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孙中山与两个[三民主义]]
清水君文集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6]一个失业大学生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6][008在行动]与[清水君文集]将正式出版,现在起接受读者预订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7]中华爱国民主党海外网站现已开启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8]云贵川办事处:现阶段国内如何开展爱国民主运动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9]山东工委:强烈要求山东省政府响应胡主席指示,做好SARS的预防治疗工作
爱民党务Go Top
·清水君:行动是最好的纪念----作于六·四14周年
·清水君:胜利属於草民阶层的民主运动!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实现大中华复兴的奋斗之路
·清水君: 爱国民主同仁的分类
·清水君:爱国民主组织的工作
·清水君:爱国民主工作指南
·清水君:建立爱民根据地政府
·清水君:实现中国民主的3大阶段
·清水君: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清水君:我们的民主治国草案
·清水君:关于募集爱国民主经费
·清水君:关于民主选举
·清水君:我们需要怎样的民主人士?
·清水君:执行力是政治组织成功与否的关键
爱民讲座Go Top
·[爱民讲座1] 清水君:论中共领袖的素质
·[爱民讲座2]清水君:如何保证不成为第二个共产党
·[爱民讲座3] 清水君:独裁体制内的精英就是精神鸦片
·[爱民讲座4] 清水君:要人治还是法治?
·[爱民讲座5] 清水君:看清楚所谓的稳定
·[爱民讲座6] 清水君:到底谁在害怕改革?
·[爱民讲座7] 清水君:支持熟悉的魔鬼还是支持陌生的天使?
·[爱民讲座8] 清水君:论[资本家入党]
·[爱民讲座9] 清水君:独裁体制与封建体制的比较
·[爱民讲座10] 清水君:民主体制与独裁体制的不同
·[爱民讲座11] 清水君: 有效控制的口罩与控制无效的SARS
·[爱民讲座12] 清水君:你该效忠谁?
·[爱民讲座13] 清水君:我们反不反共?
·[爱民讲座14] 清水君:我们革不革命?
·[爱民讲座15] 清水君:为何要爱国?
·[爱民讲座16] 清水君:为何要爱民?
·[爱民讲座17] 清水君:为何要爱人?
·[爱民讲座18] 清水君:从9-11到SARS---这是什么样的社会?
·[爱民讲座19] 清水君:民族主义与中华复兴
·[爱民讲座20] 清水君:颠覆无罪、民主有理
儒回文明研究Go Top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一]清水君:伊斯兰教与清真教、回教、天方教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二]清水君:古代中华伊斯兰教的溯源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三]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十大民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四]清水君:伊斯兰与儒家文明之比较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五]清水君:经堂教育与以儒释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以儒释经的三大阶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七]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八]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教义学的特征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九]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伦理道德观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尾声曲]清水君:没有战争的世界,到处是奇迹
爱民参考Go Top
·[安全参考] 突破网络封锁方法系列:无界浏览器
·[安全参考]A011:关于无界浏览器的一些补充
·[社会参考]一个15岁女孩的俏皮话
·[社会参考]007:从陈文英“线人”身份看中共海外“线人”之路
·[社会参考]新时期湖南农民自发抗争调查报告
·[社会参考]孙志刚惨死收容所
·[社会参考]额尔登顺:我为非典尽了一次公民义务
·[外交参考]日本人在上海调戏中国姑娘--国人应该清醒了!
·[历史参考]悬赏缉拿杀人凶手周恩来等紧要启事
回国之后Go Top
·清水君的紧急声明!
·我目前安全,享有[被跟踪型自由]/2003年8月25日
·加入爱民党不再要求申请
·云云:人一走茶就凉,管你坐不坐牢房--从清水君事件看“民运”中的世态炎凉
·清水君:答亲爱的云云朋友
·云云:清水君,国安重地请勿久留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一]清水君:我的一点感想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二]清水君:中共的一些善政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三]清水君:就中共善政问题答网友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四]清水君:给中共16大三中全会的20条施政建议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五]清水君:我和国安及朋友们
·请网友给予宪法或政改意见,并提供修宪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民主党派负责人的联系资讯
·爱民党是否应注册加入政协?
