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清水君文集
·清水君:强烈希望史静静、明子等[石磊]的人解释清水君如何成为在东京的国民党特务问题
·清水君:关于建立秘密联系渠道开展爱民党工作的建议
·清水君:中共独裁政权搞臭海外民运的可能策略之研究
★流泪的中国★Go Top
·这是我们的孩子,也是乞丐……
·清水君:我们的中国梦
·清水君:论今日之两岸关系
·清水君:大陆生活回忆录
·清水君:中国衰弱的理由
·清水君: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吗?
·清水君:为我可怜的姐妹一哭
·清水君:向勇敢坚贞的法轮功弟子们致敬!
★沉痛的呐喊★Go Top
·清水君:谏江泽民书
·清水君:给胡锦涛先生的建议书
·清水君:想起[天下为公]
·清水君:曾胡党争酿民主空间
·清水君:当代大陆[宫廷秘史]
·清水君:写在胡锦涛访美之际
·清水君:胡太子遭遇[希望门]
·清水君:为杨斌担任朝鲜特区长官喝彩!
·清水君:促中共领导人立即释放杨斌
·清水君:我爱宋祖英我爱杨钰莹
·清水君:谁有资格领导我们?
·清水君:就释放杨建利王炳章陈少文黄琦刘荻等人给中共新领导人的公开信
爱民之家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最新版,继续征求意见)
·中华爱国民主党: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入党宣誓词
·中华爱国民主党:招募党员传单(请复印传播)
·中华爱国民主党:致所有爱国同胞书
·清水君:给家人爱人朋友们的话----我们爱你们
国际评论Go Top
·清水君:我的世界观
·清水君:论中东和平
·清水君:谁是美国的敌人?
·清水君:关于美伊战争
真相与谎言Go Top
·清水君:孙中山与两个[三民主义]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就<<鲁迅,汉奸还是族魂?>>一文答读者问
·清水君:驳北京小左评《鲁迅, 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89-64]13周年忌
·清水君:89-64的教训与反思
·清水君:关于法轮功----官逼民反,民不能不反
·清水君:论海外爱国民主运动
·清水君:论中共特务问题
·清水君:关于建立秘密联系渠道开展爱民党工作的建议
·清水君:中共独裁政权搞臭海外民运的可能策略之研究
·清水君:关于日本鬼子及汉奸问题
·[立此存照]中国民主党、民主正义党的最新[正义]之举
·[立此存照]清水君与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正义党石磊(史静静、明子)的通讯(附相关评论)
·[立此存照][正义党]人士在博讯论坛最后的恐吓纪录
特务与间谍Go Top
·清水君:我--不--害--怕
·清水君:与网络特殊任务工作者谈心
·清水君:揭露网络特务抹黑民主人士手法
·清水君: 致尊敬的008猛士
·清水君:蒙面侠佐罗与008云飞扬
·清水君:就008其人其事答[你好]网友
·清水君:给亲爱的008成员猎人兄弟---对中共网络特务的宽容与惩戒
·清水君:与博讯论坛网友[Kaiser]的通信
·清水君:答某网特关于海外党员身份认定的疑问
·清水君:答共特[就是你]挑战书----你带成千上万条御用专家来吧
·清水君:特务们朋友们,来,摆个龙门阵
·[参考]一封共产党网络特务给广大网友的公开信
·[参考]一个北大学生特务的心路历程
谈心与通信Go Top
·清水君:就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一事答某读者问
·中华爱国民主党筹委会致爱国民主同仁的建议
·清水君:与黄山雨教授的通信录
·清水君:致海外著名学者孔宪铎先生的信
·清水君:我替民主同仁和博讯说句话
·清水君:就大法[圆满]问题与法轮功国民同胞商讨
·清水君:答法轮李仁轲友---感谢你的交流态度!
·清水君:关于出版计划关于云飞扬以及其它
·清水君:答网友axis等关于[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的建议书
·清水君:让我们把预言变成现实-----答复仙鹤草君
·清水君:你为谁服务------答国内某共产党政治干部的来信
爱民之声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清水君:我的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2]一个大学生的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3]清水君与国内入党申请者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4]中华爱国民主党最新情况通报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5]:黄山雨教授的建议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6]008云飞扬与清水君通信摘要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7]筹委会最新通知及012给清水君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0]清水君答011文水的[报不平] 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1]关于党章及法轮功问题答A060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2]清水君与云飞扬就出版工作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3]A011文水:大陆朋友上博讯看清水君文集的方法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4]清水君:答美国某法轮弟子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5]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6]一个失业大学生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yyy清水君按:

