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春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春光文集]->[●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杨春光文集
·杨春光简介
《猛犸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
·猛犸时代●目录
第一部:20世纪80年代末
·太阳与人和枪口 (组诗)—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第二部:20世纪90年代初
·皮革外套(八首)
·馈 赠(组诗)
·白色写作(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三首)
·鹰之歌(组诗)
·批 判(组诗)
·这不是我的时代(组诗)
·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组诗)
·墓 园(组诗)
·杀死自己(组诗)
·黑色写作(组诗)—破坏的一代
·塌 陷(组诗)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有关大雁塔(组诗)
·坍 塌(组诗)
·挂和贴和粘和钓和乘的故事(组诗)
·我想登上天安门(组诗)
·中国,我不要你再是打补丁的中国
·红色写作(组诗)
第三部:20世纪90年代末
·猛 犸(组诗)
第四部:21世纪初叶
·这个时代是拒绝杨春光的时代(组诗)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关于有心没心的(组诗)
·梦见猛犸时代(组诗)
·东家房顶上的乌鸦(组诗)
·杨春光这面旗帜(组诗)
·山 鬼(组诗)
·为人民写作(组诗)
·新成语(组诗)
·我坚持屎尿屁的为人民写作(组诗)
·枪毙诗人(组诗)
·人 妖(组诗)
·下半身(组诗)——新新人类畅想曲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用下半身写作(组诗)
·妖魔化的中国(组诗)
·子宫之谜底(组诗)
·中国十大名著(组诗)
·我在包皮里生活(组诗)——兼献给狱中诗人大帝
·后垃圾时代(组诗)
·论工具与原料 (组诗)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我有愚蠢的一天(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组诗)
·猛犸时代(组诗)
·杨春光这堆黑蚂蚁(组诗)
·迎接不锈钢的永久春天(组诗)——为少年巾帼英雄刘荻二十三岁生日而作
·再论后垃圾时代(组诗)
·我有一个梦想(组诗)
·我扛着阴茎走上大街(组诗)
·反饰时代宣言(组诗)
·复 活(组诗)
·僵尸时代(组诗)
·紫阳,你在哪里?(外一首)——悼赵紫阳先生
·中国,你在黑衣行(组诗)
·悼紫阳:鹤西去(外一首)
·红色反思录(组诗)
·中国青春大流血十六周年祭(外一首)
·没有通路的黑森林和山民(诗报告)
·不讲道理的诗歌——空房子主义文本自我写作形式提纲
·杨春光写作年表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附文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钱 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
·●管党生:论杨春光现象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
·●狂 虻:我读杨春光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黄 翔:充血带电杨春光—— 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东海一枭: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槟 郎:“为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
·●何 必:那种野旺的生命力,那种粗砾的光芒
·●晚凉中的杜苇:小感杨春光的诗
·●卢 君:作为诗歌战士的杨春光先生
·●梁山剑客:一切的秩序在经验的破坏中重建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傅正明(瑞典)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时间的牙齿咬住了今天,也咬住了一个人,然后它很快放开,给人们留下了或深或浅的齿痕。今天,就是我们这个贫血的时代;这个人,就是在当代中国引起沸沸扬扬争议的─—杨春光。而事实上杨春光作为一个文本性的写作者和先锋观念的倡导者,其实是一个十分孤独的,并不能够为人们真正理解的诗人。他是一口黄铜制作的大钟,任何带着偏见的钟槌如果要触碰它,总会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声音。他那种先天带有理想与激情气质的、神经质的不乏苦闷的艺术行为,多少对别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杨春光是中国当代继周伦佑之后又一位激烈的反文化、反价值的解构主义者,但可惜的是他的文本一直不太被人所珍视,甚至在许多时候遭到的是被排斥和拒绝的命运。恰恰是,从杨春光大量的诗歌文本和诗学主张中,我有幸通过阅读能够粗浅地进入了它或他─—即发现了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但艺术在任何时候都比艺术家更伟大。
