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杨恒均之[百日谈]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说到《虚拟大中华》,有件事不能不提一下,是让我产生最初的灵感的一件事。
   “致命”系列写出来后,都是由朋友发到海外博讯等网站。朋友说,国内他只正式发给铁血网站。可是不久国内的很多网站包括春秋、读写、幻剑书盟等几十家网站就开始连载(后来很多都撤掉了)。朋友告诉我点击率不错,批评和表扬都有,特别是国外的网站,几乎在任何一个网站的点击率都高踞榜首,把一些当时流行海内外的小说压下去了。可是我更关心的是国内的网站。我去看了看,发现点击率还可以,虽然有些网站是贴得快删得快,但很多读者就等在那里第一时间看完或者下载了小说。
   可是我注意到一个让我大惑不解的现象。“致命”系列在国内的点击率是不错,可是比起同在这些网站连载的奇幻小说、网游小说,真是惭愧得很。这些什么“仙子”、“小兵传奇”、“诛仙”等奇幻小说的点击率动辄几十万,有些甚至上百万,相比而言,“致命”系列的点击率只能是它们的零头而已。
   我把疑惑告诉国内的朋友,他们解释说,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这些奇幻、魔幻、网游小说,我的小说虽然使用所谓政治间谍这样惊悚的情节包装,但毕竟是写政治间谍和现实社会的。现在上网看书的国内网民大多是二十岁左右的,谁有兴趣看那个?

   这个解释我想是有道理的,特别是后来我亲自走进国内网吧后,看到清一色的二十岁左右的网民挤满了网吧。我对这一代中国年青人很感兴趣,他们是非常特殊的一代,在他们以前的十几代中国人经过百年的折腾,除了弄出了这么一代,什么也没有实现。
   这一代(20岁左右)是怎样的一代呢?我想应该是最听父母话的一代,他们大多是独生子女,每月的零花钱绝对不比我们当时第一个月的工资少。他们又是最少叛逆精神的一代,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一切东西都被父母准备好了,不用靠叛逆来得到。而且最主要的,经过了一个世纪的折腾,他们也是最缺乏信仰,最不想“讲政治”的一代。
   我这里说的话是不带褒贬的。所谓“没有信仰”,是说他们生活在天安门一代的政治热情被彻底剿灭、共产主义信仰彻底崩溃的时代里。他们追求时髦,很小就懂得男女之事,还有更重要的是,他们仿佛知道这个世界迟早会落到他们手里,所以他们对“大人” 的事没有热情也没有兴趣……
   这一代人不喜欢那些描写现实政治和人心人性的小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让我无法释怀的是,这是代表中国未来的一代,他们的兴趣、喜好、性格和志向将决定未来的中国。可是,我对他们毫无了解,就像他们对我的书、我的理想和事业一点也没有兴趣一样。
   我有什么办法了解他们呢?我有一种无助的感觉,仿佛如果无法了解他们,也就失去了对中国未来的把握,那是让人难堪的。换句大白话,我自认为现在所作所为是为了未来的中国人过得更好一点,可是,“未来的中国人”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他们一点都不关心,一副完全不买账的样子,我们又何苦来哉?
   可我有什么办法了解他们呢?写完“致命”系列,我已经很累了。生活中又发生了几件事,促使我放弃写作,也不想再奢谈政治,准备去扎扎实实过日子了。但让我唯一觉得不足的是,我对中国这年轻的一代摸不着头脑。在我的书中,三十岁以上的各代人都有详细的描写和代表人物,独缺二十岁左右的这一代,也就仿佛缺少了中国的未来。
   我决定研究一下这些年轻人,从他们喜欢的杂志到研究他们的杂志,我都找着看,也找机会接触他们。这个过程中,我发现,美国一些研究机构研究中国年轻人的文章远远多过中国的,而且很有深度。例如美国《时代》杂志就时不时对中国的年轻一代评头论足一番,而且他们就此推测出中国不久的将来会发生什么和不会发生什么,未来是个什么样子的。
   但无论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研究,抑或是自己花了很多时间接触这些年轻人,我发现对他们的认识都是很表面的。他们好像除了表面就没有内容了,又或者他们的内心如此之深,让我探不到底?他们只是那些把头发染黄,喜欢北京宝贝,对社会和政治都漠不关心,甚至对自己的前途都无所谓的一代吗?人类不是一直在进化吗?十七年前,我们那一代在天安门广场为民族、为国家、也为自己声嘶力竭呐喊、绝食的精神一点也没有流传下来。这年轻一代人很多正是天安门那一代(当时二十左右到三十岁)人的子女。
   一个偶然的想法让我开始接触这些孩子的内心深处,也使我顿有所悟。
   我知道这一代人喜欢在网络上看那些什么奇幻、魔幻以及网游小说。这些小说不被成年人接受,更不用说被主流文化接纳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好奇打印下来一些小说,包括“小兵传奇” 等十几部点击率都远远超过“致命”系列的奇幻小说。
   这些小说确实写得很粗燥,而且情节离奇,想象没有界限,看在我们眼里可以说是胡编乱造。然而,不久,我还是看出了一些门道。在这些奇幻小说里,主人翁都是很有机遇,凭借手中的魔剑或者电脑黑客技术把自己摇身一变成绝世英雄。这些英雄或者去征服蛮荒民族或者去远征遥远星球的独裁帝国,然后,获胜的他们还会建立一个理想国样的家园。书中的主角大多只有十几岁,他们不但会飞墙走壁,如果需要,他们甚至轻松地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和未来。他们无所不能,只要想得到,就能够做到似的……
   一百多年的中国人的幻想几乎都没有超出过义和团借用鬼神附体来杀洋人以及共产党“领导人民翻身得解放”的空间,后来出现了金庸的武侠小说,国人幻想才多了一点,但我们最多也是在被窝里幻想自己学会了降龙十八掌,让小黄蓉们羡慕得直流水。可是这一代年轻人竟然突然走得这么远,搞起了奇幻小说。也多亏有了互联网,使得这些奇幻小说能够生存。在奇幻小说里,国家没有国界,思想没有边界,小英雄们大多没有父母,但他们都有简单而分明的善恶标准,以及手起刀落的异能,见到暴君就杀,见到家园就占……
   我很惊奇这些表面单纯和“很听话”的年轻一代竟然会喜欢这样的小说。但我可以理解,如果他们能够在这些小说里看到自己无穷的力量,而且可以看到那些随时可以被他们的力量改变的“现实”,谁还想去看我们那些沉重的描写现实和政治的小说?
