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春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春光文集]->[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杨春光文集
·杨春光简介
《猛犸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
·猛犸时代●目录
第一部:20世纪80年代末
·太阳与人和枪口 (组诗)—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第二部:20世纪90年代初
·皮革外套(八首)
·馈 赠(组诗)
·白色写作(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三首)
·鹰之歌(组诗)
·批 判(组诗)
·这不是我的时代(组诗)
·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组诗)
·墓 园(组诗)
·杀死自己(组诗)
·黑色写作(组诗)—破坏的一代
·塌 陷(组诗)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有关大雁塔(组诗)
·坍 塌(组诗)
·挂和贴和粘和钓和乘的故事(组诗)
·我想登上天安门(组诗)
·中国,我不要你再是打补丁的中国
·红色写作(组诗)
第三部:20世纪90年代末
·猛 犸(组诗)
第四部:21世纪初叶
·这个时代是拒绝杨春光的时代(组诗)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关于有心没心的(组诗)
·梦见猛犸时代(组诗)
·东家房顶上的乌鸦(组诗)
·杨春光这面旗帜(组诗)
·山 鬼(组诗)
·为人民写作(组诗)
·新成语(组诗)
·我坚持屎尿屁的为人民写作(组诗)
·枪毙诗人(组诗)
·人 妖(组诗)
·下半身(组诗)——新新人类畅想曲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用下半身写作(组诗)
·妖魔化的中国(组诗)
·子宫之谜底(组诗)
·中国十大名著(组诗)
·我在包皮里生活(组诗)——兼献给狱中诗人大帝
·后垃圾时代(组诗)
·论工具与原料 (组诗)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我有愚蠢的一天(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组诗)
·猛犸时代(组诗)
·杨春光这堆黑蚂蚁(组诗)
·迎接不锈钢的永久春天(组诗)——为少年巾帼英雄刘荻二十三岁生日而作
·再论后垃圾时代(组诗)
·我有一个梦想(组诗)
·我扛着阴茎走上大街(组诗)
·反饰时代宣言(组诗)
·复 活(组诗)
·僵尸时代(组诗)
·紫阳,你在哪里?(外一首)——悼赵紫阳先生
·中国,你在黑衣行(组诗)
·悼紫阳:鹤西去(外一首)
·红色反思录(组诗)
·中国青春大流血十六周年祭(外一首)
·没有通路的黑森林和山民(诗报告)
·不讲道理的诗歌——空房子主义文本自我写作形式提纲
·杨春光写作年表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附文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钱 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
·●管党生:论杨春光现象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
·●狂 虻:我读杨春光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黄 翔:充血带电杨春光—— 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东海一枭: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槟 郎:“为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
·●何 必:那种野旺的生命力,那种粗砾的光芒
·●晚凉中的杜苇:小感杨春光的诗
·●卢 君:作为诗歌战士的杨春光先生
·●梁山剑客:一切的秩序在经验的破坏中重建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傅正明(瑞典)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回忆儿时的游戏

   

   我把我的手放进裤裆里
   做起儿时的游戏
   
   小时候与小朋友玩家家
   也很出奇地把自己的龟头拿出来
   放在小女友的手上,让她看
   那时它是突然抬头的小鸟,硬硬地
   小女友很怜爱它,但又无奈
   就安慰地把它放进我的裤裆里
   说这是玩家家,做不了真夫妻
   
   这件事我一辈子也不会当人讲
   那个女孩叫小红,也不知道现在哪儿?
   
   如今我早已告别了童年,看孩子们玩的游戏
   不是警察捉小偷,就是夫妻双双把家还
   一点羞耻也没有。听说小学生也能生小孩了
   
   看着他们,回忆自己
   我并不后悔我童年的无聊
   但我时常后悔我现在的无奈
   正由于我长期的写作职业
   使我龟头的反映还没有儿时的灵敏
   有时即使碰上美妇,也会临事不举
   在许多关键时刻的“鸟儿问答”
   
    307
   猛犸时代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
   
   却不能挺起枪杆子“重上井冈山”
   所以我真恨自己:你这鸟儿——
   招安,招安,招甚鸟安?!
   
   

倒悬自己

   
   我把自己倒悬在天空上
   就像倒立的太阳看着这个世界
   
   如此才使我看见:除了飞禽
   所有走兽都颠倒了
   包括人这个走兽,更加颠倒
   人人形同下半身,看不见有脑袋
   全国上下只长着太阳这一个脑袋
   人人站着说话,也腰疼
   因为我似乎看见每个人的生殖器
   不是房门紧闭,就是耷拉着无精打彩的“头”
   这样下去,人们撒的尿
   人们拉的屎,反倒只会灌饱了自己
   
   我看这样的人类
   他们从屁眼里直接喂“脑袋”
   一天到晚除了脱裤子,就是穿裤子
   然后行色匆匆,连钩心斗角也不会了
   全是钩裆斗脚,或者是有屁眼没嘴唇
   人们图的是屙尿自由
   而从不图什么言论自由
   人们只图下半身自己好受
   而不再图什么上半身是人还是兽?
   
   我把自己这样倒悬在天空上
   长期倒悬自己
   也把我这样一个有如此思想的人
   最终倒悬成一具没人理会的鬼尸。
   
    308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 猛犸时代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
   我找到了一叠厚厚的乌鸦群
   它们已成了新城市的碎片
   在城市的过道里,被认为给城市抹黑
   它们由此无家可归。即使回到乡村
   说是站在猪身上,也比猪黑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
   我找到了一打厚厚的牛马窝
   它们已成了新城市的障碍
   在城市的工厂区,被勒令回家下岗
   可一旦回家就如坐牢守老婆的逼
   好逼都被有钱有势的人承包去了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
   我翻来翻去翻得自己一身梅毒……
   
   
            2001年8月19日于盘锦终极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