   谈论反抗权威话语和以独特的非文本方式来表现自己的个性已成为当下诗坛的一道风景。那种粗俗的炫耀、招摇且不乏人为制造的受关注方式实在令人大倒口胃了,不过中国诗坛特有的思维/认识惯性与惰性恰恰是要反应良好的胃口才能去消化这些并不良好的东西。我想在此先声明一点的就是,尽管本文副标题冠之为《论杨春光》,但本人并不准备有意去给一个诗人立传,我想说诗人立传是一件很无聊且很庸俗的事。对于文化专制和商业语境的消费话语扩张下的触目惊心的事实来说,我认为一个诗人首先应该承担起艺术上的先锋责任而不是其他。
   杨春光就是这样一位少有的前卫观念/行为先行者。
   “我写诗就是不讲道理,讲道理的诗均属臭诗或根本不是诗歌。诗歌怎么可以讲道理呢?诗人面对虚无的生命怎么可以讲道理呢?人这东西生下来就是没道理的一块肉乎乎的毛病,而由人写出来的诗其实就是这块毛病的本体。”杨春光这样说,且越说越“离谱”,“诗就是混蛋!”这对别人来说是瞠目结舌的,因为人们习惯了听大师或巨匠对诗的美的、神圣的肯定,习惯了荷尔德林、里尔克和海德格尔对诗的溢美之词,杨春光这样充满极端和匪气的言论确是令人吃了一惊。事实上,这样说出将意味着杨春光在诗学观点上首先和形而上诗学系统的一整套话语的义无返顾的决裂。这种带有先验的认识对别人来说是很刺

    417
   猛犸时代 ●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
   耳的,甚至容易引起传统诗人们的反感和愤怒。安德烈•布雷顿说:“美总是震撼人心的,否则什么都不是。”当杨春光以自己的文本来印证这一点时,引起诗坛的只是冷漠和沉默或些微的呻吟。这种局面对杨春光本人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但惰性和惯性已经麻木了诗人和批评家们,他们有的是自己的事做,即使当狼人撰文大呼杨春光是这个时代少有的天才诗人的时候,人们的反应似乎更冷淡了,这回连呻吟都没有。归根结底总结一句:杨春光是─—异端。这对于正统的、沿袭既有价值规范的写作者来说,杨春光的出现几乎是不能容忍的。
   接下来的问题便是造成这种不能容忍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或者说杨春光是以什么样的诗学主张和文本来如此地吸引着我对他投以强烈地关注呢?我以为主要是他的一贯的彻底的带有革命性质的虚无主义精神。这种精神在文本操作上就是破坏了什么则等于建设了什么。对于这个时代,杨春光的出现意味着以他为首的一批写作者要在近乎虚无的基础上建设出全新的精神意义和文化文明。在此,杨春光作为先锋观念的文本实践的先行者,他秉持的就是毫不妥协的、处于边缘形态的知识分子立场和真正的人文关怀,并且在这种以解构/建构为目的并秉持知识分子的立场和态度上而建立起来的向度就是:以此“才能……建立全新的血淋淋的干预现实生活的前卫精英文学;才能在这种以审丑代替审美的全面决裂于传统价值观念上建立全新的黑洞诗歌作品;才能在这种寻找最大空白的白色的纸上写出更红色的写作并于此建立全新的有色盲点;才能在这种碎片时代的一次性消费文化上建立超时代的永久完整的全新的消费文化形式;才能在这种新的抽象和理性死亡上建立全新的具象和理性的永远富有青春活力的本体的生命体验;才能在这种新的经验与丰富的荒诞上建立全新的魔幻而真实的、具有本民族特色的后寓言诗体;才能在这种多元化的文化格局中独立地为自己民族国家的整体利益的尊严和捍卫个人灵魂的完整性而去抒发贴近生活原型的无距离无遮蔽地直接歌唱;才能在这种国际上处于第三世界文化边缘和国内转型期的消费文化边缘之中去进入一个无主体的个体时代并在终极临界的困境线上顶住压力寻找全新的自身声音或话语表达范围。”(杨春光:《不讲道理的诗歌》)我在此不惜篇幅大量引用杨春光的观点,或许有人要提出怕累坏了眼睛的吧?但是且慢,有一点须注意,杨春光在善于使用“新”或“全新”等词时,实际上他首先就提出了一种新的(杨春光惯用词)解构主义诗歌假想,恰恰是这种假想诗被以杨春光为首的一批人所要印证,尽管这批人目前少而又少且模糊不清。但他彻底颠覆和消解了既有的一切诗歌价值、美学、话语和道德等规范的立场,这却是清晰可见的。在技术上和观念上,他提出以新的解构代替(而且本来就是)新的结构、以新的否定代替新的肯定……顺理推之,新的审丑就是新的审美、新的空白就是新的充实、新的碎片就是新的完整、新的死亡就是新的诞生、新的具象就是新的抽象、新的魔幻就是新的真实、新的客体就是新的原型、新的边缘就是新的中心、新的白色就是新的红色、新的盲点就是新的方向、新的空格就是新的内容、新的反抒情就是新的抒情、新的反神话就是新的神话、新的无遮蔽就是新的贴近、新的疏离就是新的介入、新的黑洞就是新的创造、新的不讲道理就是新的讲道理、新的无逻辑就是新的
    418
