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89-64]13周年忌]
清水君文集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5]:黄山雨教授的建议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6]008云飞扬与清水君通信摘要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7]筹委会最新通知及012给清水君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0]清水君答011文水的[报不平] 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1]关于党章及法轮功问题答A060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2]清水君与云飞扬就出版工作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3]A011文水:大陆朋友上博讯看清水君文集的方法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4]清水君:答美国某法轮弟子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5]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6]一个失业大学生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6][008在行动]与[清水君文集]将正式出版,现在起接受读者预订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7]中华爱国民主党海外网站现已开启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8]云贵川办事处:现阶段国内如何开展爱国民主运动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9]山东工委:强烈要求山东省政府响应胡主席指示,做好SARS的预防治疗工作
爱民党务Go Top
·清水君:行动是最好的纪念----作于六·四14周年
·清水君:胜利属於草民阶层的民主运动!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实现大中华复兴的奋斗之路
·清水君: 爱国民主同仁的分类
·清水君:爱国民主组织的工作
·清水君:爱国民主工作指南
·清水君:建立爱民根据地政府
·清水君:实现中国民主的3大阶段
·清水君: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清水君:我们的民主治国草案
·清水君:关于募集爱国民主经费
·清水君:关于民主选举
·清水君:我们需要怎样的民主人士?
·清水君:执行力是政治组织成功与否的关键
爱民讲座Go Top
·[爱民讲座1] 清水君:论中共领袖的素质
·[爱民讲座2]清水君:如何保证不成为第二个共产党
·[爱民讲座3] 清水君:独裁体制内的精英就是精神鸦片
·[爱民讲座4] 清水君:要人治还是法治?
·[爱民讲座5] 清水君:看清楚所谓的稳定
·[爱民讲座6] 清水君:到底谁在害怕改革?
·[爱民讲座7] 清水君:支持熟悉的魔鬼还是支持陌生的天使?
·[爱民讲座8] 清水君:论[资本家入党]
·[爱民讲座9] 清水君:独裁体制与封建体制的比较
·[爱民讲座10] 清水君:民主体制与独裁体制的不同
·[爱民讲座11] 清水君: 有效控制的口罩与控制无效的SARS
·[爱民讲座12] 清水君:你该效忠谁?
·[爱民讲座13] 清水君:我们反不反共?
·[爱民讲座14] 清水君:我们革不革命?
·[爱民讲座15] 清水君:为何要爱国?
·[爱民讲座16] 清水君:为何要爱民?
·[爱民讲座17] 清水君:为何要爱人?
·[爱民讲座18] 清水君:从9-11到SARS---这是什么样的社会?
·[爱民讲座19] 清水君:民族主义与中华复兴
·[爱民讲座20] 清水君:颠覆无罪、民主有理
儒回文明研究Go Top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一]清水君:伊斯兰教与清真教、回教、天方教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二]清水君:古代中华伊斯兰教的溯源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三]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十大民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四]清水君:伊斯兰与儒家文明之比较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五]清水君:经堂教育与以儒释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以儒释经的三大阶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七]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八]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教义学的特征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九]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伦理道德观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尾声曲]清水君:没有战争的世界,到处是奇迹
爱民参考Go Top
·[安全参考] 突破网络封锁方法系列:无界浏览器
·[安全参考]A011:关于无界浏览器的一些补充
·[社会参考]一个15岁女孩的俏皮话
·[社会参考]007:从陈文英“线人”身份看中共海外“线人”之路
·[社会参考]新时期湖南农民自发抗争调查报告
·[社会参考]孙志刚惨死收容所
·[社会参考]额尔登顺:我为非典尽了一次公民义务
·[外交参考]日本人在上海调戏中国姑娘--国人应该清醒了!
·[历史参考]悬赏缉拿杀人凶手周恩来等紧要启事
回国之后Go Top
·清水君的紧急声明!
·我目前安全,享有[被跟踪型自由]/2003年8月25日
·加入爱民党不再要求申请
·云云:人一走茶就凉,管你坐不坐牢房--从清水君事件看“民运”中的世态炎凉
·清水君:答亲爱的云云朋友
·云云:清水君,国安重地请勿久留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一]清水君:我的一点感想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二]清水君:中共的一些善政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三]清水君:就中共善政问题答网友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四]清水君:给中共16大三中全会的20条施政建议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五]清水君:我和国安及朋友们
·请网友给予宪法或政改意见,并提供修宪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民主党派负责人的联系资讯
·爱民党是否应注册加入政协?
