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被遗忘的天才
[主页]->[诗歌]->[被遗忘的天才]->[吴兴华:天才的悲剧]
被遗忘的天才
·吴兴华简介
·吴兴华教授
·吴兴华全家
·吴兴华:迟到的“发现”
·昔日天才诗人一代翻译大家
·从诗人到翻译家的道路━为亡友吴兴华画像(上篇)
·从诗人到翻译家的道路 ━为亡友吴兴华画像 (下篇)
·重见吴兴华
·“蜡炬成灰泪始干”━怀念我的父亲吴兴华
·吴兴华:天才的悲剧
·乔纳森荐书:《吴兴华诗文集》
·钱钟书与吴兴华
·高才硕学吴兴华
·追思吴兴华先生
·一代天才吴兴华
·逝去的人是沉默的森林
·富于音乐美的纯诗─谈吴兴华的《西珈》组诗之一
·说不尽的莎士比亚
·十四行─给兴华
吴兴华诗选
·但丁: 神曲 - 吴兴华译(节选)
·记忆
·绝句四首
·果然
·对话
·筵 散 作
·暂短
·歌谣
·星光下
·西珈(1)
·西珈(4)
·西珈(5)
·西珈(6)
·西珈(8)
·西珈(9)
·西珈(11)
·西珈(16)
·西珈(补遗4)
·西珈(补遗6)
·给伊娃
·歌谣
·湖畔
·爱情
·西长安街夜
·鹧鸪
·病中
·夜游赠以亮二首
·晾衣
·失望
·绝句三首
·无题
·歌谣
·拟古
·秋日的女皇
·行乞歌院图
·无题
·当你如一朵莲花
·森林的沉默
·效清人感旧体
·杂诗
·
·悲哀
·锦瑟
·西山
·绝句
·春草
·褒姒的一笑
·无题
·大梁辞
·书《樊川集杜秋娘诗》后
·励志诗
·素丝行
·画家的手册(节选)
·
·感旧
·Sonnet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兴华:天才的悲剧

   2005年04月20日 04:03:51

   中国青年报记者 徐百柯

   吴兴华(1921-1966)原籍浙江杭州,诗人、学者、翻译家,一个天才,一个悲剧人物。

   张芝联老人以手掩面,声音哽咽著。此刻,这位北京大学历史系的名教授,沉浸在对亡友的怀念中:“兴华比我小3岁......如果他还活著,可以写出多少好东西......如果他还活著......这只是我们的幻想,谁知道这个翻译过但丁、莎士比亚的天才自己会怎么想?”

    4月17日,“吴兴华诗歌朗诵会暨《吴兴华诗文集》首发式”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四季庭院”举行。在被湮没了数十年后,诗人的名字在朗诵声中熠熠生辉。当年曾受教于吴兴华的学生感慨:“今天,他的名字又在北大响亮起来!”

   上世纪30年代,在今日北大所在之地的燕京大学校园内,吴兴华便享有“才子”之誉。他到图书馆借书,一次要借10本,管理员不准,按照规定,限借3本。他说我不带走,就坐在书库里面看。不到闭馆时间,10本书的主要内容都已纳入他的脑中,于是,他从容把书交还管理员,出馆找人打桥牌去了。

   他打桥牌的做派更是朋友圈中的美谈,十足“谈笑风生,睥睨一切”:他一边出牌,一边讲笑话,手里还拿著一本清代文人的诗集,乘别人苦思对策的间隙,扭过头去看他的书。

   吴兴华精通英、法、德文,熟悉拉丁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等多种语言,于中国传统典籍也浸润极深,被认为学养堪与陈寅恪、钱钟书相提并论。他的夫人谢蔚英回忆,他曾说过自己的治学计划是40岁之前苦读,奠定根基,40岁以后开始一一兑现自己的雄心壮志。

   1948年,年仅27岁的吴兴华被聘为燕京大学副教授,踌躇满志。一年后,这个年轻的“旧知识分子”开始极力改造自己,力争尽快适应新社会。在他和弟弟吴言的通信中,谈的主要就是这个话题。吴言告诉记者:“当时《光明日报》上登知识分子的座谈,引用他很多话,可见他是极力想跟上这个形势的。”

   1952年后,他进入北京大学西语系。在随后的“反右”运动中,他因直言反对苏联专家的英语教学方法而被扣上右派帽子,剥夺了教学和写作的权利。1962年“摘帽”后,他开始着手自己的两项“雄心壮志”:一是根据意大利原文,严格按照但丁诗的音韵、节拍翻译《神曲》;二是创作历史小说《他死在柳州》,以柳宗元为主角,力图包容唐代中外政治、经济、文化交往的全貌。据谢蔚英回忆,他还打算翻译《荷马史诗》和古希腊悲剧。

   这个阶段本该是令人向往的。吴兴华自己曾说过:“闭上眼睛,仿佛就到了唐朝,衣着打扮,人来人往,宛如自己置身其中。”然而命运总是嘲弄天才,随即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使吴兴华感到深刻的恐惧。为了怕人说“含沙射影、恶毒攻击”,他亲手烧毁了书稿。

   谢蔚英当年偷偷保留了一小章节吴兴华翻译的《神曲》,如今被收入诗文集。“白昼正渐渐消逝,昏暗的影子/解除了大地上面一切生物/辛劳的感觉;只有我一个人,独自/准备著应付双重战斗的任务/......我随著他走的方向/踏上一条艰涩荒凉的小道。”

   “文革”初期的暴虐,张芝联称“以下的悲剧不忍着笔”,他宁愿借吴兴华翻译过的《神曲》,视之为“炼狱”和“解脱”。这是对亡友的凭吊,也是对自己的慰藉,而事实却惊心动魄。

    1966年8月的一天,吴兴华和西语系其他被勒令“劳改”的教授一起清理校园里的杂草。劳动中他体力不支,又被红卫兵灌下从化工厂污水沟里排出的污水,当场昏迷。红卫兵说他是“装死”,仍对他又踢又打,不准送学校医务室。等到晚上,看他还不能起来,才送医院。次日凌晨,壮志未酬的天才离开人世,年仅45岁。

   从此,吴兴华的名字不见于文学史、学术史、翻译史在几乎整个当代史中,他被彻底地遗忘了。偶尔,只是很偶尔地,一些人会发现他的名字。参加朗诵会的一位英语系大三学生说,自己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是在大二,从图书馆借的一本古旧的《古希腊修辞学》后面,借书卡上的最后一个名字,写著“吴兴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