   对他们喜欢奇幻小说,我渐渐理解了。
   这段时间,我还多次走进年轻一代常常聚居的网吧,看到他们十有八九在玩游戏,于是,我又开始对他们所玩的游戏产生了兴趣。无论从人数还是程度上,上网玩游戏的年轻人远远多过上网阅读奇幻和网游小说的年轻人。据说,全国上网玩游戏成瘾的就达五百万人,绝大多数是青少年,可见上网玩游戏的年轻人要远远多过这个数字。
   要了解他们为什么喜欢奇幻小说,我可以读那些奇幻小说。想了解他们为什么喜欢玩游戏,我就没有办法也去玩游戏了,一是没有时间,二是玩不起来,总是过不了关,也就没啥意思。于是我在网吧交了些朋友,请他们宵夜,让他们给我介绍有些什么游戏,都是些什么内容,以及大家都打到了哪些关了。
   我得承认,我不久就被这些年轻人描述的游戏内容特别是一些他们津津乐道的场景吸引了。一个孩子讲到《热血传奇》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大家的热血都沸腾了;在《魔兽世界》里,你可以施展浑身本领对那些拦住你去路的恶魔斩尽杀绝;你可以在《最终幻想》里找到现实世界里没有的安慰;《黑暗与光明》的游戏则带给你前所未有的震撼,让你知道要消灭黑暗和达到光明,就要不停地杀戮;在《黑与白》的游戏里,你体验当上帝的感觉;在最近上市的《柯南时代》里,描写了一个被黑暗势力统治的世界,在那里人民没有自由(大概也包括没有言论和结社的自由),暴君和利益集团勾结起来,残暴无度,剥削成性,但你可以利用自己的魔力斗智斗勇,消灭人间害人虫!在《神秘岛》和《虚拟城市》等游戏里,你可以尝试建设一个新的家园和新的城市,这里不但没有整天强迫你学习应付考试的父母,也没有无情的政治和残酷的现实……如果你真无法自己建立一个理想的家园,那就直接玩《梦幻国度》吧,总之,这里的游戏内容绝对可以把你所有的想象力圈在里面……
   “叔叔,你可能更喜欢玩《文明4》这个游戏,”一个孩子向我推荐这个据说全中国有超过十五万青少年在网络上玩的游戏,虽然我不喜欢他叫我“叔叔”,但我对这个游戏充满了兴趣。他找机会向我示范了这个游戏如何玩:游戏的玩家反复地将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自己手里从原始社会发展到强大的文明社会,“每一次你都可以重新开始,相信我,每一次你都从头开始,在野蛮和愚昧上,建立一种文明,然后到发展壮大,拥有一个好的政府,一支所向无敌的人民的军队,相信我,叔叔,你的感觉每一次都不会是不一样的。”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我问。
   “这个嘛,” 他犹豫了一下,“也说不准,有悲哀、爽快、愤怒、兴奋和快乐……”
   “可以告诉我你都建立了一些什么样的国家和文明?我们现在不是生活在一个强大和文明的中国,你还能建设什么样的?”我问。
   年轻人停下来,奇怪地看着我,过了一会,看到我不是在挖苦他,才说:“你别开玩笑,和我建立的国家和文明相比,我们现在的社会充其量只是刚刚脱离野蛮时代……”
   这是在我写完“致命”系列,正无法从我的书和现实中走出来,感到绝望的时候听到的最让人鼓舞的一句话。后来,我向这些孩子打听,是否有一种“虚拟世界”的游戏,就像“虚拟城市”一样,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建设这个新世界,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建设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家园。他们摇摇头,说没有这样的游戏,但他们说他们玩的所有的游戏都是一个新的世界,不管是魔幻的世界还是《天堂》,都绝对是一个新的世界,和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完全不同。
   我又咨询他们,目前可以全球同时上网玩的游戏是什么,有多少人同时玩。他们说了几个熟悉的游戏名字,告诉我最多的可以同时二十万人齐玩。
   我问,有没有几千万人,或者十三亿人一起玩的游戏?他们不知道我说什么。
   我其实在说一种游戏,一种在网络上建立的虚拟的大中华的游戏,这个游戏只要是华人,不管你在哪里,都可以参加。这个游戏就是全球的华人一起参与的在虚拟的世界里建设一个新中国的游戏。
   在个虚拟的空间就好像一张白纸,等待我们去挥洒描画。全球的中华儿女都参加进来,没有独裁没有暴政没有军队没有警察,大家一律平等,群策群力,设计一个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和世界优秀的政治制度于一体的国家。全球的华人都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公民们在网络上参与投票,选择出一个中华民族儿女们选举产生的政府,一个人民的政府,一个为人民的政府。让我们全球的中华民族儿女齐聚在这个网络虚拟的大中华里尽情发挥各自的才能,摒除窝里斗,共建一个美好的虚拟国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