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春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春光文集]->[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杨春光文集
·杨春光简介
《猛犸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
·猛犸时代●目录
第一部:20世纪80年代末
·太阳与人和枪口 (组诗)—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第二部:20世纪90年代初
·皮革外套(八首)
·馈 赠(组诗)
·白色写作(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三首)
·鹰之歌(组诗)
·批 判(组诗)
·这不是我的时代(组诗)
·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组诗)
·墓 园(组诗)
·杀死自己(组诗)
·黑色写作(组诗)—破坏的一代
·塌 陷(组诗)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有关大雁塔(组诗)
·坍 塌(组诗)
·挂和贴和粘和钓和乘的故事(组诗)
·我想登上天安门(组诗)
·中国,我不要你再是打补丁的中国
·红色写作(组诗)
第三部:20世纪90年代末
·猛 犸(组诗)
第四部:21世纪初叶
·这个时代是拒绝杨春光的时代(组诗)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关于有心没心的(组诗)
·梦见猛犸时代(组诗)
·东家房顶上的乌鸦(组诗)
·杨春光这面旗帜(组诗)
·山 鬼(组诗)
·为人民写作(组诗)
·新成语(组诗)
·我坚持屎尿屁的为人民写作(组诗)
·枪毙诗人(组诗)
·人 妖(组诗)
·下半身(组诗)——新新人类畅想曲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用下半身写作(组诗)
·妖魔化的中国(组诗)
·子宫之谜底(组诗)
·中国十大名著(组诗)
·我在包皮里生活(组诗)——兼献给狱中诗人大帝
·后垃圾时代(组诗)
·论工具与原料 (组诗)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我有愚蠢的一天(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组诗)
·猛犸时代(组诗)
·杨春光这堆黑蚂蚁(组诗)
·迎接不锈钢的永久春天(组诗)——为少年巾帼英雄刘荻二十三岁生日而作
·再论后垃圾时代(组诗)
·我有一个梦想(组诗)
·我扛着阴茎走上大街(组诗)
·反饰时代宣言(组诗)
·复 活(组诗)
·僵尸时代(组诗)
·紫阳,你在哪里?(外一首)——悼赵紫阳先生
·中国,你在黑衣行(组诗)
·悼紫阳:鹤西去(外一首)
·红色反思录(组诗)
·中国青春大流血十六周年祭(外一首)
·没有通路的黑森林和山民(诗报告)
·不讲道理的诗歌——空房子主义文本自我写作形式提纲
·杨春光写作年表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附文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钱 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
·●管党生:论杨春光现象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
·●狂 虻:我读杨春光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黄 翔:充血带电杨春光—— 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东海一枭: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槟 郎:“为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
·●何 必:那种野旺的生命力,那种粗砾的光芒
·●晚凉中的杜苇:小感杨春光的诗
·●卢 君:作为诗歌战士的杨春光先生
·●梁山剑客:一切的秩序在经验的破坏中重建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傅正明(瑞典)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女兵浴

   一连有线电话女兵
   在炎夏的一次野营拉练的间隙
   被她们唯一的胡子连长放了鸭子
   她们把衣物和枪具等
   统统留给胡子连长看护
   并反倒“命令”他不准“领导”她们现在的一切
   她们只带着三点式“基本路线”跳进了爽心的河里
   胡了连长起初躺在姑娘们的物品上假寐
   这让姑娘们洗着洗着觉得有“基本路线”很不过瘾
   便由副连长带头一个个干脆脱了“基本路线”的束缚
   将三点式从河里纷纷向胡子连长的岸边飞来
   胡子连长眯缝的小眼睛意外惊喜地试图看清一个个
   脱掉裤头的“黑社会”和撕下乳罩的“两座大山”
   胡子连长再也忍不住他自己的最底层的“鸡”械“愤怒”了
   他也索性扒光了自己的“全社会”
   从岸上“愤怒”地跳起来
   一边带着他直接冒出来的坚挺挺的“黑鬼”
   噗嗵一声跳进姑娘们的“黑社会”里
   泡进姑娘们的“两座大山”之间
   一下子被万恶的“黑社会”“剥削”得无地自容
   立即被沉重的“两座大山”“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就在胡子连长的“愤怒”将被进一步激起时
   姑娘们晃然如恶梦中惊醒地发现了这个发疯的“黑鬼”
    219
   猛犸时代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
   便惊吓得一个个夹着秃尾巴的“黑社会”
   紧紧抱着尚未被“推翻”的“两座大山”
   在这水深火热中望风而逃
   逃离了这个“黑鬼”统治的“苏区”和“解放区”
   “黑社会”就这样夹着秃尾巴逃跑了
   “两座大山”也不是被“推翻”而是被她们自己“搬走”了
   胡子连长的“黑鬼”也就蔫了(彻底瘪茄子了)
   顿然蔫成了这场水深火热中的“黑奴”
   这样的一场“女兵浴”
   女兵们没有洗好澡
   胡子连长也没有“解放”“黑社会”
   “两座大山”也没来得及“推翻”
   反倒他自己成了自己“黑社会”上的“黑奴”
   并且从此一蹶不振
   彻底阳萎在“女兵浴”的“黑社会”手里了
   也再不能与自己的老婆做爱了
   他只能在自己老婆的“两座大山”之间
   沉重地埋下了自己的万分羞耻的“黑奴”的头
   如此新的“三座大山”又诞生了
   这便是不言而喻的羞羞答答的疯奸智笨色贿足矣
   这是谁之罪
   这是女兵浴的“恶之花”结果吗?
