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官天乙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上官天乙文集]->[后悔出国]
上官天乙文集
·杂交混血真能改良中国人种?
·共产恐龙正在走进博物馆
·胡锦涛是江泽民的好学生
·民主的胜利?反腐败功臣选举落败
·毛爷爷死得其所 别再骚扰他老人家啦
·美国倒霉 中国渔翁得利
·美国战略家愿拉登万寿有疆?
·拉登一举成名的诀窍和意义
·恐怖分子的不怕死哲学
·上海:恐怖袭击的下一个“软肋”
·拉登死定了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海焰火与阿富汗战火
·阿扁好潇洒
·魔鬼拉登的惊人魔力
·拉登最好别死
·阿扁撒谎?天知道
·高干子女不妨学一学胡大公主
·国民党输了也好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赖昌星的“中国心”
·台湾大学生情有独钟“江主席”
·瓜分元旦
·吴征杨澜?与我何干
·李文和的觉悟
·大年初一上班,不是财迷
·布什总统,真“牛”
·中美哥俩好?难说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请党中央穿上“皇帝新衣”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胡锦涛到美国走钢丝
·看“温家宝挨批”过瘾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网上传言北京流血政变
·布什总统“傻”得有学问
·小小圆球 颠倒全世界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江主席,看看人家马哈蒂尔
·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上帝偏爱加拿大?
·张万年“劝进”江泽民?冤枉
·江泽民以退求进 一退到底
·江主席,交枪吧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何新自杀”大快人心?
·在温哥华如何“积极向上”
·网友不买“一夜情”的账
·出国的好处
·后悔出国
·真想回国
·王丹与胡锦涛,都是“团派”?
·省长不能向省民看齐
·加拿大华人移民的镜子
·愿美军早日得胜回国
·温家宝偏袒香港 不应该
·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美国钻进死胡同
·江泽民与家庭妇女一般见识?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当副主席 岂有此理
·温哥华到底好在哪?
·民主假面非骑士 香港平安港民护
·如果你也爱香港,你也应该哭泣
·披着自由外衣的野狼恶霸
·人妖颠倒是非淆 对敌慈悲对友刁
·恳请港人擦亮眼 莫作《乌合之众》
·可怜断指日 亦是断肠时
·暴徒自缚不自知,马到悬崖不收缰
·粤之南,国有殇!
·读洪门檄文有感
·国之殇,民之耻
·示威者们,你们应该愤怒!
·香港鼠辈之患胜于鼠疫
·如斯港民,国之幸哉
·路堵尚能通,心塞何人疏
·莫以为善为名,将香港推上不归路
·乱港黑手凭出,香港逆风自强
·爱港官民媒体齐发力 不让黄媒再颠倒黑白
·豺狼恶犬乱港粤,傲骨戍节方有望
·香港,受够了!
·卖港求荣必自毁,红旗飘扬永在心
·对抗乱港暴力,我们应该更加果决一些
·議黃之鋒嘅尷尬
·恐袭?欲使香港万劫不复?
·人民的呼声才是香港司法正义的方向 ——有感于香港市民抗议终审法院轻判非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悔出国
    到月底,我移民加拿大整三年,够资格申请唱歌入籍了。 这三年,有人称之为“移民监”,似乎入籍后才真正获得自由解脱,如断线风筝,随心所欲远走高飞。不过依我的具体情况,顶多也就是去邻居美国串门方便点,更诱人的远大目标至少在近期尚未浮现。出国以前有过的那种寻找世外桃源的雄心壮志,经过磨练,已然基本消失。而且新闻里传说,温哥华是世界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找再好的去处,恐怕只有天堂。

    高山其所以为高山,令人惊叹不止,多半因为置身山下,需要仰望的缘故。待千辛万苦爬上山顶,再低头看来时的一路惊险,总有些平淡无奇的渺视意味。 (博讯boxun.com)

    过往三年中,发生过对出国的痛悔,也有庆幸出国的得意,还有回国的神往,甚至偶尔一闪念,企图一了百了,结束这趟太麻烦的人生旅行。当事时无不惊心动魄,撕肝裂肺,现在回想,竟好像全是别人的戏剧表演,与本人无关紧要了。

    然而在申请入籍的重要历史关头,总该做点甚么,留个纪念。算算老账,不失为纪念过去,迈向未来的一种适当方式。所以今天就丑话先说,定下这第一个题目:后悔出国。

    中国有句俗话:人比人,气死人。又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后悔出国的想法,就是起源于比较。

    首先是拿自己的现在与过去比。如今的温哥华,找份专业工作难上加难,可是在中国,我为了离开原单位,换个工作,整整努力了三年时间都未见成功。那是在某所大学的教书差事。一周只需上6节课,就够评职称的工作量。出国前夕的那一年,因为正常调动几乎绝望,我更是甚么招呼也没打,私自到一家报社做了编辑记者,天天去上班,有时还出远门采访。跟学校的联系仅限于参加周四下午的政治学习,结果学校不但照旧发工资,还拿到了“全勤奖”。

    至于在中国做编辑记者的物质待遇,跟温哥华的华文媒体编辑记者相比,差距真有太平洋那么大。因为其中涉及腐败嫌疑,桌面上不提也罢。

    其次是与中国的老同学相比。老同学坚守学校岗位的,职称一般是副教授以上;在报社的,最低也有主任的头衔;做“公仆”为人民服务,则多为“处座”,局级也不少;“下海”经商的,更有同学从房地产一路转战到文化事业,现成了中央某权威喉舌的后台老板。像我现在这样,租房子住,拿工资养家活口,几乎剩不下多少闲钱的所谓专业人士,中国老同学里一个也没有。

    最后是跟自家弟兄比。我家兄弟五人,老二是个经济小官僚,级别不高,权力不小,单位油水挺大;几年前即由单位牵头,个人出资,集体建房,已有三层小楼房一座。老三也是文化人,不过他在中国拿的工资比我在加拿大的工资还稍微高点儿,而且三房一厅分期付款完毕,自有产权,无须交房租。老四老五当个体户,搞一家一户的小商品经济,才出道不久,便合盖了一栋小楼房。总之,兄弟五人,我年纪最大,学历最高,唯一的加拿大移民,也是唯一无房无产者。 11/18/02

©2000-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