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清水君文集
真相与谎言Go Top
·清水君:孙中山与两个[三民主义]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就<<鲁迅,汉奸还是族魂?>>一文答读者问
·清水君:驳北京小左评《鲁迅, 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89-64]13周年忌
·清水君:89-64的教训与反思
·清水君:关于法轮功----官逼民反,民不能不反
·清水君:论海外爱国民主运动
·清水君:论中共特务问题
·清水君:关于建立秘密联系渠道开展爱民党工作的建议
·清水君:中共独裁政权搞臭海外民运的可能策略之研究
·清水君:关于日本鬼子及汉奸问题
·[立此存照]中国民主党、民主正义党的最新[正义]之举
·[立此存照]清水君与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正义党石磊(史静静、明子)的通讯(附相关评论)
·[立此存照][正义党]人士在博讯论坛最后的恐吓纪录
特务与间谍Go Top
·清水君:我--不--害--怕
·清水君:与网络特殊任务工作者谈心
·清水君:揭露网络特务抹黑民主人士手法
·清水君: 致尊敬的008猛士
·清水君:蒙面侠佐罗与008云飞扬
·清水君:就008其人其事答[你好]网友
·清水君:给亲爱的008成员猎人兄弟---对中共网络特务的宽容与惩戒
·清水君:与博讯论坛网友[Kaiser]的通信
·清水君:答某网特关于海外党员身份认定的疑问
·清水君:答共特[就是你]挑战书----你带成千上万条御用专家来吧
·清水君:特务们朋友们,来,摆个龙门阵
·[参考]一封共产党网络特务给广大网友的公开信
·[参考]一个北大学生特务的心路历程
谈心与通信Go Top
·清水君:就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一事答某读者问
·中华爱国民主党筹委会致爱国民主同仁的建议
·清水君:与黄山雨教授的通信录
·清水君:致海外著名学者孔宪铎先生的信
·清水君:我替民主同仁和博讯说句话
·清水君:就大法[圆满]问题与法轮功国民同胞商讨
·清水君:答法轮李仁轲友---感谢你的交流态度!
·清水君:关于出版计划关于云飞扬以及其它
·清水君:答网友axis等关于[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的建议书
·清水君:让我们把预言变成现实-----答复仙鹤草君
·清水君:你为谁服务------答国内某共产党政治干部的来信
爱民之声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清水君:我的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2]一个大学生的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3]清水君与国内入党申请者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4]中华爱国民主党最新情况通报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5]:黄山雨教授的建议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6]008云飞扬与清水君通信摘要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7]筹委会最新通知及012给清水君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0]清水君答011文水的[报不平] 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1]关于党章及法轮功问题答A060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2]清水君与云飞扬就出版工作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3]A011文水:大陆朋友上博讯看清水君文集的方法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4]清水君:答美国某法轮弟子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5]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6]一个失业大学生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6][008在行动]与[清水君文集]将正式出版,现在起接受读者预订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7]中华爱国民主党海外网站现已开启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8]云贵川办事处:现阶段国内如何开展爱国民主运动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9]山东工委:强烈要求山东省政府响应胡主席指示,做好SARS的预防治疗工作
爱民党务Go Top
·清水君:行动是最好的纪念----作于六·四14周年
·清水君:胜利属於草民阶层的民主运动!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实现大中华复兴的奋斗之路
·清水君: 爱国民主同仁的分类
·清水君:爱国民主组织的工作
·清水君:爱国民主工作指南
·清水君:建立爱民根据地政府
·清水君:实现中国民主的3大阶段
·清水君: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清水君:我们的民主治国草案
·清水君:关于募集爱国民主经费
·清水君:关于民主选举
·清水君:我们需要怎样的民主人士?
·清水君:执行力是政治组织成功与否的关键
爱民讲座Go Top
·[爱民讲座1] 清水君:论中共领袖的素质
·[爱民讲座2]清水君:如何保证不成为第二个共产党
·[爱民讲座3] 清水君:独裁体制内的精英就是精神鸦片
·[爱民讲座4] 清水君:要人治还是法治?
·[爱民讲座5] 清水君:看清楚所谓的稳定
·[爱民讲座6] 清水君:到底谁在害怕改革?
·[爱民讲座7] 清水君:支持熟悉的魔鬼还是支持陌生的天使?
·[爱民讲座8] 清水君:论[资本家入党]
·[爱民讲座9] 清水君:独裁体制与封建体制的比较
·[爱民讲座10] 清水君:民主体制与独裁体制的不同
·[爱民讲座11] 清水君: 有效控制的口罩与控制无效的SARS
·[爱民讲座12] 清水君:你该效忠谁?
·[爱民讲座13] 清水君:我们反不反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xxx------清水君复信--------