   仙鹤草是颇有名气的网络写手,在博讯文坛也开有[仙鹤草文集] ,经过对中华爱国民主党的考察交流,他也决定投身到我们的组织中,投身到我们的爱国民主事业中。

   每争取一人的加入,即代表中华爱国民主党又前进了一大步、代表我们的爱国民主运动又前进了一大步,代表我们向爱国爱民的理想又前进了一大步!

   在爱国民主党的旗帜下,可以容许不同意见的产生与表述,比如仙鹤草对于[革命还是改良] 的看法有比较激进的看法,但是,仙鹤草和清水君都相信,每个爱国民主党同仁都相信,只要大的方向是正确的,行动上的策略和细节,完全应该根据当时形势的发展需要,通过民主协商的程序来取得共识。所以,任何人之间,都是个性独立而又彼此相容相依的亲密兄弟与同盟战友。

   在这里,顺便通报一声:我们的中华爱国民主党,继续默默然而坚强地发展,最近又增加了来自湖北、广东、浙江、北京、上海、德国、香港、日本、澳洲等地的党员,让我们向他们表示热烈的祝贺!

-------------058的来信-----------

   清水君、云飞杨:

   你们好!

   我是仙鹤草。一直以来都在关注由清水君发起筹建中华爱国民主党一事,并默默地将你们视为血脉相通的兄弟和战友。同你们一样,我也深深地爱着我们的祖国,并致力于建立一个真正民主的中国。当代中国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政党?这个问题我已经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下面我想就此问题提出一些初步想法,与你们讨论。

   在爱国民主党的党章征集意见稿中是这样表述的,“中华爱国民主党是一个不以执政为奋斗目标的全民服务团体”。我理解你们一定是出于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政党的努力,才选择了这样的定位。

   还有一个考虑,就是希望整合海外的民主力量。我也常常在想,也许中国缺乏的是成熟的民主政党。出于对中共党权专制的痛恨和反思,对于一个现代文明国家,一个政党应当如何自觉地贯彻民主的原则来治理国家,如何将自由、民主、人权等基本理念,转化为追求制度设计的努力,成熟的民主政党回答和解决的正是这类“如何体现民主原则、如何执政”的问题。这些努力当然都是值得肯定的。应该说,目前海外的民主党派在这些方面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然而,仅仅做到这些是远远不够的。这些努力,总体上看仍然带有“说服”中共的性质,“和平演变”渐成为一种默契。甚至可以感到普遍流传着反对暴力革命的观念。诚然这类观念的产生又是源于对中共这类靠暴力革命起家的专制政权的憎恶。最近,我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才感觉到原来大家一直在回避一个重大的矛盾。尽管很多人感觉到“和平演变”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却仍然不愿意正视问题。大家都在潜心研究“如何执政”,似乎忘了面对的是一个多么穷凶极恶的专制政权,那么,我的问题是,“谁来推翻专制政权,谁来埋葬专制制度?”。

   (清水君注:仙鹤草认为[和平演变] 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 ,我赞同;但是,我们从未提倡[和平演变] 这样一个容易被独裁集团妖魔化的口号,相反,我们认为,通过我们外部的压力,引起独裁集团内部的呼应,以达到爱国爱民理想的实施,是[越来越有可能] ,毕竟,独裁集团对国民思想的掌控、对国民示威游行的掌控、对国家机关和军警特部门的掌控,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而对于法轮功的无耻镇压,又只能引起国民的反感和同情,引起对文化大革命的回忆。在这样的形势下,在种种力量和资源向爱国民主方向逆转的形势下,独裁集团内部的改革派必然要以新的形象来争取民心,争取在权力斗争中出位,那么,这就是在独裁铁幕中将要撕开的第一道民主的光!我们中华爱国民主党要做的。就是努力扩大我们的声音,增加给独裁集团的压力,以便从独裁集团中培育民主变革的种子,并履行监督制约的义务!)

