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者的真精神]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者的真精神

   儒者的真精神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老枭只开风气不为师,但有时他人以师相称,作为一种客套,亦笑而颔之。有个小友,大学刚毕业不久,对我的称呼随心所欲,或称大哥,或称老枭,或称老师,经常变化,皆笑而颔之。这让我想起明代思想家、泰州学派创始人王艮的故事。

   

    王艮,盐丁出身,听王阳明讲学,与王阳明论学,为之折服,便请拜师。第二天,王艮不行弟子礼,分庭抗礼再辩论,如此再三,才真心拜王阳明为师,但其学说与阳明的岐异处,仍自坚持。王阳明初见王艮时,对其功底也深为叹服,曾对众弟子曰:“吾擒取宸濠,一无所动,今深为斯人动”(徐樾别传)

   

   在这个故事里,王阳明提携后进的热诚,王艮个性的张扬狂放,历历如绘。其泰州学派人格独立、个性解放的特点已露端倪。这里有儒家的真精神在。这就是当仁不让的精神。

   

   儒家要求尊师敬长,那是礼仪要求,并非要学生在思想上自我扼杀,一切无条件服从师长。《论语•卫灵公》:“子曰:当仁不让于师。”朱熹注:“当仁,以仁为己任也。虽师亦无所逊,言当勇往而必为也。盖仁者,人所自有而自为之,非有争也,何逊之有?”(《论语集注》)只要是真理,是正义之事,就应勇于担当。尊师更应重道,仁道之所在,对于老师也不必谦让。或者说,求道时应尊师,行道时则应争先。

   

   这种做人做学问的儒者精神,尽管遭受扼杀,依然绵延不绝,到了王阳明,特别地发扬光大起来。他说“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他认为,一切是非、包括孔子的是非都应以“心之是非、以良知之可否为准!

   

   王阳明本来就够“狂”了,这种“丈夫落落掀天地”之精神,传到了王艮和泰州学派那里,又进一步变本加厉,走向全方位的自信自由、独行独立、坚持真理、张扬自我。王艮曰:“大丈夫存不忍人之心,而以天地万物依于己,故出则必为帝者师,处则必为天下万世师。出不为帝者师,失其本矣;处不为天下万世师,遗其末矣。”

   

   王艮以“救世之仁”的教主自命,进行讲学传道活动,年四十岁,欲周游天下,制一蒲轮车。标其上曰:“天下一个,万物一体。入山林求会隐逸,过市井启发愚蒙。遵圣道,天地弗违;致良知,鬼神莫测。欲同天下人为善,无此招摇做不通。知我者其惟此行乎!罪我者其惟此行乎!”

   

   嘉靖二年春,王艮头戴五常冠,身穿古代的深衣,坐着自制的蒲轮车北上一路讲学,到北京后,男女奔忙,观者如堵,“事迹显著,惊动庙廊”。(《明儒王心斋先生遗集》卷四《给事中黄公直祭文》)王阳明知道之后,写信让朋友和王父把王艮劝回来。王艮回到绍兴求见王阳明,王阳明“以先生意气太高,行事太奇,欲稍抑之,乃及门三日不得见”。一日,阳明公送客出,王艮长跪认错,王阳明不理他,王艮厉声喝道“仲尼不为已甚”,于是王阳明长揖请起。

   

   黄宗羲在《明儒学案》中评价作为王学左派的泰州学派说“泰州之后,其人多能以赤手搏龙蛇,传至颜山农,何心隐一派,遂非复名教所能羁络矣。……诸公掀翻天地,前不见有古人,后不见有来者。……诸公赤身担当,无有放不下时节”。王艮之后泰州学派的狂儒们的言论行为,也处处有儒者的真精神在。

   2006-6-28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三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