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前几期创作谈在博客贴出后,收到了不少朋友的邮件和电话,其中素不相识的第一次来信的就有十七位。虽然大多并没有对《虚拟大中华》的创作提具体建议,但和他们的通信仍然让我获益匪浅。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其中四位成为我的好朋友,包括一位美国的老华侨。能和这位旅居海外半个世纪的老华侨结成忘年交,我深感荣幸。他对中西文化的认识特别是以切身经历对照中西文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认识或者不认识的朋友的来信我都一一回答了。但考虑到这些朋友的信件中有些问题具有一定普遍性,我想还是借这个机会写一篇短文,放在自己的博客,一半算是回答问题,一半算是为自己设立一个备忘录,时时提醒我。
   一, 至少超过五位朋友提出了如下类似的问题:中国文化有救吗?或者你想用中国文化结合西方民主的方式有可能吗?我的回答是,作为中国人,如果觉得中国文化“没有救”,那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整容和漂白我们的皮肤,让我们变成西方人。中国文化是中国人创造的,而且不是一成不变的。作为中国人,如果对中国文化和历史完全失去了希望,也就是对自己失去希望,除了当汉奸,没有出路。我是中国人,哪怕这个民族真是劣等民族,上天注定要灭绝他,那么只要他一天还没有被灭绝,我就得活着,而且还必须满怀希望地活着,否则就是行尸走肉了。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中国文化是否有救”的问题,但我能回答,作为中国人,我们必须相信自己不是注定要被淘汰的劣等民族,我们能够救自己。中华民族不是只会互相压迫和残杀,不是走到天涯海角还是窝里斗的垃圾,以及更不是先进了五千年,至今却愚昧落后到无法接受人类历史上最先进的政治文化。写完《中华民族不是羊也不是狼,我们是龙的传人》后,我也有些底气不足,然而,借用《X档案》里的名言:I Want to Believe!
   二, 有三位朋友对我要在网络上建立“虚拟大中华”提出了一些问题,我想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必须先说明一点:我不是要在“网络上建立一个虚拟的大中华”,我只是要写一本小说,小说里有这样的情节。这就是说,我是在写小说,“虚拟大中华”只是我小说中的情节。如果搞清了这个问题,我想一些朋友写信问我的诸如:“这是否是在搞政治” 、“是否在组织一个政党甚至影子政府”以及“是否可行”(以你的互联网知识和财力等)等等就不需要回答了。我只是在写小说,为了小说情节不至于荒唐而向各位请教。一不是搞政治,更不是组织网络上的“影子政府” ,三也就没有所谓“可行性”了。在这里我对香港的Ng 先生计划中的资助表示感谢,本人只是写小说,并不需要资助,衷心谢谢。另外,我也认为,以现在互联网的技术、中国的封网、以及中国人互相猜疑等现状,就算是任何财力的人想设立一个这样的“虚拟大中华”作为平台, 也是不现实的、而且吃力不讨好。同时,针对一些朋友来信,我诚恳地回答:本人不属于任何党派,也没有参加任何政治组织,而且也不为现实世界上上任何一个政府和政权效劳,并且,今后还将这样活着并活下去,如果可以的话,还将离现在国内外特别是海外华人中“流行的政治”越来越远。