   我并不是一个崇尚暴力的人,但是面对一个最无赖的专制政权,它并不会因为反对、批评它的国民倡导和平就会停止对其使用暴力,丧失灵魂的中共专制政权正在加速蜕变成一架僵化而冷酷的暴力机器。当中国民众以最大的忍耐和善意争取和平的一切努力均告失败,暴力革命将是客观的必然。正是出于这样的判断,我感觉到中国还要再有一个革命党!只有革命党才可能承担这样的历史使命,它要完成的正是中国民主革命未竟之事业——彻底埋葬专制制度!

   革命党是否必然导向新的专制?我觉得这正是大家一直在回避的矛盾。而中国的现实与前途又迫使我们不能回避这个问题。很多人想当然的认为暴力革命必然导向专制,从而放弃了制度上的追求和努力,这不是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我觉得应该可以通过制度的设计来避免专制的出现,这才是我们必须面对并致力去解决的大问题。

   因此,这个革命的政党不应该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革命党,而是一个赋予了自由、民主理念的革命党。自由和民主正是革命的目标与方向。而我们所应该去做的则是顺应潮流,以自由、民主的理念赋予暴力革命崭新的内涵。致力于将暴力革命引向自由、民主,而不是顺其自然而导致新一轮专制的循环。当然,这个革命的政党不会放弃任何和平的机会与努力,和平与暴力都是手段,建立自由、民主的中国才是它所追求的目标。

   总之,这个政党将不同于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政党,也不同于西方的民主党派。而这些特质则完全是由于特定的历史时期,以及它需要承担的特定的历史使命所决定的。它应该是一个民主的革命党,又同时是一个革命的民主党。它必须具有这双重的特性。

   (清水君注:在我们的组织文件中,从来不曾引用和使用[革命] 这个词汇,因为这个词汇已经被中共独裁集团所污染和利用久矣,因[革命] 的名义而牺牲了上亿人,今天才发现原来所谓的[革命] 不过是独裁者镇压国民达到一己私欲的借口而已!因此,如果[革命] 就等于[革人的命] ,等于[杀头] ,等于[军事斗争] ,那么,我们是拒绝[革命] 的,我们不要杀任何人的头;如果[革命] 是等于[改革] ,等于[民主] ,等于[爱国爱民] ,为何还要使用那样一个已经被污染容易被妖魔化也容易吓倒一些国民的词汇?所以,请我们拒绝[革命] ,在[爱国爱民] 的旗帜下,在[民主变革] 的旗帜下,我们会根据形势的发展,采取一切灵活的措施、一切必然的措施,来推进和保障民主之花在中国大地的成长成熟。)

   以上就是我对当前建党的基本认识。而且我觉得整合海外的民主力量虽然重要,但中国的民主根本上仍取决于大陆本土。我觉得在自由、民主、人权这些基本理念上我们并没有任何不同,而且都深爱自己的祖国,希望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这些也正是我愿意就建党问题与你们讨论、交流的基础。希望能够与你们取得共识,更希望爱国民主党能够建成这样的政党。我想也只有这样的政党才能与中国的前途、命运更加紧密地联结在一起,并最终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

   望多保重!

