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官天乙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上官天乙文集]->[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上官天乙文集
·杂交混血真能改良中国人种?
·共产恐龙正在走进博物馆
·胡锦涛是江泽民的好学生
·民主的胜利?反腐败功臣选举落败
·毛爷爷死得其所 别再骚扰他老人家啦
·美国倒霉 中国渔翁得利
·美国战略家愿拉登万寿有疆?
·拉登一举成名的诀窍和意义
·恐怖分子的不怕死哲学
·上海:恐怖袭击的下一个“软肋”
·拉登死定了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海焰火与阿富汗战火
·阿扁好潇洒
·魔鬼拉登的惊人魔力
·拉登最好别死
·阿扁撒谎?天知道
·高干子女不妨学一学胡大公主
·国民党输了也好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赖昌星的“中国心”
·台湾大学生情有独钟“江主席”
·瓜分元旦
·吴征杨澜?与我何干
·李文和的觉悟
·大年初一上班,不是财迷
·布什总统,真“牛”
·中美哥俩好?难说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请党中央穿上“皇帝新衣”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胡锦涛到美国走钢丝
·看“温家宝挨批”过瘾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网上传言北京流血政变
·布什总统“傻”得有学问
·小小圆球 颠倒全世界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江主席,看看人家马哈蒂尔
·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上帝偏爱加拿大?
·张万年“劝进”江泽民?冤枉
·江泽民以退求进 一退到底
·江主席,交枪吧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何新自杀”大快人心?
·在温哥华如何“积极向上”
·网友不买“一夜情”的账
·出国的好处
·后悔出国
·真想回国
·王丹与胡锦涛,都是“团派”?
·省长不能向省民看齐
·加拿大华人移民的镜子
·愿美军早日得胜回国
·温家宝偏袒香港 不应该
·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美国钻进死胡同
·江泽民与家庭妇女一般见识?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当副主席 岂有此理
·温哥华到底好在哪?
·民主假面非骑士 香港平安港民护
·如果你也爱香港,你也应该哭泣
·披着自由外衣的野狼恶霸
·人妖颠倒是非淆 对敌慈悲对友刁
·恳请港人擦亮眼 莫作《乌合之众》
·可怜断指日 亦是断肠时
·暴徒自缚不自知,马到悬崖不收缰
·粤之南,国有殇!
·读洪门檄文有感
·国之殇,民之耻
·示威者们,你们应该愤怒!
·香港鼠辈之患胜于鼠疫
·如斯港民,国之幸哉
·路堵尚能通,心塞何人疏
·莫以为善为名,将香港推上不归路
·乱港黑手凭出,香港逆风自强
·爱港官民媒体齐发力 不让黄媒再颠倒黑白
·豺狼恶犬乱港粤,傲骨戍节方有望
·香港,受够了!
·卖港求荣必自毁,红旗飘扬永在心
·对抗乱港暴力,我们应该更加果决一些
·議黃之鋒嘅尷尬
·恐袭?欲使香港万劫不复?
·人民的呼声才是香港司法正义的方向 ——有感于香港市民抗议终审法院轻判非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亚洲足球与欧美列强相比本来就有不小差距,本届世界杯预选赛上未能出线的荷兰、南斯拉夫,随便谁到亚洲区都会所向披靡。而中国队即便在亚洲这帮世界足坛的“矮子”中也无法称雄,它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决赛权,完全是幸运之神偏向,使得它既无须与日本、韩国两个主办国交锋,又避开了沙地、伊朗、伊拉克,外围赛碰上软蛋乌兹别克、卡塔尔、阿联酋的缘故。

   神奇教练米卢在这里展现的神奇,也无非就是运气好而已。

   幸运进入决赛圈的中国队倒还算明白,决赛启程之前,已经写了公开信向球迷道歉,说自己技不如人,可能要让球迷失望。

   但有些中国球迷仍未绝望。据说,因为中国队有米卢。

   米卢!这名身经百战的洋教头,已经率领第5支球队进入了世界杯正赛,连不屑于足球运动的美国,也在他的神奇调教之下进入次圈!

   米卢还是中国队第一个决赛对手哥斯达黎加队的老东家,他曾经在1990年率哥队打入世界杯赛次圈,对这支球队应该多少有些了解。哥斯达黎加队目前的教练吉马良斯当时是球队之一员。

   哥队球员也多数名不见经传,仅前锋“塑胶人”万乔普多多少少在世界足坛有点知名度。与中国队比较,还真算是门当户对。在强队如林的世界杯决赛圈,中国队能碰到这样的对手,似乎又是一个幸运的兆头,神奇的米卢似乎又发了“神”威。

   然而命运之神这回实际上并不想偏向中国队,它的意旨已经从决赛时间安排上显现端倪:六四,是年轻中国人记忆中的倒霉日子。13年前,一帮青年人和一帮老年人在北京天安门政治决斗,双方互不相让,互不妥协,结果演出了一场流血惨剧。

   在那之前,1989年中国周边无战事,中美关系进入蜜月期,美方甚至帮助中国改进歼8战斗机。开放的中国摸着石头向市场经济过渡,即将被国际接纳,加入世贸组织。中国全力发展经济,尽管体制改革造成物价上涨,管理混乱,官僚横行,改革开放十年,依然成效显著。 政治改革方面,赵紫阳重任在肩,也走到了关键时刻。

   就是以六四为分界线,中国的国际形象前后判若两人,几乎一夜之间昔日的好朋友纷纷做鸟兽散。美国欧洲撕毁贸易订单,中国遭到经济制裁,“入世”更成没影的事。改革开放一时大有疑问。

   亏得那位重新控制局面的老人缺了点毛泽东“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浪漫英雄气,多了点现实的自我克制,改革开放尚存一息,而后又在梦幻般的“春天的讲话”中缓慢苏醒上路。经过十余年的“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今天的中国才艰难走出六四阴影,加入“世贸”,获得奥运举办权,回到了国际大家庭,并迈出资本家入党的新一步。

   然而直至今日,六四曾经对立的双方并未稍减敌意,仍在互相指责,仍是一副斗个你死我活、你下我上,非此不可的架式。容忍、沟通、妥协、平衡,民主社会必有的气象无论在专权的当权者还是在要权的民主精英方面,仍旧一如既往不见些许萌芽。双方都本着不能容忍、不善沟通、不愿妥协、不搞平衡的彻底革命精神,各自顽固表演着独霸天下独吞果实的专横品性。

   相形之下,英国民主了数百年,到今天,仍然能够容忍女王终身当女王,容忍贵族们在国会里高谈阔论,在中国人看来竟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而其实,由容忍、沟通、妥协达致各种利益、力量、观点看法的折衷平衡,正是民主政治的精髓。

   执政者专横地执政,搞民主者专横地搞民主;老年人顽固地专横,青年人专横地顽固;针尖对麦芒,狭路相逢互不相让,当为六四惨剧发生的直接因缘,也是中国专制传统根深蒂固民主异常难产的一大症结。当事者双方至今仍未执迷不悟,六四惨剧并没有警醒任何一方做真正深入的反思,得到真正的觉悟,没有转变为新生的起点,带来新生的幸运,也就注定了六四仍然是中国年轻一代倒霉的日子。

   在这个倒霉日子里打比赛,中国队注定是凶多吉少。

   6/4/02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