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杨恒均之[百日谈]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之001: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十一

   在繁华深圳的一个僻静的公园里,在霓虹灯刺破黑暗天际的夜晚,我聚精会神地用心倾听006情报员最隐秘的内心独白。

   作为一个间谍,你热爱自己的祖国,不管你的祖国是穷还是富,你都热爱她,这就是常说的儿不嫌母丑。然而,一个有理想的间谍服务自己的祖国,也绝对不能盲目服从。特别是当你的祖国被劫持,政权被坏人霸占的时候,例如,给纳粹德国充当间谍,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都是一件最卑鄙的事。间谍也应该有判断力,一种人类最基本的善恶的判断力。

   说实话,我自己也知道资本主义制度有其优越性,甚至可以告诉你一句老话,民主政体漏洞百出、弊端很多,但却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好的政治制度,然而,它却并不能完全适合中国目前的现状,一味地照抄照搬或者被人家硬套上来,对中华民族势必造成天大的灾难,这就是为什么在我抵抗西方所谓和平演变时仍然能够心安理得的主要思想根源。

   再说到中国产生了贫富悬殊这个问题,从表面上看,这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再深层分析,就有问题了。因为我们现在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们却失去了一些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时,我们在吸收西方的市场经济,而在吸收的过程中,我们竟然继承了人家早就抛弃了几十年的糟粕部分。也就是说,我们很可能正在实行的改革中夹杂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不合时宜的部分和资本主义制度的糟粕部分。

   也许我说得太深奥。你只要想想我是从哪里入手的就知道了。不错,我是从分析中国富翁和贪污犯开始的。这些富翁和贪污犯几乎都是拿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作挡箭牌,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下才有的权钱交易、疯狂敛财、巧取豪夺、鱼肉人民。那些富翁依仗人民赋予他们亲人的权力搞权钱交易,侵夺人民,那些贪官污吏,一边每天开会教育人民“天下为公”,一边却把天下据为己有,偷偷转移国家资产。这太危险了,要不得呀。

   杨文峰先生,你在深圳,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且我也了解你。不错,看看你周围就知道了。那些人在疯狂敛财时,他们告诉你,时代变了,我们现在在搞市场经济;可是在你也想投入如火如荼的市场经济,在你也想借市场经济的公平竞争、公开透明、舆论监督这些优秀原则来和他们竞争的时候,他们又给你当头棒喝:这是社会主义,一切财产归属国家和人民!我们是民主国家——我们在为人民做主!

   如果还不明白,那么你去看看你周围的那些先富起来的人,有几个是靠资本主义制度早就确立的“公平竞争”的原则富起来的?又有几个不是靠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赋予他们的特权而富裕起来的?

   杨先生,随着观察和研究的一步步深入,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随即我又发现了另外一个让我更加难受的现象,那就是贪官污吏早就对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信心,他们预先转移资产,让子女移民海外,完全不考虑这样做与自己重要的职位是否有冲突。而且我还发现,改革开放二十年,出逃的贪官污吏越来越多,级别越来越高,每年都有省级干部出逃,局级干部更是多不胜数,几乎涵盖党政军各个领域。这些贪官污吏出逃,带走国家多少机密可想而知,因为西方国家的情报机关绝对不会放过这些贪官污吏,你想在他们国家安稳地住下去,逃脱中国法律的制裁,那么你必须得出卖自己的灵魂和情报!

   这个观察和发现让我痛苦不堪。我为了国家安全,隐藏在海外,可谓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可是,我输送回去的那么多情报真对中国国家安全有用吗?这些出逃的局长处长随便带点国家机密出来,不就完全让我的辛苦工作付诸流水?

   这种反思,加上我先前告诉你的,我们国家已经强大,也不再怕什么人搞阴谋诡计,搞和平演变等等想法,促使我改变了工作方向。我开始把矛头指向那些携款外逃的贪官污吏。

   “啊——”我忍不住吃惊地喊出来,“你把目标指向了贪官污吏?”

十二

   是的,杨先生,我把目标从那些西方的反华反中势力转向了中国的贪官污吏。你一定觉得很吃惊,不错,很多人都觉得很吃惊,有些领导同志甚至发来了密码电报质疑我的动机。一些和我关系密切的战友也开始疏远我,指责我不务正业。可是,杨文峰先生,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就算所有人都不理解我,你却是一个例外,你理解我,对不对?这也是我今天在成千上万的芸芸大众中独独挑选了你的原因!

   他轻声细语说过这几句话,让我感动得差一点流出了眼泪。我使劲地点头,默默无语地看着他。他深邃的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泪光。他那几乎无声的声音继续在我耳边响起。

   谢谢你的理解,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值得信任。现在再回到我的话题。其实只要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自愿为祖国充当间谍,就知道我后来的转变了。不错,我当初冒着生命危险去收集西方反华势力损害中国的阴谋,就是为了国家安全和民族大义。现在,当我强烈感觉到西方反华势力日渐式微,中国国力不可阻挡地日益强大的时候,对我们国家安全的威胁和民族的损害越来越来自于那些内部蛀虫,来自那些披着羊皮的狼,来自那些打着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招牌大搞资本主义剥削的贪官污吏的时候,我毅然决然地掉转了枪口。

