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春光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春光文集]->[猛 犸(组诗)]
杨春光文集
·杨春光简介
《猛犸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
·猛犸时代●目录
第一部:20世纪80年代末
·太阳与人和枪口 (组诗)—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第二部:20世纪90年代初
·皮革外套(八首)
·馈 赠(组诗)
·白色写作(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三首)
·鹰之歌(组诗)
·批 判(组诗)
·这不是我的时代(组诗)
·红色正在餐巾上走动(组诗)
·墓 园(组诗)
·杀死自己(组诗)
·黑色写作(组诗)—破坏的一代
·塌 陷(组诗)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有关大雁塔(组诗)
·坍 塌(组诗)
·挂和贴和粘和钓和乘的故事(组诗)
·我想登上天安门(组诗)
·中国,我不要你再是打补丁的中国
·红色写作(组诗)
第三部:20世纪90年代末
·猛 犸(组诗)
第四部:21世纪初叶
·这个时代是拒绝杨春光的时代(组诗)
·一个漂亮女兵和电灯泡爆炸事件(组诗)
·关于有心没心的(组诗)
·梦见猛犸时代(组诗)
·东家房顶上的乌鸦(组诗)
·杨春光这面旗帜(组诗)
·山 鬼(组诗)
·为人民写作(组诗)
·新成语(组诗)
·我坚持屎尿屁的为人民写作(组诗)
·枪毙诗人(组诗)
·人 妖(组诗)
·下半身(组诗)——新新人类畅想曲
·炸开祖国的上半身(组诗)——为新国家主义的写作
·用下半身写作(组诗)
·妖魔化的中国(组诗)
·子宫之谜底(组诗)
·中国十大名著(组诗)
·我在包皮里生活(组诗)——兼献给狱中诗人大帝
·后垃圾时代(组诗)
·论工具与原料 (组诗)
·在新城市诗的抽屉里(组诗)
·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我有愚蠢的一天(组诗)
·我也在美丽的子宫里自焚 (组诗)
·猛犸时代(组诗)
·杨春光这堆黑蚂蚁(组诗)
·迎接不锈钢的永久春天(组诗)——为少年巾帼英雄刘荻二十三岁生日而作
·再论后垃圾时代(组诗)
·我有一个梦想(组诗)
·我扛着阴茎走上大街(组诗)
·反饰时代宣言(组诗)
·复 活(组诗)
·僵尸时代(组诗)
·紫阳,你在哪里?(外一首)——悼赵紫阳先生
·中国,你在黑衣行(组诗)
·悼紫阳:鹤西去(外一首)
·红色反思录(组诗)
·中国青春大流血十六周年祭(外一首)
·没有通路的黑森林和山民(诗报告)
·不讲道理的诗歌——空房子主义文本自我写作形式提纲
·杨春光写作年表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附文
·●狼 人:发现一种精神和一个诗人——论杨春光
·●钱 刚:远离神圣你神圣无比─—我看杨春光及空房子主义
·●管党生:论杨春光现象
·●陈仲义:猛犸穿越裤裆出轨——杨春光诗歌现象的“定位”
·●鬼叔中:杨春光这头巨兽
·●狂 虻:我读杨春光
·●张嘉谚:国民公敌“杨春光”
·●黄 翔:充血带电杨春光—— 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东海一枭: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槟 郎:“为人民写作”的诗人杨春光
·●何 必:那种野旺的生命力,那种粗砾的光芒
·●晚凉中的杜苇:小感杨春光的诗
·●卢 君:作为诗歌战士的杨春光先生
·●梁山剑客:一切的秩序在经验的破坏中重建
·●任意好:“三个代表”与“拆屋顶”的建设性——阅读投《文集》稿件时随想
·●任意好:教谁敢“披革”赋诗,唯我杨大诗人——漫谈杨春光《皮革外套》及其它
·●傅正明(瑞典)杨春光:黑暗诗人的传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猛 犸(组诗)



