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家庭教会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0——刘念春与基督徒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0——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1——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1——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2——求主拣选他们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3——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4——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5——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写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6——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8——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9——走百姓路线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0——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能过上不着
·我是徐永海今天警察上门来警告
************
李克牧师文选
·文选概要
·我的人生之主——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徐永海等:一位忠心有见识的老牧师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纪念基督教(新教)传入中国二百周年
·歌颂基督教的共产党人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如何认识神的存在
·生命从何而来
·宇宙从何而来
·生命之奥秘,光、气、水——生命之源
·人之本体的奥秘
·亚当人生的见证
·“以人为本”的思考
·爱仇敌之奥妙
·识别真伪,祛邪扶正(对气功的思考)
·婚姻之道
·宗教与科学对立的吗
·分别善恶树的奥秘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纪实)
·北京三自会纪实(1979——2000)
·为真道竭力争辩(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读《美国的本质》有感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7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后记
           第一章 苦难
       第一节 拆迁中的野蛮现象

     1
     在人类历史上,中国是最伟大的国家。北京作为国家的首都,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了。在这近千年的历史中,历代的劳动人民用他们的智慧、血汗建造了这里的一切。建造了这里的皇宫、皇城、王府,建造了公、侯、伯、子、男等等府邸,建造了这里的胡同、四合院。
     在这近千年的历史中,有很多很多历史人物居住在这里,有很多很多历史事件发生在这里。在北京古城区的每一个古老的建筑物中可能都记录了这些。
     古老的北京古城区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很好地保护它。
     2
     当今的北京市区很大很大,仅就西城、东城、宣武、崇文、丰台、海淀、朝阳、石景山这8个市区来说,总面积就有1370平方公里。北京古城区内的居住区只有40平方公里,它只占市区的三十分之一。
     由于历史原因,很多普通的老百姓居住在原来的王府里,居住在原来的公、侯、伯、子、男等等府邸里。其中很多老百姓为国家工作了几十年,可是在他们的工资中不包括住房的金额,而国家多年来也没有分配给他们住房,他们的住房很困难。
     目前国家富裕了,理应改善老百姓的居住环境。在北京古城区外、靠近古城区地方建造一些高高的大楼,老百姓搬到这些楼房里去。这样,一方面解决了老百姓的住房困难,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北京古城区的保护问题,如果用这些保护下来的王府,保护下来的公、侯、伯、子、男等等府邸,保护下来的胡同、四合院来办旅游等,这样还解决北京老百姓的就业问题。
     3
     大面积的拆毁这些胡同、四合院,在上面建造一些高高的大楼,将这些大楼卖给有钱人,这样就可以发大财。在北京古城区搞房地产开发的很多都是大奸商,他们拆毁了很多很多的胡同、四合院,现在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把老百姓住的房子买下来,拆毁,盖上高高的大楼,再卖出去发财。如果用合理的价格买下来,也能发财;如果用不合理的价格买下来,就可以发更大的财,在这些开发商中有一些就是大流氓,为了发大财,他们采用了各种手段。
     把老百姓住的房子买下来,可是他们给的钱很少,老百姓不愿意卖,不愿意搬,就出动警察强行将你搬走,这样就可以逼得你不得不搬。在这些开发商的后面,还有一些大贪官在帮助他们。
       第二节 我一家在拆迁中所经历的痛苦
     1
     我的父亲、母亲,他们的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为了生活,在旧社会,我的父亲、母亲来到北京。他们没有文化,我的父亲只能靠蹬三轮挣钱养家。通过辛苦劳动,他们用劳动所得在北京古城区内买下了两间小房。我们这些儿女都出生在这里。新社会了,我们都有了文化,我还上了很好的大学,毕业作了医生。
     1984年,我毕业当了医生。在我们医院里,有个很老的主任,也是我的校友,他是在旧社会从我们学校毕业的。他对我说,在旧社会,从咱们学校毕业出来的,当了医生,工资是很高的。这些工资可以买房,可以雇佣人、雇车夫。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只想改善一下住房,因为,我家的住房太困难了。新社会,我们用我家原有的住房通过几次换房,房子大了一点,但是我们这些做儿女的都大了,房子反而更显小了。可是,我发现不可能,因为在我的工资中不包括住房的金额,而单位、国家又一直没有分配给我住房。
     2
