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之030:祥林嫂(故事新编)]
杨恒均之[百日谈]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之030:祥林嫂(故事新编)

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很是让人怀念的。所以二十多年了,一直在计划能够回到我的老家高家湾过个旧历年,可是由于公务在身身不由己,直到今年才如愿以偿。只是级别还不够开公务小车衣锦还乡,也就只能先乘火车再转汽车一路奔波而回。坐火车虽然得买高价票,而且晚点了三个小时到达目的地,但也比汽车强了很多。公共汽车都承包了,一百多里的旅程,竟然被转包了四次,折腾得我很是够呛。所以,我是在深夜回到我的故乡高家湾的。

   虽说是故乡,然而早已没有家,所以只得暂住在离乡弯子三里地的镇上的招待所里。刚刚住进带暖气的标准间,电话就响了。我激动地抓起话筒,原以为是哪个亲朋好友,又或者是镇上的领导知道我回来了,打电话过来问候一声的,结果——

   “先生,需要房间服务吗?”话筒里传来一把清脆的娇滴滴的女声。

   我伸手试了试开水瓶,是满的,随口说:“不需要,谢谢,好像是满的。”

   娇滴滴的声音咯咯地笑了起来,“是满的就要放一点出来,你让我上来吧,我会让你泄出来的。”

   我听出有点不对,疑惑地问:“什么房间服务?”

   “就是按摩呗,我们是招待所的娱乐中心,很安全,也很保险,打一炮只要五十元人民币,不过我们不收外币,大家都不知道真假呗,先生,你要不要……”

   我挂下了电话,这才感到折腾了一天的身体疲倦异常。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因为昨晚停电了,暖气也在早上四点钟时突然停止供应,我被冻醒了,只好起来穿上衣服煨在被窝里,坐以待旦。早上八点钟,我就起程前往让我这些年梦牵魂绕的高家湾。一路上碰上的都急匆匆去办年货的乡亲,偶尔遇到面熟的,不是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就是他们记不得我是谁。就这样,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高家湾。我的大伯和婶子早早就出到村头河对岸等我了。看见他们我很惊奇,我并没有告诉他们哪一天回来,他们的情报竟然如此准确。我把自己的惊奇告诉他们,大伯憨厚地笑笑,说,没有什么,反正孩子们放假了,每天都散布在路边等,第一个孩子看到我,就发鸡毛信。我这才知道,孩子们已经等了四天了,心中顿时有一种温暖的感动。生活在尔虞我诈的城市太久了,早应该回来过年的。

   一路上大伯、婶子向我指点河山,我却怎么也回想不起儿时的记忆,而且,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只因眼前的所见和我心中的故乡实在是相差太远。跨过那条小河后,我低声问:“水呢?怎么没有水?”

   大伯说:没有水了,这条小河上游建了大大小小七八个大坝和水塘,早把水瓜分干净了。

   我听着心里很沉重,没有水,小河一下子失去了颜色,我记忆中童年夏天在河里戏水,冬天被老艄公吆喝着号子划过对岸的情景永远成为记忆了……

   爬上河岸,就看见那两座大山,我耸然大惊,河水可以抽干,难道这大山也能够换新貌?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婶子,她打着哈哈说:“山还是那两座,没有变化,只是山上的树都被砍光了。”我这才注意到,光秃秃的两座山包,好像两座放大的坟茔。又拐过两个湾,夹在两座大山之间的高家湾豁然呈现在眼前。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家乡高家湾是隐藏在郁郁葱葱之中的,特别是村头的那棵高高的白杨树,是老人们在没有炊烟升起时判断风向和风力的标记。还有村子口那个打谷场,一年四季上面永远都晒着稻谷、稻草、扁豆、绿豆什么的,那是我们小玩伴们的战场,在那里我们度过了无数个夜晚,年纪大点的哥哥姐姐们还在打谷场的稻草垛子里失去了童贞,掉进了成年。现在我正经过这个打谷场,我的心失望到了极点,因为我眼前只不过是一块小小平地,上面除了几堆牛屎什么也没有晒。大婶看出我的失望,说:“基本上不用了,还记得小时候你每年都在这打谷场不是碰破头就是摔断胳膊腿吗?”

