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六-二十章)]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之001:谍影重重(十六-二十章)

十六

   我被一个人留在审讯室里,我打量四周,这是一间现代化的审讯室,桌子和椅子都被固定在地板上,三面墙壁光溜溜的,另外一面墙上是一面巨大的镜子,我知道那是单面可视镜子,这边看是镜子,镜子那边的房间看过来则是透明的玻璃。他们现在一定站在镜子那边聚精会神地观察我。我狠狠地冲镜子里的我自己瞪了一眼。

    我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我害怕这种空寂,我想面对这些警察,我要教育他们,我能够理解他们,但我也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我。他们在哪里?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这间审讯室隔音倒是很好,我听不到外面传来的任何声音,心里越发空寂。我克服内心渐渐升起的不安,让自己至少从外表上冷静下来。我又朝镜子看过去,本来我是想让他们看到我冷静的外表。但我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

   那是一个脸色苍白,头发蓬乱,眼睛浮肿,皮肤粗燥,嘴唇干裂的中年人,灵魂的闪光显然没有从心灵的窗户反映出来,眼神游移不定,暴露出惊慌和迷茫……

   那就是我吗?我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样子?我本来有选择的呀?为什么?

   我在心里反复重复着“为什么”这个问题,不久,我嘴唇开始煽动,我轻轻地问出了声音:“为什么?”

   然后,我忍不住喃喃自语:“为什么?我有选择的呀,我真有病吗?”

   我是不是钻了社会的牛角尖?我为什么总是对社会的阴暗面和不公特别敏感?我是不是变态?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做,社会就不进步了吗?我这样做又有谁能够理解我呀?我为什么不忘掉政治而去赚钱包二奶?凭什么在大家都热火朝天赚钱享受的时候,我却被孤零零关在这个小房间里——

   “你是谁?”我大声对着镜子里那个失魂落魄窘迫潦倒的中年人喊道。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孤单这么痛苦?

   我在自言自语,我的心在颤抖在泣血。不久,我的眼睛开始湿润,当泪水像泉水一样涌出来的时候,我眼前一片模糊,我痛不欲生,我崩溃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耳边传来细微但却清晰的柔和的声音:你不是为了要人家理解才做这一切的,只要心中还有理想,你就不会孤独也不会绝望,你就会充满力量,你就会像钢铁一样坚强!

   我耸然一惊,透过模糊的泪眼,我看到镜子中006那坚毅的‘痴心不改’的形象,那棱角分明的脸庞,还有那深邃的眼睛和充满智慧和亲切的目光——

   我连忙擦干眼泪,再定睛一看,镜子里只剩下我。然而,我知道,我对他的幻觉或者他那深留我心的形象再次把我从崩溃的边缘挽救回来。我豁然恢复,振作起来,用手在空中挥舞着,咬着牙沉声说道:“你放心,你放心,我不会屈服,我不会放弃,我会坚强,像你一样坚强,我充满了力量!”

   然后,精疲力竭的我停止了自言自语,我伏在桌子上昏昏睡去。审讯室的门是在几个小时后打开的,最后出去的那位警察带着两位穿白大褂的中年人进来。他们三位坐在桌子对面,表情木然地看着我。我也睡眼惺忪地看着他们。

   那位年纪较大的白大褂抬起头,眼睛里露出我已经熟悉的怜悯,不同的是,他竟然伪装了一些慈祥。为了配合他的慈祥的表情,他的声音也是柔和的:“杨先生,你刚才在和谁交谈?”

   我一下子警觉起来,我冷冷地看着他,嘴角露出嘲笑地说:“你穿上白大褂,就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他叹了口气,夸张地扫视了审讯室一圈:“不管你和谁说话,他显然已经不在这里了,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他抛弃了你,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独自忍受?”

   我用喉咙“哼”了一声,我不会上他挑拨离间的当,绝对不会!

   “杨先生,现代社会的人们生活压力很大,特别是在深圳,又特别是对那些有理想有抱负的人,社会上出现的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无法让他们接受,于是,社会越发达,人群越拥挤,我们却变得越来越孤独,”他用柔和的声音说,“于是我们自言自语,或者我们自我交谈,以寻求理解和安慰。杨先生,这没有什么难为情的,我理解你,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好好交谈交谈,你看怎么样?”

   我迷茫地看着他,随即我明白过来,他是公安局的精神审讯专家,他想精神分析我,想瓦解我的意志和斗志,想把那一直鼓励我支撑我的006从我心中驱除,想让我成为他们一样的行尸走肉,想让我和他们一样同流合污——绝对不可能!

   我怒发冲冠地跳起来,向他们飞扑过去,双掌平平推出,嘴巴大喊一声:“看掌,降龙十八掌!”

