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被遗忘的天才
[主页]->[诗歌]->[被遗忘的天才]->[记忆]
被遗忘的天才
·吴兴华简介
·吴兴华教授
·吴兴华全家
·吴兴华:迟到的“发现”
·昔日天才诗人一代翻译大家
·从诗人到翻译家的道路━为亡友吴兴华画像(上篇)
·从诗人到翻译家的道路 ━为亡友吴兴华画像 (下篇)
·重见吴兴华
·“蜡炬成灰泪始干”━怀念我的父亲吴兴华
·吴兴华:天才的悲剧
·乔纳森荐书:《吴兴华诗文集》
·钱钟书与吴兴华
·高才硕学吴兴华
·追思吴兴华先生
·一代天才吴兴华
·逝去的人是沉默的森林
·富于音乐美的纯诗─谈吴兴华的《西珈》组诗之一
·说不尽的莎士比亚
·十四行─给兴华
吴兴华诗选
·但丁: 神曲 - 吴兴华译(节选)
·记忆
·绝句四首
·果然
·对话
·筵 散 作
·暂短
·歌谣
·星光下
·西珈(1)
·西珈(4)
·西珈(5)
·西珈(6)
·西珈(8)
·西珈(9)
·西珈(11)
·西珈(16)
·西珈(补遗4)
·西珈(补遗6)
·给伊娃
·歌谣
·湖畔
·爱情
·西长安街夜
·鹧鸪
·病中
·夜游赠以亮二首
·晾衣
·失望
·绝句三首
·无题
·歌谣
·拟古
·秋日的女皇
·行乞歌院图
·无题
·当你如一朵莲花
·森林的沉默
·效清人感旧体
·杂诗
·
·悲哀
·锦瑟
·西山
·绝句
·春草
·褒姒的一笑
·无题
·大梁辞
·书《樊川集杜秋娘诗》后
·励志诗
·素丝行
·画家的手册(节选)
·
·感旧
·Sonnet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忆

   生命迅速的流去,把欢乐抛向背后,
   我们战栗的手指又不敢多翻一篇;
   在将来黑的雾里,谁知道能不能够
    再有这样一天?
   

   不要对我说这些柳树仍会在桥畔,
   以她们浸透的发滴水在石隙当中;
   不要对我说年年都有新叶子飘散
    跟着冷的飘风─
   
   不要对我说时光抬起他冷酷的手
   饶恕了许多建筑,隆起的山岭,河流;
   这些客观的景物很少时候能长久
    在人心里存留;
   
   如果它们的存在都为了一个缘故,
   一个温暖的记忆,一个故事的中心─
   莲花的手移去后,旧时抚摸的树木
    就会淹没无痕;
   
   因为,啊,心灵才是最广最深的国土,
   在那里我们估定一切绝对的价值,
   眼泪洗过后,撒下欢快的种子萌吐
    产生忧郁的诗。
   
   这样我寂然仰望戴着新月的高楼,
   一圈相识的薄光掩护朱色的前额;
   向晚的凉风爬过野桃无花的枝头
    将死叶子摇落。
   
   而我却无力哭泣,环绕着这些老友
   它们诚恳的微笑愈使我痛苦加深;
   同样凄凉的小径,多影的广场中有
    一个记忆的坟。
   
   为什么我的脚步引我重回到这里,
   再以似乎不变的景致娱乐我眼睛,
   当他知道我已经失去一切的欣喜,
    如果我失去爱情?
   
   在我看起来世界好像创造的初日─
   统治着万物惟有黑暗,浓厚而无边,
   但这难忍的荒芜只使我充分认识
    神可怖的威权;
   
   他从人心里取出一点跳动的火苗,
   立刻寰宇的光明就随之黯然失掉;
   日月交换着驰过,天空仍这样崇高,
    希望仍这样无效。
   
   就像昏夜间大船埋在波涛呼喊里,
   幸福暂短的时刻埋在无限苦恼中;
   现在我往回看时,必须将厚幕揭起,
    由遗忘所织成。
   
   啊,不是我的手指!啊,不是我的心意!
   然而我立在桥边,测望清冷的水时,
   突然有一阵颤抖随着一阵叹息
    穿过我的四肢,
   
   突然我看见四周在一瞬间的更变,
   群树更失去枯叶,换来沉重的花苞;
   东风绛色的衣袖把一切植物拂遍,
    除了野生的蓬蒿。
   
   满月浮沉在扶疏无定的杨柳当中,
   如一个画家,添绘地下长短的黑影;
   芙蓉在行道两侧被几滴露水轻轻
    从睡梦中惊醒。
   
   站在石桥折断处,我现在站的地方,
   是你昔日的身形,急流溪水的曲线,
   你的苍白追过了满月,而满月的光
    像你悲剧的颜面。
   
   你的手扶着桥栏,感不到它的寒冷,
   感不到爱的燃烧,虽然立在我身旁;
   你超出情感之上,凌跨崇敬的绝顶
    似古神话的女皇。
   
   只是短短的片刻,从残烬里面重现,
   这最奇丽的景象,这最辉煌的时辰;
   像流星拖着一道眩人眼目的利剑
    划进我坚硬的心。
   
   难道是注定的吗?我只能遇见幸福,
   当我还不懂享受,也不想真去领略;
   然后撒开,当我的心如苹果的成熟
    一层深黑的忘却。
   
   难道是注定的吗?我只能偶尔跨入
   这最圣洁的境域,停下脚步来思维;
   看苦心收集来的,专备献上的礼物
    悄然化为尘灰......
   
   逝去了,不可挽回!消失在浓雾当中,
   光明最后的女儿!德行完美的具体!
   你不能永远引我向前,甚至也不能
    永远存在知觉里。
   
   因为我现在两脚践踏着两个世界,
   梦境固然不长久,现实也并非永恒;
   及至我重新投入生命无边的暗夜
    没有引路的明星;
   
   踏进罪恶的沼泽,陷入欲望的污泥,
   对一切失去希望,只除了几滴眼泪;
   知道太阳的金乘已经逐渐的偏西
    渴想闭眼沉睡;
   
   那时你还会来吗?像从前一样清晰,
   以你无瑕的颜色鼓舞冷淡的灵魂;
   给群树新的负载,给花朵新的生意,
    给流水新的声音?
   
   没有回答:然而我知道并不是做梦,
   不过有一丝温暖已经浸入我心头;
   一声稔熟的叹息在远方,仿佛已经
    答应了我的请求。
   
   啊,希望跟着痛苦涌起,带着它沉下,
   幻象消失了,我却如获得旧的幸福,
   因为死亡把人类擘开了,却不能把
    温柔的记忆消除。
   
   (原载《燕京文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