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五]清水君:我和国安及朋友们]
清水君文集
·清水君:答某网特关于海外党员身份认定的疑问
·清水君:答共特[就是你]挑战书----你带成千上万条御用专家来吧
·清水君:特务们朋友们,来,摆个龙门阵
·[参考]一封共产党网络特务给广大网友的公开信
·[参考]一个北大学生特务的心路历程
谈心与通信Go Top
·清水君:就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一事答某读者问
·中华爱国民主党筹委会致爱国民主同仁的建议
·清水君:与黄山雨教授的通信录
·清水君:致海外著名学者孔宪铎先生的信
·清水君:我替民主同仁和博讯说句话
·清水君:就大法[圆满]问题与法轮功国民同胞商讨
·清水君:答法轮李仁轲友---感谢你的交流态度!
·清水君:关于出版计划关于云飞扬以及其它
·清水君:答网友axis等关于[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的建议书
·清水君:让我们把预言变成现实-----答复仙鹤草君
·清水君:你为谁服务------答国内某共产党政治干部的来信
爱民之声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清水君:我的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2]一个大学生的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3]清水君与国内入党申请者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4]中华爱国民主党最新情况通报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5]:黄山雨教授的建议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6]008云飞扬与清水君通信摘要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7]筹委会最新通知及012给清水君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0]清水君答011文水的[报不平] 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1]关于党章及法轮功问题答A060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2]清水君与云飞扬就出版工作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3]A011文水:大陆朋友上博讯看清水君文集的方法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4]清水君:答美国某法轮弟子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5]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6]一个失业大学生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6][008在行动]与[清水君文集]将正式出版,现在起接受读者预订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7]中华爱国民主党海外网站现已开启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8]云贵川办事处:现阶段国内如何开展爱国民主运动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9]山东工委:强烈要求山东省政府响应胡主席指示,做好SARS的预防治疗工作
爱民党务Go Top
·清水君:行动是最好的纪念----作于六·四14周年
·清水君:胜利属於草民阶层的民主运动!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实现大中华复兴的奋斗之路
·清水君: 爱国民主同仁的分类
·清水君:爱国民主组织的工作
·清水君:爱国民主工作指南
·清水君:建立爱民根据地政府
·清水君:实现中国民主的3大阶段
·清水君: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清水君:我们的民主治国草案
·清水君:关于募集爱国民主经费
·清水君:关于民主选举
·清水君:我们需要怎样的民主人士?
·清水君:执行力是政治组织成功与否的关键
爱民讲座Go Top
·[爱民讲座1] 清水君:论中共领袖的素质
·[爱民讲座2]清水君:如何保证不成为第二个共产党
·[爱民讲座3] 清水君:独裁体制内的精英就是精神鸦片
·[爱民讲座4] 清水君:要人治还是法治?
·[爱民讲座5] 清水君:看清楚所谓的稳定
·[爱民讲座6] 清水君:到底谁在害怕改革?
·[爱民讲座7] 清水君:支持熟悉的魔鬼还是支持陌生的天使?
·[爱民讲座8] 清水君:论[资本家入党]
·[爱民讲座9] 清水君:独裁体制与封建体制的比较
·[爱民讲座10] 清水君:民主体制与独裁体制的不同
·[爱民讲座11] 清水君: 有效控制的口罩与控制无效的SARS
·[爱民讲座12] 清水君:你该效忠谁?
·[爱民讲座13] 清水君:我们反不反共?
·[爱民讲座14] 清水君:我们革不革命?
·[爱民讲座15] 清水君:为何要爱国?
·[爱民讲座16] 清水君:为何要爱民?
·[爱民讲座17] 清水君:为何要爱人?
·[爱民讲座18] 清水君:从9-11到SARS---这是什么样的社会?
·[爱民讲座19] 清水君:民族主义与中华复兴
·[爱民讲座20] 清水君:颠覆无罪、民主有理
儒回文明研究Go Top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一]清水君:伊斯兰教与清真教、回教、天方教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二]清水君:古代中华伊斯兰教的溯源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三]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十大民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四]清水君:伊斯兰与儒家文明之比较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五]清水君:经堂教育与以儒释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以儒释经的三大阶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七]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八]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教义学的特征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九]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伦理道德观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尾声曲]清水君:没有战争的世界,到处是奇迹
爱民参考Go Top
·[安全参考] 突破网络封锁方法系列:无界浏览器
·[安全参考]A011:关于无界浏览器的一些补充
·[社会参考]一个15岁女孩的俏皮话
·[社会参考]007:从陈文英“线人”身份看中共海外“线人”之路
·[社会参考]新时期湖南农民自发抗争调查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五]清水君:我和国安及朋友们

   
   (按:此文发出2日后被捕)
   
