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貌强: 血债要血还!]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追忆1968年缅甸学生刊物‘战斗的孔雀’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在东德缅甸学生会发行的1968年‘战斗的孔雀’首刊,有我的沉痛文章‘血债要血还’。

   我写该文,是在1968年漆黑深夜,整个德累斯顿(Dresden)大学的外国留学生宿舍,是死一般的寂静。

   当时虽已度过了6年的痛苦岁月,但那震惊缅甸国内外的1962年7月7日仰光大学生惨案,当晚却仍然历历在目。

   被军政府开枪杀死的我仰光大学120多同学,好像满身鲜血站在我眼前,不断重复其每年7月7日的愤怒控诉:

   ——我们和平示威,为何该当死罪?!

   ——要自由民主,是弥天大罪?反殖民主义象征的我学联大楼何罪之有,军政府为何一定要爆毁它?明明知道我示威学生死守在内不肯投降,为何一定要人楼俱毁?!

   ——奈温将军向全国广播,口口声声说‘刀对刀, 枪对枪’, 他那法西斯军队武装到牙齿,而我们学生何曾手有寸铁?!

   我当晚一边流泪痛哭,一边对他们说:

   “同学们!你们为民主为自由而战斗牺牲,我今生今世永远尊敬你们!我命大没死,现在已逃出魔掌,在国外享受民主自由。若我再不为你们向世界控诉揭露军政府恶魔,怎对得起你们这些爱国爱民要民主要自由的同窗?怎对得起痛失英雄儿女的父老兄弟?怎有面目见到水深火热中的缅甸各族人民?”

   “我们学生高举‘战斗的孔雀’旗帜,有效地利用学生刊物‘战斗的孔雀’,从英国殖民时代就一直向敌人英勇投枪!”。

   “1962年我们就是高举‘战斗的孔雀’这旗帜,用‘战斗的孔雀’这学生刊物,与独裁专制的军政府进行英勇斗争的!”。

   “捷克的缅甸留学生1967年出版‘战斗的孔雀’年刊后,被军政府教育部严厉迫害——学籍被取消,奖学金被停发,父母兄弟受株连。1968年轮到我们东德留学生薪火相传,我们觉得义无反顾! 。。。对!绝对义无反顾!我们一定要高举‘战斗的孔雀’义旗,对专制独裁的军政府进行血泪控诉与斗争! ”。

   想起独裁军政府杀害学生,市民,僧侣,

   想起法西斯军队烧杀奸掠众土族人民,

   想起满脸横肉的独裁将军们对勤俭刻苦的我华侨华人,用‘国有化’洗劫他们,用大缅族主义无理迫害他们,

   。。。。。。。。。。

   于是,我用红笔先写下红彤彤的大标题:“血债要血还!”。

   对!血债一定要血还!

   (写于2006年7月7日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