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东海一枭(余樟法)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不要与老百姓过不去!

   

   一

   圣诞前夕,由王达三起草、十位博士联名发表了《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我们对“耶诞节”问题的看法》,矛头直指“耶诞节”,引发了广泛讨论和批评。有儒者看了刘晓波等自由派的批判文章后,希望我出来表个态。

   

   中共登基以来,儒家遭到空前惨重的大“灭”浩劫,元气尽丧,在政治生活、社会生活、文化生活中缺席失声已久,现在好不容易在思想界学术界发出一点微弱的声音,确实是值得欣喜和鼓励的。可是听了几次当代儒家关于各种社会政治文化诸问题的发言,我却实在欣喜不起来,实在无法给以鼓励和声援。具体在抵制圣诞这个问题上,我迟疑久之,还不得不忍痛予以严厉批评!

   

   二

   王达三在《既要攻乎异端,更要立乎其大——关于《看法》的起草及其说明》中说:“孟子说: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弗能夺也。国人自觉回归传统,承接斯文,恢弘和光大孔孟之道,重建中国文化的主体性,确立以儒家文化为主体的中国文化在国人心目中和日用中,以及在国家政制和社会生活中的主体性和主位性,这才是复兴儒学、重建儒教关键命题和基础工作。”

   

   除了对“重建儒教”的说法我另有看法外,王达三这一段话我很赞成。但是,抵制圣诞不仅与“恢弘和光大孔孟之道,重建中国文化的主体性”没有什么关系,并非“立乎其大者”,恰恰相反是一种文化上极端的小眉小眼小题大做!把抵制圣诞与“价值信仰和文化形态”、“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建制性退场和整体性崩溃”、“精神支离与价值虚无”、“软主权”、“软力量”、“软边界”、“国家安全”、“文化安全”等等宏大叙事联系在一起,给人的感觉不伦不类,十分滑稽。

   

   以人为本的圣诞节,其宗教意义和内涵已非常单薄,日益突出的是它的民俗功能,人们过圣诞节目的不过联络感情寻找快乐而已。拒绝圣诞作为儒者的一种个人爱好选择十分正常,但发起社会化抵制活动就是猫捉耗子了。这样做岂但保护不了传统文化、挺立不起中国文化主体性,反而是给儒家抹黑和丢脸,并且违反了《大学》“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的“亲民”原则。

   

   《大学》指出:“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是谓拂人之性,菑必逮夫身。”与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节日过不去,正是“拂人之性”之举,招致恶评恶攻纯属自找,活该!

   

   三

   同时,拒斥耶教不仅不是复兴儒学的关键命题和基础工作,而且也不是复兴儒学的必然命题和必要工作。

   

   振兴儒学的关键命题和基础工作是反对现代专制主义。我早就严正指出,儒家严华夷之辨,根据儒家以文明作为区分华夷的标准及华夷的地位可以互换之义,中共尊马(马列也)退儒,“用夷变夏”,变夏为夷,僭乱中华,一开始就是彻头彻尾的夷狄!

   

   弘扬儒学的必然命题和必要工作是拒斥马克思主义。中共历史上的产生、发展、壮大与现在的“维持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密不可分。尽管“马家”已经从社会和政治的台面隐退了,但它依然作为执政党的指导思想,盘踞在宪法中,“独尊”在大中学课堂里,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着中国政治和社会。

   

   在现代社会,拥护专制者,犬儒也,祟尚马列者,伪儒也,曲学阿“势”者,萎儒也,专门拿鸡毛蒜皮的琐事“小节”做文章下功夫者,小儒、迂儒、腐儒也。是到了把反对专制主义、拒斥马克思主义提到儒家议事日程上来的时候了。这才是“立乎其大者”的工作,这才是找回中国文化主体性的关键所在。

   

   尽管移风易俗乃儒者之责,但要潜移默化并立“大者”,具体过什么节好,让民众自由选择。儒者要“干”大事,要在政治层面“干”点事,要与特权阶级较点劲,至于圣诞“小节”,“出入可也”。

   

   香港明报社评说得好,与其呼吁拒绝圣诞,不如提倡了解自己传统节日的真谛。让清明、端午、中秋、重阳等其他传统节日都成为公众假期,从而让中国内地的年轻一代有机会能够真正明白这些传统节日所包含的深层文化内涵。

   

   四

   我不认同耶教,但我主张义理批驳(外部性判教)而反对行动“拒斥”。孟子拒杨墨之学,“放淫辞邪说”,宋明理学“辟佛”,都是从义理上对“异端”进行批判。在文化上,现代儒家比孟子和宋儒更应该有兼容并包、海纳百川的胸怀。对于其它学说及宗教的“拒斥”,更应严格限制在理论的层面。在《文化灾民任不寐》中我对包括任不寐在内的一些基督徒的敬告,可以代表我关于耶教的态度:

   

   以儒学为代表的中华文化以仁为本,大肚能容。基教传入中囯以来,一向颇受尊重(中共篡国期间例外,因为传统文化自身难保)。在目前这个大转型的历史关键时刻,基教更是中国自由化道路上的一支重要同盟军。对此我们不仅承认,并且欢迎基教在神州大地广泛传播。儒家与基督教可以并行而不悖。但是,如果一些基督徒在向中国传教过程对中华文化进行非理恶意别有用心的诬蔑、诋毁和侮辱,那么,请允许我“代表”中华文化庄严宣告:NO,并将从义理上作出严肃深刻堂堂正正的驳斥和反击!

   

   退一步说,既使将拒斥耶教视为“复兴儒学的必然命题和必要工作”,抵制圣诞也抵制不了耶教,反而显现了自家的文化狭隘。传统端午节、中秋节传播到韩国后,有了新的载体和内容,圣诞节又何妨洋为中用?据自自由由网友介绍,旧金山的学校已经把中国新年(春节)定为公共假期,学校放假、庆祝春节。并且每年正月十五有非常隆重的春节大游行。我们并未把圣诞节定为公共假期,只是有了点儿庆祝活动,十博士就欲将之赶尽而杀绝。哪有一丁点包容精神?

   

   借此机会,谨向广大儒家进一言:不要与老百姓过不去!(这一点,也可以视为我的警告)要当雅儒不要当俗儒,要当大儒不要当小儒,要当鸿儒不要当侏儒,要当要当真儒不要当伪儒,要当伟儒不要当萎儒,要当通儒不要当迂儒,要当龙儒不要当犬儒。是为至盼!同时也希望广大民主同道给儒家一点时间,不要只看眼前“没出息”就一棍打死。毕竟儒家历经大劫,百死余生才艰难地喘出一口气。

   2006-12-27东海一枭

   首发2006、12.30《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