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安魂曲:纪念清水君]
清水君文集
·清水君:特务们朋友们,来,摆个龙门阵
·[参考]一封共产党网络特务给广大网友的公开信
·[参考]一个北大学生特务的心路历程
谈心与通信Go Top
·清水君:就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一事答某读者问
·中华爱国民主党筹委会致爱国民主同仁的建议
·清水君:与黄山雨教授的通信录
·清水君:致海外著名学者孔宪铎先生的信
·清水君:我替民主同仁和博讯说句话
·清水君:就大法[圆满]问题与法轮功国民同胞商讨
·清水君:答法轮李仁轲友---感谢你的交流态度!
·清水君:关于出版计划关于云飞扬以及其它
·清水君:答网友axis等关于[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的建议书
·清水君:让我们把预言变成现实-----答复仙鹤草君
·清水君:你为谁服务------答国内某共产党政治干部的来信
爱民之声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清水君:我的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2]一个大学生的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3]清水君与国内入党申请者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4]中华爱国民主党最新情况通报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5]:黄山雨教授的建议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6]008云飞扬与清水君通信摘要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7]筹委会最新通知及012给清水君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0]清水君答011文水的[报不平] 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1]关于党章及法轮功问题答A060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2]清水君与云飞扬就出版工作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3]A011文水:大陆朋友上博讯看清水君文集的方法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4]清水君:答美国某法轮弟子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5]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6]一个失业大学生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6][008在行动]与[清水君文集]将正式出版,现在起接受读者预订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7]中华爱国民主党海外网站现已开启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8]云贵川办事处:现阶段国内如何开展爱国民主运动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9]山东工委:强烈要求山东省政府响应胡主席指示,做好SARS的预防治疗工作
爱民党务Go Top
·清水君:行动是最好的纪念----作于六·四14周年
·清水君:胜利属於草民阶层的民主运动!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实现大中华复兴的奋斗之路
·清水君: 爱国民主同仁的分类
·清水君:爱国民主组织的工作
·清水君:爱国民主工作指南
·清水君:建立爱民根据地政府
·清水君:实现中国民主的3大阶段
·清水君: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清水君:我们的民主治国草案
·清水君:关于募集爱国民主经费
·清水君:关于民主选举
·清水君:我们需要怎样的民主人士?
·清水君:执行力是政治组织成功与否的关键
爱民讲座Go Top
·[爱民讲座1] 清水君:论中共领袖的素质
·[爱民讲座2]清水君:如何保证不成为第二个共产党
·[爱民讲座3] 清水君:独裁体制内的精英就是精神鸦片
·[爱民讲座4] 清水君:要人治还是法治?
·[爱民讲座5] 清水君:看清楚所谓的稳定
·[爱民讲座6] 清水君:到底谁在害怕改革?
·[爱民讲座7] 清水君:支持熟悉的魔鬼还是支持陌生的天使?
·[爱民讲座8] 清水君:论[资本家入党]
·[爱民讲座9] 清水君:独裁体制与封建体制的比较
·[爱民讲座10] 清水君:民主体制与独裁体制的不同
·[爱民讲座11] 清水君: 有效控制的口罩与控制无效的SARS
·[爱民讲座12] 清水君:你该效忠谁?
·[爱民讲座13] 清水君:我们反不反共?
·[爱民讲座14] 清水君:我们革不革命?
·[爱民讲座15] 清水君:为何要爱国?
·[爱民讲座16] 清水君:为何要爱民?
·[爱民讲座17] 清水君:为何要爱人?
·[爱民讲座18] 清水君:从9-11到SARS---这是什么样的社会?
·[爱民讲座19] 清水君:民族主义与中华复兴
·[爱民讲座20] 清水君:颠覆无罪、民主有理
儒回文明研究Go Top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一]清水君:伊斯兰教与清真教、回教、天方教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二]清水君:古代中华伊斯兰教的溯源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三]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十大民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四]清水君:伊斯兰与儒家文明之比较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五]清水君:经堂教育与以儒释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以儒释经的三大阶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七]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八]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教义学的特征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九]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伦理道德观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尾声曲]清水君:没有战争的世界,到处是奇迹
爱民参考Go Top
·[安全参考] 突破网络封锁方法系列:无界浏览器
·[安全参考]A011:关于无界浏览器的一些补充
·[社会参考]一个15岁女孩的俏皮话
·[社会参考]007:从陈文英“线人”身份看中共海外“线人”之路
·[社会参考]新时期湖南农民自发抗争调查报告
·[社会参考]孙志刚惨死收容所
·[社会参考]额尔登顺:我为非典尽了一次公民义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魂曲:纪念清水君

