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春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春光文集]->[●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杨春光文集
·杨春光简介
《猛犸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
·猛犸时代●目录
第一部:20世纪80年代末
·太阳与人和枪口 (组诗)—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第二部:20世纪90年代初
·皮革外套(八首)
·馈 赠(组诗)
·白色写作(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三首)
·鹰之歌(组诗)
·批 判(组诗)
·这不是我的时代(组诗)
·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组诗)
·墓 园(组诗)
·杀死自己(组诗)
·黑色写作(组诗)—破坏的一代
·塌 陷(组诗)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有关大雁塔(组诗)
·坍 塌(组诗)
·挂和贴和粘和钓和乘的故事(组诗)
·我想登上天安门(组诗)
·中国,我不要你再是打补丁的中国
·红色写作(组诗)
第三部:20世纪90年代末
·猛 犸(组诗)
第四部:21世纪初叶
·这个时代是拒绝杨春光的时代(组诗)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关于有心没心的(组诗)
·梦见猛犸时代(组诗)
·东家房顶上的乌鸦(组诗)
·杨春光这面旗帜(组诗)
·山 鬼(组诗)
·为人民写作(组诗)
·新成语(组诗)
·我坚持屎尿屁的为人民写作(组诗)
·枪毙诗人(组诗)
·人 妖(组诗)
·下半身(组诗)——新新人类畅想曲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用下半身写作(组诗)
·妖魔化的中国(组诗)
·子宫之谜底(组诗)
·中国十大名著(组诗)
·我在包皮里生活(组诗)——兼献给狱中诗人大帝
·后垃圾时代(组诗)
·论工具与原料 (组诗)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我有愚蠢的一天(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组诗)
·猛犸时代(组诗)
·杨春光这堆黑蚂蚁(组诗)
·迎接不锈钢的永久春天(组诗)——为少年巾帼英雄刘荻二十三岁生日而作
·再论后垃圾时代(组诗)
·我有一个梦想(组诗)
·我扛着阴茎走上大街(组诗)
·反饰时代宣言(组诗)
·复 活(组诗)
·僵尸时代(组诗)
·紫阳,你在哪里?(外一首)——悼赵紫阳先生
·中国,你在黑衣行(组诗)
·悼紫阳:鹤西去(外一首)
·红色反思录(组诗)
·中国青春大流血十六周年祭(外一首)
·没有通路的黑森林和山民(诗报告)
·不讲道理的诗歌——空房子主义文本自我写作形式提纲
·杨春光写作年表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附文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钱 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
·●管党生:论杨春光现象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
·●狂 虻:我读杨春光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黄 翔:充血带电杨春光—— 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东海一枭: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槟 郎:“为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
·●何 必:那种野旺的生命力,那种粗砾的光芒
·●晚凉中的杜苇:小感杨春光的诗
·●卢 君:作为诗歌战士的杨春光先生
·●梁山剑客:一切的秩序在经验的破坏中重建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傅正明(瑞典)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1
   写下这个题时总觉得欠妥,主要是因为这太像个文章,另外还存在一个畏惧——捧杀!

