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春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春光文集]->[●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杨春光文集
·杨春光简介
《猛犸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
·猛犸时代●目录
第一部:20世纪80年代末
·太阳与人和枪口 (组诗)—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第二部:20世纪90年代初
·皮革外套(八首)
·馈 赠(组诗)
·白色写作(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三首)
·鹰之歌(组诗)
·批 判(组诗)
·这不是我的时代(组诗)
·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组诗)
·墓 园(组诗)
·杀死自己(组诗)
·黑色写作(组诗)—破坏的一代
·塌 陷(组诗)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有关大雁塔(组诗)
·坍 塌(组诗)
·挂和贴和粘和钓和乘的故事(组诗)
·我想登上天安门(组诗)
·中国,我不要你再是打补丁的中国
·红色写作(组诗)
第三部:20世纪90年代末
·猛 犸(组诗)
第四部:21世纪初叶
·这个时代是拒绝杨春光的时代(组诗)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关于有心没心的(组诗)
·梦见猛犸时代(组诗)
·东家房顶上的乌鸦(组诗)
·杨春光这面旗帜(组诗)
·山 鬼(组诗)
·为人民写作(组诗)
·新成语(组诗)
·我坚持屎尿屁的为人民写作(组诗)
·枪毙诗人(组诗)
·人 妖(组诗)
·下半身(组诗)——新新人类畅想曲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用下半身写作(组诗)
·妖魔化的中国(组诗)
·子宫之谜底(组诗)
·中国十大名著(组诗)
·我在包皮里生活(组诗)——兼献给狱中诗人大帝
·后垃圾时代(组诗)
·论工具与原料 (组诗)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我有愚蠢的一天(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组诗)
·猛犸时代(组诗)
·杨春光这堆黑蚂蚁(组诗)
·迎接不锈钢的永久春天(组诗)——为少年巾帼英雄刘荻二十三岁生日而作
·再论后垃圾时代(组诗)
·我有一个梦想(组诗)
·我扛着阴茎走上大街(组诗)
·反饰时代宣言(组诗)
·复 活(组诗)
·僵尸时代(组诗)
·紫阳,你在哪里?(外一首)——悼赵紫阳先生
·中国,你在黑衣行(组诗)
·悼紫阳:鹤西去(外一首)
·红色反思录(组诗)
·中国青春大流血十六周年祭(外一首)
·没有通路的黑森林和山民(诗报告)
·不讲道理的诗歌——空房子主义文本自我写作形式提纲
·杨春光写作年表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附文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钱 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
·●管党生:论杨春光现象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
·●狂 虻:我读杨春光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黄 翔:充血带电杨春光—— 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东海一枭: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槟 郎:“为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
·●何 必:那种野旺的生命力,那种粗砾的光芒
·●晚凉中的杜苇:小感杨春光的诗
·●卢 君:作为诗歌战士的杨春光先生
·●梁山剑客:一切的秩序在经验的破坏中重建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傅正明(瑞典)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杨春光的先锋写作,是一道当今世上最为浩荡最为险怪的后现代诗学风景……
   “粗”与“横”
   我想用两个字概括杨春光的先锋诗学(包括他气势凌厉的先锋诗论和排山倒海般的诗歌作品)——“粗” 与 “横”。
   他的诗“粗”,这粗,是粗大、粗放、粗野、粗悍、粗暴、粗犷、粗蛮、粗糙、粗俗、粗鄙!面对杨春光的先锋诗学:那气势、话语、言说、文句、语词、文本、形象、调门、姿态、形态、状态、动作,其无一不“粗”!
   他的诗“横”,这横,是横空出世、是横眉怒目、是横冲直撞、是横扫千军、是横行无忌、是横生枝节、是横向变形、是横竖有理、是横蛮无理、是横截浊流、是横断
   山脉、是横贯中外、是横跨世纪!……
   在杨春光粗俗粗鄙与横蛮无理的话语背后,我看到一个堂堂正正的当代英雄正困兽犹斗般奋然掀开他头上的岩层土块,喝斥围困他的浓云黑雾,气壮山河地崛起!
   用话语解构两大禁区
   运用话语权力,解构权力话语。这是杨春光诗性写作的基本目标,基本策略。
   在杨春光看来,在中国当下的语境中,“政治”与“性”是两个最大的禁区,“ 政治与性爱,这是人性存在的两个最后堡垒和家园。人性的本质生命话语也是在这两个最大实在上体现。”作为先锋写作,必须向这两大禁区突进。“那种逃避政治和躲闪色情的写作是不可能成为纯文学的。”
   人们看到, 二十世纪末八十年代以来,性爱这个禁区已由第三代女诗人们用“身体
    439
   猛犸时代 ●国民公敌“杨春光”
   写作”突破了。剩下的政治禁区,在由男性诗人上半身去冲破时,却有些缩手缩脚,力不从心。
   “解构权力异化”!杨春光异常鲜明地提出这一主张并身体力行。他指出:“反叛现政强权对人的暴力异化(诸如奴化、人权丧失、言论封闭、贫富两极分化、腐败恶化、人的生存越来越走向死亡边缘的人文异化)”,是当今知识分子特别是先锋诗人“更加燃眉之急”的任务。他认为,对于政治权力话语的暴力机器的反叛和解构,从写作心理和写作实践上看,都应是“首先去畏”,其次才是“去烦”。
   以舍我其谁的姿态,杨春光以“煽动的形而下学”向这两大禁区发动冲击了。
   杨春光对这两大禁区的话语解构,用得着三个词:坚决。全面。彻底。
   用话语解构两大禁区,杨春光创造了一种他觉得行之有效的以“政治与色情话语”互文错位的写作:
   
