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悼念杨川君]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杨川君

   “为自己书写,为自己歌唱”-----悼念杨川君

   

   今晚接到一个云南来的长途,是杨川的妻子打来的,告诉我杨川今晨走了,是被肺癌带走的,临走前特地交待要向我报告一下。我责问何以不早来电?杨妻说,杨川病危期间要致电于我但已无法说话。

   

   我放下电话,独坐书房,慢慢浸入回忆,浸入一种人命如朝露、故人永别离的忧伤之中。

   

   杨兄,你与我不曾见面早相知,确堪称网络故人了。

   

   你曾是人间道网站斑主,曾在你的坛子里这样评论我:"东海一枭是个流浪汉,身背几麻袋深刻的思想,和犀利的汉语句子。在中国所有,有点名气的网站兜售他光辉、超凡的文章。我到那都撞得见他的文章。于是,我肃然起敬,立正,并向这个当代最伟大的网上流浪汉敬礼!我真诚的对这流浪汉说∶我们需要你的思想和犀利的汉语句子,让我们在麻木中得到振奋。"

   

   那时我还是个网络新手呢,在你负责的散文、随笔栏目发了些不足挂齿的烂帖子,却蒙你如此抬爱和鼓励。后来你写了篇《东海一枭及网站等一些口水话》,里面提及老枭“少作”仍给予高度赞誉,令我脸为之红。

   

   2004年6月,我拟创震旦文化研究院,你多次来电,极表支持,并表示要赴南宁协助我开展工作,后因故未能成行,便作了震旦文化网的版主。后来你希望加盟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我便作了你的入会介绍人。曾记否,那一段时间,我们经常QQ、电话或内坛联系交流。你给我的印象是有才华有思想,待人热情为人诚恳,象一个大哥哥。

   

   2004、12师涛"落网",你我深为悲愤。

   你说,"一个穷作家除了思想便是良知,何来国家机密可出卖?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良知和正义被镇压的时候,专权者疯狂自大的变态心境亦也暴露无遗。"我在《还我师涛,还我自由!》中引用了你这段话。

   

   后来,震旦文化网被封,我们之间的联系渐少,慢慢就断了。记得你擅长摄影,说过要找机会到南宁来为我拍一个图文并茂的专辑;我也说过要到云南找你畅叙,但心动而未能行动,两年来忙于读书思考写作,云南之游就一直拖延了下来。原以为你也与我一样忙着自己的工作或事业呢,没料到竟然一病不起,就此人天永隔!

   

   杨兄,你在一篇题为《我是中国的云南人》的短文中写道:"我不是皇权的附庸,虽然文化人几千年来都是一种附庸。我为自己书写,为自己歌唱。摧毁愚昧和迷信的武器操在我手里。那是思索,还有文字。"说得多好。我们受良知驱使的书写和歌唱,为自己,何尝不是为民主为自由为正义为文化为我中华?杨川兄,你留下的笔,我和同道们会当作"摧毁愚昧和迷信的武器"接过来,兄长安心走好!