   据中国90年代以后的文坛所发生的趣事来看,凡被骂的文人或作品,往往会被骂出点名堂,反而,那些你真诚赞赏的,却会跳出一大批理论家挑骨头吐口水,最终令人视听全然失觉,优劣难辩。因而,对着刚敲下的颇有些夸张的题不得不更加谨慎起来,但搜肠刮肚之后,仍然无法找到更适合的字眼来表达读完杨春光的组诗《皮革外套》之后的感受,那么也不难为自己,就这么定了——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
   从杨春光注明的创作日期看,《皮革外套》是他十几年前的旧作,而说句老实话,我却觉得他近几年来的所有作品(局限于我读过的那些)都无法超越这首诗的水平。记得我初认识杨春光时,看他自己的简介这么写“被埋没的先锋诗人……”,当时我在内心颇有点嘲笑他的夜郎自大,而当我抛开成见平心静气翻读他的诗作(特别是读完《皮革外套》)之后,我觉得他的自传并不言过其实,甚至我觉得还可以再加点情感色彩这么评价杨春光:他是第三代诗人中最大气的、最优秀的诗人之一。
   对于诗人这个概念,人们早于习惯用各种“文雅”的汉字进行拼凑,所以自古而今讨得人们欢心的,整天风花雪月的油腔滑调花花公子是一类,凄凄惨惨的在深闺里产生性幻想的怨妇也是一类,那些“奴为出来难,教君姿意怜”的凄苦,读着难免有无病呻吟之嫌。除此之外,众多诗篇千篇一律地感物伤怀,“歌颂自然的美丽,慨叹人生的无常,惊异于小动物或孩子的善良和纯真……,怀念在老祖母膝上吮手指的金黄色童年。”(余光中语),文邹邹的像一条条雕虫,阴柔之气令人倒尽胃口。
   或许是个人的喜好问题,我总喜欢曹孟德的横槊赋诗,日月之行,若出其中;岳武穆的怒发冲冠,尘土功名;杜少陵的荡胸生层云,欲凌绝顶小众山;毛泽东的惜秦皇汉武,稍逊风骚……,然后,这毕竟是少数拥有博大胸怀和血性硬汉才能抵达的高地。那么,我所看到的杨春光,就是这种为数不多的有博大诗情的汉子,一个不该被忽略的优秀诗人。
    486
   ●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 猛犸时代
   2
   《皮革外套》有着第三代诗人典型的创作风格,是第三代诗歌中一个优秀文本,其磅礴之气把同时代的诗歌甩得远远的。
   这个组诗有着完整的内在构建,诗人借“皮革”的变迁过程,叙述了诗人从“马革裹身”的军士变迁为“披皮革渡日”的平民生活过程,把自己对生活的无奈和生命的不息追求一层层深剥袒露,让人在一阵阵的颤栗中备受震憾叹息,而为他那种隐伏的政治抱负和汉语暴动意识,使文字呈现错综复杂的大观。我个人把这组诗划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暗示军旅生涯的“皮鞋”到“皮革外套”的变化,由《皮鞋》、《皮革的声音》和《皮革没有燃烧的外套》三节组成。第二部分则叙述“平民化皮革”的生活,由《外套之间》、《皮革仍在行动》、《皮革做成刀鞘》和《这是一张巨大的皮革》四节构成,而《这是一张巨大的皮革》则略带一点总结的味道,有着承上启下的功能,最后的《预谋》结束,使诗意迷离扑朔,让人沉吟不止。
   全诗一开篇即以一双《皮鞋》沉重地狠狠踩住大地的脉搏,“大地在一种震动中。听不见自己的声音”,这种直接而有力的语言,一步到位地营造出一个明晰的语境氛围,把一种横空出世的苍茫心境勾得栩栩如生。当我的眼睛碰着这些文字时,如磕着石头或撞着金属的况味。而令人不太满意的是,《皮鞋》稍嫌急躁了点,行文遣句还有大而空的感觉,似乎无法触及语义的深处,诸如“跟随多年的石头,碰触电,扑捉火”这个忽如其来的跳跃,让人一下子无所适从,而“祖国的/泥土和火,耕种着麦子,日月/无限的光茫照进血液……”,则是显得大而空洞了点。(本节引句出自《皮鞋》)
   杨春光的诗作总体上都是十分纯熟的,特别是他夹叙夹议的叙事诗,更非一般诗人可比。究其根源,主要是他语言的暴发力先天性强大,一跑动就如一匹野马,而缺少相对细腻的描述,想来有人诟病他的粗糙也并非空穴来风,不过,当他稍微把金刚的怒目闭合而低眉思想时,对人心的穿透与震憾却更显得积极了些。比如《皮革的声音》就是他有节制的抒写,尽管诗人内心有“潮水和猛兽存在着熊熊的火焰”在翻动,但他把整个人浸入内心深处,或隐或现在沉浮,不动声色地倾听“皮革在思想的底部发出声音”,并化入外柔内刚的词语暗流,其无孔不入的渗透力,使诗歌抵达几近无可挑剔的境界。当年放翁僵卧孤村,枕着一室风雨,遥想铁马冰河,英雄迟暮,难免有壮志未酬之慨,而杨春光这时的心境正与放翁酷似,窗外那副曾经伴他踏遍青山的高统靴,灵光闪现地带他开怀阅尽今古:“一些职业和半职业性质的皮革/无声无息地探出墙壁/说明人类存在的身躯、古代的箭、兵马俑/一匹威风的战骑迎风飞过/击鼓。窗口的外面总有一副高统靴”。对着每个浸渍盈满自己一腔情感的高统靴,他骤然为之动容,他内心对皮革充满着感激,甚至于皮鞋的制作过程。因为皮革,他“找到爱人,更加深刻地武装自己”,但“那些脱离皮毛和肉体的皮革,不再与血液贯通,最终制成外套,死亡或者仍在世界上行走”。(本节引句皆出自《皮
    487
   
   猛犸时代 ●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