    我和清水君相交不深,只是印象中知道他写过很多宣传民主的文章。。。去年年初本人参与发起组织第一次关注刘荻签名活动,我就给博讯这里的清水君发了封信,邀请他参与签名,他很爽快地答应了,我还马上高兴地在奸坛宣布他这个“网络名人”签名的消息,马上有人跟帖骂他是“愤青”。。。 (博讯 boxun.com)

    后来他忽然组起了“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一直不相信这是他一人独立所为,因为他发表的那些组党文件需要花很多功夫。。。那些“党员来信”更是一种巧妙的宣传炒作手段。我觉得这个人很聪明,刚好我和“关注刘荻义工小组”中高寒茉莉等人闹翻,希望找些人继续关注大陆网友人权。。。于是我就再次主动写信和清水君联系----这次他回信直接邀请我入党,并希望我出任“营救大陆人士委员会”的主席。。。老安我一是对加入任何组织特别慎重(至今无任何党派背景),二是觉得这样的“主席”有重担无资源甚至无“党”内名分,多少反映了清水君对本人的器重程度,自然加以婉拒。。。

    后来才得知清水君回国。。。随后听说其被捕,但鉴于没有其家人朋友出来确认,一直半信半疑----直到博讯刊出其经历照片、陈泱潮先生出面证实其人其事,我才完全相信:我所认识的那个“清水君兄”确实是遇到了不幸。

    这几天这件事情我想了不少,一直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其实我给清水君签名时自己正打算从此不再多问政治,只是觉得作为一个人,自己不签这个名实在说不过去。。。。老实说清水君那种炒作式组党危险做法,我也并不认同,知道匹夫之力,毕竟难以成事。

    清水君被捕,网上网下反响不大,也在意料之中,首先他真身家人一直不是很明朗,其次他也和民运人权人士瓜葛不多。。。。但更深层的原因,其实还在于他和刘荻、李毅斌、杨子立、黄琦这些人一样,走的都是“草根民运”路线,说白了就是扎根群众、真做实事----这不仅危险万分,而且和海外民运长期以来奉行的“精英民运”恰恰走的是两条不同的道路,自然得不到这些人的本能认同。

    多维冼岩一贯反对民主,但他最近有一番看法我还是基本认同的,这就是说目前的海外民运和大陆自由知识分子,其实都(自认?)属于“精英”阶层----这些人如果在大陆和中共合作,就马上和权贵眉来眼去,积极争取自己也尽快成为凌驾于大陆百姓之上的新权贵-----反之,这些人即使眼下和中共政见不同,不得不“咸与民运”,心中所想却还屡屡是“启蒙百姓”那一套,自己潜意识中总觉得高人一等,将来上了台不免又是一群新权贵----关于这一点,看看他们平时的表演,尤其是有点小权时的专制表现就一清二楚了;)

    “精英民运”最典型的两个例子,一是第二次关注刘荻签名名单中刻意设计的那20个高高在上之发起人名单,安魂曲事后评论为“俗不可耐”;第二则是近日“保护言论自由人权同盟”成立时那长长的、特别突出其头衔的“发起人”名单。。。。这两出闹剧都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海外民运和大陆一些自由知识分子,其实是很在乎那些能标榜他们有别于一般民众之符号的----这种心理,天生地就和他们对民主的追求相抵触。

    除此之外,XX女士在接到国安邀请后就公开对大陆政府喊话,要求大陆“公开邀请民运人士回国”,却没有为包括法轮功人士在内千千万万无法顺利回国海外中国人一起呼吁。。。显然在她看来,他们这些“民运人士”、“人权斗士”,就是活该和普通海外华人不同,足够资格成为一个大国政府主动邀请的座上宾!这种心态,难道不恰恰出自民运小圈子中普遍存在的那种自我“精英”认识么?