绑架之后Go Top
·清水君(黄金秋)被捕的报道
·清水君其人其事
·2002年马来西亚报纸对清水君的报道:不甘平凡向难度挑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64]13周年忌


   ----(2002-6-3)
   晚上上网﹐在丫虎遇到一个[小毛虫] ﹐一打听﹐原来她是我的老乡﹐老乡见面虽然不是泪汪汪﹐但也是很快打得火热。
   说话间﹐她问我﹕[为什么我打不开你个人档案上推荐的博讯新闻网﹖]
   我一言以概之﹕[共产党独裁者实行网络封锁。]
   她沉默了一会﹐就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上面有什么好东东﹖]
   我回答说:[上面什么都有﹐当然民主信息也不少。]
   她感叹说:[……真想上去看看……]
   然而﹐她话锋一转说:[国内很多网站也什么都有啊……就象新浪﹑搜狐什么的﹐网主也不管﹐乱七八糟的文章多的是﹗]
   我说:[国内的新闻媒体﹐包括网络﹐你最好别把他们的新闻太当回事。因为共产党独裁者要蒙住我们的眼﹐堵住我们的口﹐所以新闻媒体一开始就被洗脑﹐说必须做共产党的喉舌﹐记住﹐不是人民的喉舌﹗]
   [那……国外的媒体不也是乱报道吗﹖不也是有假新闻吗﹖]
   [这是完全不同的情况﹐就中国而言﹐是从上到下整体的独裁绳索套住新闻媒体﹕一是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掩饰罪恶﹐二是助纣为虐跟红顶白党同伐异﹐三是封锁信息蒙蔽视听培养愚民﹐所以造假是政策行为﹑是集团行为﹔而国外的新闻媒体﹐尽管老板可能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却不至于伪造新闻﹐因为国外的新闻媒体是自由的﹐互相竞争也互相攻击﹐一旦被揭发假新闻﹐可能造成失去公信力的严重局面﹐这样就丧失了读者群﹐影响了发行和广告收入﹐老板也就可能破产﹐所以国外媒体即使有假新闻﹐也只是个别人员的行为﹐不属于政策和集团行为。]
   [那你的意思是……国内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一般的社会新闻和娱乐新闻也比较自由﹐但是涉及到政治的﹑民间组织的﹑重大项目和国策的﹑国际关系的﹑贪污腐败的……很多报道的真实性就很值得怀疑﹐特别是新华社版的﹗比如说﹕1958年﹐新闻媒体每天都在说——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不是中好﹐可是在这种大好形势下﹐国民被活活饿死3800万﹐这是中国史上世界史上从来没有的大悲剧﹐而我们的新闻媒体没有提到一个字﹐没有一个报道﹗]
   [那时我还没有出生呢﹐过去的事情我不了解。]
   [好罢﹐就拉近一点说﹐89年64事件﹐独裁者用坦克机枪刺刀屠杀了几千名学生和市民﹐北京的哪一家新闻媒体的记者编辑不知道这个真相﹖他们中很多人自己都亲自受伤﹐可是你看媒体的报道﹐依然是没有死一个人﹗]
   [我不相信﹐不可能﹗你从哪里知道的﹖]
   [不瞒你说﹐我在国内做记者的时候﹐这方面更加无知﹐因为我们被洗脑洗得更加厉害呢﹗出国之后﹐才看到各个渠道的大量信息﹐才了解真相与谎言的距离﹐才开始明白﹕我们的嘴巴﹐不只是用来吃饭的﹗]
   [你看到的照片和文章也不等于事实啊﹐我是非亲眼看到才相信﹗]
   [告诉你﹐我现在还在和一个北京朋友聊天﹐他是外交系统的﹐说到这个话题﹐他表示没有兴趣﹐但是他只简单说了一句:64的时候﹐北京地铁站的每个出口处﹐都堆着山一样高的自行车﹐无人认领﹐都是死者的遗物﹐北京有多少个地铁站出口呢﹖有多少山一样高的自行车﹖你就可以想象有多少遇难者﹗]
   [你别说的这样恐怖好不好﹖]
   [事实真相总是比独裁者告诉你的更加恐怖百倍﹐我曾经和北京一个医院的朋友聊天﹐他们说﹐64的时候﹐太平间里全部是死难者的尸体﹐但是放不下﹐然后走廊里﹑楼道里全部是死尸﹐然后是----你知道每个医院都有很大的自行车车棚的﹐那时全部用来停放死尸﹗这只是一个医院﹐而他们说﹐那时北京的每个医院都是一样﹐死尸多得没地方放﹐有的只好暂时放在大学里﹗那些医生一边流眼泪抢救死伤者一边痛骂共产党﹗]
