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春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春光文集]->[●狂 虻:我读杨春光]
杨春光文集
·杨春光简介
《猛犸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
·猛犸时代●目录
第一部:20世纪80年代末
·太阳与人和枪口 (组诗)—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第二部:20世纪90年代初
·皮革外套(八首)
·馈 赠(组诗)
·白色写作(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三首)
·鹰之歌(组诗)
·批 判(组诗)
·这不是我的时代(组诗)
·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组诗)
·墓 园(组诗)
·杀死自己(组诗)
·黑色写作(组诗)—破坏的一代
·塌 陷(组诗)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有关大雁塔(组诗)
·坍 塌(组诗)
·挂和贴和粘和钓和乘的故事(组诗)
·我想登上天安门(组诗)
·中国,我不要你再是打补丁的中国
·红色写作(组诗)
第三部:20世纪90年代末
·猛 犸(组诗)
第四部:21世纪初叶
·这个时代是拒绝杨春光的时代(组诗)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关于有心没心的(组诗)
·梦见猛犸时代(组诗)
·东家房顶上的乌鸦(组诗)
·杨春光这面旗帜(组诗)
·山 鬼(组诗)
·为人民写作(组诗)
·新成语(组诗)
·我坚持屎尿屁的为人民写作(组诗)
·枪毙诗人(组诗)
·人 妖(组诗)
·下半身(组诗)——新新人类畅想曲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用下半身写作(组诗)
·妖魔化的中国(组诗)
·子宫之谜底(组诗)
·中国十大名著(组诗)
·我在包皮里生活(组诗)——兼献给狱中诗人大帝
·后垃圾时代(组诗)
·论工具与原料 (组诗)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我有愚蠢的一天(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组诗)
·猛犸时代(组诗)
·杨春光这堆黑蚂蚁(组诗)
·迎接不锈钢的永久春天(组诗)——为少年巾帼英雄刘荻二十三岁生日而作
·再论后垃圾时代(组诗)
·我有一个梦想(组诗)
·我扛着阴茎走上大街(组诗)
·反饰时代宣言(组诗)
·复 活(组诗)
·僵尸时代(组诗)
·紫阳,你在哪里?(外一首)——悼赵紫阳先生
·中国,你在黑衣行(组诗)
·悼紫阳:鹤西去(外一首)
·红色反思录(组诗)
·中国青春大流血十六周年祭(外一首)
·没有通路的黑森林和山民(诗报告)
·不讲道理的诗歌——空房子主义文本自我写作形式提纲
·杨春光写作年表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附文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钱 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
·●管党生:论杨春光现象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
·●狂 虻:我读杨春光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黄 翔:充血带电杨春光—— 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东海一枭: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槟 郎:“为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
·●何 必:那种野旺的生命力,那种粗砾的光芒
·●晚凉中的杜苇:小感杨春光的诗
·●卢 君:作为诗歌战士的杨春光先生
·●梁山剑客:一切的秩序在经验的破坏中重建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傅正明(瑞典)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狂 虻:我读杨春光

   
   
   
   
   