斧 子

   斧子砍柴的时候 生下妹妹 妹妹的
   肥肥的臀部又生下一朵小花儿 从此
   小花儿的一张嘴像肩膀一样飞过屋檐
   这时屋檐上的蝴蝶都死了 就留下蝙蝠
   在天空的鼻子上竖起嘴巴 全国的许多瓦片
   都被踢出了大门 斧了虽然被踢了一脚
   可踢斧子的人的脚一定得流出血来 流出
   麻烦 信件 和一摊喜鹊的骨头
   斧子历来要求自己头戴草帽 可它的眼睛
   还是像雨一样硬硬的 不肯放过脚下的
   每一寸土地 直到土地中都冒出了脸
   它才高兴 后来全国皆知 就不再把脸打肿
   就不再装胖子 那时我好像不吃苹果也知道
   斧子的厉害 木匠全被斧子打死 铁匠差点掉进海里
   成为肥猪 全国的经验只有举红旗 认识月亮
   只有头发白 只有长白山才是我二姨的家 至今
   仍有一把铁锹像斧子一样立在胸口上 斧子呵
   后来我天天叫喊着斧子 扒在斧子的小肚子上
   乖得像一条小蛔虫 乖得像香蕉在热带雨林中
   把东北怀恋 兔子的耳朵长长的听着斧子的声音
   录音机里盘旋的小腿 长长的伸进我的被窝
   把我的思绪搞乱 我用漂亮的鼻涕抹在它的小腿上
   它一声不响和我性交 我们终于在墙角留下了锈
    163
   猛犸时代 ●猛 犸
   锋刃像床单 已经没事可干了 就去磨牙
   把牙磨得像老鼠 驾驶飞机 飞过斧子
   超过斧子优雅的问号 斧子潜入海底 死到底了
   今年我将近四十 只好把斧子的汗毛拔掉
   扔在门外 被大雪覆盖 大雪抖动着冬天的木锯
   把我陈旧的大腿锯掉 去说服长出国营的森林
   斧子不要再用了 枪也不要再用了 就用电影
   仿造这些武器 去歌唱 去消除疼痛 去消除我的
   心中的贫穷 我从九岁就上山下乡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
   斧子的重要 斧子即使把天空的瓦片砸烂 天空
   还是一片瓦蓝 斧子还会落在地上 还会回来
   在我的门口 为我画上句号 斧子
   你是我的句号 我过去时代的主席 我今天的亲人。

我发现一条绳子

   我发现一条绳子
   拴在电视机的手指上 那绳头儿
   从地板中向外冒出 绳子的中心
   拧着劲儿 并且变得越来越粗
   粗得能够帮助我的脑袋干活儿 嗡嗡响
   突然一声把房梁炸断 房顶上
   瞪大了眼睛 掉下了眼泪
   我一直沿着这条绳子 走到脚上
   烤火 火焰使窗外的抹布
   缩头回去 不小心把脖子缩歪了一截
   脖子淌血 我知道这是没有把劲儿
   使到一块儿的缘故 如果把劲儿使到一块儿
   即便你全身都黑了 也能拧得发白 干净起来
   就像我的手指和那个女人的手指绞在一起
   你怎样干净 再也抖不干净 就这样拖地吧
    164
   ●猛 犸 猛犸时代

反正把鞋拖成了一只大船

   这之后我用这条绳子抛锚 把裤裆
   也抛出去 抛出一条拐杖一样的小巷
   拐弯的时候 把伤疤上的电灯打灭
   脓被狠狠地挤了出来 再也看不见鲜血
   我想翅膀上的第九种作用已经生效 鸟儿
   被撕在地上 只是影子贴着 并且牢固地
   飞在天上 牢固地树立着个人的形象
   绳子的一端是砖块和软管 电阻片和梅花
   我用整整一年的时间 才被编入此网
   经过技术转让 信息处理 绳子在我的头上
   打了一个美丽的吊结 书本飞不过 钢笔
   落在了暗处 我从歌声里看见一些动作
   我主动把脖子伸过去 让它系牢 不再说话!

