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爱民党社会实录]日本人在上海调戏中国姑娘--国人应该清醒了!]
清水君文集
·清水君:大陆生活回忆录
·清水君:中国衰弱的理由
·清水君: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吗?
·清水君:为我可怜的姐妹一哭
·清水君:向勇敢坚贞的法轮功弟子们致敬!
★沉痛的呐喊★Go Top
·清水君:谏江泽民书
·清水君:给胡锦涛先生的建议书
·清水君:想起[天下为公]
·清水君:曾胡党争酿民主空间
·清水君:当代大陆[宫廷秘史]
·清水君:写在胡锦涛访美之际
·清水君:胡太子遭遇[希望门]
·清水君:为杨斌担任朝鲜特区长官喝彩!
·清水君:促中共领导人立即释放杨斌
·清水君:我爱宋祖英我爱杨钰莹
·清水君:谁有资格领导我们?
·清水君:就释放杨建利王炳章陈少文黄琦刘荻等人给中共新领导人的公开信
爱民之家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最新版,继续征求意见)
·中华爱国民主党: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入党宣誓词
·中华爱国民主党:招募党员传单(请复印传播)
·中华爱国民主党:致所有爱国同胞书
·清水君:给家人爱人朋友们的话----我们爱你们
国际评论Go Top
·清水君:我的世界观
·清水君:论中东和平
·清水君:谁是美国的敌人?
·清水君:关于美伊战争
真相与谎言Go Top
·清水君:孙中山与两个[三民主义]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就<<鲁迅,汉奸还是族魂?>>一文答读者问
·清水君:驳北京小左评《鲁迅, 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89-64]13周年忌
·清水君:89-64的教训与反思
·清水君:关于法轮功----官逼民反,民不能不反
·清水君:论海外爱国民主运动
·清水君:论中共特务问题
·清水君:关于建立秘密联系渠道开展爱民党工作的建议
·清水君:中共独裁政权搞臭海外民运的可能策略之研究
·清水君:关于日本鬼子及汉奸问题
·[立此存照]中国民主党、民主正义党的最新[正义]之举
·[立此存照]清水君与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正义党石磊(史静静、明子)的通讯(附相关评论)
·[立此存照][正义党]人士在博讯论坛最后的恐吓纪录
特务与间谍Go Top
·清水君:我--不--害--怕
·清水君:与网络特殊任务工作者谈心
·清水君:揭露网络特务抹黑民主人士手法
·清水君: 致尊敬的008猛士
·清水君:蒙面侠佐罗与008云飞扬
·清水君:就008其人其事答[你好]网友
·清水君:给亲爱的008成员猎人兄弟---对中共网络特务的宽容与惩戒
·清水君:与博讯论坛网友[Kaiser]的通信
·清水君:答某网特关于海外党员身份认定的疑问
·清水君:答共特[就是你]挑战书----你带成千上万条御用专家来吧
·清水君:特务们朋友们,来,摆个龙门阵
·[参考]一封共产党网络特务给广大网友的公开信
·[参考]一个北大学生特务的心路历程
谈心与通信Go Top
·清水君:就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一事答某读者问
·中华爱国民主党筹委会致爱国民主同仁的建议
·清水君:与黄山雨教授的通信录
·清水君:致海外著名学者孔宪铎先生的信
·清水君:我替民主同仁和博讯说句话
·清水君:就大法[圆满]问题与法轮功国民同胞商讨
·清水君:答法轮李仁轲友---感谢你的交流态度!
·清水君:关于出版计划关于云飞扬以及其它
·清水君:答网友axis等关于[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的建议书
·清水君:让我们把预言变成现实-----答复仙鹤草君
·清水君:你为谁服务------答国内某共产党政治干部的来信
爱民之声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清水君:我的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2]一个大学生的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3]清水君与国内入党申请者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4]中华爱国民主党最新情况通报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5]:黄山雨教授的建议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6]008云飞扬与清水君通信摘要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7]筹委会最新通知及012给清水君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0]清水君答011文水的[报不平] 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1]关于党章及法轮功问题答A060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2]清水君与云飞扬就出版工作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3]A011文水:大陆朋友上博讯看清水君文集的方法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4]清水君:答美国某法轮弟子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5]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6]一个失业大学生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6][008在行动]与[清水君文集]将正式出版,现在起接受读者预订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7]中华爱国民主党海外网站现已开启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8]云贵川办事处:现阶段国内如何开展爱国民主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民党社会实录]日本人在上海调戏中国姑娘--国人应该清醒了!

