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金典戎曾任北平行轅(主任孫連仲)參謀長、
·許崇智說他需要錢
·顧孟餘解散了自由民主大同盟
·謝澄平接受各類美援共港幣2800萬元
·翁照垣同日寇的鐵甲車、炮兵纏鬥34日之久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的一幅墨蹟在香港市場可以賣到三五千元
·中共為龔楚建造了單家獨院式兩層半樓房,主體為鋼筋水泥磚石結構,佔地三百
·黃旭初在梧州秘密接受大批日援軍械
·廣西財政廳長韋贄唐已將廣西庫存大批黃金、美鈔、銀元運到香港
·友聯研究所擁有五十名工作人員
·友聯經費來自香港美新處
·友聯那批人在新界地區運作,搜集大陸情報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去年孫元良將軍也向我指出:八年抗戰國軍傷亡三百廿一萬官兵,而日軍傷亡僅五十二萬人,是六點二比一;如果加計死傷中國平民三千二百萬人,則是六十二比一。張宏志絕口不提雙方火力懸殊、中國內部有地方軍閥掣肘、共黨割據作亂以及日軍違反國際公法屢次使用毒氣彈等,他完全站在日本帝國主義者的立場來醜詆與汙衊抗日軍民與抗日統帥,這是千夫所指、人神共憤的。
   就以張某所述:「蔣介石的精銳嫡系湯恩伯部卅六小時按兵不動,陷台兒莊於一槍不發即失落的境地……湯恩伯畏敵如虎……蔣介石不補一兵一卒……」。然而,李以劻將軍在一九九八年四月號《傳記文學》所撰〈親歷台兒莊大戰〉一文早已駁斥「說湯恩伯在戰危時,一個團的兵力都不願派出支援,有保存實力不援友軍之過錯」之說,事實上湯的廿軍團麾下八十五軍五十二軍和獨立一一○師張軫部,傷亡近萬,東與 垣五師團 本旅團作戰,西與磯谷師團的瀨谷師團作戰,腹背受敵,而湯恩伯最後為了顧全大局以全力向西側擊進攻台兒莊之敵,迫使日寇潰退,致使台兒莊大戰獲勝。身為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的李以劻將軍仗義執言道:「欲說湯軍團避戰是不公平的」。前幾個月我與李永中先生在香港會見李以劻長公子李龍生時,他說李將軍因為此文險些遭受批鬥,倖而聞風先遁,避走香港才免此一劫。
   必須指出的是,正當李宗仁蜷縮於危城徐州坐以待斃時,是滇軍六十軍急行軍從武漢北上增援,解了李宗仁的圍,此役滇軍傷亡過半,十二個團打剩五個。李宗仁命滇軍守徐州而叫血戰廿七天犧牲慘重的六十軍團守隴海、津浦東西南北四面鐵路俱已切斷的這個孤城,他自己撤離徐州,扔下六十軍,既不佈置反攻,又無友軍協助與後勤補給。盧漢極為氣忿,經孫連仲同意才後撤。由於李宗仁指揮無能,讓滇軍精良的機械化部隊去搶攻禹王山,以致喪失機動能力,造成不應有的慘重傷亡,讓雲南人民用血汗換來的最新式武器丟失近半。這是李宗仁報十三年前桂滇二軍惡戰的私仇,借日寇凜冽炮火去消滅滇軍,致使龍雲盧漢怒不可遏,種下了一九四九年冬盧漢在李宗仁代理總統時投共的不幸一幕。張宏志對台兒莊大戰的描述,一是抄襲日本防衛廳戰史室的《從盧溝橋事變到南京戰役》一書,二是抄唐德剛氏所撰《李宗仁回憶錄》,這本唐某自稱「85%是我補充與考證而成」的謗書,把一切功勞歸於自己,把一切罪過推諉 蔣公,下半冊幾乎沒有一句真話。拙作〈天下第一謗書——《李宗仁回憶錄》批判〉在美國發表近兩年,唐德剛氏讀完後沉默一週不吃不喝,這個慣打筆戰的歪纏文人迄今不敢提出反駁,因為我所援引的資料及144條註文全係大陸剛披露的檔案史料,絕非港臺書報。這麼一本六十萬言的謗書面世廿五年來在港臺大陸三地印銷一百多萬冊,迄無一人對其下半冊妄言提出批駁,使我十分驚詫。同理,一本聳人聽聞的《毛——未為人知的故事》面世後半年內,中外媒體一律拒絕刊登批評意見,直至外籍學者黎安友、林培樂、紀思道、史景遷等人群起鳴鼓而攻,才有傳媒同意刊登批評文章,這真是我們中國人的悲哀!
   最近中共又推出三十集的電視劇集《亮劍》,以國共雙方的軍長楚雲飛、李雲龍二人在抗戰、戡亂戰事中的分分合合為經,以共軍軍官的幾段羅曼史與婚外情為緯,吸引了許多海內外觀眾。它仍然唱著老調,說國軍不抗日,專等共軍打跑了鬼子再搶佔地盤製造摩擦,可它說不清楚為什麼竄到陝北的朱毛紅軍八千人能在抗戰八年中能夠擴展到一百二十萬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