   我记得,不过不是这么个小玩艺,我想不到自己生龙活虎的儿时怎么会栽在这么个小平地上。我把眼睛移开,抬眼望向村子,在一些残埂败瓦之间,高高矮矮的站了一大群小不点。大伯向他们招了招手,喊道:二丫头、三丫头……八狗子——

   接着,从那群小不点中跳出大大小小十几个小家伙,婶子摸着他们的头,笑着说:你老表们没有回来,这是他们的女儿和儿子——

   我扫了一眼,发现有十二个之多,很是疑惑。我问:“我有几个老表?”

   婶子伸出三根手指头,大伯叹息了一声,朝其中几个黑脑袋指指点点,嘴里喃喃地说:这几个都是三千块钱一个买来的。

   “是买的超生指标。”婶子加了一句。

   我们继续朝村子里走,身边前呼后拥跟着一群小不点。进到村子,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仿佛进入到异域。就好像进入到电影中西部片里那些沙漠中的废墟,我的心里很是不舒服。除了一些房子倒塌掉了,我发现,大多的房子都仍然是记忆中的模样,但让我困惑的是,这些房子都比我儿时记忆中小了一个尺寸,我甚至有到了小人国的感觉。后来要离开前,我把这想法告诉了大伯、婶子,他们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他们把我带到外面,让我蹲下来,然后,让我再看看周围,说:“现在再看看,你看是不是一切都变大了。孩子,你长大了长高了,我们乡村就变得小了。”我那时才明白过来。

   当我们一行人来到村子里时,我的眼睛开始到处搜索,婶子看出了,问我,找什么?我说:“那个水塘呢?”看到婶子疑惑的样子,我补充说,“就是那个淹死了二娃子,我们每年在池塘边柳树上疯玩,光着屁股跳进去游泳的池塘呀。”婶子盯住我脚下,半响才说:“你脚下不就是吗。”我大吃一惊,惊恐地跳开来,果然看到脚下的沙土不是那么瓷实。婶子解释说,池塘早干涸了,后来用人家修房子挖出的土,就倒在干涸的池塘里,“这不,三年前就填平了。”婶子摊摊手,无奈地说。

   我这才不得不调整心态,收起儿时的回忆或者那日久之中被我想象出的故乡的样子。面对故乡高家湾的变化。坐在婶子那足足有半个世纪的土房子里时,我终于问出了我最大的疑问:“人呢?”

   婶子想了一会,显然知道我在问什么。很明显,从村子头开始,一群小不点就一路跟着我们,他们闹哄哄的,等到我们来到村尾我婶子家,全村的人几乎都跑出门和我打了照面或者打了声招呼。然而,除了越来越多的小不点之外,就是一个个越看越老的老头老太,有些已经颤巍巍了只能扶住门框看我。我几乎没有看到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青年人或者中年人。

   “都出去打工了。孩子长大也要走的,都到城市去打工,老了打不动了,再回来,所以这里你看到的都是没什么用的老弱病残。”

   我心情愈益沉重,看着眼前不懂事的孩子和那些一个比一个老的亲戚邻居,我心不在焉地聊着天,草草吃了中饭,决定到外面去走走。

   离旧历年只有三天了,就连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灰白色沉重的厚云透出有气无力的阳光,因为厄尔尼诺现象,本来经常下雪的腊月,天空像一个便秘的屁股,挤来挤去,最多也只是挤出一点点淅淅的小雨。让人心情非常压抑。

   我走过一个拐角时,突然撞上一个妇人,她穿着时髦的旧衣服,脸色苍白,短短的齐耳头发,额头上飘着流海,大概也就三十多岁。我想这可能是村里的媳妇,难怪我不认识。我停下来,冲她点头微笑,盯住她眼睛,我不觉暗暗吃惊。她那眼睛也盯住我,大胆地上下打量。她的眼睛很大很圆,然而,我只能靠想象,推测出她那黑白分明的眼睛一定曾经非常迷人。因为,此时站在我眼前的妇人的眼睛早就没有了神采,就像一堆早就熄灭了的篝火。

   我站住,准备她害羞地回避我或者忽视我。

   “你回来了?”她先这样问。

   “是的。”