   女兵浴
   女兵欲
   打倒了“男兵欲”!
    220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 猛犸时代

部队杨政委

   我们部队的杨政委
   别人都说他是阴奉阳委
   可我没遇到他的“阴风”
   也没见到他的“羊尾”
   天天见到他对我和蔼可亲
   笑容可掬,一片温情
   不久
   他把我从警卫班调到他身边当警卫员
   他特别告诉我
   他不叫杨政委
   而叫童政委
   因为他姓童
   这到底为什么
   我没敢多问
   只管好好服侍他
   是一夜
   我随他下山区的一个部队里
   那部队条件不好
   我只得和他挤在一个破床上睡觉
   我睡意朦胧时
   发现我的屁股后边一个杠龟进进出出
   我惊讶一声坐起来
   他忙从我的屁股上收起疼痛的杠龟
   一边严肃地命令我说——
   你别反抗了
   我是童政委——同性恋政委
   而不是“阳正萎”
   也不是“阴正萎”
   我多年的“症痔工作”
    221
   猛犸时代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
   使我厌倦了正常的夫妻生活
   因我妻子的父亲在文革中整死了我父亲
   她父亲现在就是咱们军区的司令员,于是
   我长期以来不想进入我老婆的菌区当屎(司)临(令)员
   我就只得跟你们服从我命令的战士们一起鸡奸了
   况且你长得这么好看啊
   我就把你调到我身边了……
   我恶心地吐起来了
   又不敢向上级报告
   我知道我们军长名叫傅郑唯
   人们都叫他“副政委”
   因他一切都听这个“阳正萎”的
   趁一天夜里,我只好开了小差
   可跑到家里又被部队抓了回去
   在军队监狱里蹲了一年(刑期是二年)
   最后是“杨政委”旧情复发
   把我按复员处理了,把我放回了家……
   这个部队“杨政委”
   等四人帮被打倒后
   真正成了“阳政委”了……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

   我在部队时
   一件电灯泡爆炸事件
   至今让我时时保护着那个爆炸的现场
   那个事件原是我们部队的一个最漂亮的女兵
   一手制造的军中丑闻
   她是我们部队的军花
   平时文静娴淑,作风正派
    222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 猛犸时代
   大家都认为她是军中女神
   因而男子汉各个崇拜着她
   又不敢轻意地接近她
   我是大家中的一位黑客
   曾经连番不断地以我给她写的爱情诗
   袭击她、搔挠她
   她也曾经着实被我感动了几番
   经常见我谢谢——谢谢!
