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恐怖档案》53-55]
杨恒均之[百日谈]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怖档案》53-55

   

五十三

   我悲愤得几乎要放弃了,夏海鹏的话也不能不让我反思——我是不是想得太多而真的认不清现实了呢?

   我总是要在自己看到和听到的事情中寻找意义,寻求思想,这是我在写东西的时候经常神游事外的主要原因,也许正是我人生的主要问题。

   我坚信,人和动物不同的就是思想,正是这点不同,所有的没有思想的动物才成了我们这些会思想的人的盘中餐。如果人不再思想,那么就很可能成了那些暴君、独裁者和利益集团的盘中餐。

   这就是为什么虽然一直想不出什么名堂,我却仍然一直苦思冥想,不敢让大脑休息。当我看到任何事情的时候,我都要给它意义和思想。就连看到一个石头,我也在思考,它有什么意义呢?思想又从何而来呢?这种搞法让我自己也很痛苦,也很无聊,但是谁让我们是人呢?

   有一个伟人突然不想做人了,竟然羡慕起动物来,他说,我愿意当一头牛——要知道,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可是牛奶呀……可是我们人呢?喝的是牛奶,拉出来的却是大便。于是,我就认为人必须也能拉出思想,才能够把我们和动物区别开来。至少我可以自豪的说,我喝的是牛奶,拉出来的是大便和思想!

五十四

   “我总算明白了,你们达成了交易,然后你就撤走了干警。”我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因为只要一挖出尸体,吕副部长就在劫难逃,那么他承诺你的副厅长职位也就泡汤了。”

   夏海鹏抬起了头,擦干了眼泪。说:“杨子,你已经知道了所有事实,还想怎么样?”

   “不错,我知道了事实,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思想——这些天你的良心睡着了吗?”

   “杨子,你和我讲什么良心?这些年,我在广南省孤军奋战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在那里写文章写书高谈改革民主和反对腐败,那么请问,你抓了几个贪官污吏?你写那些玩意有什么用?你去打听一下,全国公安干警又有哪一个比我抓的贪官更多,破的腐败案子更多的?”夏海鹏说着说着就激动了,“可是,看看我,我受的委屈又有谁知道?你是否知道,在这里,就算我两肋插刀,为民做主,又能怎么样?一旦共产党开除我,一旦我失去了工作,最先抛弃我的正是那些被共产党洗过脑的所谓‘人民’!人民是麻木的,是生来就被统治的,不管你承认与否,这是事实!这些年,我反贪反得手软,结果职务丢了,前途暗淡,甚至连养活家小都成了问题,有一个‘人民’出来给我主持公道没有?……杨子,这些你知道吗?你的良心又到哪里去了……”

   我把汗湿的手伸进口袋,摸着那几张纸,心中思忖着。

   “杨子,你想怎么样?把老同学送进监狱?还是把这事情在互联网上写出来——我知道,你在那里有一群读者。” 夏海鹏说到后来,声音中露出了担忧和害怕。我还在思考。看到我犹豫不决,他继续说:“我可以不当这个副厅长,但你想想,这个副厅长一定还有人当!”

   夏海鹏这最后一句话,说似无意,却让我听起来异常沉重。我叹了口气,喃喃地说:“可是,你利用了我!我可以对贪污腐败睁只眼闭只眼,但我绝对不会去同流合污——这是我做人的底线。可是现在,你却利用了我,让我为你加入那张腐败的网出力,让我违心地干了我最厌恶的事!”

   “对不起,杨子,我没有办法了。这些年在官场,因为反贪污的缘故,我落得孤立无援,举目无亲。只有你什么也不怕,愿意帮我破案。没有你,我也破不了这个案,我的一切都是你帮的。”

   “哼,”我哼了一声,把口袋里的材料掏了出来,这是在我感到被夏海鹏利用后,用了两天时间得到的资料。

   夏海鹏抓起那几张纸盯了一会,脸上微微变色道:“这是——“

   “我已经决定不告发你,你放心,老同学。我不告发你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你手里拿的银行记录。当我发现被你利用后,我非常困惑和气愤。我想知道自己帮助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一度怀疑你本身就是贪官污吏。于是我使用自己的方法,收集了你所有的银行记录,这些记录就在你手上。你很幸运,如果这些记录显示你是个贪官,我早就告发你了,现在坐在你对面的就是法官了。第二个放过你的理由,正如你刚才所说,那个副厅长的位置总得有人坐。了解了广南省的情况后,我敢肯定,不管是哪个人去当那个副厅长,肯定比你更糟糕!”