    (顺便说一句:大陆国安使领馆等机构恰恰对海外不少民运人士高价统战,却对清水君等“草根民运”屡下狠手,这也从另一方面暗示了那些海外民运人士的“精英”性质,以及他们和权贵之间存在的天然感情纽带、认同基础)

    ----即使在对待一些具体问题时,民运和一些“自由知识分子”的这种“精英”心态也很容易暴露----比如同样涉及大陆司法机构可能信誉度的问题,海外民运对“海归”出身的学者型贪官朱胜文同情有加,甚至想帮家中分明藏有大量现金珠宝、本人也承认有“(收效红包等)灰色收入”的他彻底翻案。。。。但换了毫无文化、毫无知识分子尊容的赖昌星,即使大陆对其“红楼淫窟”等的指控同样漏洞百出、即使远华案一些在押证人接连在狱中死亡。。。但海外民运主流却坚决主张支持遣返赖昌星,把他送回多有刑讯逼供污点的中共司法机构的手里----唯一肯给赖昌星作证说大陆司法机构不可信的魏京生,也恰恰因缺少文化学历,而多少属于草根出生的那类民运(当然草根出生不等于一定走草根路线,比如草根出身的高寒,就拼命要强调自己‘自学成才(也就是“精英”)”,拼命突出自己“理论家”、“编辑”的身份。。。却从不关心自己本来应该更贴身的工运问题),这一点绝不是出于巧合。

    其实民运中一直是有比较倾向“草根民运”路线的人的----比如王柄章(魏京生现在的情况我不熟),再就是韩东方、李强这些做是很扎实的工运人士。。。可惜的是他们在海外民运尤其是北美民运中并非主流,甚至经常受到挖苦排挤----另外法轮功本质上也属于“草根民运”,而且是最“草根”、“草根”得最成功的那一种,所以牺牲也很大,和海外民运、大陆自由知识分子之间也一直缺乏相互认同(唐柏桥等民运人士最近和法轮功合作,是否代表了他们从“精英民运”中自觉走出的一种认识呢?)

    ----纵观20年多来,无论海外还是大陆民运,只要是走“精英民运”路线、或者和“精英民运”扯上关系了的,在海外就比较容易吃上民运饭、或者至少沾沾民运风光(高瞻这样的技术间谍,居然一上来就成了“民运精英”);在大陆最后也总可以设法政治庇护、“曲线出国”。。。但凡走“草根民运”路线者,目前来看几乎都没有好下场----坐牢、坐长牢不说,最可怕的还是坐牢外面也少人关注、即使民运为了应付不得不表示关注,也多属于寥尽人意而已(刘荻广受关注有其特殊性,而且最先关注也出自草根网民。至于杜导斌,本来属于草根民运,但慢慢出了名,和海内外精英打成一片,其实也不知不觉被“精英”化了)----类似黄琦、杨子立,坐了这么多年牢,一直形不成关注热点,而类似罗永忠那样来自社会最底层的草根民运人物,就恰恰被中共选择用来作为“柿子拣软的捏”之牺牲品!

    所以,我纪念清水君,更多地是想到了他的草根性,想到了生活艰辛(看看他在马来西亚的地铺就知道了)的他刻意不攀附民运、却敢于正面向中共挑战的匹夫之勇!想到了他不因人微言轻、希望渺茫,就丧失自己办爱国大事信心的坚韧精神。。。总之,我想到清水君先生最多的,恰恰也是今日民运和“民主人士”们所最缺乏的那些东西----虽然我绝不认为清水君的做法从客观可行性看是明智的。

    也许有人会问:那么你安魂曲又算是“精英民运”呢?还是“草根民运”??

    很遗憾,本人肯定不是什么“精英”,也一直不认同“精英”;但本人毕竟出身知识分子,一些本能的“草根”认识又缺乏足够的社会实践去糅合。。。。

    最主要的是:本人根本不是“民运”(除了躲在海外隐姓埋名写点敏感政论文章外)、也不想去做“民运”----本人有胆去做的“民运”自己实在看不上;真正佩服的“民运”本人又实在没那个胆(同时也实在不敢确认这样的“民运”一旦发动起来,就不会有“草根革命”的失控危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相比清水君刘荻杨子立黄琦罗永忠这些勇敢的“草根民运”来说,安魂曲其实是个懦夫----虽然是个真心向往民主的懦夫,比起那些口头高喊民运,本质上却拥有权贵心态的海外“民运精英”们来说要实在得多、对民运民主尤其是国家前途的危害要小得多:)

    -----但社会的现实往往就是这样:清水君这样身体力行的“草根民运”受苦受穷受难、被中共毫不留情狠狠打击却乏人关注;而那些满脑子“救星”“领袖”意识的“精英民运”们则光躲在书斋里指点江山就可以成为“民运”作秀舞台的曝光主角,甚至成为中共权贵统战看得起、收买得值的对象----衰亡民族之所以衰亡的道理,似乎由此也可见一斑罢!

    仅以此文纪念被大陆有关方面非法拘捕的清水君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