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春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春光文集]->[●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杨春光文集
·杨春光简介
《猛犸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
·猛犸时代●目录
第一部:20世纪80年代末
·太阳与人和枪口 (组诗)—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第二部:20世纪90年代初
·皮革外套(八首)
·馈 赠(组诗)
·白色写作(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三首)
·鹰之歌(组诗)
·批 判(组诗)
·这不是我的时代(组诗)
·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组诗)
·墓 园(组诗)
·杀死自己(组诗)
·黑色写作(组诗)—破坏的一代
·塌 陷(组诗)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有关大雁塔(组诗)
·坍 塌(组诗)
·挂和贴和粘和钓和乘的故事(组诗)
·我想登上天安门(组诗)
·中国,我不要你再是打补丁的中国
·红色写作(组诗)
第三部:20世纪90年代末
·猛 犸(组诗)
第四部:21世纪初叶
·这个时代是拒绝杨春光的时代(组诗)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关于有心没心的(组诗)
·梦见猛犸时代(组诗)
·东家房顶上的乌鸦(组诗)
·杨春光这面旗帜(组诗)
·山 鬼(组诗)
·为人民写作(组诗)
·新成语(组诗)
·我坚持屎尿屁的为人民写作(组诗)
·枪毙诗人(组诗)
·人 妖(组诗)
·下半身(组诗)——新新人类畅想曲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用下半身写作(组诗)
·妖魔化的中国(组诗)
·子宫之谜底(组诗)
·中国十大名著(组诗)
·我在包皮里生活(组诗)——兼献给狱中诗人大帝
·后垃圾时代(组诗)
·论工具与原料 (组诗)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我有愚蠢的一天(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组诗)
·猛犸时代(组诗)
·杨春光这堆黑蚂蚁(组诗)
·迎接不锈钢的永久春天(组诗)——为少年巾帼英雄刘荻二十三岁生日而作
·再论后垃圾时代(组诗)
·我有一个梦想(组诗)
·我扛着阴茎走上大街(组诗)
·反饰时代宣言(组诗)
·复 活(组诗)
·僵尸时代(组诗)
·紫阳,你在哪里?(外一首)——悼赵紫阳先生
·中国,你在黑衣行(组诗)
·悼紫阳:鹤西去(外一首)
·红色反思录(组诗)
·中国青春大流血十六周年祭(外一首)
·没有通路的黑森林和山民(诗报告)
·不讲道理的诗歌——空房子主义文本自我写作形式提纲
·杨春光写作年表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附文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钱 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
·●管党生:论杨春光现象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
·●狂 虻:我读杨春光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黄 翔:充血带电杨春光—— 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东海一枭: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槟 郎:“为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
·●何 必:那种野旺的生命力,那种粗砾的光芒
·●晚凉中的杜苇:小感杨春光的诗
·●卢 君:作为诗歌战士的杨春光先生
·●梁山剑客:一切的秩序在经验的破坏中重建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傅正明(瑞典)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一.诗的“三个代表”
     请诸位别误会,这里所说的“三个代表”与政治无关,准确点讲“三个代表”是我个人为了使它们从抽象而变成具体的一种提法。在我的眼里,值得一说的诗的“三个代表”是指:重要的(诗人或作品),优秀的(诗人或作品),伟大的(诗人或作品)。
     关于重要的诗人,要说清楚并不困难,比如说一提到新诗,就会想到胡适、徐志摩、闻一多,戴望舒。因为他们是新诗的开国元老,他们是打破几千年传统诗词的文学革命家。再如一提到“朦胧诗”,人们自然而然会想到北岛、顾城;一提到“口语诗”,就会想到于坚、韩东;一提到“民间化”,就会想到杨克;一提到“下半身”,就会想到沈浩波、伊丽川;一提“垃圾派”,就会想到杨春光、管党生;一提“E时代”,就会想到春树、莫小邪……这种因果关系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重要。在梳理诗歌时,如果不提及上述这些符号,就构不成完整的诗坛。他们的写作本身已不是纯粹的个人行为,而是构成了一种倾向,代表了一种写作模式、一个流派或者一个群体。他们有明显的个性、诗观和写作特色,但这不能代表他们是优秀的诗人,更不能认为他们的文字就是优秀的作品。
     “优秀的代表”定义还存在争议,还需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磨合确认过程。比如我个人就认为胡适的诗歌确实不怎么样,而诸如徐志摩、戴望舒、北岛、于坚这些诗人及其诗作,不管是我还是其他读者,也不管是诗人还是诗评家,都无法改变他们是优秀诗人的事实。
   在上边“两个代表”中,不难看出,重要与优秀是密不可分的,如果他们经过时间的大浪淘沙而最终被文学(注意,这里的文学绝不是占领着权威刊物者的认同)承认,被读者(这里的读者同样不是把自己化身为千万人者的自我误解)认同之后,将会有“伟大的代表”在其间现身。对于新诗而言,我以为过早给予评判是不明智的,就如波德莱尔及其
    477
   猛犸时代 ●“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
   著名作品《恶之花》,也得过了二、三百年时间的争议之后,人们才肯定地称其为伟大的。作为中国文坛而言,能够称得上“伟大”两字的,人们大抵还是愿意在古文学中寻找出诸如屈原、李白和杜甫等名字来进行判定。他们是根本上代表着中华文明的符号与声音。
     扯这些话题实际上是想引起诗人们在写诗时,不妨花点时间想想自己属于哪一类,强化写作中的自我特色,以免因不太明显而被淹没。当然,这不局限于赶路这个小论坛中,比如说,就算你在这里优秀了、重要了,那么,放在全国你是否优秀?是否重要呢?
