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官天乙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上官天乙文集]->[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上官天乙文集
·杂交混血真能改良中国人种?
·共产恐龙正在走进博物馆
·胡锦涛是江泽民的好学生
·民主的胜利?反腐败功臣选举落败
·毛爷爷死得其所 别再骚扰他老人家啦
·美国倒霉 中国渔翁得利
·美国战略家愿拉登万寿有疆?
·拉登一举成名的诀窍和意义
·恐怖分子的不怕死哲学
·上海:恐怖袭击的下一个“软肋”
·拉登死定了
·张学良怎样从“剿共”先锋变为“联共”积极分子
·上海焰火与阿富汗战火
·阿扁好潇洒
·魔鬼拉登的惊人魔力
·拉登最好别死
·阿扁撒谎?天知道
·高干子女不妨学一学胡大公主
·国民党输了也好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赖昌星的“中国心”
·台湾大学生情有独钟“江主席”
·瓜分元旦
·吴征杨澜?与我何干
·李文和的觉悟
·大年初一上班,不是财迷
·布什总统,真“牛”
·中美哥俩好?难说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请党中央穿上“皇帝新衣”
·朱熔基办公办错了地方
·胡锦涛到美国走钢丝
·看“温家宝挨批”过瘾
·中国应该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网上传言北京流血政变
·布什总统“傻”得有学问
·小小圆球 颠倒全世界
·六四是个倒霉日子 中国队该输
·江主席,看看人家马哈蒂尔
·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上帝偏爱加拿大?
·张万年“劝进”江泽民?冤枉
·江泽民以退求进 一退到底
·江主席,交枪吧
·音乐声中、斜阳下、温哥华
·“何新自杀”大快人心?
·在温哥华如何“积极向上”
·网友不买“一夜情”的账
·出国的好处
·后悔出国
·真想回国
·王丹与胡锦涛,都是“团派”?
·省长不能向省民看齐
·加拿大华人移民的镜子
·愿美军早日得胜回国
·温家宝偏袒香港 不应该
·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在温哥华,看中国烟花
·美国钻进死胡同
·江泽民与家庭妇女一般见识?
·胡锦涛给江泽民邓小平擦屁股
·胡锦涛当副主席 岂有此理
·温哥华到底好在哪?
·民主假面非骑士 香港平安港民护
·如果你也爱香港,你也应该哭泣
·披着自由外衣的野狼恶霸
·人妖颠倒是非淆 对敌慈悲对友刁
·恳请港人擦亮眼 莫作《乌合之众》
·可怜断指日 亦是断肠时
·暴徒自缚不自知,马到悬崖不收缰
·粤之南,国有殇!
·读洪门檄文有感
·国之殇,民之耻
·示威者们,你们应该愤怒!
·香港鼠辈之患胜于鼠疫
·如斯港民,国之幸哉
·路堵尚能通,心塞何人疏
·莫以为善为名,将香港推上不归路
·乱港黑手凭出,香港逆风自强
·爱港官民媒体齐发力 不让黄媒再颠倒黑白
·豺狼恶犬乱港粤,傲骨戍节方有望
·香港,受够了!
·卖港求荣必自毁,红旗飘扬永在心
·对抗乱港暴力,我们应该更加果决一些
·議黃之鋒嘅尷尬
·恐袭?欲使香港万劫不复?
·人民的呼声才是香港司法正义的方向 ——有感于香港市民抗议终审法院轻判非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燕子的“服装狱”与乾隆爷的“文字狱”
   小燕子赵薇做时装宣传,衣服上印有日本军旗图案,被热心网友发现,顿时舆论大哗,网上更是热闹得日月无光天昏地暗。有人说赵薇应该认错道歉,有人发誓从此再不看与小燕子有关的电影电视,更有人泼口大骂“妓女”“慰安妇”,甚至有黑客付出行动,黑掉了一个著名网站的赵薇歌迷俱乐部。一些平时默默无闻的学者专家也不甘寂寞,趁机崭露头角,以权威的姿态指点赵薇应该如何如何。国内某名不见经传的媒体则及时发布公开声明:“不刊登所有与她有关的影视消息与动态,不宣传赵薇的全部音像作品和其参加的一切文化娱乐活动,不刊登有其形象的商业广告。”于是一下子名闻中外。