   “这正好,你是读书人,又是城市人,见多识广,我正想问你一件事——”她那失神的眼睛忽然发出光。

   我万万料不到她要向我提问题,而且她的话在我这个读书人听起来又如此熟悉,我心中忐忑起来,因为我自己也搞不清人死后是否有灵魂。

   “就是——”她走近两步,放低了声音,极其密切似的怯怯地说,“我想请你帮我打官司。”

   我这才释然。当我正要进一步问她什么官司、她想告谁时,身后伸出一只手拍在我肩膀上,随即响起大伯的声音:“走吧,走吧,没事的,没事的。”

   我想这其中必有隐情,我被大伯推走时,回头冲茫然站在那里的妇人苦笑了一下,表明我是身不由己,也暗示我还会回来找她的。

   晚上,和大伯一家围坐在噼里啪啦的火堆周围时,我的思绪还围绕着白天所见的妇人,最后当大伯第三次把一根大劈柴丢进火堆时,我终于忍不住问关于那个妇人的事。

   大伯沉默了一会,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婶子开口了:“她是个疯子。”

   我愣住了,大伯得到了开口令似的,接着婶子的话说:“也不能说是疯子,只是受到了刺激。”

   “那就是疯子吧。”婶子说。

   我说,她一定有故事吧,说来听听。大伯看了眼婶子,大抵是没有看到反对的眼色,于是就开始讲她的故事。

   她是十年前嫁到本村的媳妇,那一天是二月初六,为什么日子记得这么清楚呢?大伯解释说,她嫁进本村算是件大事。她是远近闻名的美女,十八岁时已经迷倒了几任镇长和他们的公子,但这孩子出污泥而不染,冰清玉洁,心中早有了恋人,那就是我们村的高海鹏。高海鹏这孩子学习成绩好,人又有志气……只是高考失利,回到家乡务农。可是这美女并不嫌弃,他们很快就结婚了。当时村子里的人都说,高家的祖坟冒烟了,这样漂亮的媳妇,就是请进来每天供在神厨上看,也三生有幸呀。这媳妇嫁进来后,大家都叫她高家媳妇。高家媳妇过门不到一年,经过爱情之水的滋润,出落得越发水灵,简直是闭花羞月,吸引了远近乡里那些无聊的年轻人络绎不绝前来套近乎。村子里的村委会也一度召开会议,研究利用本地资源和现有优势发展旅游业,并计划请上两任曾经迷恋过高家媳妇的镇长出任名誉顾问。不过这些计划都没有能够成行,原因是,高海鹏带着那万人迷的媳妇背井离乡,前往南方打工去了。当时我们村子虽然闭塞,但改革开放的东风早吹过来了,而且,打工仔们从南方带回来的消息鼓舞人心……

   听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是高家湾的娃子,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南方工作。所以,一听到这里,我就暗中为这对鸳鸯捏了把汗。这南方说好点是经济发达地区,说粗鲁点,就是提前进入资本主义社会。这资本主义人吃人的本质就不用说了,单是这腐朽的东西就够这两个高家湾娃子受的。特别是那如花似玉的高家嫂子,她能够经受住金钱的诱惑,能够在二奶成群,笑贫不笑娼的南方社会独善其身吗?我敏锐的头脑听到这里就知道出了问题。但我没有吭声,我把一块劈柴丢进火堆里,继续听大伯讲故事。

   我显然低估了这两位老乡对爱情的忠贞。他们来到那个独领风骚、在中国经济改革大潮中制造了无数神话的城市……面对高楼大厦,身处灯红酒绿,感受到处处一派淫歌艳舞,但小两口却并没有迷失自己。那些日子,两位小情人经常手牵手,流连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卿卿我我。两人都在近郊工厂找到了工作。听到工资有五百多块,还包吃包住,两人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他们开始上班了……不过,他们每天得工作十到十二个小时,休息日还得加班,却并没有加班费,工作强度大,工头和私人工厂主动不动就严词相加,有时甚至拳打脚踢……三个月下来,两人再掏出当初的结婚照片看时,已经认不出照片中的人是谁了,他们都精疲力竭,面容憔悴,两人不觉相对流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