绑架之后Go Top
·清水君(黄金秋)被捕的报道
·清水君其人其事
·2002年马来西亚报纸对清水君的报道:不甘平凡向难度挑战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2: 放弃升学当无冕皇帝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3: 从采访到写文章出书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4: 大马行友人褒贬不一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5: 3次迷路获贵人相助
·清水君(黄金秋)2003年9月13日在连云港被绑架
·清水君:相信中国的民主事业终究会成功,个人牺牲也无所谓
·鸟飞舞:清水君回国事件,考验中共新领导人智慧和宽容度
·黑眼睛:清水君,你在哪里?
·徐沛:致清水君
·小溪:清水君被捕,为何没人关注声援营救?
·小溪:清水君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中山与两个[三民主义]


   ----(2002年4月)
   孙中山的一生,是充满奇异的一生。
   首先,他曾经上书满清王朝[改革派] 实权人物李鸿章(如同今日中共改革派之朱容基) ,然而,李鸿章不纳,遂开始推翻满清腐败统治之举,最终,满清间接葬送于孙中山之手。
   而孙中山所恃者,曰民生,曰民族,曰民权,号[三民主义] !
   然而,对于中国这样一个[老帝国] ,革命容易,民主难,孙中山毕生所做,不过是实现[三民主义] 之[民族] 一项而已,即:推翻满清,建立民国;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中华民族的主体---汉族终于得到应有的统治地位,占据了国家的主动权。
   至于[民生] 一项,则是蒋介石先生毕生努力所做,先是北伐统一中国,然后开展经济大建设和军备,迎接日本鬼子的杀戮,直到胜利,后来退据台湾,更是积极经营,走上富国强民之道。
   而[民权] 一项,终蒋介石一生,先面对各路军阀,再面对日本鬼子,再面对中共武力叛变,再死守孤岛局势险恶,他无数次想实现[民权] 一项,却无法成功。他曾经无数次应政敌所迫通电下野,然而无论谁接手,都不能解决乱局,不得不请他复出。他也曾经试图邀请胡适竞选总统,而自己退位下野,然而,党内哗然,他被迫改变心意。
   幸好,在蒋经国时代,终于可以在经济发展强大的时候,逐步实现[民权] 一项,在他的手里,反对党可以公开发展,民间报刊逐渐创办,舆论自由日益扩大,国民党终于实现[还民主权] 的理想。而这个理想,因为中共的阻挠,在大陆仍然是一个梦想。
   可以说,[三民主义] 成就了孙中山,成就了国民党,也成就了中华民国,更加拯救和成就了中华民族!
   [民族] 一项,先从满清专制统治中夺回民族主权,不再受民族压迫,实现了民族平等和汉族主导的正确政治局面;之后从日本鬼子的屠刀下争取时间,积极准备和长期进行浴血抗战,使我中华民族免遭灭国之痛;[民生] 一项,从内外交困满目疮夷中迅速建立民族工商业和民族金融证券体系,建立现代化国防体系,具备了一个现代化国家所应有的一切制度和措施,中华民族的各项事业都有了长足发展。[民权] 一项,则需要一个艰巨的过程,孙中山和蒋介石都认识到实现[民权] 政策的复杂性,所以提出和执行了[军政、训政、宪政] 这样一个[还民主权] 的三步曲。
   可以说,如果中国这一百年的历史能够真正按照[三民主义] 走下去,那我们今天的中国,绝对会成为第一世界的另一半,与美国成为民主的伴侣。
   但是,阻挠这一切的,破坏这一切的,浅因是国民党对内不能团结,对外打不过共产党;中因是日本鬼子侵略,国民政府抗日战争牺牲惨重无力对付以逸待劳放肆扩充的共产党;深因却是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 割裂了国民党,逼共产党走上叛变不归路!
   何以言之?
