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被遗忘的天才
[主页]->[诗歌]->[被遗忘的天才]->[但丁: 神曲 - 吴兴华译]
被遗忘的天才
·吴兴华简介
·吴兴华教授
·吴兴华全家
·吴兴华:迟到的“发现”
·昔日天才诗人一代翻译大家
·从诗人到翻译家的道路━为亡友吴兴华画像(上篇)
·从诗人到翻译家的道路 ━为亡友吴兴华画像 (下篇)
·重见吴兴华
·“蜡炬成灰泪始干”━怀念我的父亲吴兴华
·吴兴华:天才的悲剧
·乔纳森荐书:《吴兴华诗文集》
·钱钟书与吴兴华
·高才硕学吴兴华
·追思吴兴华先生
·一代天才吴兴华
·逝去的人是沉默的森林
·富于音乐美的纯诗─谈吴兴华的《西珈》组诗之一
·说不尽的莎士比亚
·十四行─给兴华
吴兴华诗选
·但丁: 神曲 - 吴兴华译(节选)
·记忆
·绝句四首
·果然
·对话
·筵 散 作
·暂短
·歌谣
·星光下
·西珈(1)
·西珈(4)
·西珈(5)
·西珈(6)
·西珈(8)
·西珈(9)
·西珈(11)
·西珈(16)
·西珈(补遗4)
·西珈(补遗6)
·给伊娃
·歌谣
·湖畔
·爱情
·西长安街夜
·鹧鸪
·病中
·夜游赠以亮二首
·晾衣
·失望
·绝句三首
·无题
·歌谣
·拟古
·秋日的女皇
·行乞歌院图
·无题
·当你如一朵莲花
·森林的沉默
·效清人感旧体
·杂诗
·
·悲哀
·锦瑟
·西山
·绝句
·春草
·褒姒的一笑
·无题
·大梁辞
·书《樊川集杜秋娘诗》后
·励志诗
·素丝行
·画家的手册(节选)
·
·感旧
·Sonnet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但丁: 神曲 - 吴兴华译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但丁: 神曲
   
   吴兴华译
   
   第一部

   
   第二节
   
   白昼正渐渐消逝,昏暗的影子。
    解除了大地上面一切生物
    辛劳的感觉,只有我一个人,独自
   
   准备着应付双重战斗的任务─
    道途既遥远,心中又惶惧不安─
    这一番经过,我将要忠实地叙述:
   
   啊,诗神,崇高的灵感,给我以支援!
    啊记忆,你曾写下我亲身的闻见,
    如今该轮到你显示你的尊严。
   
   我对他说到:“诗人和导师,且慢,
    先请看我有没有足够的品德,
    然后再将我托付给艰巨的考验。
   
   固然,西尔维的父亲,根据你所说,
    当年曾进入历劫长存的地界,
    那时他尚未摆脱人类的躯壳;
   
   但是诸恶的大敌对他关切,
    考虑到他是重大影响的起源,
    以及由他而产生的子孙和基业,
   
   从理性看来,这本是事所当然;
    因为在高高的天上,他早被选作
    美好的罗马和她帝国的祖先。
   
   前者和后者,如果我没有说错,
    都是为未来的圣地奠定根基,
    那里是伟大彼得后裔的宝座。
   
   他那番经历曾博得你的赞辞,
    使他从听到的事物里汲取勇气,
    从而才有了胜利和教皇的罩衣。
   
   
   后来,‘神选的器皿’也曾经前去,
    为了给拯救人类的唯一法则─
    真实的信念─提供充分的依据。
   
   但我,既不是伊尼亚,也不是保罗,
    我去那里作什么?可有谁准许?
    别人,我自己,都相信我没有资格。
   
   因此,即使我放弃一切疑惧
    跟你走,结果恐怕也会是扑空;
    你是明智的,不必我多费言语。”
   
   正像一个人瞬时间思虑重重,
    否定了原来的意图,把目的改变,
    开拓的壮志消灭得无影无踪。
   
   我正是这样,站在苍茫的崖畔,
    由于思忖磨钝了自己的热情,
    不能像当初一样地坚决、果断。
   
   “如果你方才的话我的确听清”,
    那位胸襟广阔的阴魂回答道:
    “畏怯已经蚀透了你的心灵;”
   