   
    【看中国报道】
   
   这件事发生在一种奇怪肺炎流行的2003年4月。记得那是一个早春的晚上,我与卢兆等几位同事,到当时上海水城路的一家汤司令火锅店聚餐。那天,与我们邻桌吃饭的是一拨儿日本人。
   

    刚开始吃饭的时候,邻桌的日本人倒也斯文,言谈举止颇有礼貌,还不时地向我们这桌上的人,点头致意。酒过三旬,菜过五味,这群日本鬼子开始原形毕露。几个日本男人,高喉咙大嗓子地嚷着什么,都有了几分醉态。
   
    当时火锅店的服务员,大都是苏北和四川来的女孩子。虽然还带着写乡土气息,但穿上再加上典雅的唐装式工作服,到也有点天仙一般气质。
   
    几个喝的微醉的日本鬼子,开始不老实了,先是用言语挑逗,接下来手脚就有点不乾净了。吓的几位女服务员连喊带叫地躲闪着,这几个鬼子越发得意,竟然离开座位,满大厅地追赶女服务员。
   
    陪同的几个台湾人竟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热闹,甚至有人为“鬼子”的举动鼓掌,一位来自苏北的高个子、小眯缝眼儿的女服务员小陈躲到我们的桌旁,吓的脸都变了颜色。一个40岁左右的日本男人,踉踉跄跄地向躲在我们旁边的女服务员扑来,我和卢兆等几位哥们儿,大声呵斥着,试图阻止这位日本男人。
   
    我们的呵斥,使着为日本人更加得意,也更加疯狂。他扑到那位女服务员跟前,强行搂住这位姑娘强行亲吻,嘴里还不知叫唤着什么……
   
    我离这位日本人最近,当时我就觉着全身的血都在沸腾,我猛然站起身来,一把抓住这位日本人的后勃领,待他转身时,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顿时,这位“鬼子”的脸上开了“花”,鼻口出血,这位“鬼子”也不是个善槎儿,他松开那位女服务员,像一头野兽向我扑了过来,并摆出一副决斗的样子,挥拳向我打来。我抽身闪过,接过卢兆递过来的一个“三得利”空啤酒瓶,照着这位“鬼子” 的脑袋,砸了下去。
   
    “鬼子”倒下了,血从他的头上流了出来。其他日本人赶紧过来扶倒下的这位“鬼子”,陪同的几个台湾人在大声地呼叫着保安:“快来人,快来人!把这打人的凶手抓起来!”
   
    火锅店的保安们了上来,十几个人,死死地把我给抱住了。陪同的几个台湾人吓坏了,一个个脸色苍白,他们忙着打电话,联系附近的长宁区中心医院急救。
   
    最先赶到的是仙霞路派出所的警察,其中一位还是我公司同事陈婷的老公,警察们二话没说,就给我戴上了手铐,说我打伤了国际友人,造成了严重的国际影响,败坏了中国的声誉。卢兆跟警察讲理,结果也被陈婷的老公戴上了手铐,说是“同案犯”。
   
    是夜,我被带到了仙霞路派出所,被关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人被铐在窗户的铁护栏上。还好,陈婷的老公听说我是展嘉科技搞计算机设计的,并没有像对待卢兆那样,先是饱打一顿,只是这么关着。午夜时分,来了几位很有身份的官员,扬言一定要严肃处理我,说我竟敢打日本人,非得判我的刑不可。
   
    我感到无比的气愤,但没有任何人听我讲事情的经过。似乎我打的不是日本人,而是他们的亲爹老子。
   
    外边的情况我一点也不知道,就这么糊里糊涂在这警察的滞留室内,呆了一夜。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该到公司上班的时间了,事情出现了人们没有料到的结局。被我打的那位日本人,头上缠着绷带、脸上贴着胶布,在台湾人的陪同下,亲自来到了派出所,要当面向我谢罪。这位叫酒井的日本人,竟能讲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据介绍他是日本一家展览公司驻中国的总代表。
   
    当时酒井的一番话,叫我至今难忘:“高桑(先生),我到中国三年了,我所遇到的中国人,对我们日本人都非常客气,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一个个如同我们的奴才一般,男人的没有。但高桑,您给我上了一课,您是你们中国的男人。请您原谅我昨天晚上的失态,我喝醉了,我冒犯了中国人的尊严,我罪有应得,您打得好,让我清醒了,我给您请罪了1 酒井说着,还向我深深的鞠躬行礼。随行的日本人全都郑重地向我行礼鞠躬,一个个一脸的虔诚。
   
    由於酒井的悔罪,仙霞路派出所也就不再追究我的责任了,我被告知没事可以回公司上班了。可我看到酒井对台湾人和警察那不屑一顾目光,我的心头依旧是沉甸甸的。酒井离开上海时,曾托人约我在见一面,我婉拒了。后来他让人给我送来了一把日本武士的战刀,我把这把刀,转送给了一位练武术的朋友张华。在后来的几天里,尽管酒井在qq和msn上表示要给我寄上一张贺卡,但我却从未给他回过话,说什么呢… …
   
    清水君注:
   
   本文揭示了一个真理:对於狼,我们必须有猎枪保持威慑它才有变成狗的可能!我们要做勇敢的中国人,对无耻的日本人狠狠打击!他们才能忏悔道歉!如果一味纵容讨好,日本鬼子怎么会反省?
   
   通过这几天清水与众多日本鬼子的后裔们的激烈交锋,清水君更加认识到----制止恶人作恶的最好办法,就是具有自卫的能力!如果我们不强硬,日本人怎么会认罪?一厢情愿要[友好]是不能够奏效的,中国对日本[友好]了几千年,换来的只有屈辱和伤心!我们必须振作和团结,不要中了日本人离间的阴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