     在赶路这个诗人群体中,事实上各位诗人都有了一定的倾向与特色,但还不太明显或者说层次还需再狠狠拉升,比如说阵风有“拯救爱情”的恒久心灵对晤;房东有唯美、当前的“智慧诗歌”;连翘有拼凑“古文明碎片”的大题材诗歌;余小篆有现代女性“夜下呢喃”的心灵声音;有幽蓝“素面朝下”的微左下倾写作;一缺三有网虫的“聊天记录”;杨春光有垃圾的、向下的政治诗歌;黄亚明有宁静恒远、直抵心灵的知识诗歌;成金有把日常事件隐晦表达的写作,龚人短小精悍,还有中原马车、雯雯、胡涂、驿路等等等等,他们都在不断探索中进步,我相信他们中会跑出诗坛的黑马或白马,而问题在于,能否把特色进行强调,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
   二.“拆屋顶”的建设性
     中国人的性情总是喜欢随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是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鲁迅《无声的中国》
     鲁迅先生的这句话,存放在我脑袋里约有十五年左右。它对我一直起着很大的影响,特别在近几年从诗歌选本上学习了诗坛一些不同诗观的争鸣(诸如“盘峰论争”——知识化与口语化的争议)之后,这句话所带来的各种思考显得格外强烈。
     在近期,在论坛认真读了诗人杨春光的一些诗作之后,受到较大的冲击。他的诗歌那怕是我自认为还算包容的,也在某些时候皱皱眉头。因为他的诗歌多以审丑入手,论坛里很多“爱美”的朋友对他的诗作更多提否定态度。这点从对他的诗歌争议过程中可见一斑。
   他的诗歌特点是坚决向下,并直指政治,其暴发力和震憾力都是惊人的。不管其诗歌风格你是否喜欢,但你得承认,他的诗歌立场及对文学的忠诚是不容怀疑的。以我个人看之,他的诗歌可称为当前的先锋。以往有“下半身”写作的提法,从“下半身”总体的写
    478
   
   ●“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 猛犸时代
   作而言,我以为概念还比较朦糊。本来不管是“下半身”还是“垃圾派”,它们之间存在
   较类同的是向下的写作姿态,而“下半身”有点陷入刻意追求身体、器官的展示产生视角上的冲动,缺乏在深层次上打破传统观念,深化这种写作特色积极的一面。垃圾派则能从根本上(也指精神)直接向下,在反传统文化上更显示出积极的力量。
     在论坛文友对他诗歌的评论中,我以为大都从表象上进行评论,并且有讨厌这种表达方式的味道。事实上,一种文学风格得从根本上去看。我记得当时诗人杨克评论说“写作是倾向,活儿得做细点”,我不大赞同这种观点。杨春光的诗歌本身相对大气,大江奔流的姿态,当然不可用小河小溪的小浪花作为一种尺度来衡量的。正如对一个粗犷的大汉,当然要他去打仗而不是让他绣朵花儿玩玩。
     事实上他的诗歌兼容了不少传统的写作优点,比如《天空是我的一根草》这首诗,仅仅是个题目也运用得十分生动,他一反人们习惯性思维,不是“我是天空的一根草”而是“天空是我的一根草”,这不能不说诗人还是匠心独运的。而在这首诗一开始的两句“天空是我的一根草/早晚跑不了”也有传统歌谣的流畅与轻巧。接下去在推进诗意时他信手拈来,显得十分轻松自如。这首诗融合了各种诗歌写作的优点而形成他独特的“垃圾政治”诗歌的成功案例。不少朋友诟病他的粗糙,我对这种看法是不认同的,他不是不懂得如何写得细腻,而是他要形成粗犷的风格,他不是为了向下,而是以向下反衬向上的积极一面。他是在诗人贴近土地、贴近垃圾中寻找恶之花,这点从诗歌结尾几句:“我是天空的一根草我不会后退/天空在我怀抱中解放了一群混蛋/我要重新开垦土地和女人/去解放天空/去解放/太阳!”中昭然若揭。
     俗话说条条道路通罗马,对于杨春光及各种能够在根本上突破旧文化包围的写作特色及思维形式,我都以为正代表了诗歌的进步与深化。话说回来,不管是从相对传统的角度去写,还是反传统的角度去写,我以为都得强调新意,能推陈出新、写出自我的风格都是好的开始。我还是强调我还来的观点:人类走向更高文明的标志是个性的高度解放。
