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徐沛:致清水君]
清水君文集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6][008在行动]与[清水君文集]将正式出版,现在起接受读者预订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7]中华爱国民主党海外网站现已开启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8]云贵川办事处:现阶段国内如何开展爱国民主运动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9]山东工委:强烈要求山东省政府响应胡主席指示,做好SARS的预防治疗工作
爱民党务Go Top
·清水君:行动是最好的纪念----作于六·四14周年
·清水君:胜利属於草民阶层的民主运动!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实现大中华复兴的奋斗之路
·清水君: 爱国民主同仁的分类
·清水君:爱国民主组织的工作
·清水君:爱国民主工作指南
·清水君:建立爱民根据地政府
·清水君:实现中国民主的3大阶段
·清水君: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清水君:我们的民主治国草案
·清水君:关于募集爱国民主经费
·清水君:关于民主选举
·清水君:我们需要怎样的民主人士?
·清水君:执行力是政治组织成功与否的关键
爱民讲座Go Top
·[爱民讲座1] 清水君:论中共领袖的素质
·[爱民讲座2]清水君:如何保证不成为第二个共产党
·[爱民讲座3] 清水君:独裁体制内的精英就是精神鸦片
·[爱民讲座4] 清水君:要人治还是法治?
·[爱民讲座5] 清水君:看清楚所谓的稳定
·[爱民讲座6] 清水君:到底谁在害怕改革?
·[爱民讲座7] 清水君:支持熟悉的魔鬼还是支持陌生的天使?
·[爱民讲座8] 清水君:论[资本家入党]
·[爱民讲座9] 清水君:独裁体制与封建体制的比较
·[爱民讲座10] 清水君:民主体制与独裁体制的不同
·[爱民讲座11] 清水君: 有效控制的口罩与控制无效的SARS
·[爱民讲座12] 清水君:你该效忠谁?
·[爱民讲座13] 清水君:我们反不反共?
·[爱民讲座14] 清水君:我们革不革命?
·[爱民讲座15] 清水君:为何要爱国?
·[爱民讲座16] 清水君:为何要爱民?
·[爱民讲座17] 清水君:为何要爱人?
·[爱民讲座18] 清水君:从9-11到SARS---这是什么样的社会?
·[爱民讲座19] 清水君:民族主义与中华复兴
·[爱民讲座20] 清水君:颠覆无罪、民主有理
儒回文明研究Go Top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一]清水君:伊斯兰教与清真教、回教、天方教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二]清水君:古代中华伊斯兰教的溯源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三]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十大民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四]清水君:伊斯兰与儒家文明之比较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五]清水君:经堂教育与以儒释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以儒释经的三大阶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七]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八]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教义学的特征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九]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伦理道德观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尾声曲]清水君:没有战争的世界,到处是奇迹
爱民参考Go Top
·[安全参考] 突破网络封锁方法系列:无界浏览器
·[安全参考]A011:关于无界浏览器的一些补充
·[社会参考]一个15岁女孩的俏皮话
·[社会参考]007:从陈文英“线人”身份看中共海外“线人”之路
·[社会参考]新时期湖南农民自发抗争调查报告
·[社会参考]孙志刚惨死收容所
·[社会参考]额尔登顺:我为非典尽了一次公民义务
·[外交参考]日本人在上海调戏中国姑娘--国人应该清醒了!
·[历史参考]悬赏缉拿杀人凶手周恩来等紧要启事
回国之后Go Top
·清水君的紧急声明!
·我目前安全,享有[被跟踪型自由]/2003年8月25日
·加入爱民党不再要求申请
·云云:人一走茶就凉,管你坐不坐牢房--从清水君事件看“民运”中的世态炎凉
·清水君:答亲爱的云云朋友
·云云:清水君,国安重地请勿久留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一]清水君:我的一点感想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二]清水君:中共的一些善政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三]清水君:就中共善政问题答网友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四]清水君:给中共16大三中全会的20条施政建议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五]清水君:我和国安及朋友们
·请网友给予宪法或政改意见,并提供修宪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民主党派负责人的联系资讯
·爱民党是否应注册加入政协?
绑架之后Go Top
·清水君(黄金秋)被捕的报道
·清水君其人其事
·2002年马来西亚报纸对清水君的报道:不甘平凡向难度挑战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2: 放弃升学当无冕皇帝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3: 从采访到写文章出书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4: 大马行友人褒贬不一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5: 3次迷路获贵人相助
·清水君(黄金秋)2003年9月13日在连云港被绑架
·清水君:相信中国的民主事业终究会成功,个人牺牲也无所谓
·鸟飞舞:清水君回国事件,考验中共新领导人智慧和宽容度
·黑眼睛:清水君,你在哪里?
·徐沛:致清水君
·小溪:清水君被捕,为何没人关注声援营救?
·小溪:清水君现象
·徐沛:致清水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沛:致清水君

