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春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春光文集]->[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杨春光文集
·杨春光简介
《猛犸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
·猛犸时代●目录
第一部:20世纪80年代末
·太阳与人和枪口 (组诗)—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第二部:20世纪90年代初
·皮革外套(八首)
·馈 赠(组诗)
·白色写作(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三首)
·鹰之歌(组诗)
·批 判(组诗)
·这不是我的时代(组诗)
·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组诗)
·墓 园(组诗)
·杀死自己(组诗)
·黑色写作(组诗)—破坏的一代
·塌 陷(组诗)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有关大雁塔(组诗)
·坍 塌(组诗)
·挂和贴和粘和钓和乘的故事(组诗)
·我想登上天安门(组诗)
·中国,我不要你再是打补丁的中国
·红色写作(组诗)
第三部:20世纪90年代末
·猛 犸(组诗)
第四部:21世纪初叶
·这个时代是拒绝杨春光的时代(组诗)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关于有心没心的(组诗)
·梦见猛犸时代(组诗)
·东家房顶上的乌鸦(组诗)
·杨春光这面旗帜(组诗)
·山 鬼(组诗)
·为人民写作(组诗)
·新成语(组诗)
·我坚持屎尿屁的为人民写作(组诗)
·枪毙诗人(组诗)
·人 妖(组诗)
·下半身(组诗)——新新人类畅想曲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用下半身写作(组诗)
·妖魔化的中国(组诗)
·子宫之谜底(组诗)
·中国十大名著(组诗)
·我在包皮里生活(组诗)——兼献给狱中诗人大帝
·后垃圾时代(组诗)
·论工具与原料 (组诗)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我有愚蠢的一天(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组诗)
·猛犸时代(组诗)
·杨春光这堆黑蚂蚁(组诗)
·迎接不锈钢的永久春天(组诗)——为少年巾帼英雄刘荻二十三岁生日而作
·再论后垃圾时代(组诗)
·我有一个梦想(组诗)
·我扛着阴茎走上大街(组诗)
·反饰时代宣言(组诗)
·复 活(组诗)
·僵尸时代(组诗)
·紫阳,你在哪里?(外一首)——悼赵紫阳先生
·中国,你在黑衣行(组诗)
·悼紫阳:鹤西去(外一首)
·红色反思录(组诗)
·中国青春大流血十六周年祭(外一首)
·没有通路的黑森林和山民(诗报告)
·不讲道理的诗歌——空房子主义文本自我写作形式提纲
·杨春光写作年表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附文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钱 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
·●管党生:论杨春光现象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
·●狂 虻:我读杨春光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黄 翔:充血带电杨春光—— 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东海一枭: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槟 郎:“为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
·●何 必:那种野旺的生命力,那种粗砾的光芒
·●晚凉中的杜苇:小感杨春光的诗
·●卢 君:作为诗歌战士的杨春光先生
·●梁山剑客:一切的秩序在经验的破坏中重建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傅正明(瑞典)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拆(上层的)干扰机和搅拌机


——致阿博

   
   拆(上层的)干扰机和搅拌机
   卸掉(上层的)干扰机和搅拌机
   卸掉这种报废了的水泥和砖瓦
   拆除干扰机一样的高楼大厦
   拆除搅拌机一样的万丈深渊的根基
   拔掉顶天立地式的大牙
   拔掉铺天盖地样的大钉子
   摧毁这种语法建构的旧基础和旧水桶
   摧毁这样的话语范畴和在这个范畴内的粪坑
   颠覆由几个臭鸡蛋排列成长起来的最高建筑物
   颠覆用一个人的头顶肩负起来的侃大山
   烧毁用几个驴粪蛋子滚出来的臊气烘烘的天空
   焚毁你的以二三斤炸药就能填满的唇坑
   
   拆你干扰机和搅拌机吧
   毁你干扰的超声速的十二分贝
   摧毁你的手指和那一钱不到的耳屎
   颠覆你的洗脸用具的一条毛毛虫
   消灭你屁股眼里的五十一节车厢
   炸掉你的嘴和你嘴里的秩序
   
   这时的干扰机和搅拌机
   突然痛失自首、哭嗥弥天
   它们已从最高的楼上摔下来了
   摔得粉身碎骨,摔得我至今的心里还在发疼……
   
    277
   猛犸时代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
   
   

拆开国家的屁股

   
   拆开国家的屁股
   拆开毛哄哄的国家的屁股
   漏出稀屎
   漏出国家的法西斯
   漏出阿道夫——希特勒
   漏出墨索里尼和东条英机
   漏出战犯的大肠头儿和他们的
   小肠换气的最后一口气
   拆死他们的肥肠
   拆死依附在他们身上的蛔虫
   以及他们身下正在旺盛生长着的蛆虫
   
   拆开了国家的屁股
   就拆开了国家的爪牙
   就可看见国家的爪牙正在人们的屁股眼儿里
   往处爬
   爬进厕所
   爬到厕所的墙上去
   它们正在抗药物
   它们依靠着抗药性来活着
   以往的杀虫剂、敌敌威
   以往的专毒它们的药物
   正在成为它们的伙伴和帮凶
   成为它们每天生长一寸的必需品
   现在唯有实行用脚亲自踩灭它们的办法
   如此才能拆死它们
   踩死它们
   