男 膜

   男膜 在灵魂的草地上飞荡 肉体的大门上
   紧锁 库存 抱紧了香草之琴
   牲口的四蹄 踢不破箱子 踢不坏
   男膜 牲口的四蹄可以破坏一口大钟 但踢不破
   金钢钻石一样的木棍 白鹭一行上瓦片 瓦片
   持续到大地的深远 温暖的阴道持续到大地的深远
   祖国的唇边
   这是男人的包裹 武装到
   牙齿上 使包装时代的工具 草地和卡车排泄的物品
   都被美女占领 美女输掉了
   百分之百的洋水 美女推广尚未普遍使用的男膜
   祖国的塑料行业从头做起 男膜在市场上自动生长
   打入消费 牲口听四蹄 横着踢
    165
   猛犸时代 ●猛 犸
   一路踢出鲜花朵朵 公园处处春天 处处阳光
   男膜处处推广 处处
   生根。抽穗。开花。结果。长霉斑。长大头菜。
   男膜。供养在梅花上 行走在人群里
   只生产男人 不生产土豆
   不生产女人。使牲口的四蹄也在霉烂
   这是最毒的一种工具。我每天第一次交换。看见这些
   是狐狸尾巴下的一条长桌 一条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围巾。一束细菌的大纛
   我对此还能说什么?只好戴着它、戴着它、爱护它
   沉默地走遍全国。全国处于低潮……处于零下九十度。
   1994年11月15日于盘锦终极地。

裤裆出海

   裤裆还没有缝好 一条大鱼就
   起航了 把盐粒的眼睛摇动
   大便一次一次在
   植物熄灭之后
   也摇动着
   摇动着浆橹
   空气就硬起来了
   那硬硬的东西
   就从发黄的纸上捅破
   鱼群排着太阳的队伍走来
   鱼群在植物上生孩子
   像一群诈骗犯
   多少植物跟着裤裆生长起来
   破了洞
   黑油油地伸手不见五指
    166
   ●猛 犸 猛犸时代
   不见飓风的脸
   但紧贴着你水的下面
   很多的鳄鱼的眼泪长成铁塔
   像棺材钉子
   不小心会把你钉在里面
   鲸鱼发呆
   一斤重的大棒子
   一公斤重的力量打死一个远岛上的外甥
   舅舅犯罪
   灾年只有用两条腿来哭泣
   露水伸出了手臂
   抢管抛锚
   打中了正在风流中的
   一堆鱼籽
   鲜花被厨师改刀
   鲜花开在裤裆内
   鲜花的嘴角全是精白的粮食
   和黑色的舌头
   鳗鱼
   鲅鱼
   一个生养一个
   一公斤
   二公斤
   道路好重
   手指好沉
   走了八百浬
   这是一群没有出息的小后生们
   而你一定要阻塞在码头上吗
   应当换一个裤裆
   把鱼籽带到一个新的方向上
   答应他
   为他生孩子
   生出一片大海
    167
   猛犸时代 ●猛 犸
   内陆
   大陆架
   海岸线
   领海主权
   力量持刀
   跨向下一个世纪
   裤裆出海了
   太阳升起来了
   裤裆使大海变成血吸虫
   大海流血
   污染了鱼类和枣的果核
   也一茬一茬地尿死了人类的脸面
   这片大海的家
   见到海。的。传。单
   人类总是脸红……不知为什么
   人类!庸俗
   裤裆出海……破了……应当补上。