   孙中山1923年与苏俄代表越飞,发表了共同宣言:[联俄、容共、扶助农工],这就是曾经被中共称为[第一次国共合作] 基础的[新三民主义]。
   也就是这个在孙中山逝世前两年所做出的政策,导致了孙中山先生的一世英名尽失,导致了国共走上了分裂对抗不共戴天的道路,导致了大陆沦丧陷入红色恐怖统治和两岸分裂的悲痛结局。
   且不说早在1923年底蒋介石亲自赴俄考察4个月所得出的给孙中山的报告:[绝不要上苏俄的当!] 也不要说苏俄一向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仇敌,单单看中共建国之后也不能容忍苏俄的野蛮行径而达致陈兵国境随时开战的状态,我们就清楚地知道:国民党绝没有理由和实行独裁主义的苏俄合作。
   因为一个错误导致了第二个错误:容共。当时的中共人数稀少,但在苏俄共产国际的牌子下,被推上了舞台,推上了国民党的主席台。因为中共在当时是苏俄的中国买办和代理人,所以毛贼才[国内有国] 地在江西建立[中华苏维埃] 。
   其实,在当时的民国政府下,有非常非常多的民主党派,即使在北京的军阀政府里,仍然有国会,仍然有几十个党派在勾心斗角,国民党可以选择与任何一个政党合作,未必要选择当时刚刚成立不久有将无兵的有苏俄背景的共产党,即使选择共产党合作,也可以采取合作和互相监督的方式,比如国共可以建立民主执政联盟的形式建立联合政府,在选举和国会议程中合作,这样国共双方也都可以在联合政府建立后放弃军队,还军权于政府,这样,国共之间就不会有这样的深仇大恨,不会有那样惨痛的杀戮和斗争。
   比如马来西亚的马华、国大党和巫统分别代表华人、印度人和马来人,建立了联合政府,建立了总共有11个不同党派参加的执政国阵联盟,在选举和国会议程中共同合作,从而执政40余年!
   何况,当时的共产党既缺乏影响力,也缺乏群众基础,更加没有自己的军队,如果不是采取[容共] 措施,让共产党如同蛔虫一样钻进国民党的躯体,随着国民党的壮大而壮大、随着北伐的胜利而扩展,又怎么能够成为国民党的最后对手和冤家?
   正是这个[容共] 措施,成为大陆沦丧的关键。
   只要稍为了解政治的人,都会知道这样一个基本的事实:没有一个政党可以接受另外一个政党的人加入自己的躯体内,要么你是还没有加入任何政党的,要么你先退出其它政党再来加入!
   因为政治具有排它性,你不能脚踏两个航向的船,也不能同时加入两个不同政治理念的政党!
   国民党奉行[三民主义] ,而共产党奉行苏俄的[独裁主义] ,既然孙中山先生也认识到:[共产主义在中国绝不可行] ,却制定了这样的政策,悲剧就此酿成。
   [容共] 政策诞生了一个荒谬的事实:共产党党员被集体允许加入国民党,而且窃居高位!
   这个决定是孙中山和苏俄代表们做出的,中共的党员们,开始是不情愿和怀疑,张国涛曾经具有远见地反对过这个荒谬的政策,而被中央所疏远;后来他们就从加入国民党之中得到了甜头:李大钊成为孙中山指定的国民党一大主席团5人主席之一,而其它大批共产党党员,包括毛泽东本人,都成为国民党一大的中央委员或者候补委员,从而借尸还魂,得以扩大共产党的组织和影响,
   如果说接受蛔虫进入自己身体不可避免要生病,如果说菟丝花早晚会把被寄宿的豆苗给榨干一样,共产党集体性加入国民党,自然形成了共产党利用国民党的资源发展自己的局面,这种局面,导致了国民党已经成为共产党的寄生母体,共产党完全可以在国民党内召开自己的中央会议,甚至控制主导权,上演老鼠吃象的魔术,这种[党内有党] 的局面,不仅是国民党的生死危机,也是民国存废的关键,更加成为古今中外政治史上的大笑话。
   其实,在这个时期内,国民党如果要分化和消灭共产党也很容易,只要要求已经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放弃共产党身份,全身心投身国民党事业,也可能就此无形中瓦解了中共,因为当时中共的党员们,在自己党内有斗争有苦恼,然而却在国民党内工作愉快,毛泽东本人,在担任民国政府农民部长和宣传部副部长的位子上鞠躬尽瘁,以致在共产党内被人讽刺为[更象国民党的干部] ,至于周恩来,更加不用说可以在国民党如鱼得水。
   然而,孙中山和国民党又放弃了这样一个极好的做法。
   不仅国民党资源在被共产党所利用和蚕食,更为不幸的是:国民党内部因为这个政策而导致了严重分裂,达到了破裂的地步。
   蒋介石考察苏俄之后,就对苏俄有了戒心,对苏俄的私生子中共也具有警惕,他可以接受和中共合作,但是不能接受在国民党内部还有大批共产党党员出席会议掌握资源吃里扒外发展自己。
   汪精卫和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却是乐观主义者。他们给孙中山的决定施加了很多影响,所以中共那时和他们走得很近。
   在孙中山先生死后,迅速发生了中共和汪精卫宋庆龄等所谓的国民党左派合作,在汉口成立中央政府掌握国民党中枢政权的事实,而蒋介石则只好联合不满[容共] 政策的国民党右派人士,在北伐途中于南京成立中央政府,形成民国政府的第一次大分裂危机!