    近期来,我终于回到故乡。之所以说[终于],是前些日子不知道国安何时对我[摊牌]--逮捕或者怎样,我宁可在外面流浪一下,给上面的领导人一段思考的时间,要抓就在外面抓算了,免得刚到家门被带走,留给故乡的家人朋友无限诧异与惊吓。
    但经过这20多天的[外紧内松]相处,看来各级领导对我还不错,我估计应该可以和家人共同度过这个中秋节----这也是我离开故乡北上南下近十年来唯一的一次中秋节回家团聚吧。

   
    回到家,自然是多年不见,父母欣喜若狂。本来我不打算告知我现在的[敏感身份],但没想到我爸却说,数日前市里面已经亲自打电话来,询问我的社会关系,最后把我所有家人的地址电话单位等资料都登记上去了。他们已经知道我[可能出了事],我便只好掏出正面是[黄金秋]反面是[清水君]的名片来,坦承已成为[国安]们的[重点保护对象],也顺便小小吹了一下我们的[爱民之家],尽量把事情往乐观的方面讲,我说,只要国安不反对,我就不出国了,留下来,去上海工作,让国安放心,也让他们放心。
   
    说起留在国内工作的事情,我得提一下一个上海MM的事,以前我在海外的时候,曾经偶然认识她,迅速成为朋友是因为对日本鬼子跑到雅虎聊天放肆的共同愤怒和声讨,因为民族感情,使我和她的感情深化了不少。之后她告诉我因为她父亲被人陷害,法院判决不公,她曾经当场愤怒地把法院[公正执法]的牌子给砸了,据她说,这个[砸法院牌子]的事情还上了新华社[大参考],我当时以为此女颇有秋瑾风采,心有敬意。后来秘密持中国护照身份证回国,本以为无人知道清水君乃一娃娃也,可自由工作生活几年,也可赚些银子略尽对父母之孝,所以计划工作于上海,乃交结联系上海朋友甚多,其中,便有此女,彼此颇有一些网络常见之风月用语,又因为担心在外面住宿被发现,所以几次要求在上海期间借住她家。大约是这些因素,因此,在我几次摆脱国安关怀失踪之时,国安排查我打出去的酒店电话,认为她是我的[女朋友],遂派出国安登门拜访。
   
    言谈中,女国安很亲切地通报说:清水君就是你的网友黄金秋,1974年出生于山东......他被通缉了!
    然后欲擒故纵地说:这个人很了不起,你认识她也算上很难得的一个经历吧!
    这个上海MM和父母差不多吓傻了,然后国安很和蔼地说:希望你和他保持联系,把他找出来...然后话题一转:你有男朋友吗?
    那个MM当然是没有,所以国安更以为她和我有什么了,但她表示既然我那么[可怕],那肯定不愿再联系了,国安笑笑,留下手机号码走了。
    因此呀,当我到达上海时,那个MM死活不敢出来见我一面,她说她妈妈被国安那晚去给吓哭了,因为那天是我生日呀,我就和她说,你干脆积极配合国安吧,把我现在上海,住在哪个酒店哪个房间都告诉她(反正那时我早被国安[找着了]),省得以后国安还找你打听我,然后你征求国安意见,还能不能和我见面吧。
    她犹豫了一下,和父母商量了一下,她父母觉得还是别搀和为好,于是既不打算让她出来,也不打算陪她出来,更不打算让她打电话给国安[自找麻烦]。
    不过,那个MM还是在我的坚持下,趁她父母不在,给那个国安打了电话,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似乎是那个国安MM觉得我这么[危险],劝她不要再和我来往比较好吧,当然人家这样说,完全是从姐姐爱护妹妹的角度出发,完全是从现实出发,很正确,我完全赞成,于是那个MM呀,就和我GOODBYE啦。
   
    说到这里,那个MM真满倒霉的,她和我其实并不很熟,也没见过面,只是因为她有[砸法院牌子]的[前科],又有和清水君[网络聊天电话调情]的[后科],就很不幸地成为目前为止大概唯一一个被国安登门拜访的清水的朋友。
   
    我的个性吧,喜欢旅游交友,以前做记者时就全国各地到处跑,到处有文友哥们忘年交,后来通过网络,施展聊天催魂大法,又有了许多不是朋友胜似朋友的网友新知。既然大家都知道国安在清水之侧,清水能见能联系的,只有那些和爱民之家没有牵扯的亲朋好友了。本来想只要他们不参与[清水君]的事,只和[黄金秋]有联系,国安就不会为难他们。现在看起来,虽然国安也不问难他们,但这个惊吓度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所以以后是否还和一些朋友见面,尚须慎重考虑。不过,以后我若真能自由工作生活,交友自然是难免的,总不成把自己弄成[非典],长期隔离起来。
   
