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春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春光文集]->[●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
杨春光文集
·杨春光简介
《猛犸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
·猛犸时代●目录
第一部:20世纪80年代末
·太阳与人和枪口 (组诗)—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第二部:20世纪90年代初
·皮革外套(八首)
·馈 赠(组诗)
·白色写作(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三首)
·鹰之歌(组诗)
·批 判(组诗)
·这不是我的时代(组诗)
·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组诗)
·墓 园(组诗)
·杀死自己(组诗)
·黑色写作(组诗)—破坏的一代
·塌 陷(组诗)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有关大雁塔(组诗)
·坍 塌(组诗)
·挂和贴和粘和钓和乘的故事(组诗)
·我想登上天安门(组诗)
·中国,我不要你再是打补丁的中国
·红色写作(组诗)
第三部:20世纪90年代末
·猛 犸(组诗)
第四部:21世纪初叶
·这个时代是拒绝杨春光的时代(组诗)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关于有心没心的(组诗)
·梦见猛犸时代(组诗)
·东家房顶上的乌鸦(组诗)
·杨春光这面旗帜(组诗)
·山 鬼(组诗)
·为人民写作(组诗)
·新成语(组诗)
·我坚持屎尿屁的为人民写作(组诗)
·枪毙诗人(组诗)
·人 妖(组诗)
·下半身(组诗)——新新人类畅想曲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用下半身写作(组诗)
·妖魔化的中国(组诗)
·子宫之谜底(组诗)
·中国十大名著(组诗)
·我在包皮里生活(组诗)——兼献给狱中诗人大帝
·后垃圾时代(组诗)
·论工具与原料 (组诗)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我有愚蠢的一天(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组诗)
·猛犸时代(组诗)
·杨春光这堆黑蚂蚁(组诗)
·迎接不锈钢的永久春天(组诗)——为少年巾帼英雄刘荻二十三岁生日而作
·再论后垃圾时代(组诗)
·我有一个梦想(组诗)
·我扛着阴茎走上大街(组诗)
·反饰时代宣言(组诗)
·复 活(组诗)
·僵尸时代(组诗)
·紫阳,你在哪里?(外一首)——悼赵紫阳先生
·中国,你在黑衣行(组诗)
·悼紫阳:鹤西去(外一首)
·红色反思录(组诗)
·中国青春大流血十六周年祭(外一首)
·没有通路的黑森林和山民(诗报告)
·不讲道理的诗歌——空房子主义文本自我写作形式提纲
·杨春光写作年表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附文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钱 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
·●管党生:论杨春光现象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
·●狂 虻:我读杨春光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黄 翔:充血带电杨春光—— 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东海一枭: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槟 郎:“为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
·●何 必:那种野旺的生命力,那种粗砾的光芒
·●晚凉中的杜苇:小感杨春光的诗
·●卢 君:作为诗歌战士的杨春光先生
·●梁山剑客:一切的秩序在经验的破坏中重建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傅正明(瑞典)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我与杨春光未曾谋面,十多年来只通过两三回信,一南一北相隔几千里,委实了解不多,所知甚少。此次他寄来他诗歌十卷本中的代表卷《猛犸时代》,希望我说几句话。在这非诗时代,尤其是世纪末先锋诗歌内部狼烟四起、纷争未了,我的舌头经历了一场风雪,变得麻木僵硬起来,能说清楚吗?
   狼人曾总结杨春光十种诗写向度,其范围之广,堪称中国后现代诗一道风景。在此之前,有“非非”们做过多种文本实验,但后来或者停停打打,或者改道他途,真正后续的没剩几人。杨春光不仅坚持了下来,而且以其“空房子”番号,大有把这场解诗学革命进行到底之势。为生存计,采取策略性活法,无可指摘,但死心塌地专做诗歌这件事,是不是需要更大的勇气呢?
   “皮革”系列用隐喻方式直指强权暴力、生存悖谬及对人性的伐害,用心良苦,在初始阶段就达到一定高度;“挂贴粘钓乘”,则恣肆到把各类历史风流人物放逐到祭台上狠毒地进行“杀后奸尸”,令人毛骨悚然;“红色餐巾”,高扬着斑斑“血腥”,鼓倡人们对现实介入,与当下普遍逃离的怯弱,形成强烈反差;《为人民写作》中的“屎人沙滩”、“路德经”,则采用大量谐音,从能指层面戏谑性地实施意义消解。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自我标榜的新语体极尽反讽,淋漓得流里流气。情诗的“原真”,如放大毛孔,纤毫毕现,大有曝光过度之嫌?其他“新成语”、“难字经”、“新聊斋”和“寓言体”等等,亦处心积虑地在解诗学上各露芒剌。
   十年来,杨春光以他旮旯口语,反复地(其间不乏重复)、大面积地进行引爆。所触之处,针对大一统超稳定架构、强权政治、权威经典、强势话语做末日审判,对标准、范型、模式“一竿子插到底”巅复。利用大量剥离、拆卸、错位手段,实施一次次价值颠倒和文本戏耍。支撑这种解诗学的野心和原则,用他原话说,一是“诗歌就是不讲道理”,甚至极端到“诗就是混蛋”(如其诗题“写诗凭什么不能随随便便就像拉屎撒尿或者放屁”);二是决绝地贯彻“破坏就是建设”的写作原则,在此勃勃野心和蠢蠢欲望驱动下,顺势再推出“十反”方法。