   许多人时常因此把机会失掉,
    背离了伟大的功业,有如牛马,
    对幻影震惊,错认为危险来到。
   
   为了免除你这种无谓的惧怕,
    让我告诉你我这次前来的原因,
    以及我听到的使我怜悯你的话。
   
   我本来是属于上下无着的人群,
    有一位美丽蒙福的圣女来唤我,
    我向她表示竭诚尽职的忠心。
   
   她的双眸赛过了星光的闪烁,
    她的语调是无比地柔和动听,
    以天使似的声音,她这样对我说:
   
   ‘有劳你,生性仁恕的曼仕阿精灵,
    (你的名字在世界上仍然传遍,
    并且将继续传下去,永永无穷)
   
   我有个朋友,但命运对他不友善,
    如今在荒野里路途遭到了阻止,
    使得他由于恐惧而向后退转;
   
   我深怕他已经完全把方向迷失,
    根据我在天堂里听到的经过,
    可能我赶来援救已经是太迟。
   
   请你快去吧,用你粲花的唇舌,
    以及能保护他的一切方式,
    帮助他,从而把我的忧虑解脱。
   
   祈求你动身的是我,碧亚屈契,
    来自我一心渴望回转的高天,
    我这样申诉是受到爱情的驱使。
   
   当我再一度回到我主的身边
    我将时常给你以应得的赞美。’
    这时她沉默不语了,我接着发言:
   
   ‘贞淑的圣女啊,只是由于你,人类
    才能够超越其他亿万的物体,
    包括在圆周最小的天环之内。
   
   你对我有所命令,我十分感激,
    即使我已经遵从,也觉得太晚,
    因此你无需进一步说明来意。
   
   但是告诉我,你怎能无所畏惮,
    离开你热切思慕的宽广的天空,
    下降到地心,并且能安然往返?’
   
   ‘既然你对于这一点不能想通’,
    她回答我说:‘我可以略作解释,
    为什么我不怕来到这黑暗当中。
   
   值得害怕的只有那些物质,
    它们具有着伤损别人的功能,
    不属于此类的自然不必恐惧。
   
   至仁的上帝是这样将我造成,
    使我不受到你们苦难的侵害,
    并且能平安履渡熊熊的火坑。
   
   我所派遣你解救的那一番障碍,
    触动了天上崇高的圣女的哀怜,
    以致她竟把严厉的判决破坏。
   
   她把露其亚叫到她的跟前,
    对她说:“我把你一位忠实的臣仆
    托给你,如今他需要你的支援。”
   
   露其亚,从来就敌视一切残酷,
    立刻起身到我正坐着的地方,
    与我一起有拉结,古代的贤母。
   
   “碧亚屈契,”她说道:“上帝的容光,
    那热爱你的人为你离开尘世
    喧嚣的群众,你怎么不去相帮?
   
   难道你听不见他在悲痛地哭泣?
    看不见他在河岸上与死亡斗争─
    那汹涌的河流,海洋也为之失势?”
   
   听了她的话,我没有片刻留停;
    世上任何人想求福或者避祸,
    都不曾表现同样匆遽的心情。
   
   因此我急急飞下神佑的宝座,
    知道我可以信赖你爽朗的口才,
    它能把荣誉带给你和你的听者。’
   
   当这些原委都已经讲述明白,
    她转过那双泪光晶莹的美目,
    使我看见了,更想要赶快前来。
   
   我如今来到是遵从她的嘱咐,
    引你躲开那野兽─她站在中途,
    堵塞了攀上美丽的山峰的近路。
   
   你还要怎样,为什么,为什么踌躇?
    为什么心里还感到这般怯懦?
    为什么没有前进的毅力和雄图?
   
   既然天国的宫廷里有这样三个
    蒙福的圣女都对你表示关怀,
    我也向你保证了顺利的后果?
   
   正像在夜寒当中娇小的苞蕾
    下垂关闭着,等阳光涂上了银色,
    又一一耸立在枝上,将花瓣张开;
   
   同样我衰退的勇气重新振作,
    进取的热望在我血脉里奔腾,
    仿佛一个人刚脱掉周身的束缚。
   
   我说:“救苦的圣女啊,她真是多情,
    还有你,排难解纷也真是尽力,
    对她的指令能如此迅速执行!
   
   你已经消释我心中一切的疑忌,
    听了你的话,我只想即刻前往,
    决不再更改我当初定下的目的。
   
   请走吧,同一个意志督促着我俩,
    你是主人和老师,你又是向导。”
    于是他走去,我随着他走的方向
   
   踏上了一条艰涩荒凉的小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