   用以政治的严肃性,消解色情的非严肃性;用以色情的非正规性,解构政治的常规秩序性。如此这般,审恶治恶,审丑向善;识善除恶,向善祛丑。政治的从善归恶性,色情的本恶向善性,恰好形成它们之间的制衡机制与平衡性质。政治一般显示阳性,象征男人;色情一般呈现阴性,象征女人,于此阴阳互补,男女结婚,即为文化。
   
   在错位写作上,杨春光作了最全面的探索,进行了最广泛的文本实验:
   
   运用政治与色情错位、互文、拼贴、剪彩、嫁接、挪移、抠象、透视、折射、移植、反讽、幽默、嘲笑、曝光、波普和谐音……谐音和错位及互文是这种写作最关键的两环(或三环)。谐音:比如色贿 =社会、屎界=世界、症痔=政治、妓化=计划、宫油=公有、竞妓=经济、粪斗=奋斗,尸体=诗体,等等。中国每个字词都同中国政治、色情存在着普遍的谐音关系。这种谐音关系在现代话语场中是空前绝后的。用这种谐音的能力和方法来操他妈意识形态和一切上层建筑,是中国话语场的最大造爱运动。……除了政治与色情以外,还可以政治与经济、军事、工业、农业、蔬菜、口语、土话、地方语、中央语、边缘语、内地语、外国语、波普或通俗通称关系等。这种错位写作是解构权力中心话语中的克敌能手。
   
   或许可以说,杨氏如此的诗学解构话语,因其对解构对象的高屋建瓴,对之无限轻蔑、不屑正经交手,而采用的肮脏、丑恶、粗鄙、不讲道理、居高临下的叽嘲、唾弃与抨击,对于暴露权力话语的虚伪、虚假、虚浮、虚滑、虚饰、虚肿等色厉内荏的虚弱本质,是致命的,摧毁性的。
   在当今,弥天大谎早已通行无阻,颠倒是非却大言不惭,指鹿为马更不会脸红,弄虚作假已是轻车熟路,黑白不分则习以为常——真实的谎言,虚饰的美好!在套话谎话黑话
    440
   ●国民公敌“杨春光” 猛犸时代
   屁话遮天覆地为人们司空见惯的情况下,杨春光选择粗话脏话流话痞话入诗,是不是一种 “气得骂娘”的话语选择?是不是表达了当今人民的真实心声?是不是反向式地表达了这个时代的真实情绪?
   杨春光这种粗鄙化的写作,是否是一种对当下假话风行物极必反的文化振救?现在尚无从断言。
   “道在屎溺”,中国古典哲学早有如此说法。杨春光诗学话语的脏、鄙、流、俗、粗,亦可作如是观。
   杨春光肮脏、粗鄙,乃至下流的诗学话语,似乎与正人君子的自以为是的正说言辞、名人教授自鸣得意的卓识高论反其
   道而行!这之中,实有一种挟“道”之理岿然自存!
   这就是说,杨春光的解构诗学,自有他的以下观念作为支撑。杨春光在《对此,我只能说“不”!》这篇论战性的书信中,明白地说出他对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问题的如下思考:
   话语是我们的,我们有话语权力。我们知识分子与众不同的就是这个“特权”——舆论是我们的权力。无论是民主和专制的国度,话语权力都在知识分子手里。只不过是前者国度的知识分子因握有它更具独立品性,而后者国度的知识分子因握有它——其中一少部分坚持独立品格的就倍受磨难……诗人、作家和艺术家因握有艺术话语权力,其对抗制衡权力话语更富有了战略性和魅力性与独立性,其也应是一族更有特别战斗能力的另类先锋部落(知识分子)。我们诗人应是掌握话语权力的知识分子领导者,是更应握有话语权力特别能战斗的先锋者。我们不战斗谁战斗?我们若也全部投降了,这个腐朽权力话语固守的一成不变的形而上世界就会愈加黑暗。
   
