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四、尾声)]
杨恒均之[百日谈]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之002:叛逃(二十四、尾声)

二十四

   “第六号情报员,你到底是谁,你是真是假,我得罪你了吗?”李新生惊恐的声音把杨文峰从昨天拉回到今天。

   “我说过,我是来拯救你的——,我是来拯救你的灵魂的!不要打断我,你马上就知道真相了。”

   杨文峰说着,用手在嘴巴上做了个不要打搅的动作。“是的,我是杨大昌的儿子,不过,今天和他没有关系,我是来拯救你的,也是为了我自己, 和我死去的父亲没有任何关系……”

   李新生颓然倒在沙发上,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面如死灰的李新生终于从第六号情报员身上看到了被他打成特务的杨大昌的影子,他甚至有一瞬间觉得很滑稽,难道自己当时定罪是对的?老子英雄儿好汉,有其父必有其子嘛——他快速地评估了形势,既然落于仇人儿子的手里,他能够生还的希望是很渺茫的。

   “其实,李新生,你对自己的一生还是很清楚的,这点可以从你这次叛逃中看出来——不错,我设计了一切,但让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却不是我,而是你自己,是你那邪恶的灵魂。你对自己的灵魂有很深的认识,所以,你一直到离休,到老了,你心中始终放不下过去的罪孽,这表现在你时时恐惧,而最让你恐惧的就是互联网的兴起。你知道,由于你隐藏得深,而且把党和政府作为自己的挡箭牌,你不但瞒过了政府,而且也欺骗了既往不咎宽宏大量的党,可是,你自己心中知道,你不可能骗过广大的人民群众,你甚至预感到,迟早有一天,我们的政府和党会在人民群众的帮助下,彻底干净地铲除你这种败类!于是,表面上,你维护政府和党的领导,实际上你一直在打压人民实现宪法赋予他们的自由表达的权利。这一点特别清楚地反映在你对待互联网的态度上。你每次看互联网,都恐惧得很,不是吗?你太害怕这种人民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想法的平台,可以用来监督政府的有力工具,你担心,当普通民众可以通过互联网表达自己的意见和不满的时候,也就是你这打着政府和党的旗帜压制人民的人的末日。可笑的是,你却打着什么发挥余热,维护社会主义安定团结的幌子……”

   杨文峰说到这里,好像疯了一样仰天长笑,笑声慢慢低下来,最后变成了一丝冷笑挂在嘴角,他嘴角动了动,继续说:“我就利用你对互联网的恐惧,贴了一些帖子,竟然把你吓成那个样子,为什么?因为你噩梦成真,因为你害怕自己的过去被人揭露,虽然我说的似是而非,可是,却触动了你丑恶的灵魂,你知道,那肮脏的灵魂一旦暴露在互联网,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你这种人就无所遁形了,所以,在你并没有贪污多少钱的情况下,你竟然仓皇出逃。如果心中没有鬼,你逃什么?”

   “是、是你给我儿子办的护照和美国签证?你——”

   “是的,是我!是我从头到尾帮你出逃,因为我要拯救你——你知不知道,你在逃避什么吗?”杨文峰冰凉的声音继续道,“你逃出中国,逃到美国,但是你并没有逃离恐惧,你胆战心惊寝食不安,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知道,”李新生躺在那里声音低沉地哭喊道,“是你,我始终在你设计的圈套里,我始终在你的手掌心里,我并没有逃掉……”

   “是吗?”杨文峰得意地看着他,“你错了,如果你真像你说的那么伟大,你根本不会陷进我设的圈套,你也不会出逃,就算逃出来,我也无法控制你,可是,看看现在的你,一条死狗一样,你是不是有种感觉,你始终没有逃出来?”

   杨文峰从他惊恐的眼睛中得到了答案。他再次清了清几乎说不出话的嗓子:“你要逃离的不是我,也不是中国,你要叛逃的不是中国政府,也不是我们的党,你要逃离的是你犯下的罪行,是你卑鄙的灵魂,是你过去那卑鄙的所作所为……一句话,你李新生要逃离的就是你自己……只有你和自己的罪过和灵魂决裂,你才能真正获得解脱,否则,就算你逃到天上潜入地下,你仍然无法摆脱恐惧和命运对你的惩罚!”

   杨文峰停了一下,走近一步,一字一句地说:“李新生,你现在知道是什么东西让你亡命天涯,让你在惊恐不安之中煎熬吗?真相已经大白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不错,是你的卑鄙的灵魂让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你现在也终于认识到那个道貌岸然的李新生到底有多邪恶了吧,你现在悔恨吗?你痛恨自己的过去、自己的灵魂吗?你——”

   杨文峰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李新生停止了冒冷汗和颤抖,而且,缓缓坐了起来,并且他开口说话了:“你这个孽种,我真后悔当时没有斩草除根!没有想到,你果然当了特务,看起来,我对你特务爸爸的定性是对的——你现在想怎么样?告诉你,老子一点都不后悔,后悔什么?你的特务爸爸早就死了,不妨告诉你,他就是老子向上爬的一个垫脚石,就是老子折磨死他的。哼,老子享受了这么多年,还是领导干部,而且,我不妨告诉你,我从来不相信什么主义,我一边做报告,一边欣赏台下单位的女孩子,哈哈,我有什么值得后悔的吗?”