   这次分裂以蒋介石个人妥协宣布下野而结束,然而,由于缺乏统一的中央政策,缺乏国民党高层会议的共识,拥护和反对[容共] 的国民党人仍然在斗争,而共产党在这个斗争中从当初的位列上尊而变成牺牲品。
   [西山会议派]单独决定[清党] ,但没有得到国民党中央会议认同,对于[容共] 政策,孙中山一死,也没有人知道[要容共到几时?] 汪精卫还在依靠共产党和宋庆龄派的支持主持汉口政府,然而,国民党中层已经开始了[清党] 行动,这就是[马日事变] 的爆发。
   [马日事变] 以及类似的屠杀清洗刺激了共产党,
   共产党发现孙中山先生所提供的温馨环境已经不复存在,而汪精卫徒负才子之名却不能指挥军队,共产党开始感到了恐惧和愤怒,一种被抛弃的恐惧和愤怒。
   蒋介石又回到了权力中枢,他主持了[整理党务案] ,要求共产党把党员名单交给国民党审查和备案。
   客观上说,这是共产党应该履行的手续,如同住酒店要拿身份证明登记一样,国民党总不能连自己这里有多少共产党居住都搞不清楚。
   共产党当然不愿意交,这时他们其实可以体面地趁机退出,转而做一个公开的政党,不必借国民党的躯壳,这样既可以消除国民党的疑心,也可以继续与国民党合作。
   凭心而论,共产党愿意接受国民党党员集体加入占据高位吗?而且,还要允许国民党党员们在共产党会议后再召开自己政党的关门会议吗?
   然而,或许是缺乏妥善的安排,缺乏体面的退出,国民党既然要怀疑共产党,共产党就干脆翻了脸,拉起枪杆子反戈一击攻击南昌,然后流窜到江西湖南的山上当山大王。
   从此,国民党和共产党就成为生死之仇的大敌,再也不能真正合作,再也不能共同为国家民族奋斗。
   共产党也很委屈:当初不是我要加入你身体,是你的头孙中山邀请我进去我才进去,现在你觉得你强大了不用我了,我就干了你!
   国民党也很生气:当初你进入我的身体吃肉喝血长大了,要你出来自己独立,你就反手一刀,还有天理吗?
   就这样,从一个所谓的[新三民主义] ,导致了国民党分裂,导致了国共仇视斗争,导致了大陆沦丧,无数国民在内战和红色恐怖中死伤累累。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民国成也中山、败也中山,一个[三民主义] 让中华民国确立和壮大,一个[新三民主义] 却害惨了民国和国民!
   我常常在想:
   如果当年国民党没有让共产党集体加入,那么共产党只是几个精英知识分子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发展空间(共产党是因为[容共] 政策的实施,才借着国民党的高层职位身份去吸引民工,以及利用黄埔军校的职位进行渗透而获得军事资源,包括拉拢到林彪这样千年难得一见的虎将,然后随着北伐的胜利而快速推进和扩张)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