仙鹤草

-------------清水君的回复--------------

   仙鹤草:

   谢谢你的信任,你所考虑的许多问题,和我们是不谋而合的,关于海外民运,我近期在博讯会发一系列评论文章,目的在于达到共识,促进团结融合。但是如果他们非要内斗,那么我们就继续做我们的事。

   我们目前的发展方向主要在大陆,成员主要在大陆,遍及许多省,包括省级政府和军方警方,当然也包括008这样的奇人。

   至于是革命还是改良,其实先生应该可以感觉到,我们的目标理念非常坚决,但策略是灵活的,目的是为了减少敌意,减少阻力,也为了保护国内成员,不至于被疯狂围堵,先生看最近我们发表的给胡的建议书,就可以明白了。

   如果共产党独裁集团不改革取得民心,新的运动爆发是必然的,只是这个代价太高,我们想努力避免,如果真的他们顽固不改,避免不了,我们也是绝不后退的,先生大可放心,灵活是为了我们的目标易于接受,而不是退让。

   先生如果不嫌弃,请和我们一起努力罢!

   申请书表格在清水君文集里可以找到,如果方便,请完成手续。008和我都热烈欢迎你的到来。

   008小组主要负责行动和策划,我现在负责联络和宣传方面。先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看看是否能先在当地进行宣传的发展组织工作?我们现在要求每个成员要发展一个党部哦:),还要每月有工作汇报,压力不小哦!

^_^ 清水君

---------------仙鹤草来信---------------

   清水君:

   非常高兴我们在建党的问题上有着一致的认识。你的文章我当然是经常看的。博讯是我经常光顾的网站,我在上面也建了个专栏,放了几篇文章。关于入党,我已经没有任何思想障碍。我已填好申请表格和入党申请书,请组织审查批准。只是组织工作却非本人专长,恐怕有负组织期待,但我会努力去做的。

   当前采取比较温和的姿态和灵活的策略我完全认同。关于理论和一些务虚的问题我想还可以从长计议,一些问题也有待更深入地探讨和交流。比如组建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如何处理党与军队的关系,防止产生新的强权?如果跳不出共产党的那一套做法,民主革命可以说尚未开始就已经失败了。即使推翻了中共政权又能怎样,不过是以一个新的强权政党去取代另一个而已。这也不是道义上的高姿态可以解决的问题。清水君、云飞扬可以承诺适当时候退出政坛,甚至可以承诺本党不以谋求执政为目的,这却可能成为后来者的心理负担与政治包袱。这些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制度的缺陷只能谋求制度的办法去解决。

   (清水君注:就是因为考虑到在民主体制下,军警特所有司法纪律部队都应该独立于政党政治之外,所以我们中华爱国民主党目前没有、将来也不希望亲自组织自己的武装力量,如果军政合一,枪指挥一切,就不能避免军阀的出现,不能避免独裁的复辟,所以,我们坚持[爱国、民主、和平、统一]的四大原则,坚持反独裁反暴力反恐怖,但保留形势所迫不得已而自卫的权利。)

   我想,其一,恐怕关键在于要更好地体现法治的原则。专制制度讲人治,民主制度则应讲法治。对国家行为进行制度规范的是宪法。对于国家而言,政府是强权,国民是弱者,民主国家的宪法是限制强权而保护处于弱势的国民,专制国家则正好反过来,维护强权而限制国民的自由与权利。对政党行为如何规范,是否可以将党章与宪法做一类比?我觉得一些原则还是值得考虑的。中共有几千万党员,均非泛泛之辈,为什么对于江泽民这类的平庸政客搞独裁却不能阻止?我想这大概与中共在党的制度设计上基本不体现民主的原则并根本漠视党员的权利不无关系。对军队的行为又如何规范,民主国家的军队与政党脱钩,由宪法来规范,专制国家才将军队作为政党的私家军。在中国民主革命的特定时期,的确没有现成的法则可循。我想是否可以考虑先订一个军队临时约法?对这支军队采取类似“准国家化”的办法进行管理和规范。军队临时约法应该保证实现不会产生新的政党强权,也不会产生新的军事独裁和军事强权,但又有利于打击专制集团的势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