   “谢谢!”夏海鹏说出这句后,松了口气。随后,他把自己的银行记录折了起来。

   “我还没有说完,海鹏,”我说,“除非我改变了自己,否则,我一生都会为帮了你这个忙而不安,我指良心不安。所以,我还没有说完。”

   “说吧,杨子,只要能办到的,我都会答应你。”夏海鹏从我口气里听出了我要提条件,先答应了下来。

   “我没有什么条件,或者说,我没有什么物质上的条件。”说着,我眼睛盯着夏海鹏。“但我也不想自己的良心不安。不错,正如你所说,我一辈子只动嘴,也没有什么实际的行为,可是,毕竟我也没有干过让自己良心不安的事。除了这次!我知道,如果我告发你,或者在互联网上揭露你,我某方面的良心会得到安慰,但另一方面,我出卖了最好的朋友,同样不会得到安宁……”

   夏海鹏感激地看着我,脸上显露出焦急。

   “有一个办法,只有这个办法能够让我的良心平安。而这个办法只有你能够做到。”

   夏海鹏焦急地看着我。

   “你必须让我永远相信你,今天我帮过的人不是一个贪赃枉法的贪污腐败分子,他也不会把手中的权力变成存折上的数字!”我说着,故意朝他折起来的银行记录扫了眼。

   夏海鹏稍微楞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他苦笑了一下说:“看起来,我没有选择。”

   是的,这样我良心才能够平安。以夏海鹏的聪明应该明白,既然我可以得到他的银行记录,那么,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能够知道他是否是贪官。这就是说,他虽然当上了公安厅副厅长,加入了那张网,但始终有一双他搞不清有多锐利和厉害的眼睛在监督着他今后的所作所为。

   我们又默默地坐了一会,他站起身,看着我。我也看着他,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们两人脸上都充满了悲哀。是的,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面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两个朋友今后不会再见面了,更没有机会讨论隐藏在心底的秘密了。

   “我舍不得你!”他先开口的。

   “我也是!”我说,有种想哭的感觉。

   “我没有选择。”他说。

   “我知道。”我说。

   “但你有选择,杨子,”他说,“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生命有限,生活就是这么回事,何苦那么辛苦那么累呢……我说过,你有选择!”

   我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即将永远分别的老同学要说什么。

   “杨子,我现在掌握了一定的权力,如果你愿意,回来广南省,和我一起发展,共同打拼。不管你做什么生意,我都可以通过关系帮助你发财,最后,我们可以先富起来。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相信我,我看得很清楚,要就是共产党下决心让人民来监督自己从而消灭贪污腐败,要就是人民起来把他们消灭——不管哪种情况,时间都不是那么充裕了。我们必须抓住这最后的发财机会!老同学,你清醒一点,从自己的思想中自拔出来吧,回到现实!”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脸上突然露出红光和希望的老同学。

   “杨子,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我现在可以转身就离开,从今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如果你发现我贪污腐败,你随时揭发我,我最多过以前那种清贫生活。但如果你不知深浅,继续写文章揭露阴暗面,危害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光辉形象,那么我也会奉命行事,抓你归案!当然,你还有第二个选择,让我们重新开始,抓住机遇,走上我们两人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光明大道……好,杨子,我的老同学,现在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

五十五

   后来我一直做着一个噩梦,或者说我以为自己在一个噩梦里。

   在梦里我依稀听到一个尖细如太监的声音在我脑袋内说:“醒醒吧,杨子,清醒过来吧……你已经走投无路……”

   仿佛要验证自己的威力,那声音在我大脑中乱串,让我的鼻子不通,让我的喉咙干涩,让我的眼泪从眼角渗出——我拼命地睁开眼睛,从噩梦中醒来……

   然而,醒来的我却发现自己并不在床上……我举目四望,黑暗中我只看到点点鬼火仿佛天际的星星——原来我在一个乱坟场,我出了一身冷汗——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坟墓突然张开了,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出来:“你已经无路可走,但你有选择,爬进来吧!”

   我定睛一看,那坟墓竟然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档案袋……我落荒而逃……

   我跑呀,跑呀,快得不得了,只感觉到周围的鬼火像太空飞行时擦身而过的星星。跑着跑着,我突然摔倒了,我感觉到心脏和脑髓一阵剧痛——当我挣扎着爬起来时,我才发现眼前是另外一番景象——原来,我刚刚在做梦……

   这里的空气新鲜,天空湛蓝,太阳是温柔的,月亮静静地躺在太阳旁边,树木好像象牙雕刻的,清风好似透明的固体在树梢上嬉闹,大地竟然一尘不染……我在哪里?我默默地问自己。

   一个温柔如细雨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在虚拟世界里,在这里你才是一个真实的人……”

   真实的人?我摸摸自己的血,滚烫的,我抚摸了一下心脏,跳动着,我又用指头探了下大脑,还有微弱的思想……

   真实的人!可我到底是谁?我们又是谁呢?

   我很迷茫,我感到,不是在这迷茫中爆发,就是在这迷茫中死亡!

   

   ——完——

   

   杨恒均《百日谈》之006,“我是谁”系列之《恐怖档案》全文完。

   新书预告:杨恒均“致命”系列续集《虚拟大中华》即将推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