   再没有更多的深层意思
   甚至在我赶上与她同值电报室夜班时
   我无论怎样以爱和性挑逗她
   她都死守前线,秋毫不让侵犯
   如此她在我心中也就更伟大了
   我还向一个个计谋着猎爱她的男同胞们
   宣布了她的这一神圣不可侵犯性
   那年春节之夜
   她被安排单独值节日的夜班
   我的几个留守过年的哥们都跑来向我说明了
   这个缝隙的灯光是多么可贵
   可贵得过年的愉乐不愉乐都不要紧了
   只要这个缝隙的灯光总是一夜迷人才是真的
   于是我们馋诞欲滴地一边望着电报室的值班处
   一边稀里糊涂地打着守夜的扑克
   并不时面面出神地过着嘴瘾
   忽然,大家同声一个“我操”——是那里的灯光灭了——
   霎时,从那黑暗里传出了万分撕痛的噢噢哭叫声
   我们和应声而去的首长一齐踹开了门
   在首长的手电筒的强光下
   只见女兵躺在地上昏过去了
   现场的一根照明电线也悲惨地断了
   那根电线上的灯头的灯泡神奇地不见了
   但灯头的乌丝连着的灯线还在女兵的一只手里拽着
   她另一只手提拽着裤子
   裤腰带没有来得急扎好
   那裤裆处汩汩地渗流出殷红的血……
    223
   猛犸时代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
   这显然是有什么人强奸了她啊
   我们敢忙把她送进了本部医院
   案件随后在调查中——进行——
   原来:经诊断查明——
   她是在这个喜逢佳节倍思“亲”之夜
   又自己孤独无奈,便性欲突发之时
   或许就是被她的那个光芒四射的“阳物”
   ——即我们电报室一直在低低悬吊着的
   粗壮而性感的圆柱体灯泡所早已定情的吧?
   她竟然就用它插进我们所称的那个“黑暗而万恶的旧社会”里
   可还没等她过足了这种通体透明而热烈的手淫瘾时
   那“东方的太阳”就徒然在磨擦的中途爆炸了
   爆炸的晶体碎片如飞快的无数把小尖刀一样
   扎烂了她的“黑暗而万恶的旧社会”
   恰好她在她的“旧社会”一阵剧烈地疼痛下
   而下意识地争断了那根企图送她命的电线
   不然,她的个人生命和“黑暗而万恶的旧社会”
   就被“无产阶级自己”彻底地“解放”了
   也用不着去医院进行那场惊心动魄的手术解剖并抢救她的
   与之“黑暗而万恶的旧社会”的殊死斗争了——
   漂亮女兵在被手术拯救出水深火热的
   “黑暗而万恶的旧社会”之后
   便被退役复员处理了——她走了。她走时
   她还特别邀我前去最后看她一眼
   可我已经万分愤恨那个“黑暗而万恶的旧社会”了
   所以我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也没答应她
   只是在她临上车之前
   还是她专程来我宿舍的玻璃前见了我一面
   不过她只是轻轻地与我挥泪时挠了一下玻璃
   就转身走了(从此就走上了不归途)
   我下意识地猛抬头看了她最后一眼
   她的流着泪的脸蛋真是比以前更加漂亮了
   当然这是那种泪美人的剜人心肉的漂亮……阿……
    224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 猛犸时代
   一晃十年过去,很快过去了
   十年前女兵的所谓生命危险
   如今换来了到处是不用爆炸的“新社会”
   这个“新社会”什么都开放搞活了——
   就连手淫也有了模具逼真的电动射精阳具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越发怀念那个漂亮女兵和
   那个爆炸“黑暗而万恶的旧社会”的“阳具”
   她(它)们已经牢不可灭地走进了我的心灵纪念馆了
   我如果能再找到那个漂亮女兵和
   那个当年躺在现场的破碎的“阳具”
   我一定得让她(它)们全面地还原,甚至不惜克隆她(它)们才好
   如果现在让我重新邂逅那个现场、那个“社会”
   并让我能够使用“它”而直接面对“她”
   我为什么不能亲身是足爆炸那个
    “黑暗而万恶的旧社会”呢?
   “黑暗而万恶的旧社会”呀“旧社会”
   如果说“她”现在已被解放
   我想这个说法应当重新修正
   就说那个女兵自己把自己的“旧社会”爆炸了
   可当年她也没有因此而获得彻底解放
   其实真正的解放,是她把“她”自己彻底炸死才好
   而绝不能让“她”至今活着,并且
   至今让“她”仍然活着充当着我们的这种“新社会”
   其实说到底“她”还不是那个“旧社会”吗?
   要想彻底解放那个“旧社会”
   我看还得要等阿,还得要等……
   现在还不到时候……不是时候……
   “黑暗而万恶的旧社会”呀“旧社会”
   我多想有一天让那个漂亮的女兵再次亲自找我
   找我真正彻底地将“她”亲自爆炸
   看“她”再无全“尸”的时候
   我再最后与那个女兵和那个“阳具”一起
   一丝不挂地同归于烬!
    225
   猛犸时代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
   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
   写作现在也没有写完。没有写完……啊……
    2000年2月17日于盘锦蓝屋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