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被遗忘的天才
[主页]->[诗歌]->[被遗忘的天才]->[从诗人到翻译家的道路━为亡友吴兴华画像]
被遗忘的天才
·吴兴华简介
·吴兴华教授
·吴兴华全家
·吴兴华:迟到的“发现”
·昔日天才诗人一代翻译大家
·从诗人到翻译家的道路━为亡友吴兴华画像(上篇)
·从诗人到翻译家的道路 ━为亡友吴兴华画像 (下篇)
·重见吴兴华
·“蜡炬成灰泪始干”━怀念我的父亲吴兴华
·吴兴华:天才的悲剧
·乔纳森荐书:《吴兴华诗文集》
·钱钟书与吴兴华
·高才硕学吴兴华
·追思吴兴华先生
·一代天才吴兴华
·逝去的人是沉默的森林
·富于音乐美的纯诗─谈吴兴华的《西珈》组诗之一
·说不尽的莎士比亚
·十四行─给兴华
吴兴华诗选
·但丁: 神曲 - 吴兴华译(节选)
·记忆
·绝句四首
·果然
·对话
·筵 散 作
·暂短
·歌谣
·星光下
·西珈(1)
·西珈(4)
·西珈(5)
·西珈(6)
·西珈(8)
·西珈(9)
·西珈(11)
·西珈(16)
·西珈(补遗4)
·西珈(补遗6)
·给伊娃
·歌谣
·湖畔
·爱情
·西长安街夜
·鹧鸪
·病中
·夜游赠以亮二首
·晾衣
·失望
·绝句三首
·无题
·歌谣
·拟古
·秋日的女皇
·行乞歌院图
·无题
·当你如一朵莲花
·森林的沉默
·效清人感旧体
·杂诗
·
·悲哀
·锦瑟
·西山
·绝句
·春草
·褒姒的一笑
·无题
·大梁辞
·书《樊川集杜秋娘诗》后
·励志诗
·素丝行
·画家的手册(节选)
·
·感旧
·Sonnet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诗人到翻译家的道路━为亡友吴兴华画像

    郭蕊上篇

   “孺子弱也,而失母则强。”这是鲁迅慰问友人许寿裳悼亡的信中的警句。没有母亲的孩子是不幸的,父母双亡则更加不幸。朋友之中,吴兴华(生前曾任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西语系副主任) 和吴允曾(北京大学电子计算机系教授)都是早失怙恃的孤儿,两人在学术上各有成就;区别在于前者兄弟姐妹众多,手足之情最笃,后者独身一人,了无牵挂,真如闲云野鹤,随遇而安。我觉得在他们青少年时代的奋斗和追求理想的过程中,有许多地方值得我学习,值得我思索。尤其是吴兴华,他死得太早(还未满四十五岁),太突然,凡是知道吴兴华的人,无不为之惋惜。说起来已经整整二十年了,1966 年仲夏,瘦削如修竹的吴兴华,在铺天盖地而来的大字报的狂飙中,昂首而去,抛下了贴满封条的四壁图书,抛下了两个女儿,一个是小学生,一个还在幼儿园啼哭。

   谁能为吴兴华写小传呢?最好是由从崇德中学起就同窗,1939 年又同寝室的孙以亮(孙道临),或是燕京大学的同学后来又同事的宋淇(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红学家) 来写。我认识吴兴华较晚,是在1941 年秋天。起先是从读他在张芝联主编的《西洋文学》杂志上发表的译诗开始的。十九岁的吴兴华,译笔流畅高雅,节奏自然,巧妙地再现了原作的意境与韵味。他的才华在同辈中是罕见的,早在1937 年夏天,他已在上海《新诗月刊》上发表了长诗《森林的沉默》。当时,他还未满十六岁,刚从中学毕业。

   这个身材又高又细的少年诗人,初如燕园,便崭露头角,显示出非凡的学习外语的才能。他原有的扎实基础是英语,第二外语学法文,以惊人的进度达到了熟练的水平,接着又学德文,意大利文,在班上的成绩都是最优等。他还以余暇学会拉丁文,能阅读诗集。同学之间,在才力和思想上的交锋是非常敏感的。宋淇有个绝妙的比喻:他说自己和兴华一起攻读,真像“虬髯客”遇到“真命天子”李世民一样,自叹不是他的对手。宋淇的话很幽默,但并不夸张。兴华读书时,注意力高度集中,过目不忘,而且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他到图书馆借书,一次要借十本,出纳员不准,按照规定,只限借三本。他说“我不带走”,就坐在书库里面看。不到闭馆时间,十本书的主要内容都已纳入他脑中,从容把书交还出纳员,出馆找人打桥牌去了。

   兴华有一双音乐家的耳朵,辨别声调,节拍之细致处,不亚于“顾曲周郎”。宋淇记得。有一天一位美国教授在黑板上抄录了一首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兴华当场指出某一行一个词的ed, 应作'd, 因为ed 有轻音,这样就使得那一行诗由十个音变为十一音,是错误的。这位教授大为惊讶,不相信这个戴着近视眼镜的小青年如此细心。查对原书,果然证实“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从此以后,他对这个说话还带着尖锐的童音的高才生,便另眼相看。

   兴华上大学时,家境贫困。他原籍杭州,父亲生前曾在塘沽、天津一带行医,后来又在北京开私人诊所。父亲骤然去世,家道中落,对这一大群犹在稚龄的子女是个沉重的打击。兴华外貌文弱,性格坚毅,不向贫困低头,顽强地继续攻读,从不在人前露出经济拮据的窘态。相反地,他眉宇开朗,态度乐观,最爱讲笑话,尤其是打桥牌的时候,谈笑风生,睥睨一切,一边出牌,一边讲笑话,手里还拿着一本清代文人的诗集,乘别人苦思对策的间隙,扭过头去看他的书。他最欣赏舒位和王昙,或许是同情他们穷愁潦倒的身世。兴华的牌艺极其高明,无论和谁搭档,都能百战不殆。

   道临在一次来信中提到他和兴华同屋时,“只见他手不释卷,经、史、子、集,无不涉猎,且记忆力奇佳,真有过目成诵之概。”道临说得好,“兴华译笔之所以如此凝炼自如,传神畅达,和他在我国古典文学方面的深厚修养是分不开的。”那一年他们住在如今称为“健斋”的“六楼”。走过他们窗外的人们经常听见窗内笑语声喧,原来是兴华又在跟人打赌。他的书桌上摆了许多诗集、诗选如《唐诗别裁》、《明诗别裁》、《清诗别裁》之类,谁如果随手翻到某页,读出一句诗,而兴华说不出上、下句、诗题和作者就罚款两角;否则对方出钱买大花生请客。你若不信,推开房门,到处是扫不完的花生壳。

   当然,少年气盛免不了有点自炫心理;不过,兴华读书的钻劲谁也比不上的。宋淇确知当时燕大图书馆、国立北京图书馆所藏的各种诗集、诗选、诗话,兴华几乎全部过目。他的兴趣极为广泛,曾从张孟劬老先生读《公羊传》、《谷梁传》,又从邓之诚教授治史。自古以来,“敏而好学”,难能可贵。兴华就是一个勤奋好学的聪明人,而且能把各种知识融会贯通,吸收不同文化的精髓。表现在创作方面,则是信手拈来,便成佳句;表现在翻译方面,更是挥洒自如,以最贴切的词语表达原作的精微之处,不回避任何难点。(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