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恐怖档案》一至四]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怖档案》一至四

   我是谁?

   一旦我脑袋里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就再也无法自拔,无论我怎么挣扎,都仿佛陷入沼泽地里似的,越陷越深。

   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我也曾经多次为赋新诗强说愁,然而,“我是谁”这个问题突然蹦进我脑袋却是在我即将迈入不惑之年的前夕。这并不是说,在这之前,我脑袋里就没有出现这么一个小小的问号,不是,完全不是——在这之前,我脑袋里充斥着一些大大的问号——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宇宙有多大?世界上的人又都是怎么样的?有外星人吗?我如何为全人类贡献自己的力量?……

   为了这些大大的问号,我披星戴月背井离乡翻山越岭跨海渡洋,从广南省一个小县城出发,让自己疲惫的足迹印遍世界上大大小小的沙漠和平原,让自己瘦弱的身影留在大江南北,像那些少年得志和自以为历经沧桑的中年人一样,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毕竟我认为自己认识了这个世界,是在追求我的梦想……

   然而,就在我认为自己认识了世界,也追求到很多自己梦寐以求的物质和精神的东西后,“我是谁”的疑问突然蹦进我脑海,我这才惊恐地发现,当我自认为认识了世界的时候,我并不认识自己;当我自认实现了自己的追求的时候,却迷失了自己。

   我是谁?

   小黄是广南省委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小黄带着大学文凭和老师的推荐信满怀信心到处投递求职信,结果可想而知,由于他是学习中文的,只有两个公司回复问他是否会打字,是否会速写。万般无奈,他只好继续深造,第二年又考取了研究生。两年后研究生毕业,他来到广南省报考公务员,结果被组织部录取,分配到档案室工作,准备培养他接替即将退休的老档案管理员岳林军。

   省委组织部的档案室里存放全省处级以上干部的档案,作为管理员当然不需要什么级别,但必须是党员,而且要有特别强的责任心和组织纪律性。老岳在这个岗位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前二十年一直是以普通干部的身份,十年前才给了个科级待遇,三年前按照政策给了个处级待遇,这几个月就要退休了。

   老岳给小黄的印象就像档案室一样,死板、阴郁,而且积满了灰尘。还有几个月才退休,就是说他还不到六十岁,然而,他脸上的皱纹却像刀子划出的,眼角的那几条更是触目惊心,几乎和他那看上去一点也不明显的眼睛同样深浅。小黄心里一阵悲哀,仿佛看到了三十年后的自己。接下来的交接时间里,他都心不在焉。好在老岳也不在意他的态度,继续按部就班介绍情况。小黄倒是留意到,两人一起时,老岳那有些模糊的浑浊的眼睛里经常流露出迷茫和痛苦的表情。他当时还以为这是一个老干部念栈,心中不免有些鄙视。

   小黄心中早有计划,和老岳的短短接触论证了他计划的正确性。自己绝对不会也不能在这种档案室的工作岗位上久留,否则眼前的老岳就是自己将来的下场,他不想变成这个档案室里积满灰尘的档案。他之所以接受这个工作,是因为想挤进公务员队伍,等解决了身份,再想办法跳槽。他要去当公务员,当干部,到时等自己达到一定的级别,自己的档案就会送到这里来存放……

   档案室里还有几个工作人员,大多是以前照顾进来的农村家属,也有几个不占公务员编制的工作人员。他们都能够处理档案室的一般性工作。可是,机要重地档案库却不是这些人可以涉足的地方,并不是说那里的工作有多重要,而是一些铁的规定限制了他们。这里是存放十几万份档案的档案库,禁止任何非党员工作人员进入。小黄读研究生的时候,中央正好提出了三个代表,他一激动就入党了。没有想到,这次招收公务员,他的党员身份帮了他大忙。他就是被招进来接替老岳负责这个档案库的工作的。

   档案库位于东楼第一层档案室的地下,这里原来是备战备荒时挖掘的防空洞,后来由于地面的档案库积存越来越多的档案袋,就把防空洞开辟成为档案库。档案库里共存放了十二万个档案袋,这些档案袋的主人从省长到处长,有的活着,有的已经死了,这些人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叫干部到现在叫公务员,称呼屡次变化,但职能没有多少变化,他们便是管理领导广南省的人。

   那天,跟在老岳身后的小黄听到这位把自己的一生都贡献给党的档案事业的老干部这样介绍。档案库和图书馆的布局相似,只是存放档案的架子一直顶到天花板,如果要取上面几层的档案袋,则必须使用三角梯。存放档案的架子之间空间很小,有些地方只能侧身而过,只有在防空洞拐角的地方空间相对大点,每次走到这里,老岳都停下来喘口气,然后回过头,看一眼垂头丧气跟在后面的小黄。

   大概是小黄的心情郁闷,加上档案库里的灯光有了年头,鬼火似的,他看老岳转回过来的脸似笑非笑,有些诡异。他心中升起一股不舒服。他掉开头,扫向那些堆放得满满的架子。在走过一个拐角时,他伸手摸了一下架子上的档案袋,想看看是否有灰尘。这个动作正好被回过头来的老岳看到,老岳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和不安,责怪地小声急促地说:

   “你不能动那些档案袋子!”