   三, 有朋友来信,说目前的网络本来就代表了一个“新中国”,不管国内网管多么严格,大陆民众都或多或少从网络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言论自由”和“民主”;还有朋友提到网上签名以及一些国内的论坛以民主的方式选举斑竹(从而被封),这些朋友写信告诉我,我的设想不是一个“新东西”,某种程度上,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新中国” 正在网络上渐渐出现。虽然大陆当局竭力想让这“两个中国”一模一样,但显然没有达到目的……我非常同意这些朋友的提法,其实,我何尝不是从这些现象得到了启发的?我只是写小说,至于网络上很多中国人的活动,早就超过了我的想象,我是无法和他们相比的。我只是靠自己的眼睛的观察和脑袋的想象,把这些现象来点文学化。
   四, 有些朋友(大多是认识的)也乘这个机会,以对新小说提建议的方式,婉转地指出了我前三部小说中存在的不足。这里我也把突出的问题贴出来。有好几个文学界有造诣的老师指出,看我的小说觉得“很赶”,给人的感觉是我在赶时间,这当然也就是说我的描写不够细致,交代有些模糊,以及给人跳跃性的思维的意思。这一点,是我性格决定,以及企图模仿一些好莱坞电影的模式而失败造成的。我今后会注意。另外,很多朋友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我的小说和现实联系太密切,有些甚至有“影射”的成分,这样当然不是说不行,但却使得小说不能长久,具有了“时效性”。 小说毕竟不是新闻。而且,国内很多读者无法接受这类小说,或者说不习惯。另外提出较多的意见是:小说中“塞”的东西太多,看起来不像是在看小说,有时像看学术论文,有时像看重要事件回放……更有朋友指出,我的小说中某些章节的故事就是人家一步长篇小说的情节。你把人家能写十几部小说的素材融进一本小说里,读者看着可能会很累,并不买账……当然还有一些涉及文学等比较专业的提议,我想这些我都会注意并慢慢改进。
   五, 还有两位不认识的朋友的信值得一提,其中一位声称看过我所有的小说,另外一位则匆匆看过一本,但他们都提出了类似的意见。我综合一下如下:小说情节太丰富,观点太复杂和庞杂,几乎每个章节让人看完后都有不明白的地方(或需要细细思考的地方),这对于和作者有相同经历或者知识结构的可能没有什么问题,但对于绝大多数读者,就有些过分了。如果每个章节都需要人家动脑筋去思考才能全部搞懂,谁会去看这样一本小说?可能除了专家学者,没有人了。而专家学者又从来不去看小说。对于绝大多数小说读者,小说就是消遣性的,并不是“学习性”的。希望作者今后写小说中更加注意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年读者……这一段话对我触动很大,可能是有这个问题,我也感觉到了。例如世界上间谍小说非常之多,每本情节都不同,但每本都集中在一个或者某几个精彩的故事上。而我的《致命弱点》虽然也有几个精彩故事,可我却总想用这一本小说把中美之间二十年的间谍斗争都概括下来,深怕读者不知道所有内情,这样做,对于喜欢这个题材的人当然没有问题,但对于一般读者,就有点吃不消了。我想,拿起一本间谍小说的读者中绝大部分是为了找惊险的故事和吸引人的情节,只有少部分是去为了了解某些国家的情报机关才阅读间谍小说的。
    ……
   
   还有一些问题,今后想起来再写,这是博客的好处,就像自己的日记本一样,虽然别人都可以看到,但更是给自己留下来慢慢回味的。特别是对我这种到处漂泊流浪和丢三落四的人,没有一个现实的地方能够和虚拟的网络相提并论——网络博客能够更安全和长久保留我的日记和思想。
   我想提醒自己一点,今后不会再写纯政治和间谍的小说了,包括《虚拟大中华》也将是更贴近普通读者的文学作品或者流行小说。《虚拟大中华》之后,如果在工作之余还有时间的话,我将会写一些有趣的、风花雪月的,或者能够紧跟国内形势的。现在国内不是又在搞“荣辱”观的教育吗?谢天谢地,终于搞到点子上了,可见,以前搞什么“三个代表”和“先进性”都太高深,而且是对党内的教育,现在恢复到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上:你知道羞耻吗?
   我要是不知道就好了。我想,那样的话,我就准备在国内写一两本能够出版的小说,再拍成电视剧。不过这事有点让人难以启齿。前段时间和一位国内很开明也非常有名的电影制片人聊天,他说到一部普通的电视剧送到北京“检查站”都会被退回来要求修改几十处的事,大家只能长吁短叹。
   我想,如果我最近抓紧时间学习中央部署下来的“荣辱观”的话,也许就不会那么执着了。那样,我就可以在两三年内在国内写书、出书并且拍成电影或者电视剧。如果到时我还有脸告诉大家是什么片名的话,你们就会知道了。现在就不多写了,免得还有比我更不要脸的人在我搞成之前就去告我的状了。
   
   (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