   读杨春光的诗,可以让你巨痛,也可以让你狂欢;让你从地狱走向天堂,让你淌着血用伤口大笑……
   他的作品是一座座炼狱!
   我不认识杨春光这个人,因为我至今未曾和他谋面,但在精神上,我早已和他神交。
   他的作品由于“太放肆”、“太混蛋”和“太不要脸”,而被视为精神垃圾并从正规报刊中清扫出来,因此你很难在太监脸一样“干干净净”的大报刊上看到他的作品。他的作品被清扫到民间,在民间的小报刊上你会偶尔见到他的粪迹、嗅到他的尿臊。而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个爱拣粪的庄稼汉,也许是臭味相投的原故吧,我专爱拣杨春光拉的屎,几年下来我竟拣了一大堆,扔到田里,我的“庄稼”竟一年比一年旺盛起来,真他妈神了!
   我自编了一册《杨春光诗抄》。选抄这些诗确实费了很大劲儿,全是这几年我瞪着大眼在民办报刊上搜寻出来的。这里面收集了《猛犸》、《鹰之歌》、《劲鹰之歌》、《人类》、《非常事件》、《人在边缘》等和众多别具一格的爱情诗,还有一些关于不讲道理的诗歌和空房子主义的理论文本等,也被收在我的选抄目录中,或者干脆从报刊上直接剪下来收藏。
   读杨春光的诗,如巨雷滚动、如洪水泛滥、如火山喷发、如八极地震、如十级台风、如海啸、如泥石流、如原子弹爆炸……一幅天崩地裂人类大劫难的惨景就摆在你的面前了。它是一种力,一种爆发力,一种破坏力,它将人类精神家园中的各种亭台楼阁和偶像墓碑——全部摧毁、砸烂并一扫而光。然后他站在这一片人类文明的废墟上,看着野草从瓦砾中又油绿地钻出来了,野兔跑来又搭窝了,群鸟飞来又下蛋了……
   在他一边喊着“破坏就是建设”的口号并一边砸碎所有人工东西的同时,他让文明回归了自然!
   他是一个真正用生命写作的诗人。正因为他掏空了自己的脑袋、挣断了锁在身上的各种文化镣烤,他才真正成为了一个用生命写作的诗人。也只有在他砸碎了所有文化建筑后,他才能随心所欲地驱使所有文化碎片听其摆布,也就是听其生命的摆布。对他来说,所有文化都是死的,只有生命是活的,因此他丝毫没有中国文人的那种畏畏缩缩和前怕狼后怕虎的感觉,也没有他们那种矫揉造作,而是用自己的语言发自己的心声,用自己的手拣自己的想要的碎片,码出自己的想码的东西。他用粗野的口语扫光那种当代文学中的油腻腻
   
    437
   猛犸时代 ●我读杨春光
   
   的脂粉气。文字在他手中颠三倒四、新旧混杂,有时旧的被涂上新的色彩、张三被附予李四的嘴脸。这种垃圾般的诗呈现出一幅自文言诗到白话诗从未有过的姿态,显示出汉字又一种光芒万丈的魅力!
   用生命写作也就是用灵魂用写作,用灵魂写作也就是用血肉写作,用血肉写作也就是用生机写作、用生命写作,其实是一回事。灵魂是通过生命而存在的,生命是通过血肉而骚动的。骚动表现为奔跑、叫喊、对现实的参与、对理想的追求、对性欲的焦渴……这一切都是美的,凡是表现生命力的都是美的,包括对性的渴望。杨春光在诗中通过对性欲的描写和宣泄,表现出一种人类勃勃的生命力,一种推动人类发展的雄性伟力。这种力被文明社会遮盖得太久了,一代代的文明诗人们极力回避的禁区被杨春光打破了,撕下了他们羞颜的面纱,砸碎了他们虚伪的面具!他就这样大胆地表现性、渲染性、歌唱性……性欲就是一种光明正大的生命力呵!
   杨春光─—一轮雄性的太阳,阳光携着荷尔蒙在他的诗歌中幅射出生命之光、精神之光,谁接触他的诗歌谁就会被照射、被刺激和被惊醒:你会惊骇为什么生命会通过僵死的文字而发出如此耀眼的光?!你会惊骇古老的汉字怎么会变得如此锃亮而有力?!
   杨春光通过他的一系列反叛文本充实并磨亮了汉诗,使古老的汉诗返老还童而发扬光大,使汉诗在世界面前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种骄傲!
   不管他的政治观点如何,他的诗是一种真正的艺术,一种大艺术,是我们今天各种文化、艺术门类的充电器和加油站,是刺激我们灵感的一束魔针!
   我知道我读到的只不过是杨春光全部作品的九牛之一毛,在自由空气比较舒畅、民主气氛比较宽松的今天,我盼望着杨春光的诗集或《杨春光文集》的早日出版发行,但在这以前我仍会一如既往地在民刊中搜寻、抄录他的优秀作品,以便更深一步地学习和研究。
   我还要强调地告诉大家─—作为文化艺术的精神探险者和所有的同代人们,如果今天不读杨春光,你将会在几十年以后感到遗憾;作为我们这个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如果今天把这样一个文化巨人埋没,那会在百年后感到遗憾;但作为精神巨人的杨春光,不管埋没与否,仍会在百年后崛起!
   
   
    2000年10月1日
   
   
   狂虻:原名张树森,男,1964年生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流派重要诗人之一,出版有专集《沉默与呐喊》。诗学主张是:只有掏空脑袋破坏了一切,我们才有希望建立一切。通联:072650/河北定兴天宫寺乡铺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