   我开始定期向北京发回一些贪官污吏在美国的所作所为的情报,特别注意追踪西方情报机关的秘密行动,他们早从十年前就开始部署针对中国贪官污吏的集引诱、胁迫和敲诈于一体的情报收集。事实上,这些年自从我转移目标后,我对国家和人民做出了更加巨大的贡献。这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情况却越来越糟糕。我原本的意思是揭露贪官污吏,让北京采取行动,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让那些对社会主义失去信心的腐败分子望而却步,不敢把西方作为他们避难的天堂。可是——

   唉,现在说起来,还心有余悸呀。我干得越起劲,就越心慌。因为,我发现工作量越来越大,外逃的贪官越来越多,那些为了找后路而被安排出来的家属和子女也前赴后继。他们甚至逐渐形成了一股势力,这个势力集中在美国的豪宅区,开奔驰宝马,他们一边钻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制度不完善的空子,在中国大陆拼命贪污腐败、疯狂敛财,一边却在西方假心假意地歌颂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断然否定中国政府领导人正艰难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政治民主化进程,排挤和迫害那些海外有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的中国人,也就是说,他们成为变革的获益者、贪污者和旧体制的维护者,因为只有继续维护那过了时的没有规章制度没有人民和舆论监督的绝对权力,他们才能继续贪污腐败、发财致富。

   我这才知道,我前段时间的工作毫无成效。经过苦思冥想,我恍然大悟,贪官污吏并不是我的目标,我必须向滋生贪官污吏的土壤和制度进攻。是的,我应该从源头上找出症结所在,回到国内去找出真相。于是,我回国了。我要以一个间谍的敏锐眼光和睿智的判断力,亲自找到自己的祖国出现那么多贪污腐败分子,弱势群体越来越穷的症结所在。

   006情报员停下来,眼睛警惕地向四周扫了一圈,当他收回目光,当我们两人的目光在被霓虹灯刺穿出无数色彩斑斓洞洞的深圳夜空相遇时,我发现了一丝痛苦和空洞隐藏在他深邃的眼睛里。我心中很是不忍。以他出去不到十年就得到国家安全部最优秀情报员编号的情况判断,他回国后一定很快找到了问题所在。我想,他将以自己的身份,向共和国最高当局呈报他最有价值的一份情报。

   也难怪我会再次大吃一惊,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他的话传了过来。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势力竟然这样大,我回来不久,就被他们发现,为了阻止我向中央呈报情报和揭露事实真相,他们开始夜以继日地追杀我!

十三

   “谁在追杀你?”我急切地问。

   他诡异地看了我一眼,默默地说:我不十分清楚,但我知道,和追杀你的那股力量来自同一势力。

   “可是,没有人追杀我。”我干巴巴地说,说实话,我倒是想有人来追杀我,那样我就不会如此彷徨了。

   没有人追杀你?他莫测高深地摇摇头,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身无分文,无亲无友,无家可归,孤苦伶仃,没有人追杀你,怎么会搞到这个地步?

   也罢!我是无话可说。

   我怀疑是相同的势力在追杀我们!

   他说出这句话让我再次浑身一震。在深圳有些闷热的夜晚,我感到一阵寒意袭来。

   我想告诉他,他一定搞错了,我落到今天的地步完全是我不合群、不与时俱进,我一直不识时务地把什么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挂在嘴边、装在心里,结果搞得领导不开心,同事不理解,连自己老婆孩子都养不活;我没有朋友,我是孤家寡人,到如今已经沦落到孤苦伶仃。是我固执的空空的理想和追求害了我,我本可以过得很舒服,像精英一样有车有房甚至还包个二奶,但我却‘痴心不改’,说实话,我现在,不,是遇到他之前,正在考虑痛改前非,我不想再当傻冒、再当傻B了——但看到他在黑暗的公园里巍然挺立的身影和刀削般凌厉的棱角,我没有说出自己的孤独、痛苦和绝望。我只是淡淡地问:“你打算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他突然颤抖了一下,腰板挺得更直。

   怎么办?这是什么问题?没有怎么办这样的问题。一如既往,追求真相,暴露黑暗——我一定会把自己最伟大也许是最后一份情报呈报给党中央,铲除那些滋生腐败的土壤,消灭那些保护贪污的力量,完善社会主义的法制,促进社会主义民主,敦促党中央从制度上杜绝一切损害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的事情发生!

   “你那么有信心?”我的心情早已经激动了,但却故意声音冷冷地说,“公园那边,灯火辉煌,车水马龙,人民都安居乐业的样子,到处充满了光明,可是你却拼命挖掘黑暗。在美国你挖掘阴谋,你是我们的人民英雄;在这里,你挖掘黑暗,你迟早有一天沦落到我这样子,在这里有些人会让你无处容身,甚至会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把你抓起来,这样做值得吗?有人理解你吗?

   我的话音还没有落,他的声音也冷冷地传过来:在西方挖掘真相,是为了祖国更光明,在这里暴露黑暗,也同样是为了这个目的。何况,不正是因为有我们这些不识时务拼命挖掘黑暗的人,光明才到处弥漫?

   “话是这样说,”我稍微缓和了一下语气,“可是何苦要忍受那无法忍受的孤独和痛苦?”

   虽然是对着他说,但我何尝又不是冲自己说呢,甚至有那么一刹那,我以为自己在自言自语。他大概也看出来了,稍微停顿了一下,声音轻柔地说:当你心中还有理想还有希望的时候,孤独只能给你带来力量,痛苦则让你变得更加坚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