了,這一次被關了三個月,可能我父親有所抗辯,所以那一次他所有的酷刑『陸、海、空』都嘗過了,「空」就是手腳都吊起來,灌水就是「海」,老虎凳就是「陸」,後來父親又罷食一個月,所以三個月下來,他瘦了十幾公斤。之後叫高橋的警察每天都來站衛兵,我們也無法去上海了。父親回來之後,因爲肺炎病了好幾個月,根本沒有辦法工作,每個月就是靠莊孟侯先生給的二十塊錢維持一家大小的生活。其實我們也不是沒有存款,只是我們存在銀行的一百塊全都被日本政府凍結。

    光復後父親不願意當醫生,要當區長,他是一個不會貪污的人,有句俗話說得好「做官若清廉,吃飯就得配鹽」。我父親當了兩年的區長,兩年的薪水包了紅、白包之後,所剩不多,有一年,要考試之前,因爲家裡沒錢,我在外面賺錢一個月,沒有去唸書。

二、求學階段

    其實我尚未滿五歲的時候.已經在泉州的紫江國小唸書了,一九三五年我進入廈門的旭瀛小學。回來臺灣之後,父親堅持要我接受日本教育,我不知道當時父親是怎麼想的,他可能是要我念醫學,中國除了「協和」之外,沒有比較好的醫學院。另外一個可能,我父親很相信算命,算命先生說我二十四歲有官符,他認爲大陸到處亂七八糟,對我可能不好。我記得一九三三年有一個瞎眼的算命先生經過,其實我父親自己也略懂一些命相之學,但是他就請這位算命先生進來爲我算命,算命先生說我二十四歲會結婚,而且有「雙層官符」,後來印證他所說的話一半正確,一半不正確,因爲我沒有娶太太。我在臺灣念小學時,晚人家一屆,因爲日本人管得很嚴格,我是十月回臺灣,因此不能夠進國民學校唸書。

(一)中學時期

    一九三九年,我小妹妹一芬出生,我家的經濟也漸漸好轉。念中學時很單純,我念二中(就是現在的臺南一中),二中的圖書館大約有四千多本書,每天我都借三本書,當時中學要念五年,我就立志五年要把圖書館四千多本書全部看完,而且書要唸完才能還。當時我的看書速度非常快,日文書一小時大概可以看十萬字。最後我還是沒有看完那些書,因爲到後來都要跑警報、動員,而且沒有讀完五年,四年就強迫我們畢業(因爲戰爭快要結束的緣故)。後來考上臺北帝大,當時臺南只有四個人考上,現在很多人說在日治時期,臺灣人和日本人差別並不多,此言差矣!工科八十人,臺灣人只有四個,文科、農科、理科加起來的人數也不過只佔百分之五,在高等學校情形也是一樣。我父親聽到我考上帝大,原本很高興,但是一聽到我選工科時,非常生氣,因爲我父親一直要我選醫科,我卻選了工科,他拿了一支很粗的棍子追著我打。我其實根本不想當醫生,因爲全家都是醫生,再加上家裡都是福馬林的味道,工作辛苦又沒有星期假日,這種生活我實在很討厭。

(二)當兵

    當時,正月初放榜,但是等到三月八號才通知三月初報到,那時候已經有風聲傳出,這批唸書的學生全都要送去當兵,我們三月二十日入營,當時是在臺灣司令部底下的獨立步兵第五○四大隊,三月二十七日被派去駐守淡水,因爲當時還不知道美軍會登陸琉球,還是臺灣?當時的船在臺灣北方的海域。我想他們可能是要登陸琉球,因爲當時吹東北風,而且他們距離琉球較近。四月初我們又開始做工事,五月初就撤回我們的營區,就是今天的明志工專附近,當時的地名是十六分跟埤仔角(埤仔角在清朝歷史中有所記載)。後來臺灣兵越來越多,有兩個人就被派到西門叮的八角亭,陸陸續續又有人被派到其他地方,到光復的時候,臺灣兵就只剩下六個人。

    在部隊中,發生過一件事,那時候我在煮飯,他們在煮菜,煮飯的人三點半要起床,煮菜的人五點左右起來即可,他們到晚上兩點還用手電筒玩象棋,我說你們也該停止了,他罵我「清國奴」,我立刻踢他一腳,把他叫出來,當時沒有想到是我一個人對他們兩個人,出來之後,其實也蠻害怕,剛好淡水中學有一間專門給老師住的宿舍,走到外面,要下樓梯的時候,我就用腳踢了我前面那個人,他就滾了下去,其實說起來,我是比較卑鄙。結果,他們叫臺北三中十幾個學生要來修理我,當時我們第三中隊只有一個學生流氓叫吳河川,他先問我發了什麼事情,我說你問他們好了,他們說我打了他們,他就笑著說,你們兩個人還打輸他一個人。當時我是第二年,他們是第一年,我說因爲他們罵我「清國奴」,這對我是很大的污辱,事情就這樣結束了。還好這事情事發生在這個中隊,如果不是,可能早就被打死了。所以我性格裡,不能太過投入,太過關心,一旦發作起來,就會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才會到這個年紀,還是如此落魄。

(三)選擇醫科

    光復後那段時間就是人會突然變成野獸的時候,也許人會殺人就是因爲這樣的緣故。《戰爭與和平》裡皮爾放火時,被法國軍隊逮捕,當時有一位法國軍官對他不錯,突然之間,這位軍官要被調離莫斯科,臨行之前,皮爾向他打招呼,那位軍官卻不願理會,連看他的眼神都變了,一個人可以有這麼大的轉變,由此可知。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回到臺北,因爲我感染了瘧疾,昏睡了三個月。我已經好幾年不曾坐過客滿的火車,連站著腳都沒有辦法著地,這個叫做復原列車。三十日回到臺南,前一天我家才剛從六角埕搬回臺南,這是我人生頭一次,看見父親打從心裡的高興,我心裡想,父親這一輩子最不甘心的一點,就是被人家笑,沒有唸過大學,只能當個密醫。可能基於這種心理,他才會希望我能夠當醫生。既然這樣,我就應該爲了父親犧牲一點,所以,我才會轉念醫科。

(四)上海之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