    我推崇中华文化,算是命该如此,因为我20多年来以外文为业,在外国度过了17个年头,但能牢记在心的却多是中文的唐诗宋词,民谚古训,虽然象“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样的话我至今无法赞同。“佳节”和“亲”对我个人而言没什么特别意义,相反,一个平常的日子一个不曾见面的人会令我思念不已。思谁似乎也由不得自己作主,过去的这一年里,我想得最多的则是清水君。

    去年春节前上网被清水君文集打动了我的中国心后,我一有机会便坐在电脑前,读中文写汉字,总算有了“坐”家的姿态。逝去的这个羊年便是我今生最驯服的一年。以往我在家坐不住,总想往外跑,以至一年里几个月的时间都在外云游。

    就是说我得感谢清水君,是他促使我落入中文网。尤其是获知他回国被绑架入狱后,我的思绪动不动就围着他转。圣诞节期间应邀去参加全德华人福音营,看见大厅里不少留学生,我就想,要是清水君能有机会听到牧师们有关“科学与信仰”等的专题报告就好了。来自加拿大的洪牧师的报告非常精彩。在我看来这位复旦大学化学系82级学士,美国宾州大学物理化学博士的心路历程足以开启清水君的无神论症结。洪牧师也曾寄情民主运动,以救国自许,也跟我一样,没走多远就搁了浅。因为他也发现民主回答不了什么是人权,尊重人权的理由是什么。而一深入思考,就必然要涉及“天”,涉及“上帝”。后来是他妻子的一系列神奇经历促使他在哥伦比亚大学作博士后期间开始信神,并获得基督教研究硕士学位,成为牧师。我自己从小信神,不曾入教,是受不了现代宗教的人味,我只愿接受神力的感召。我能接受法轮功就归功于我敬重圣经也相信基督,对东西方的宗教都有所了解。

    六四后与中共决裂的高干千家驹,在80高龄看透无神论皈依佛教时写的心得体会也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清水君。翻阅清水君的忘年交陈泱潮的文集时则希望清水君能象陈先生一样能在牢狱中从无神论者飞跃成有神论者,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在华人世界辞旧迎新之际,我得空清理爆满的电脑,发现给清水君的一系列信件,实在舍不得把它们删掉,尤其是至今还有不少同胞不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干脆整理出部份段落,也算是寄托对清水君和无数被中共剥夺人身自由的同胞的思念。

    “64”那年我在一个西班牙岛上度过了我的23岁生日,那天送我玫瑰的加拿大人也是个中学生。回德国入海涅大学不久就从电视上看到了由北京大学生们塑在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由女神……当时还不知道你眼中的赵伯伯会因此下台。后来读北宋的预言“梅花诗”,发现“愿壁应难赵氏收”时,我才恍然大悟,这就是所谓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我读了《转法轮》后,才满足我的求道之心,终于可以作个名符其实的徐行者了。佛法难得更难修。在我还是妙龄女郎时,就有出家的念头,现在身为半老徐娘才得以入门,可谓找得辛苦!自从我认定法轮功是大道后,就在努力“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但我可不代表法轮功。在德国的法轮功弟子医学博士等人才济济,遗憾地是没我这样的文人,昔日的文友又都拖儿带女,跟不上我的新变化,所以我上网以文会友,找到你门上,但愿我这个古董能回报你给我的帮助。