     “拆屋顶”不是破坏,而是为了更直接、更自由地呼吸更多的阳光和空气,我们这个世界之所以博大多彩,就是因为各种事物能够存在。坚决拆掉“旧屋的屋顶”,把天地当成房子,甚至把宇宙存放在眼里,我们的视野会更开阔,我们的个性和生活会得到更大程度的解放,这还得请杨春光们和赶路的诗人们多多努力。
    479
   猛犸时代 ●“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
   附:杨春光的诗歌:天空是我的一根草
   天空是我的一根草
   早晚跑不了
   我在金矿上被迫拔苗
   拔苗助长呵
   一根铁丝支着我的脑袋长得
   艾菲尔铁塔那么高
   我没办法把嘴唇印刷在高高的云彩上
   人民像拖拉机一样向我的肩膀靠扰
   我的责任就是在酒中把妹妹泡大
   把我自己的头发揪着抛出地球以外
   用杀虫剂对付牛羊肉和狗肉
   用洗衣粉把事物变苦
   把牙齿变成鬼在
   夜晚使天空闪亮
   风和日暖时
   春天即将扬起四蹄
   奔向盆地
   闹一场轰轰烈烈的天空革命或土地革命
   闹出名堂
   闹出麻烦和孩子
   这时人民群众便跑向山坡放飞自己的生殖器官放飞青春
   天空是我的一根草
   我在天空爆发关节炎和肾炎
   我把脖子饿成一颗蔬菜
   我脱离光棍汉的集体宿舍
   一溜烟地跑到植物的脊背上搔痒
   我发现我的容量只有到了春天
   才能起飞
   才能把汗水安排在飞机跑道上
   投下手榴弹
   投下闪电和鬼怪
    480
   
   ●“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 猛犸时代
   像北约空袭塞族那样过瘾那样有限制地打击
   随后我说所谓语言只是女人的花裙子问题
   脱掉
   也就脱掉了天空的伪装
   演员也就在大地上吸收它们的水份而且
   皮肤光滑
   鸟儿偎在云的怀里吃奶和跳舞以及滚蛋
   一个女人的身材就这样长高了
   变得苗条起来
   并且在我对她实行大赦的时候
   她乘着我鼻孔里吹出的一股强劲的东风
   跑遍了全国
   今后
   她也再没有借口去
   单独开花了
   结果了
   她在我的岛上只是一块美丽的石头美丽的铁皮而已
   天空是我的一根草
   香味继续在我的肩膀上扩大着成熟
   我的责任就是如何加快春天的步伐
   就是如何将妹妹从一坛美酒中拉扯大
   妹妹的脚尖此刻在两个春天里得到温暖
   我对此无话可说我
   想说的只有一个疼字
   还说不出口
   那就不说
   羽毛就是羽毛
   经验就是经验
   阳光牺牲了
   我不知道谁再为阳光献花谁在为它擦屁股
   谁再会把经验之外的东西插在瓶口上当狗鸡巴
   并专供老人观看
   阳光是我的姐姐呵
   她普照了
   她为我解开难题解开裤腰带
    481
   猛犸时代 ●“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
   她从字到人
   从城市到贝壳
   从所有机会到嗅觉等等
   她都在我的酒杯里得到死亡和超脱
   都在我的一碗茶里诞生或消灭
   把一瓶白醋放在水里变得幽默而冷峻
   变得高傲起来
   变得越来越瞧不起人了
   她开始复辟着露水独霸的春天之温暖之家庭
   天空是我的一根草
   我的祖国穿着一条牛仔裤骑着一辆自行车
   带着同样的目的越飞越高
   我的胡子为春天牺牲了
   在冬天饥饿着
   我的肚子吃饱了鲜花和大纲
   肛门由此变得越来越国际形势紧张
   两条手臂像漫长的大陆一样指向满树的桃花
   指向台湾省
   指向香港地区
   指出澳门在这中间如同一条鱼子
   飘动着腮和红领巾
   飘动着西沙群岛的一个洞口
   上女下男
   颠倒黑白
   于是我用鼻子调整了他们
   他们狠狠地在流浪的途中用头骨盖住了钢盔
   用子弹朝长江吼叫着
   用鸡蛋朝黄河吐着唾沫和牙刷
   用高速铁路越来越粗壮地
   武装了天空小姐的腰肢
   这以后天空更加灿烂了
   天空的鲜花。尿壶。鹰。燕子。牛。驴和乳房。
   都获得了充分的自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