    国安也是人,而且许多是素质比较高的人,但是,他们的许多做法也有待改善。
    在成都郊区的金堂,我拜访一个网友,发现他们一直跟得很紧,后来天黑了,我想当然地以为反正他们的任务就是看着我,不如直接搭他们的车回去吧,所以先上了辆红车,表示可以给他们车费,只要他们把我带回成都,那辆车还沉得住气,只是不同意,即使我有些过分地直接点出了他们是跟踪我的国安,他们也只是装作不懂,后来我又搭出租,司机说完全没有汽车回去了,我又打起了他们的主意,走到另外一辆白色的轿车前,敲了敲车窗,他们楞了一下,我又敲了一下,车子的后门突然打开,然后跳出两个国安狠狠地拳打脚踢,我立刻明白他们为了[掩护身份],不得不假扮黑社会,在他们一阵毒打后,另外一个国安以巡警的身份出现了,他制止了那两个人,告诉我还有火车回去,还亲自给我拦了出租车。和他告别的时候,我微笑着请他转告:我知道那两个国安是好兄弟,我还是要感谢大家一路上的照顾,只是希望,以后在处理这种事情的时候,是否可以有更好的处理方式?
    当时我身上还蛮痛的,但是我先检讨了自己,觉得自己在这个事情上确实是不妥,国安有国安的规矩,他们完全是奉命跟踪我,也基本没有侵犯和干涉到我的生活,我不应该以发现他们自喜,以点破他们的身份为荣。特别是,我刚才打算给他们车费,想请他们把我带回去,这无异于破坏了他们的游戏规则,不给他们留面子,让领导怀疑他们的工作效率,实在是我做事不当,考虑不周。而且,我认为国家领导人的确有改革政治的意图,我个人受点委屈也不算啥,所以就没有小题大做,反而在那天晚上把考察心得写出来,题为[中共的一些善政]。不过,之后再也没有遇到类似的事情,国安对我的跟踪,越来越远,以前在重庆四川,可以一直跟在3米左右,上厕所也会派个女国安在女厕所门口候着,后来跟踪的距离远的时候有百米之遥,更远的时候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影,我估计他们拿了高倍望远镜在瞄着我呢。
   
    顺便再说一下名片的事情,印刷的很漂亮,下面绿色白字,正反面先后印着[清水君]和[黄金秋],下面印着[爱民之家四大原则:爱国-民主-和平-统一]和[爱民之家三大风格:爱国-爱民-爱人],中间还有不同的电子信箱以及[www.boxun.com 清水君文集]和[www.boxun.com 黄金文集]。
    印名片的事也很有意思。我是提前预告了打算印[清水君]名片,然后真的在成都找了一个店去设计,一切弄好了之后,付了定金走了,后来去拿没有,原来我走了之后,国安就去了,把我设计的名片样式从电脑里拷贝了一份带走了,但是并没有说不能印,老板后来一是担心,二是不知道我到底印的是一面一张还是正反两面一张,就没有印,还把图样删除了。
    我想,既然他们没有不能印,我就再印,反正要是打算给我定罪,有没有这个私人用途的名片,都差不多啊。于是我到第二家去印,样式我说明白了之后,先走出去,过了一会,忽然折回店里。果然一个亲爱的国安正站在里面,他掏出脖子里面的工作证(国安有证吗?)冲老板一晃:你们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老板虽然脸色发黄倒还镇定:我们不知道你干什么的,有什么事吗?
    正在此时,国安已经发现我回来了,为了[避免暴露身份],只好躲进里面卫生间。我笑了一下,搬个凳子坐在店里,不走了。于是他很着急地一直躲在里面,和另外一个国安打电话,问我走了没有。那个国安也正在我面前呢,也急得不行。
    我笑着问老板娘:名片可不可以印?
    她急急慌慌地拉我走出几步(另外一个国安跟了过来),说:那个人是公安局的!
    我说:不是公安局,是国安局,你不用担心,你过去问他,我的名片到底可以不可以印?如果他说不可以,没有关系,我不怪你。
    老板娘让我等一下,她进去问了,然后好象是里面的国安打了几个电话吧,几分钟后,她喜滋滋地出来,对我说:可以印了,可以印了!
    就这样,我得到了两盒充满着生命与爱气息的绿色名片,后来,我到上海,想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领导们对我这么好,于是再次找名片店印,这一次,一点风险也没有,又顺利地印刷了几盒名片。
    通过这个细节,我想这也许说明,我们的国家开始有民主进步和政治变革的希望了。
   
    就这样,我带着爱民之家的名片,上路了,在一路朋友们讶异的目光中,上路了。最近,我不是打算去北京和一些人大政协民主党派人士交流一下吗?后来听一个朋友说,十月一国庆前北京总是很紧张,现在已经限制外地人去京了,象我这么身份[敏感]的人,去了北京可能会让国安部门比较紧张,就打算过了国庆再去,不给国安添忙。(博讯2003年9月1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