   “哦,我只是摸一下,看……”

   “那些档案都是绝密,我们没有权力看!”老岳声音仍然很低,仿佛怕打搅了什么人似的。

   小黄又“哦”了声,表示知道了。他这才看到下层一个躺倒在架子上的档案袋,虽然这也是普通的档案袋,但档案袋的口子被封上了,白色的封条上还有鲜红的印章和签名。他又把眼睛移开,看向那些井井有条排列的档案袋,他发现有些档案袋很厚,有的则薄薄的。每个档案袋下面的架子上都有一个字母和数字组合的编号。他转过一个架子时,又看到每个架子上又有详细指示说明。

   老岳带着小黄在绝密档案库里转了半个小时,方向感一向很好的小黄竟然有种迷路的感觉,而且,本来应该越来越熟悉的,可是,半个小时结束时,他心中竟然升起一重让人不舒服的陌生的异样的感觉。

   要知道,再经过一个星期的保密教育,他就要正式成为少数能够进入这个档案库的工作人员之一,到时不知道是否可以适应……

   事情怎么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呢?我是说,我走了那么多路,又读了那么多书,自认为认识了世界,认识了我周围的环境和围绕我的形形色色的人,才突然想起问自己到底是谁?我追求物质和地位,进而去时髦地追求正义和真理,正在我意满自得的时候,却迷失了自己……

   有了这个疑问,我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到后来甚至茶饭不思。两个月后,我不得不请了长假,在回国考察了一个多月后,我来到了我的家乡广南省。

   我的大学同学夏海鹏到机场接我。我们俩是睡上下铺的同班同学。一开始关系并不融洽,直到大学二年级上半年,出了那件事后,我们才渐渐成为好朋友。

   那是大学二年级期中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我实在受不了,半夜十二点还无法入睡,于是我悄悄爬起来,手握手电筒,偷偷直起身子,然后猛然掀开睡在我上铺的夏海鹏的帐子,用手电筒直直地射向他……

   来不及停下来的夏海鹏微眯着眼睛,嘴巴半开,脸上是一副陶醉、幻想和惊慌的混合表情。手电筒的光线让他睁开了眼睛,脸上的陶醉一扫而光,他羞愧得都无地自容了。

   “明天要考试,你这种搞法,我怎么睡觉?” 我气愤地吼道。同寝室的同学以为出了什么事,几乎都同时打开了帐子。在他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时,立即都精神了起来。有两个睡在上铺的同学当即滚下了床,其中一个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房间的电灯。寝室里一片白花花的亮光,暂时的沉默。我衡量了一下形势,相信同寝室的同学大多会站在我这一边。

   被我当场捉住在手淫的夏海鹏脸上的羞愧已经被愤怒代替,但他显然并没有从震惊和愤怒中清醒过来,我站开了两步,害怕他突然出手打我的脸。但他没有出手,两人又对峙了几十秒,他才恨恨地叫道:“你想干什么?你以为你是谁?你敢当着大家的面,说你就从不手淫吗?”

   我没有想到他情急之中竟然这样轻而易举地化解了我的攻势,等我回过神来,全屋的同学都用幸灾乐祸的眼睛看着我,仿佛被当场抓住的人是我。

   本来是胜利者的我突然面临了真话和谎言、诚实和虚伪的选择……

   我站在那里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经过了最后一个星期的保密教育,省委组织部档案室的小黄正式上岗了。他住在组织部的集体宿舍,每天搭部里的班车上班。上班后,他就在老岳和其他同事的指导下,集中精力熟悉各种规章制度和业务。半个月后,他基本上都搞清楚了,其实,这里的工作本来就很简单的。

   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冲泡了一杯咖啡后,他突然想到档案库去走走。按照规章,到档案库必须有两个人一起进入,进入的前提一是整理档案袋和清洁房间,二是组织部其他部门同事持领导批示过来调阅某份档案。小黄抬头扫了眼档案室,这才注意到老岳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来上班了,而另外两位有资格和他一起进入绝密档案库的同事正好都没有来。他犹豫了一下,就埋头看报纸。

   快到中午时,他发现三位可以陪同他进入档案库的同事一个都没有来,他有些不耐烦。他向一位同事打听,那位同事说,看起来这两位干部今天不会来了。说罢,同事阴阳怪气地说“群龙无首”。随即,他又好心地说,其实,有些制度不一定那么严格的执行,特别是进入档案库打扫卫生,哪里需要两个人一起的。他建议,如果是为了熟悉工作环境,小黄完全可以一个人进去。

   小黄听了他的话,提了一串锁匙朝档案库走去。

   走下一截“吱吱”作响的木板楼梯,来到一道厚厚的木门前,他把一把粗大的铜锁匙插进锁匙孔,轻轻转了两下,厚门“咯吱”一声裂开一条缝,从这条缝里,立即涌出一股陈旧档案袋的特有气味。小黄皱了皱眉,发现位于地底下的没有窗的档案库里漆黑一团,他迟疑了一下,想起房间里的开关在木门旁边,便顺手按下三个开关。

   进入档案库后,身后的木门缓缓自动关上,木门关上时发出一声轻轻的声音,小黄心中一凛。

   他决定从左边的通道顺着档案库走一圈。一开始他还能够保持镇静,但走过四五排后,不知不觉地加快了脚步。他感觉到一种怪异气氛,就像小时候通过荒山上一片坟场时的那种感觉,明明知道坟墓里只有死人,却仿佛他们随时会爬出来。

   走到第一个拐角处的时候,他开始后悔独自进入档案库。就在这时,他感到一阵阴风迎面扑来,他打了个冷颤,随即听到四面八方传来若隐若现的抽泣声,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安慰自己,那是阴风吹过档案架的声音,不过这个安慰并没有让他好受几秒钟,因为他突然想到,这里是地底下的档案库,刚刚进来时并没有打开抽风机,木门又在身后自动关上了,哪里来的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