     我,徐永海,医生;妻子,李姗娜,护士,我们都在一个医院工作。2003年4月10日上午8点多。我接到邻居的电话,说有人在拆我家的房子。我一听很着急,离开医生办公室,走出医院大门。这时,一些人猛扑过来,将我推倒,然后一些人抓着我左手、右手、左脚、右脚,把我拖拉进医院大门,拖拉进医生办公室。与此同时,我的妻子李姗娜也被另外一些人拖拉进医生办公室。在医生办公室里,这些人对我们宣布说:“今天强拆你们家,为了保护你们的安全,不许你们离开这里。”这样,从上午8点多直到下午6点,一直不许我们离开医生办公室,甚至上厕所都不许。
     晚上回家后,见到家已经没有了,成了废墟。为此,我和李姗娜来到中南海,这里是全国最高行政机关——国务院的所在地,我们要向国务院反映这件野蛮的事情。没有人接待我们,我们只好在大门外边的一侧坐了一夜。那天很冷,下了小雨,多亏了邻居给了我们一件雨衣。早上我们到周围的小饭铺吃了点饭,又来到这里,结果我们被抓到派出所关押了近一天一夜。我们又去了一次,还是被关押到派出所里。后来我和李姗娜三次去了人民大会堂,这里是最高权利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所在地,我们要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反映这种野蛮的事情,结果每次都被抓到公安局天安门分局。最后一次,2003年4月20日,我还被拘留13天。
     我父亲,徐德志,是一个非常善良的老人。对他来说,帮助他人是最大的快乐,麻烦他人是最大的痛苦。80多岁了,身体不好,我家被强拆时,他在医院住院。21日因为非典,不得不从医院出来,看到自己的家没有了,成了废墟。来到派出所,看到了我,我马上就要被关到监牢狱去,他是非常地痛苦,泪流满面。
     3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我被关在看守所里。出来后,在朋友、邻居的帮助下我们在废墟上搭了个帐篷,在6月2日这个帐篷也被强拆了。
     我的妹妹,徐桂如。她的儿子是在2003年10月14日出生的。在我家被强拆时,强拆后,她正身怀重孕。一个高龄的初产妇为了自己的住房问题,几次来到市政府。可是没有人让她进去,还粗暴对待她。
     我的母亲,胡凤荣,更是一个非常善良的老人。吃剩下的饭粒,她扔到房顶上去,给天上的小鸟吃;街上的流浪猫,她捡家来养着,我家曾养过的几十只猫都是拣到的流浪猫,或者是这些猫的后代;“六四”了,看到很多学生们、孩子们在天安门广场,吃不上饭,我的母亲做了很多的粥,烙了很多的饼,让我和我的妹妹给送去。拆迁是可怕的,人们早就知道了,在年我家进入拆迁程序前的2个月,我的母亲病到了,2003年10月13日我的母亲死在暂时租借的房子里。
       第三节 因反对拆迁中的野蛮现象而坐牢
     1
     北京古城区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这里的胡同、四合院正在遭到毁坏,面对这些,一些对人类文化遗产有责任感的人,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起来保卫这些胡同、四合院。如通过报纸、杂志、电台、电视、讲座、展览来呼吁人们起来保卫胡同、四合院。其中在中国经济时报发表的部分文章就有《华新民:职业的胡同保卫者》、《应追究四合院破坏者的责任》、《现场目击:四合院被拆毁》、《北京上演四合院保卫战》等。作为一个在北京胡同、四合院里长大的孩子,我自然肩负着保卫它的责任,为此我写了《救救老北京城、救救老北京城的胡同四合院、救救住在这里的普通老百姓》、《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旧城说一说话吧》、《保护北京旧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等文章。
     拆迁中存在很多的野蛮现象,老百姓的权益受到侵害,如我的邻居华颇、华岩家也被强拆,并且这兄弟俩还都被拘留15天;如翁彪、朱正清等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为了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不得不以自焚来抗争。面对这些,一些有责任感的人以各种方式维护老百姓的权益。其中在中国经济时报上发表的部分文章就有《危改比“非典”还可怕——关于拆迁十个关键法律问题的对话》、《拆迁,还是“剿匪”?》、《北京前老莱街居民遭棒子队袭击》、《北京胡同居民又遭“棒子队”袭击》、《强拆违法》、《北京一户居民深夜遭捆绑蒙面房屋被夷为平地》、《拆迁补偿款被侵吞内幕》、《“自杀秀”的演进》、《拆迁野蛮性调查》、《强制拆迁违反刑法》、《暴力拆迁案例调查》等文章。作为被拆迁的老百姓,自然要维护自己的权益,为此我写了《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等不少文章。
     在家被强拆后,我不得不走上告状、上访之路,先后到过市政府、国务院、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等地方。这时我发现,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如刘安军、叶国强、叶国柱等,后来他们还都为此坐牢;如上海的沈婷。2003年的阴历八月十五,中秋节,沈婷和很多上海被强拆户远离家乡,在北京上访,可是还受到某些身份不明者的殴打,他们又不得不到公安部上访。看到这些,想想自己,我们心中很痛苦,我们帮不了他们,只能买了一些月饼、水果送给他们。
     2
     浙江司法厅主管下有一份杂志《律师与法制》。在2004年12期上,有一篇文章,是著名律师张思之写的,题目是《郑恩宠案终审裁定辨析》。在这篇文章中,写到:“2003年5月下旬,郑连续接受采访,通过媒体重点揭发了周正毅在上海房地产开发中的罪嫌。6月5日夜,接受香港记者录象采访,列举证据,详细揭示周正毅的问题,畅谈两个半小时。次日,即被刑事拘留。”郑恩宠帮助沈婷等被拆迁户,揭露周正毅等开发商在上海房地产开发中的罪嫌,结果被抓了,后被判有期徒刑3年。
     在2003年我多次接受中外记者采访,诉说我家被强拆的经过。在11月初,我先后接受了澳洲一家电视台的录象采访和日本“读卖新闻”的文字采访,在11月9日我被抓。我因为维护自己和其他老百姓在拆迁中权益,结果也被抓了,后被判有期徒刑2年。
     在《郑恩宠案终审裁定辨析》这篇文章中还写到:“(一)周、郑两案有没有关系?有些人铁嘴钢牙,一口咬定‘没有关系’。”在我被抓以后,我多次对办案人员说,你们是否因为我反对野蛮拆迁才抓我,这些办案人员也铁嘴钢牙,一口咬定“没有关系”。到底有没有关系,只能知情者自己知道。
     3
     郑恩宠的案件与我的案件基本相同,都是刑法第111条“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只是郑恩宠律师的是“秘密”,而我连秘密都够不到,是“情报”。
     是不是秘密,是不是情报,在法律程序上,应由专门的鉴定人员做出鉴定,写出《鉴定书》,并在《鉴定书》上签名,以表示要为这个《鉴定书》负责。《鉴定书》上一定要有鉴定人签名,对此国家的一些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在我们案件中,只有一个国家保密局的“复函”(起诉书原话),在“复函”上,没有鉴定人签名,缺乏正式《鉴定书》,缺乏确实的法律证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