十七

   我被他们捆起来,强按在一具担架上,用“呜呜”响的车子送到了那个封闭的禁锢地。从此我失去了自由,当然,我是指我的身体失去了自由,因为,我的思想却在这个身体遭到禁锢的时候更加自由开放、任意驰骋。

   在这里无论他们怎么开导我,无论他们怎么威逼利诱,甚至使用药物麻痹我,使用精神分析折磨我,我都把心扉向他们紧紧关闭。在我的心底深处,有006的影子,有我们共同的秘密,有我的理想,有我的希望。

   这里被关的都是一群不可理喻的人,我在这里非常孤单,但由于006的话时常萦绕在我的耳边,他的影子常常出现在我眼前,我坚持了下来,这一呆就是五个月。其间,前妻带着孩子来看过我一次,她不是来和我交谈更不是来听我说话的,她坐在那里,只当我透明一样,讲述着我失踪后她们母子的故事:她们在深圳的日子越来越艰难,她想回老家但却犹豫不决,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她们连回老家的路费都没有了。这时,那些我以前得罪过的一个领导——我当时揭露他贪污腐败——不计前嫌,出现了,他大方地自掏腰包,给前妻子和儿子买了回老家的火车票。前妻不好意思要他的钱,那领导谦虚地说,你拿着,没有什么,我今天吃饭给小姐小费都比这多呢。

   “我明天就走了,文峰,你要安心在这里养病。”前妻子说完,带着她脸上的泪和我的孩子匆匆离开了。

   前妻走后,我像发疯一样,砸乱了会客室里一切能够搬动的东西——也就是一个小小垃圾桶。他们把我捆起来,给我注射了一针红色的液体。我睡了过去。醒来后,我就开始计划出逃。看起来,006一定是太忙着国家大事,没有时间来拯救我,我必须靠自己的能力逃出去,和他会合。想到这里,我有些兴奋,因为我想到,也许006一直在注视着我,神通广大的他故意不来救我,就是要考验我吧,也许他想知道,我是否可以凭自己的力量从这个封闭得铁桶似的地方逃出去。

   我策划了一个月,终于逃了出来,但当我站在这自由的空气里的时候,我那一直自由的思想却阻滞了。我开始怀疑006是否知道我为他忍受的折磨,我甚至怀疑我离开了那个有吃有住的地方是否明智。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隐约感到这和那五个月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禁闭生活有关——就在这时,我一回头,就看见了他——我心中那无所不能、不食人间烟火、不会被凡事俗称所伤、那为国家为民族忍辱负重的心怀伟大理想、大智慧的国家安全部头号情报战士第六号情报员。

   我知道你会出来的!他微笑着说,那不是你呆的地方。

   “可是我在那里呆了五个月。”我声音中透出委屈。

   是吗?他的笑容更加灿烂,就仿佛正在降临的深圳的早晨。我说那不是你呆的地方,但还没有说完,那却是你这样的伟人必须呆一次的地方!听说过一句古话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

   “我出来了!”我感叹道,走向他,两人靠近时,我伸出了手,他微微侧身,并没有接过我的手,我有些微的失望。“我想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干!”

   他仍然潇洒地微笑着,点点头。

   “可是,在干其他事情之前,我想你告诉我关于我的真相!”

   听到这话,第六号情报员突然收起了笑容,他的眉头慢慢拧到一起。

   “你答应过我的,在我被捕之前。”我提醒了他。

   他表情凝重地点点头,表示他还记得。他回头看了一眼我刚刚逃出来的那个方向,说:文峰,你真想知道真相?知道关于你自己的真相。

   我说是的,在里面我曾经想自杀,但想起了他,以及他答应我要告诉我关于我的真相,我就活了下来。

   可是,有时真相是让人痛苦的,我的意思是让人痛不欲生的。

   “我一辈子都在和真相打交道,相信我,006,没有让我害怕的真想,只有害怕我的真相!”

   好,我答应你,不过那得等到晚上。他看着我,文峰,这次出来,你难道没有别的愿望了?

   “有,”我羞涩地松开手里的一把钱,“我想到中国各地走走,特别是到长城黄河长江去走一走,这是我身体失去自由的时候的强烈愿望,我想亲近一下祖国,这能带给我更大的力量,不过,我只有这几块钱。”

   哈哈——他爽朗地笑着,你忘记了你和谁在一起吗?我可是神通广大的第六号情报员呀,走吧,我们先去长城!

   他说完,轻快地转身跳上一辆早班公共汽车,我也立即跨了上去。

十八

   面对巍峨蜿蜒的长城,我心潮澎湃,转过头,却看到他默默无语、神情忧郁的样子。

   “我一直想到长城来朝拜,没有想到今天才梦想成真。不过,好在,我心中早有一条巍峨的象征着中华民族的长城。”我说着,扬了扬眉头,吐了几口污气。

   这时我却听到几声仿佛从地下传出来的冷笑声,我很诧异地看着006。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真的吗?长城作为中国的象征太不恰当了,秦朝残暴的君主用皮鞭驱使穷困的人民修建保护他们王朝的城墙,而且把这城墙修建在中国大陆的中央,使得长城成为中华民族向外不停扩张的标志,另外你看到的长城也早就不是当时用来抵御外辱的长城,而是经过不停修建,目的是用来吸引外宾参观的旅游景点——文峰,这就是你心中的那条长城吗?

   我愕然地看着他,一时语塞。

   在游览长江三峡时,我被眼前宏伟的天下第一坝惊呆了。但当我看到006那拧紧的眉头,我强忍住赞叹。他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和心中响起。

   你看到了什么?看到了天下第一坝,看到了人定胜天的伟大作品?文峰,你一定不是用心灵的眼睛在看,如果你用心里的眼睛看,你就会发现,这种并不被科学家看好的大坝只能是破坏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而且,作为006情报员,作为国家安全部首席情报员,我甚至怀疑三峡大坝是一个阴谋,是一个绑架中国国家安全的阴谋。因为,从这个大坝合闸的那一刻起,我们中国的国家安全就被挟持了。这个大坝等于是把两百颗氢弹交给未来的敌人手里。

   我惊呼一声。

   你不相信?任何五个远程轰炸机或者两颗洲际导弹就可以把大坝炸开,而一旦炸开,中国等于受到了两百颗氢弹的同时袭击。三亿人将遭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