   李新生说这话的过程中,竟然很快恢复了已经失去了差不多两星期的镇定,这让杨文峰暗中惊出一身冷汗。他想扑过去,掐死眼前这个带给他噩梦的魔鬼,他心中的两股力量在激烈交锋,他不能犯罪,更不能杀人……

   从极度痛苦和恐惧中恢复过来的李新生也在观察,他心中其实也担心眼前的杨大昌的儿子发恶,但他没有办法,他必须采取激将的手段,盼望激起对手心中善良和正义的力量,那力量能阻止杨文峰出手,也是此时此刻唯一可以保护自己的力量。

   他抑制心中的恐惧,装作镇定地说:“你和我有什么区别?你现在不是和我一样,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在那里充当公道的裁判,其实只不过是为了给你死去的父亲报仇……上一代的恩仇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父亲都死了,你为什么还死抓住不放?你难道比我高尚吗?是什么东西让你等了二十年才来找我报仇?你——”

   “闭嘴,”杨文峰吼道,“第一,我不是来为我父亲报仇的,今天的事和他无关!第二,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恃强凌弱,如果想杀你,从第一天,我就能做到——我是来拯救你的,来拯救你那堕落的被魔鬼收买了的灵魂!”

   “是吗?第六号情报员,那么,我可以离开了,你不会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下毒手吧?你的灵魂不会那么卑鄙吧,你找不到对我下毒手的理由,那么,我现在不愿意再呆在这里,我要走了,再见!”

   说罢,李新生就朝外走,杨文峰愣住了。不错,至今为止,李新生都是自愿留在这里的,也就是说,杨文峰至今没有犯罪。可是如果他现在强行留下李新生,那么他就犯罪了。为了李新生这样的人犯罪,值得吗?同时,他也痛苦地意识到,自己策划已久的计划失败了,李新生这种人的灵魂已经完全出卖给了魔鬼,靠人间的道理和道德来拯救他的灵魂本来就是可笑的。他这种人,只有死亡才可以让他的灵魂得救。然而,如果自己出手杀死李新生,特别是以这种理由杀死他,那么他杨文峰又和李新生有什么区别呢?

   他愣在那里,眼巴巴看着李新生冷笑着走到了门口。杨文峰心里一阵发凉,突然大喊了一声:“站住!”

   李新生回过头,冷笑着问:“你想干吗?要杀我,出手啊,我倒想看看你的灵魂到底有多高尚!”

   杨文峰没有出手,他只是伸手到怀里,手再次抽出来时,李新生看到他手里拿了个微型录音机。

   “这是干什么?”李新生有些不解地问,声音里流露出恐惧。

   “这是录音机,我已经把我们这两个星期的所有谈话都录下来了,你现在只要踏出这个小屋一步,我就把我们的对话剪辑后邮寄给中国政府,让他们看看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且,我还会在全世界播放你和我的谈话,当然是经过剪辑的,认识你不认识你的人都将知道叛逃到美国的李新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将不敢回到中国,美国将遣送你回国,你的儿子和孙子都将因你而永远蒙受耻辱!”

   李新生站住了,刚刚恢复的脸色刹那变得苍白,他缓缓转过身,目光呆滞地看着杨文峰,好像没有听懂他说什么——他当然知道杨文峰说什么,也知道眼前的人什么都做得出来。他不能跨出这个房间,因为,他跨出后,也将无处躲藏,这次他真是走投无路了……他只能面对杨大昌的儿子——第六号情报员:“我怎么做,你才会放过我?”

   杨文峰冷冷地说:“自杀,因为只有自杀才可以让你的灵魂得救,这是我放过你的唯一条件!”

   “哈哈……”李新生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笑得腰都弯下去了,在他笑得脸都要碰到地毯时,他突然停止了笑,抬起脸嘲讽地看着杨文峰:“你和你的当特务的爸爸一样天真无知,不过很可爱,你真以为我会为了什么灵魂的事去自杀吗?你还记得你的爸爸吗?无论我们怎么花样翻新地折磨他,他都像狗一样活了下来,为什么?生命可贵呗,世间上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的。可惜可惜呀,你竟然没有明白这个道理,你刚才分析来分析去,其实,都没有分析到点子上。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做那一切吗?为什么折磨你爸爸吗?很简单,我要活下去,我要活得好好的,在那个时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没有选择,只有傻瓜才会选择走张志新那条绝路,稍微聪明一点的人就会选择走你爸爸那条路——苟延残喘,而绝对优秀的人才会选择走我的路——怎么说来着,踏着烈士的尸体向上爬……哈哈……”

   “可是,现在你的选择用完了,你没有选择,只有自杀!否则走出这个门,你就走投无路!中国人鄙视你,美国人将赶走你!”杨文峰双手捏得紧紧的,骨关节咯咯作响。

   李新生慢慢从地上站起来,眼睛中充满仇恨,他盯住杨文峰看了一会,突然又笑了起来。“你错了,我还有路可走,我现在才想起来,你为什么去当特务,因为你父亲是特务,哈哈……其实,这些天,你也启发了我,我还有一条路可走,不是吗?我现在就走,走出这个大门,我马上就去找美国情报机关,向他们投诚,请他们保护我,给我政治避难,而我献给他们的第一份见面礼就你这个中共特务,我让他们立即抓捕你……我手中掌握的国家机密足够我在美国继续享福的,而且,我会告诉他们,我一直喜欢他们的自由民主制度,只是没有机会叛逃而已,哈哈,我还会对他们说,你们看,我早把我的孙子送到这里来啦,哈哈……天无绝人之路,我李新生的命长着呢……”

   杨文峰目瞪口呆,这时,李新生转过身,大踏步朝外面走去。

   杨文峰呆了五秒钟的样子,眼底最后一丝同情消退,随即仇恨烧得他眼睛发红——他暴喝一声,腾空而起,扬起一脚重重踢在李新生的后脑勺上……

   李新生慢慢倒下,倒下的过程中,他的心脏病发作,等到他倒在地上时,他已经死了,眼睛还睁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