   由“不讲道理”的诗学主张和“破坏就是建设”的诗写原则及“十反”的诗歌方法这三件“法宝”武装到牙齿的杨春光便成了穷凶极恶的痞子诗人。从卡通片闯出来的独角兽,
   
    432
   ●猛犸穿越裤裆出轨 猛犸时代
   
   如入无人之境,左冲右突,肆无忌惮。只要看一看塞满文本间的这些语词:鸡巴、臭蛋、烂柿子、裤裆、操、臊、屎尿、酱缸、苍蝇、蛆虫、蛔虫、肥猪和野驴……以及这样的形象:“我举着睾丸走过广场”、“把腰间的子宫拿来煮熟”、“红嘴唇像一架肛门”、“我索性把尿顺着裤角往地上流”,等等,你就知道他的嚎叫达到一种怎样“下流”的程度了。想必受众们没有不恶心拒读,且提出抗议的。的确,没有一丝遮羞布,百分之百丑行裸裎和“原型”照录,彻头彻尾价值错位、超常扭曲,连同“无逻辑”运作,造就了大陆后现代又一另类“呕吐”现象。
   这些龌龊、毛毛虫般语汇的有碍眼洁的语词,可以聚焦为一个中心词─— “裤裆”。裤裆反复出现几十次,成为凹凸文本中最敏感的勃起部。我是宁可把它视为一种提示一种征候一种楔子的,即通过它,作者抓住人生理最见不得人的隐私处,突入所要巅复的对象。杨春光乐此不疲地利用这一武器,“几十年来我们善用的武器就是生殖机关/我们用它做成冲锋枪,或者一条蛇/有时只是一团棉花/”。这在某种意义上,其玩弄“裤裆”就是玩弄一种道具,一种强大的武器。但利用“裤裆”的巅复,只是性巅复的一个缺口。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性”的处女地带后面,犹有一望无际的古老土壤,正待全面“翻耕”呢。
   重要的主题词还在于“猛犸”意象。远古时期的哺乳动物,现在只剩化石考迹,体被棕色长毛,门齿大幅度弯曲向上,不合时宜的“毛象”,挺进在当下语境中多么怪诞唐突。作者的用意不明而喻。在我看来,它是作为一种复杂代码和象征:华夏古老文化的遗传密码,在千年“龙种”身上隐约着万千辉煌,又同时闪烁着种种“背时”,乃至涉及到─—世界性精神图景的可能。此类文化精神怪物的强行突入,即使被拒绝被销蚀,它的生前和后世,被主体情智所塑造的“幻象”,业已“长”成一种精神求索,它依然我行我素,遗世独立,既流延着生存对抗中无奈消逝的轨迹,又汹涌着未来新新人类的吐息。很自然教我想起五四时期的凤凰涅槃,─—对一种时代精神的吁求和呼唤。所不同的是,凤凰涅槃绝对是单纯姣美统一的景观,而“猛犸”则充塞着互否式的“混血杂交”。
   正是这头“猛犸”,在邋遢“裤裆”语境中,来回穿梭,呲牙裂嘴,头脚并用,飞沙走石般操演大陆后现代诗的最具争议的“出轨”。这不是一般的出轨,而是造成整列价值、美学和文化的轰毁,以至人仰马翻的全军复没!歇斯底里嗥叫。丧心病狂。发疯。砸烂。横扫一切。如此这般,不由又使我心存犹疑,大批大批排炮背后,潜意识深处,是否蜇伏着当年红卫兵难忘的造反“情结”,同时梦幻游弋着唐•诘诃德的阴魂?
   较之另一位纷纷扬扬的伊沙,杨春光可能更猖狂、更勇鸷和更强悍,因此也更加浩荡和混乱。如果说伊沙是大陆后现代诗写作的一种鲜明的短平快,那么杨春光则是解构诗学中长距离作业的潜工兵,远未被人们所认识。他涉及到的众多实验语境,有许多文本连民刊也难发表。渴望他在走出草莽之后,将获得更多关注目光。
   中国先锋文学的批评前哨,目前正聚结在“70年代”餐桌旁,为“新潮”菜谱和“美女”菜单争得面红耳赤,他们在此实在有必要回过身来,在被小说密林遮掩的地方应回过头来审视一下被遗弃的“红罂罂”,只要稍稍接触一下这类文本,就会感叹最具变革因素的文本,依然以诗的言说方式存在着,并流散在民间深处。
   