麻 雀

   麻雀的耳朵伸到啤酒里。语言在电上梦见自己
   麻雀下床。让语气压住喇叭。让羊脂去卖给别人。也
   用鞋浇水。浇田。刀耕。火种
   淹死了银笛。和女儿
   和花儿
   尿布从此用膝盖滞留着
   那一听芦苇
   和一半撕破的裤子
   下胯被
   改造
   麻雀散布到田野的岩石上。语言好似树上的肉体
    168
   ●猛 犸 猛犸时代
   麻雀下塌。麻雀一步一步地在树上画着红线
   让头脑里的虫子爬来爬去。思索着。麻雀说
   是我不够哥们。不够苹果里面的。意思
   不够亲热。这叫三瓣桃花。一个友人。另外还有一条
   蛇。一朵玫瑰还是帝王的嫁装。帝王的媳妇的手纸被
   她拿去擦脸。收割秋天的麦子。在水中割鱼。做饭。还
   说。喂我的鼻子。喂我的腰子。厨子在尸体上
   传播技术。嚼出孩子。犹如木板。犹如桂皮。犹如
   一直在纯真的宝石上呼吸的生殖器。手套和肌肉互为
   鸡奸。互为滋补。帮助消瘦。防止肥胖。奔驰在草原上
   麻雀的四只轮子转动着。寒冷向她们的操场走来
   麻雀粉刷的墙壁。一面白。一面黑。黑白之间是
   鼻涕。麻雀把缟素放在大雪上。把瓷碗放在自己的
   行李前。语言的火苗虽然很旺。但此刻却被攻击和捆绑
   矢车菊被铺在地上。车轮。作为毯子。也被
   铺在地上。羽毛吊在空中狠心地咬着牙。牙。一团和气
   牙抱着一团空气自己操作。像纸一样卷着。麻雀说
   你以为这是整张大陆吗。这是丝绸。是挺短的向日葵
   阴茎短小的人无法进入她们的领域。她们都翘着鼻子
   并用半个嗓子与你说话。她们对缺血的灰尘讲话
   她们在山坳里绕了几圈。她们圆圆的。她们。无法。冲
   动。无法摆出自己的姿式。她们飞起来。等劳拉来了
   等炭这种纯粹的黑奴。她们赞美自己的子宫
   她们在大惊小怪地发问
   她们为什么和人
   做朋友呢
   麻雀到底是树上的桃子。快在烂掉的时候。其实是
   最成熟的时候。最甜。她们向导师宣告这个时代的统治
   她们用另一行脚印返回国家。在国家以外宰狗。杀猪
   向色情下命令,向钢笔下命令。向十二副下水里
   撒下味精。向我的肺子里放生姜和蒜。我被充分利用
   大家都被充分地搭配起来。二分之一的劳动成果被她一
   人掌握。我们在她的垂直线上运动。我们的语言
   像棺材一样热情,非常惊人。她相当于一个县官。她
    169
   猛犸时代 ●猛 犸
   像这个世界上的太上皇。她让我们运煤到屁股里
   把大腿也塞进炉膛。煮饭。煮英雄。论述自己的性格
   锈的铁杵就像她们锈的两腿。她们把两腿叉开则
   温暖了一个时代。她们显得自己的大方。给你扔出她们
   的子宫里的糖和一包。花生。她们从汽车上。落下来。
   跳下。草药。捂着自己的。脱险的。土豆。再加牛肉
   她们悠然自得地。从夏天返回到冬天。等来一场大雪
   她们把自己腐朽的黑匣子向太阳上扔去。她们今天都是
   工具。她们把自己粘稠的液体向一条大河里倾入。她们
   顺流直下。北粮南运。她们城市的生活像竹笋
   一直在儿童中长大。妇女就是儿童。她们是我们诗人的
   衣袖。脖领。她们是我们的语言。她们被我们烤熟
   吃得很香……

把腰间的子宫拿来煮熟

   鳄鱼的皮鞋扔在半路 面具也像王子呆在堡垒上
   我的小鸟飞来了像一股电阻丝 在我的牙齿上发亮
   在我的鼻子上发电 带动了一枚裤衩
   我把皮带解下来 用拉锁封住政府机关 去找议会
   酝酿着 把腰间的子宫拿来煮熟 按劳分配
   把全部的阳光嫁给男人 把黑暗
   留在女性的广场上 让那里站满男性的公民
   鼓掌 欢呼 吃一些不道德的东西 让道德
   照亮每一个夜晚 每一个夜晚都充满蒸气
   天狼把棕色的鞋油擦在我的屁股上 棕色的屁股
   也许会把天空刷得锃亮 天空叮当响 暴雨像 木头
   横在我们前面 狐狸的腋毛横在我的前面 手指呼吸
   把铁锅修好 肚子里像炉火一样熊熊燃燃 炼就钢铁
   把个人的大腿拿来当柴 把腰间的子宫拿来煮熟 分
   一点小肉给无辜的人们 给贫困的人送去支援
   多少人为这一切擦油 揩油 鼓动 当拉拉队
   我在散场之后 拐进一个胡同 敲开一家房门
    170
   ●猛 犸 猛犸时代
   掉进一口油锅 把自己煮熟 把香香的肉
   分给饥饿的人 把自己的骨头也搭成脚手架
   建造人心的楼房 建造天堂 创造百年的盛世
   豺狗闻到了腥味 豺狗后退 我体内的豺狗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