   拆开了国家的屁股
   发现了这样多的肮脏的东西
   那国家大肠头儿的顶部上
   更是居多地豢养着它们的最高统帅部
   
    278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 猛犸时代
   
   这个部位像斯大林最后瘫痪了
   但还占据着人们的整体性头脑
   现在的大肠头儿不可必免地溃疡了
   但从它们的口腔电路直到它们的接地零线位置上
   仍然可以作恶多端地在马桶上传播着艾滋病
   再高的神医也不能把它们缝补上
   把嘴和屁眼儿一块缝上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可用自己的手去抠它们
   又会抠烂自己的
   用水来冲洗它们吧
   反倒冲不净它们的菌球
   反倒愈加利于它们的成堆成堆地繁衍
   还是抠出它们来吧
   踩死它们吧——拆死它们
   
   拆开国家的屁股了
   拆开的国家的屁股眼儿(目不忍睹)
   其灭顶之灾随时都可能爆发
   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堵上屁眼儿了
   嘴上有粮食吃
   屁股必须拆开
   嘴有多大溃疡
   屁眼儿就有多大烂疮
   等说话不会烂了舌头的时候
   屁股也不会继续烂下去了
   可谁再相信这类美言
   即使嘴上的美言再动听、再好受
   屁股眼在裤裆里也还是屎(死)路一条
   所以我们说,国家的发稀屎呀
   你们彻底地灌满了每个人的裤裆了
   厕所里的法西斯和希特勒们
   正在通过蛆虫的附体而日益膨胀和裸体
   日益复活和疯狂起来了
   
   但是我们还是要拆开自己的屁股的
   在打开我们国家的屁股的同时
   
    279
   猛犸时代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
   
   在更多地面对粪坑去勇于说屎、释、是的时候
   还必须在提上裤子不认帐的暗箱里
   自觉不自觉地发出不、不、不的声音来
   让这种掉在地上的声音不是找不到
   而是让这种“不”的声音去炸毁
   我们国家的屁股和屁眼儿
   炸烂她的白花花的肥臀
   砸开她两腿支撑着的屎肚子
   最终换上完全透明的
   只会拉知识、文化、科学之屎的肚肠子
   让我们国家的新新人类全体透明
   让生殖器连同屁眼儿同样通体灿烂起来
   也就无所谓“食屎求释”(是)之说了
   
   ——这就是我们国家屁股的理想主义断想
   未来的这种乌托邦
   她很快就能在一些除臭的厕所上建成
   未来国家的屁眼儿全变成了没有臊味和臭味的核能工厂
   未来国家的鸡巴都能像人间天塔那样高耸人云
   未来国家的子宫就像硕大的月亮可以拿来在头顶上照耀
   未来国家的屁股是一轮金黄的太阳
   人们的臭气自然蒸发为叶绿素
   人们的臊气将成为新的氧气
   人们的尿水将是新太阳的万丈光——芒!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

   
   在宣布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
   我有理由宣布
   我已炸开了祖国的上半身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
   首先炸开祖国的脑髓
   炸开她顽固不化的脑瓜骨
   炸开她花岗岩石头一样愚顽的头皮
   
    280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 猛犸时代
   
   炸开她已经痴呆的双眼
   炸开她老太龙钟的神经
   炸开她形将人木的耳朵
   炸开她不说人话只说鬼话的抽搐的嘴唇
   炸开她异常光滑而却不知差耻的蒜鼻头子
   炸毁她对外献媚对内锁眉的浓黑的黛眉
   炸烂她的方脸盘、尖下颌、黄脸婆
   炸平她的深怀甲抗的粗脖子
   炸断她像麻袋口一样悬垂的乳房、干瘪的钱袋
   炸出她汹涌澎湃的前胸上的庐山真面目来
   炸裂她只会搂着男人腰睡觉的洁如雪的双臂
   炸塌她犹如珠穆朗玛峰一样巍巍耸起的
   谁也不可能一定就爬上去的两肩
   炸碎她的并非夏娃的肋骨和广阔无垠的腰围
   炸死她这一切一切所有的形而上
   这一切陈腐的意识形态
   这一切丢人陷眼的上层建筑
   这一切残酷无情的思维体制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
   祖国的上半身
   作为国家的意识形态
   会重新再生
   祖国的上半身在祖国的下半身的一致要求下
   即按照祖国的下半身重新组装起来
   祖国的下半身决定其上半身的标高与素质
   祖国传统的上半身必须回炉再铸
   祖国真正的上半身必须与自己的下半身
   相互制衡、良性循环和合理发展
   这样祖国的整身才能均称上升、盖世无双
   这样的上半身一旦再次陈旧
   就会按照电脑程序自动炸毁自己
   
   祖国啊
   祖国的上半身
   我已听到了你的爆炸
   
    281
   猛犸时代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
   
   业已看到了你新的雏型……
   
   
    2000年10月24日于盘锦空房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