    433
   猛犸时代 ●猛犸穿越裤裆出轨
   
   中国诗坛能否出现中国式的金斯伯格,这不是本篇短文所能探讨和承担的。它取决于吾国国情的特殊进程。但从“猛犸”的狂嚣中,我们分明听到《嚎叫》的音量,并从中感爱到本土音质的大地震的爆发。
   在公众知解力普遍匮缺,审丑、否定美学和后现代基本知识尚在“萌芽”之中,杨春光的惊世骇俗肯定会被时代拒绝、会被主流酷毙的。天才与疯子就在咫尺之间,当第一脚跨出去并准备一去不返时,苦难和悲剧便预置了劫数。这是任何极端叛逆者都无可逃避的必须认领的宿命。
   杨春光大量隐匿性文本,随着时代和公众语境逐渐敞开,我相信其留下的超前“见证”,将是后现代版图上的一次铤而走险的标高。但现在,他只能在夹缝中等待。
   基本肯定之后,我与杨春光的主要分歧(也是我诗学的一个基本点)是:虽然文化的解构是必需的,也是现代性进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但解构的东西并不一定就等同于诗的。故破坏,有时仅仅是破坏而已。在非诗的钢丝上游走,是极具刺激与冒险的,但一切还须诗性的检验。
   最后,我还想借用并改动一下他的两句诗作为本文结束:
   他污染的也许是人类的天空
   但肥沃的可能是人类的大地
   前提是,我们必须更换一种阅读视域(观念)。
   
   
   2000年4月8日。
   
   
     【作者简介】专司现代诗研究,发表论文100多篇,现在某高校任教。90年代以来出版专著5部:1、《现代诗创作探微》,27万字,海峡文艺出版社91年版;2、《诗的哗变——大陆第三代诗面面观》,20万字,厦门鹭江出版社94年版;3、《中国朦胧诗人论》,15万字江苏文艺社96年版;4、《从投射到拼贴——台湾诗歌艺术(六十种)》,34万字,漓江出版社97年;5、《扇形的展开──中国现代诗学谫论》,30万字,浙江文艺社2000年版。现通联:361002/厦门鼓浪屿中华路13号/或工作单位:厦门职工大学中文系(斗西路北段)/电话:0592—2063762(宅)、2021998(办)/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