   2006-12-20东海一枭

   首发2006、12.20《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附一:杨川简历

   一九五九年生于云南省东川市落雪矿。

   一九七七年-----一九七九年在东川冶金工校读采矿专业。

   一九七九年------一九八七年在云南冶金六矿工作。先后做过井下工、炊事员、钳工、焊工、工会干事、宣传部干事、电视台记者。

   一九八八年------一九九五年在云南省楚雄市旅游总公司工作。先后参与开发紫溪山风景区工作,做过办公室主任、组建紫溪旅行社。旅行社经理。

   一九九五年辞职回云南省师宗县做自由撰稿人,专肆写作。

   有代表性的作品及所获奖简介如下∶

   杨川作品

   【心轨】「短篇小说」《边疆文学》1996年第11期

   【冬麦】「散文」《边疆文学》1998年第1期

   【毕摩的法力】「短篇小说」《小说月刊》1998年第2期

   【黑道】「短篇小说」《滇池》1998年第11期

   【闷热的季节】「中篇小说」《滇池》2001年1期

   【者林】「中篇小说」《小说月刊》2001年4期

   【死亡的探戈】「中篇小说」《神州》2001年10期

   【布多寨最后的毕摩】「短篇小说」《滇池》2001年6期

   【闷热的季节】「中篇小说」《小说精选》2001年3期{从《滇池》2001年1期选载}

   【者林】「中篇小说」《作品与争鸣》2001年11期{从《小说月刊》2001年4期选载}

   【老疙瘩】「短篇小说」2002年5月收录在《春秋时期的爱情疯子》一书中,由杭州出版社出版发行。

   【原色】「短篇小说」《小说月刊》2002年10月

   【那个年代】「中篇小说」美国《新语丝月刊》2002年4月号

   【无题】「散文」《边疆文学》2002年第11期

   杨川作品及获奖情况

   2001年12月短篇小说【老疙瘩】在"贝塔斯曼杯"第三届全球网络原创文学作品中荣获优秀短篇小说奖。

   2001年10月短篇小说【老疙瘩】在黄金书屋网站获大陆、新加坡、马来西亚三国汉语短篇小说大赛中荣获铜奖。

   1997获云南省师宗县1992-----1996年度文艺创作先进个人奖。

   2001年3月获云南省曲靖市1998----1999年文学创作二等奖。

   2000年5月短篇小说【布多寨最后的毕摩】获首届"彩云杯"云南通俗文艺创作短篇一等奖。

   2002年11月中篇小说【逃出波西镇】获首届"五泄杯"全国网络文学大赛三等奖。并赴浙江领奖。

   ?.2002年11月获云南省曲靖市2000----2001年文学创作一等奖。

   2003年4月中篇小说【死亡的探戈】获首届全国通俗文艺文学大赛银奖。

   2004年中篇小说【血色寒冬】获美国《新语丝月刊》网络文学三等奖。

   

   附二:杨川:东海一枭及网站等一些口水话

   东海一枭这个网名,是N年前在文学网站《人间道》做斑竹时认识的,那时他的枭眼看世才刚看到朱榕基。他的大作都发于我负责的散文、随笔栏目。我读了他那些作品,第一感觉∶象重庆人的担担面,第二感觉∶是重庆的麻辣火锅!这里要详谈担担面的感觉∶犹如一个饥饿的人突然发现了有人挑着担担面在你眼前出现,饥饿将被这人的出现改写成满足,吃完担担面,第二感觉便袭上心头∶麻、辣、烫,连呼过瘾!那时曾这样描述过东海一枭,一个背着破麻袋的流浪汉,四处兜售着他犀利、辛辣的汉语句子┅┅

   在随后的网络世界里东海一枭满地都是,据我多年观察至今未能有人假冒,老枭那睿智、深刻的思想、辛辣的笔触是难以复制和效仿的。

   其实多年来,东海一枭就是个网络流浪汉,国内的许多网站、乃至境外许多有极有影响力的中文网站都有他的系列著作、文集。满世界里都有他的身影。至到今日,神州文化网站的掘起,他才有了自己的家。这是可贺可喜的。

   和老枭一样,这些年我总是在网络世界流浪,至到今年才有了一个属于自己家园的文学网站《远方文学网》。一方面要梳理远方,一方面也要尽情在神州文化里认真学习老枭、和朋友们的精神风尚。所以我是很乐意与各位相互交流、取长补短的。

   见到老枭照片,感觉非常年轻,气质不凡。还见到杜子腾照片,更是年轻,就觉得这世界太有希望了。一群年轻有为,思想深刻的人聚在神州相互探讨,让人高兴。我自己虽不年轻,但心不老,为能跟一群思想先进、文化先进的年轻人在一起而高兴。老夫是一定要好好向各位学习的,以免落后了跟不上先进文化、先进思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