   [哇……我……我还是不信﹐你有朋友在64死了吗﹖]
   [我那时很小﹐没有资格在北京认识朋友﹐不过﹐你听说过一个天安门母亲协会吗﹖]( 实际为天安门遇难者家属协会)
   [没有。]
   [这个天安门母亲协会是110位母亲发起的﹐代表着110位天安门事变的被屠杀者﹐会长是北京大学女教授丁汝霖﹐她们在两会召开期间还要求人大惩办天安门屠夫李鹏﹗]
   [我怎么不知道﹖]
   [有什么奇怪﹖我家乡发生汽车爆炸案﹐我立即从博讯知道了﹐可是你在家乡那么近都不知道﹗我打电话去问﹐据医院里面的人员说﹐已经死了11个﹐还有一些在抢救﹗可是最后官方的结论是只死了一个人﹗国内的媒体﹐事故和损失数字一定会缩水﹐可是产值和功绩一定会加水﹗]
   [可是我觉得现在挺好啊﹗]
   [没错﹐这是因为共产党实行的是垄断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多少让大家尝到了一点甜头﹐如果你现在生活在文革﹐可能还要穷得当裤子呢﹗]
   [我……不要听你说这个了……我回去睡一觉﹐明天就忘记了今天晚上你说的话﹗]
   [可以﹐你可以忘记﹐独裁者可以忘记﹐可是天安门母亲们不会忘记﹐所有死难者的家属不会忘记﹐所有为64付出代价的人不会忘记﹐所有热爱中国﹑热爱国民的不会忘记﹐毕竟﹐鲜血是真实的﹗]
   下线以后﹐回到一个人的宿舍﹐忽然想起了64。
   是的﹐我不是64那一代人。
   1989年﹐我正在读初中﹐在共产党基层干部父亲的打骂管教中苟延残喘。
   记不得哪一天﹐我最讨厌的新闻联播开始了﹐立刻我的米老鼠节目被父亲扼杀了﹗
   可是这一刻﹐我忽然看到和蔼可亲的赵紫阳总书记出现在画面上﹐出现在天安门﹐那里有很多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们在静坐露营﹐虽然他们在搞什么我不懂﹐但是我听到赵伯伯在麦克风面前真诚地说:
   [我们老了……无所谓了……可是你们还年青啊﹐未来是你们的﹐你们要保重身体啊﹗]
   (大体意思)
   说着说着﹐赵伯伯的眼泪不由自主流了下来﹐[你们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你们不要绝食啊﹗]
   然后他命令医护人员赶快把绝食中体力不支的同学送到医院抢医治﹗
   看到这个画面﹐我什么也不懂﹐可是我的眼泪竟然也流了下来……
   (今时今日﹐我写到这一情节﹐仍然不由两眼含泪﹗)
   或许是在政府大院见惯了农民愁苦憔悴的面容、被拷打的呻吟和官员们麻木不仁的面皮﹐我的心里暖暖的﹐好象有很多感触﹐好象找到了知音﹐我只知道我的心里反复有这样一句话:
   [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有希望了﹐我们有这样好的大哥哥姐姐﹐有这样这样好的赵伯伯在领导着我们﹗]
   那是多么幸福与充满希望的时刻﹗
   在远离首都北京的革命老区,一个少年的第一次不是为自己流泪、但却是感动的欢悦的希望的泪﹗
   然而﹐幸福在不久后的一个下午,嘎然而止﹗
   那时我回到老家去拜访童年玩伴,忽然村口的大喇叭响了: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扩大会议召开……全会决定﹕一﹑免除赵紫阳党内外一切职务﹐并将继续对其审查……]
   那时的感觉﹐好象是晴天霹雳﹗
   然后是看到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面无人色地声称:[解放军]在天安门清场行动中严守纪律,[没有死一个人﹗]
   然后就以为北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然后再看到中央电视台连续不断播放的所谓[暴徒烧杀镜头] ,画面上,是长长的一排排公共巴士在熊熊燃烧,然后是一些[解放军] 士兵被打死烧死的特写镜头。