   革的声音》)
   皮革被制成外套,那还是杨春光的皮革么?杨春光脱下皮革,也还是高统靴的杨春光么?这个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皮革永远没有燃烧的外套/火在它的内部结成冰”,哪怕“火种燃起了我的一双手/走在街上也仍然插进衣兜”,杨春光觉得“没有必要把火都暴露在外套之外”,他只能让一只热烈的手掌深深藏匿,像个小混一样在生活中穿街过巷。“它们只知道活着的外套可以死亡/没有见到死亡的外套还活着”。生活讲究机缘,没有一个合适的舞台给你时,别说梦想,连脖子都让狐尾巴围紧了,还能够体面什么呢?该放就放吧,不管你乐不乐意。(本节引言出自《皮革没有燃烧的外套》)
   在认真读完前这组诗的前三小节之后,我按自己给杨春光划分的段落进行肢解,进入第二部分之后感觉有点重复,因为“皮革”离开潜在崇高意识的“高统靴”之后,扮演的是“平民角色”的身份,而三个部分无法从不同视野对此进行诠释,因而《外套之间》、《皮革仍在行动》和《皮革做成刀鞘》这三个小节是并列的状态描述,谁都没有超出谁,倘若单独看,这三个小节都可当成好的诗歌,加在一起则显得繁锁了点。我总觉得,既然是精心谋划的组诗,每个章节最好都能充分发挥其内在功能而尽量回避重复部分,如果无法达到这种效果,就不如让诗歌留下更多的空间,也能够使整组诗歌显得更干净些。也就因为这点,作为具有囊括前边所有篇章而准备收笔的章节——《这是一张巨大的皮革》,其就在第二部分,甚至要使整组诗中的作用都显得格外重要起来。它把前边对皮革两种生活体验给予总结,并由点而放射扩散到面,在拓展诗内涵方面显得更加积极,也显得更加精彩些。诸如这节中的这些叙述:“这张巨大的皮革/活活生生地体现着野兽的过程/展开我们的衣袖/戴上我们的狗皮帽子/或穿上皮鞋/皮革都将自己置于永恒之中/皮革真诚而坦率地成为人类的外套/在通过冬天的时候/代表荣耀和光芒/一架马车从远方驶来/我们的马匹将在鲜花里死去/扔下自己的皮和肉/皮,还在我们的道路上迅跑”!这在整首组诗中极尽了语言的强叙事功能,以大江大河式的节奏酝酿了一种博大的气象和悲壮的情绪,把物质和精神融洽地调和在一起,而佳句迭出,整个人都与“皮革”同化了,让人分不清究竟是“皮革真诚而坦率地成为人类的外套”,还是诗人被“巨大的外套”紧紧包围。总之,不管行尸走肉也好,还是“披革度日”也罢,诗人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道路上迅跑”。生活就是这么一张巨大的皮革,我们都在其间喘息,沉闷地寻求突围的角度和方向,随时活下去或闷死掉……
   如果说这节显得非法优秀的话,那么“想象皮革/是怎样美好的东西”又显得呆板哆嗦了点,我想或许是诗人本身还有很多话没说完,不吐不快吧。
   在杨春光这整个组诗中,《预谋》似乎超出了“皮革”本身的容量,苍茫和怅然若失的情绪跃然纸上。什么都被谋划了,火柴被杀,豹子被杀,皮革外套被谋划了,春天被谋划了,脖子被谋划了……,生活的钢丝轴干净利索地把脖子割断,留在脖子上的脖子有着粗粗细细的钢丝轴的痕迹,脖子上的头颅变成冰冷的金属头颅,行尸走肉地失去了思维能力,……而同时我这么想,当人类的头颅都换成了“最金属的”,我们还会再被谋杀么?
    488
   ●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 猛犸时代
   3
   认真读完杨春光的组诗《皮革外套》之后,先嘲笑自己的孤陋寡闻,然后,为当前一大批动辄自称诗人的人而感到脸红。
   最大的感受是当眼睛碰着他的文字时,像磕着石头和金属,一种铿锵的味道扑面而来。他的诗歌对于日渐软弱的诗坛而言,大有一扫阴柔之气的大度和激荡的情怀。尽管我个人认为里边还有小小玷瑕的毛病,但诗歌有时只能凭感觉而不可过分理性去解读的,那么,我还是坚持刚才说的那句话:这是第三代诗歌中难得的一个文本。
   在此还想扯一下关于我对杨春光印象的话题。
   杨春光是个存在较大争议的诗人,这似乎是没有争议的说法。
   第一次算是“认识”杨春光,是在星星诗刊论坛上,当时看到满屏飘飞的“垃圾派”文字,心中一阵恶俗。在我看来,“垃圾派”的那种无节制地拉虎皮树大旗的做法,是十足的哗众取宠行为,因而每当碰上那种光景,我总是绕道而行,因而对于自称加入垃圾行列的杨春光,也带着更大的漠视,如果用更生硬点的语气,叫不屑一顾。其时,有位叫老枪的诗人在星星论坛当面批评杨春光,我看着感觉解气,因而也凑上一个热闹,回复了杨春光的一个贴子说:看了您的诗就想骂娘。
   这是我第一次用最尖锐或者说挑衅的语气对待一个诗人。杨春光对此并不像某些自以为是的诗人一样,凡遇着批评就态度傲慢地板起脸孔,甚至飞沫四溅、脏话源源不绝,而是心平气和地回复:如果您觉得有气的话,尽管骂吧!他的这种涵养,令我有些难堪并有点佩服,也在这次“先兵后礼”的接触之后,不管在啥地方见到他的作品,我一定认真翻出来读读,我以为这是我对他的另一种尊重,尊重一个诗人最好的方式于我而言,就是关注他的作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