    在我看来法轮功类似互联网。炼法轮功和上网一样,全是个人行为,功民和网民一样,没人组织,只是分别由法轮和电脑结成了自由群体而已!法轮功的抗议活动和网民联合抗议中共逮捕不锈钢老鼠一样。(本来我也想在网上签个名,但无奈我的电脑技术太差。)总之,人权是功民,网民或者说中国人必须争取的!爱国民主志士如你,崇尚自由的人如我,应该为刘妹妹发言,张大伯炼功的人权呐喊,却不能要求网民和功民们站在你我的高度,不是吗?

    谢谢你的表扬,我会以此为动力,争取早点儿发表能博君一笑的女人之见。李鹏和鲁迅是我正在瞄准的靶子。请别忘了告诉我你欣赏的网上好手!除了对你的文我一见钟情外,我也看到了你的色彩和我的单一,现在我脑袋里只想着得同化真善忍,比过去就更简单了。

    在德国已过了十多个冷冷清清的年了,有时压根儿不知年就已过。当然也没人给我买过红头绳!从形式上看来沛儿连喜儿都不如,哈哈……但沛儿不是中共编造的白毛女。我虽没红头绳可扎,即心甘情愿地把一头黑发编成辫子供人捉摸(琢磨)。我的第一篇女人之见算是千呼万唤始出来。欢迎你捉我的小辫!我已下决心,今年争取平均每月发一篇中文,不能与君一唱一和,那就自得其乐吧!

    我的中文常常词不达意。我给你电话号码是想要你的,要不打电话,我少有说中文的机会。你不用拒绝平凡就已不同凡响了,这我一看你的文章就知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你更该珍惜这份天才。听说去年11月来又有43位有名有姓的同胞因法轮功死在中共的魔掌下,我真想写篇悼文,却没有灵感。我这个自比悟空的女人,修炼法轮功后,猴性大减,善心大发,动不动就落泪,却落不了笔……

    真正的文人都是纯真之人,这是你我的共性,所以你的文章让我感动,令我想起我的来路,“党烧”我也害过,或许它是我们的必经之病,我坚信是烧都回退的。我的文笔也曾让人想起鲁迅,虽然我和你一样不把他当族魂,一个压根儿不懂珍惜中国文化的人怎能是族魂呢?你有本事把鲁迅拉下台,为什么不努力取而代之?你有这份天才,与其把它花去组党,何不搞个与“左联”相对的文人联盟?如果你读了我发给你的两篇文章,你就知道我一直有心要帮助国民摆脱共产党的毒害,但力气有限,本来通过修炼法轮功,体力,精力大增,正想写篇揭露共产党是最大邪教的檄文,上网才发现你这高手已经领先,虽然我和你的观点不全相同,包括对鲁迅的看法。

    现在我竭力想避免的瘟疫已在世人的无知中从“天”而降,但大多数人还不明白为什么。看着窗外美丽的春色,我的眼泪滚滚而下,哪里还有别的心思?人造了孽,就得还,这是天理!你是否有空看我的文章,比如“恕我直言”,我的文字功夫不如你,但我写的都是真话!SARS没有预防药,瘟神只怕“真善忍”。唉!我不知该如何让你这个花岗岩脑袋开窍?

    每次看了你的大作都惊叹不已。不想重复恭维的话,在此只想说如果你能摆脱无神论的束缚,那么你就会如虎添翼。事实上你对伊战预言的准确表示你有些超感功能,只不过因为你不信神所以意识不到而已…… (博讯2004年1月2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