   我看了义愤填膺。
   相信了那场运动是[暴徒]所发动、被海外[反动组织] 所操纵的,相信了共产党在[镇压暴徒]。
   甚至,出于纯真的公德心,我——一个小小的初中生﹐居然投书报社﹐表达[对暴徒的愤恨之情] ,我严厉地质问[暴徒]﹕公共汽车是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怎么可以烧毁﹖难道以后人民就不需要公共汽车了吗﹖解放军也是人民子弟兵﹐为什么要活活烧死他们?难道你们就没有兄弟姐妹吗﹖
   幸亏报社没有理睬我的投诉信﹐现在的我﹐才知道事实与新闻有怎样大的距离﹗
   失去了赵紫阳﹐我们的日子还要过﹐只不过﹐据领导们训话时所说:
   [我们要准备勒紧腰带﹐自力更生﹐过几年苦日子﹗]
   心里很奇怪:我们什么时候有过好日子了﹖从出生以来就一直感觉过得很自力更生﹐勒紧腰带﹐过了好多好多年苦日子了﹗
   领导们的话没有白说﹐果然日子忽然更加苦起来﹐听说粮食开始要涨价﹐我父亲颇有经验地赶紧拿粮本去粮管所提了些粮食回来﹔学校里校长严厉地警告:
   [要开始过苦日子了﹐如果发现谁敢在餐桌上浪费粮食﹐立即严重警告直至开除﹗]
   然后就是所有学校开始军训﹐派好多[武警官兵] 深入学校﹐把我们这些学生训练成[无条件服从] 的人﹐也就是共产党经常说的[特殊材料制成的] 非人:
   [即使前面是悬崖﹐一声令下立即就跳:即使面前是你的父亲母亲﹐军令如山立即开枪﹗]
   当然﹐我们的军训绝对不让我们摸枪﹐枪杆子在党手中﹐不在我们手中﹐他们只要求我们[服从] 和[叠好军被子] 就可以了。我们宿舍被列为优秀宿舍和红旗宿舍﹐而我也特别受到了教官的表扬﹐因为我的被子叠得好象豆腐块棱角分明惹人喜爱。
   我的直觉﹐共产党干部的集体性贪污腐败就是从64之后开始的﹐之前我看到包括我父亲在内的好多乡镇干部在夜间把送礼者的人和东西一起送出来﹐之后就只看到一家比一家阔气﹐一家和一家攀比排场。
   那时他们的结论就是:[只要政治上和上头保持一致﹐下头老百姓死活就没人管了。]
   也是那时起﹐技校忽然大流行﹐很多市县各局及乡镇领导的子女们﹐忽然集体性地被父母们送入雨后春笋般建立的众多省市技校中就读。
   [读大学有什么好﹖北京那些死的不都是大学生﹖]
   我偶尔曾经被父亲带到年度会议午餐中吃白食﹐听到一些干部在窃窃私语。
   我的父亲也说:[读书越多越反动﹐不如读技校有铁饭碗过个安稳日子﹗]
   于是﹐我在高中读了仅仅一星期﹐被父亲劫持到技校就读。于是﹐我们家的5个子女﹐除了早出嫁的二姐﹐全部是就读技校。在当时的乡镇﹐我们家这样的﹐非常广泛﹐而且﹐那些做父亲的似乎也很光荣﹐因为那时读技校似乎也很难﹐有很多人走后门﹐很多人替考。许多乡镇政府们还订下读技校补助措施﹐读技校补助学费﹐我们乡镇也是先进乡镇,岂能落伍?专门派出副乡长及专车护送干部子女去学校办理入学及各类手续。
   春江水暖鸭先知。
   大气候的变化﹐使这些基层政府和干部们无比深刻地认识到﹔
   活着比什么都好﹗宁愿儿女读技校做工人也比儿女考大学去北京好﹗
   64影响了无数国人的命运﹐只是你或者感觉到﹐或者你一无所知。
   一晃好多年过去﹐几乎忘记了64﹐然后到了1994年﹐我做了两年小有名气的地方记者后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的作家进修班。
   记得入学仪式上﹐班主任张女士看到我时忽然加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这么小﹐不要在这里调皮捣蛋啊﹐很危险的﹗]
   我听了百思不得其解:虽然我们班是[作家班] ,虽然同学一般都是30多岁,最大还有59岁的,虽然我只是20岁﹐但我的写作成绩不比别人差啊,又不是走后门进来﹐她为什么不尊重我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