   我们看到,杨春光强调了话语权力的精神,是战斗;杨春光也指出了话语权力的路向,是解构!他在其重要论文《诗从语言始,到政治止》中对此作了透彻的阐发——
   
   解构语言必须落实到消解意识形态上,即以在场的形而下语言解构或者颠覆在场的形而上的意识形态结构。这样,以文学语言消解哲学语言;以个体语言消解集团语言;以性爱本体语言消解政治主体语言;以平民粗俗语言消解官方严肃语言;以匪气痞性语言消解英雄历史语言;以当下时尚语言消解历时传统语言;以审丑垃圾语言消解审美俗化语言;以多边不规则性语言消解约定俗成性语言;以百姓日常语言消解权力中心语言……等等。或以边缘解构终极;以多元解构一元;以边界解构中心;以地方解构中央;以外省解构本省;以俗俚解构高雅;以图象解构声音;以叙事解构抒情;以虚构解构结构;以物质解构人本;以异化解构人化;以虚无解构价值;以非义解构意义;以无理解构道理;以感性解构理性;以反思解构思诗;以反诗解构诗志,等等。
    441
   猛犸时代 ●国民公敌“杨春光”
   还同时可采取互文或错位、抠象或挪展及其魔幻、返魅、超现实、现实照录、零度写作、碎片写作、放射、点射、影像、拼贴、新聊斋、移花接木、戏拟反讽、黑色幽默和谐音创合等方法。如此把这些历史文本和当下文本互文、把不严肃性爱话语与严肃性政治及历史等话语错位,并把历史背景抠象成当下故事语境,把一切讲理的语境都挪展、拼贴、戏拟、反讽、谐音创合而为不讲理的写作叙事,进而在这种上下互文的、互章的、互讽的、互刺的、互幽的、互默的、互行的、互动的、互消的、互解的、互抵的、互抗的、互补互换的、互为互助的、互利互惠的和互补互位的语言解构关系中,解构、消解、拆除、破坏、颠覆、重构话语权力,从而在反抗和抵御权力话语的实践中张扬作为文人、作为作者、作为语言本在的这个个人天赋权利——话语权力,并把锋芒直指政治这个中心权力话语的一统天下的霸权话语心脏,以实现语言解
   放的自主自由权利,以使语言革命最终获得将其影响或带动社会的各项改革与革命,为人性的更大解放与自由而铺平一条最基本的话语所有权之路。这才是坚持独立身份的知识分子写作的使命……
   
   对于中国当下的知识精英,还有比这更清晰更到位的表述么?在中国当下的语境中,这一话语权力解构论的提出无疑意义重大!这是有别于居高临下只启他人之蒙的新启蒙;同时,也区别于当下某些理论精英提倡的 “新启蒙”——“自我启蒙”;这是将“自我启蒙”与“启他人之蒙”结合起来的启蒙理想主义 。不过,杨春光以下的说法是否过于乐观了——
   
   我预言,只要中国知识分子和文人,其中不一定是全体——哪怕一少部分的坚定决绝分子决不投降地誓与政治权力话语绝不合作,那么,不出三五年内,中国性爱写作和政治写作两大禁区就双双解禁,那样后现代主义的中国写作就会向更广、更纵深的纬度彻底解放性地大进军,那时中国先锋诗人和前卫艺术家的春天才能真正开始。
   
   但不管如何,杨春光毕竟以他的诗学文本把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发挥得痛快淋漓!
   杨春光毕竟把先锋诗歌当下的战斗性——即犯禁写作与涉险写作,运作到了极至!
   杨春光无疑是中国大陆先锋诗人中唯一蔑视“东方不
   败”的“任我行”!
   他当之无愧地成了中国先锋诗歌继往开来的放闸者与引潮人……
    442
   ●国民公敌“杨春光” 猛犸时代
   中国诗坛大扫荡
   中国大陆的白话诗发展到 90年代,已然是大面积灾变!仿佛没辙没救了。为什么?人们不读它了。只是写诗的人儿在自己把玩,互相抚摸——琐屑无聊的诗歌泡沫掩盖了雄浑壮阔的美学追求!中国诗歌拥挤在世纪之交的出口,吵吵嚷嚷,妇姑勃豁,穷途末路,不可药救。后现代的先锋诗歌写作,或许不定是它的拯救。前些年,小胖子伊沙以此出手鼓捣了一阵子,因其缩手缩脚,收效不大。后现代先锋写作直要杨春光让人可视可读可想可干的书写文本出场了,中国诗歌才有可能回到激荡时代精神拍合社会情绪的轨道上。
   杨春光的诗写作品将满足这个社会的人民情绪之需:在人民对官场腐败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对权力话语失去信心,麻木麻痹的情况下,杨春光的“激情叙事”是最好的清醒剂与解毒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