   ●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 猛犸时代
   规律等。总之,他要以这全“新”的“新”在中国进行一场彻底的具有中国本土气质的后现代诗歌革命。
   就我个人目前所掌握的杨春光的文本中,基本可分为十个探索(或实验)形式,其理论主张和写作向度是:
     一、新解构主义诗体(以完全无逻辑的新解构方式进行一场彻底的中国后现代诗歌革命),如大型组诗《猛犸》,其几乎构成了具有本土性的后现代主义诗歌写作的经典。
   二、精英写作(以知识分子的立场和态度,以最前卫的写作形式血淋淋地干预现实),如优秀的让我一贯津津乐道的组诗《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其那种尸体的腐臭气息令人触目惊心。
   三、黑色写作(以全新的幽默和反讽等审丑形式切入现实的黑洞之中并感受自由的快感),如组诗《黑色写作》等。这与《白色写作》实验相互呼应。
   四、白色写作(以全新的空白来创造最内在化的最高真实的各种有色盲点),如组诗《白色写作》等。
   五、碎片写作(以全新的碎片制造超时代的永久性完整形式),如组诗《碎片写作》等。
   六、新死亡爱情诗体(让我以前的一切爱情诗……表达方式全部死亡并重新诞生),如组诗《鬼男》、《新羔羊礼颂》和《出卖和叛变以及自首》等。杨春光的爱情诗在中国目前只有他自己这样一种风格,即大胆地启用原型写作,而且表达相当新鲜,独树一帜。
   七、新浪漫主义爱情诗体(以全部的具象消灭以往的抽象抒情方式并创造全新的浪漫主义爱情诗体),如组诗《玻璃皮靴和透明兔子的羽绒衣》和《珍珠耳链儿的革命和垂腰的辮子以及春光求败》等。这是杨春光独步于天下爱情诗的一个重要分支,在当代诗坛具有重要意义,即他使空前覆灭的浪漫主义诗风再一次复活了。
   八、新寓言诗体(这将是最魔幻而又最真实的诗体),如优秀的《有关大雁塔(组诗)》和令人称奇的《女狼后传(组诗)》。这种文本的出现会使人不仅惊奇,而且愤怒。
   九、新叙述诗体(以完全的客体化的直觉追述方式无遮蔽地直抒现代生活的原型),如大型组诗《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和《挂和贴和粘和钩和乘的故事》等。这种写作以惊世骇俗的能量爆炸在当代诗坛的上空轰响着。
   十、新边缘写作(以完全疏离消费文化中心的终极思想进行个性边缘人的写作),如组诗《墓园》和《坍塌》及《塌陷》等,其让人从心灵里感到一种疼痛和对生与死的思考。
   以上十种向度的实验性写作部分地实现了先前杨春光在诗学上的假想,具体到文本的操作中,杨春光给出一整套创作原则,即著名的“十反”:反语言、反语义、反逻辑、反修辞、反理性、反抒情、反感觉、反意象、反文化、反传统。在这十反中,反文化是作为杨春光整个诗学主张和实践的核心思想,并且反文化思想构成了杨春光整个新的解构主义诗学系统的主要依据和目的。
   这个基于破坏即建设的诗学思想,是杨春光对整个当下诗学的十分重要的贡献。杨春
    419
   猛犸时代 ●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
   光无不沉重地说:“在这个不是诗歌的时代,我们唯有以不讲道理的诗歌的存在才能存在。特别面对这个媚俗的消费过渡时代,诗歌不可能充分握有消费文化中心的权力话语……诗歌对于自身存在的选择只能不讲道理,只能是反抗─—破坏─—这就是建设。唯有这种不讲道理的诗歌才能让这个时代或下一个时代给证出我们少数人是对的真理性。”(摘自同上)
   精髓之致!!!
   我面对杨春光的文本,必须像张承志那样学会或重新寻找一种方法论,而不能陷于以往任何一种文本批评模式。在此,我必须要求自己,我尽管以一个参与写作的人来完成,尽管这是一种预先的理论设定下的假想,但我宁愿被事先设定。张承志为写“哲合忍耶”而成为一名“哲合忍耶”,我必须为了认识杨春光的文本而使自己成为杨春光。
   或许我个人所掌握一些诗歌文本不足以代表杨春光先锋性写作的整体状况。这是后话。其实,最早(又是一个无聊的猜测)也最适时地显示出杨春光写作上的解构主义倾向的,应当首推组诗《皮革外套》(包括《皮鞋》、《皮革的声音》、《皮革没有燃烧的外套》、《外套之间》、《皮革仍在行动》、《把皮革做成刀鞘》、《这是一张巨大的皮革》和具有提示意义的《预谋》共八首)。这是一个无法使人不动容的先锋性写作文本。它最初作于1991年(那时正值他在狱中写作的),直至今日,我宁愿把这个文本当成一个在沉默之维中发生的事件。这样一个事件仿佛是某种必然的、极端的和无法表达的在压抑中言说出的某种人的(人性的和人道的)生存境遇的焦虑和承受。“窗口的外面总有一副高统靴”……这样的现实生存境况对诗人的“思想的过程”构成了一种显在/潜在的威胁,它使诗人在一种思想的过程中遇到了干预和阻隔,他作为诗人只能艰难地将这个事件一次次表达出来。在此,皮革和外套掩盖着一种权力/暴力。这种貌似给人以保护的东西寓示着它们作为国家权力/暴力机器的存在。诗人在这组诗中反讽着这种生存/生活,我们在将某些杂质过滤后就可以这样倾听了,“不过我在一片被屠宰的声音当中/还是辨认出那些脱离皮毛的肉体的皮革。”我们还将这样辨认到其本质的东西:“这些皮革不再与血液贯通/皮革的声音最终制成外套/无论对于火鸡、鸽子还是山羊/我热爱的皮革已经死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