   在下乃一介碌碌为生计奔波不息的海外蚁民,没有时间加入网上热火朝天的议论和臭骂行列。我只想本着平常人的良心说句平常的良心话:小燕子冤枉。

   首先,既是做模特搞时装宣传,那么到底穿甚么服装,就不是模特自己能决定的事情。即便像小燕子那样小有名气的明星,人家出钱雇了她,也只好乖乖听从调遣,由不得她自作聪明,挑肥拣瘦。所以,这事如果真有差错,要负责任,首先是搞时装宣传的甚么部门单位。可是直到现在,无论网民的指责、臭骂,专家的教导,媒体的炮轰,都一致把矛头对准赵薇,岂不邪门?事实上,主持其事的某时装杂志早已刊登过该“军旗”时装的照片,并没有甚么人提出异议。

   其次,从照片上看,所谓“军旗服装”,不过是白色方块底子上,一个红色大圆球,周围环绕若干道红线,最外边又围着若干小红球,球与球之间,写有“健康”“平和”“卫生”等黑字。虽然在下拿过历史学硕士学位,不过我还是闹不清楚,日本军旗指的是红色大圆球加红线呢,还是红色大圆球加红线加小圆球,还是红色大圆球加红线、加红色小圆球、再加黑字?显而易见,红色圆球加红线画的是光芒四射的太阳。我们小朋友从小画太阳就是这样的。比如我的英文名字SUNNY,要画成图像,多半也要画成这样。难道我的名字也有招摇日本军旗的嫌疑?难道因为当年侵华日军太阳旗用了这个图案,太阳的这种画法就该禁止了,现在应该画成大黑球加黑线,或者大白球加白线?或者大红方球、三角球、平行四边球加红线?再或者干脆禁止喜欢太阳,禁止画太阳?我真不明白,难道因为日本军旗用了太阳这个美好的图案,它就被永久玷污了、霸占了,成了丑恶的、该禁忌的图案?人类画太阳就该改一种画法,甚至完全放弃对太阳的热爱?这究竟是对日军的谴责还是对自己的虐待?

   此外,当年侵华日军还穿过弯弯的大头靴,吃过雪白的大米饭,用过锋利的日本军刀,我们要不要把靴子改成直的,改吃黑色的米饭,改用刀背来切东西?日本鬼子饿了吃饭,渴了喝水,我们是不是要饿了喝水,渴了吃饭,或者干脆不喝水不吃饭?如果这些习惯不必改变,唯独不许那样画太阳、喜爱太阳,那又是为甚么?究竟该怎么区别,哪些该禁,哪些不该禁呢?

   有位网友说,赵薇遭遇了“服装狱”。由“服装狱”我想到“文字狱”。小燕子真与乾隆爷有缘。乾隆正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文字狱”的制造者之一。一个在历史上制造“文字狱”,一个在今天遭遇“服装狱”,这爷儿俩又一次走到了一起。不过乾隆是个比较自信、大度的皇帝,最初他本不想“以语言文字罪人”,后来不得已重走许多专制皇帝的老路,制造了许多“文字狱”,也常提醒大臣,不得过份“吹毛求疵”,让人“无所措手足”,并偶而亲自纠正下面的一些偏差。直到最后终于放弃对“文字狱”的兴趣爱好。小燕子这事,倘若撞在乾隆爷的手上,说不定还会放她一马呢。

   举个例子,1785年有人发现江西刘遇奇的诗文里有“反动”言论,以为“对明月而为良友,吸清风而为醉候”,其中的“明月”影射明朝,“清风”影射清朝,动机不纯。乾隆批示说:“‘清风’‘明月’,词人引用成语,此而目为悖妄,则将‘清’‘明’二字避而不用,有是理乎?”结果未予追究。

   倒是明太祖朱元璋,发迹之前有极不光彩的历史,辛辛苦苦坐上皇帝位置了,仍缺乏自信自尊,时时疑心人家看不起他,揭他不光彩的历史疮疤,才狠下煞手罗织“文字狱”。朱元璋做过和尚,于是不但“和尚”、“僧”的字样碰不得,连发音相同、相近的“生”、“圣”也不能出现在他眼前。朱元璋是“盗贼”起家,不但“盗贼”二字碰不得,写“以身作则”也不行,因为“则”与“贼”发音相近。朱元璋的禁忌不胜枚举。朱元璋时代的文人墨客,碰上这么个不讲道理怀疑一切的皇帝,堪称中国历史上最倒霉的一群倒霉蛋。

   众所周知,“文字狱”体现了封建皇帝对臣民的思想文化专制。“服装狱”是网民自发搞起来的,是否也是一种专制?照“服装狱”的汹涌势头环环相扣发展下去,是否也会出现一种动辄触禁犯忌的局面?在下只是个喜欢自由放炮的平常人,不敢做出这般后果严重责任重大的判决。

   12/8/01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