   

   先生的指导确实令我受益匪浅,不过先生和我的差别是在於怎样发挥智囊的作用罢。

   我比较强调吸引智囊加入我们的组织,培养我们的成员成为不同专业的智囊,创造塑造智囊、培养智囊、支持智囊的组织风气。比较立足于组织的建设和人才的挖掘上,然后,在每个组织成员都可能变成专业智囊的情况下,按照不同的才干和奉献精神,通过组织内、机构内,来从事爱国 民主事业。我的这个想法目前的确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府、政党做到,但是,未必我们就做不到。事实上,我所希望的每个党员都是智囊,在於促使我们的党成为学习、上进、创意和革新的组织。从组织内再到社会上,改变目前中国这种糜烂的风气。

   先生所依据的智囊团计划以及理念,我能够认同,但是,美国是民主的国家,并不等於是完美的国家,并不等於它就不需要改革和创新,并不等於以后的民主中国完全照美国的模式复制,我们可以直接吸取他们的经验教训,从而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民主国家,毕竟,我们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如果我们要真的认真去做什么事情,绝对有能力有信心做得比别人好!

   当然,我现在之所以特别强调吸收智囊和培养智囊,目的也在於彻底改变知识分子自命清高不谈国事的状态,我认为:

   知识分子的使命,必须是----以一己的才华智力,投身爱国民主事业。

   特别是,面临着我们的中华爱国民主党刚刚筹备,万事开头难,我们更加需要富有爱国热情的知识分子切实投入我们的组织中,在爱国的事业中发挥和燃烧自己,而不要空作[怀才不遇]的感慨!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认识下,我不能很认同知识分子置身事外作壁上观的态度,知识分子之所以成为知识分子,很大程度上他们代表了民族的优秀文明传统和爱国意识的,他们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是牺牲了很多国民的利益的结果,知识分子应该在爱国民主事业中发挥光和热,起着不可被替代的启蒙和呼吁,鼓舞和参与的主要作用!

   唯有也唯有这样的知识分子,才能真正成为民族的中流砥柱。

   所以,我们将邀请和聘任的顾问,将是我们所认为确实能够和愿意给我们以指导意见和深刻批评的,他们既可以在组织内以党员的身份贡献才智,也可以在组织外以顾问的身份贡献才智,但是无论怎样,我们的事业需要千千万万爱国的知识分子参与进来,共同把爱国的事业推向成功之路!

   再谈。

-------黄山雨教授的来信-----

   清水君,好

   未收到通报*,不过不打紧在博讯上已阅悉。很高兴见到爱民党有来自各地的响应及实质的进展。

   对王炳章的绑架、重判及中共新一代接班人对民主的放话做姿显示,这批人虽然警惕到自身腐化不保,但依然承袭老套,不会有太大的作为。上西柏坡朝圣只显得学样,就"民主的先声"里回顾,当年说的更加冠冕堂皇。说的和做的两样已经成了中共官场老套。

   近日美国公视上播放"赤字的中国"纪录片,沈阳前市长慕绥新未入狱前到处厉声言词,一副雷厉凤行的模样,好不感人。等到琅珰入狱,居处起出上百金表金链,这做作才见虚伪。中共官场历来就鼓励假大空,因为说真话的悲惨下场已经成了前车之鉴。

   (*通报和网特来函今日收到2/20)

   上次谈到领导与管理、民主"开放的社会"等观念。十分同意你来函中培养党本身人才的说法。

   不过来函中提到:

"美国是民主的国家,并不等於是完美的国家 ..."

   美国的先贤向来都说这个国家是个民主的试验(an experiment of democracy),从来不自认为是完美的,而是在进行中的民主(democracy in progress)。这和上函说"开放的社会"的理念相符合。美国公视有一段"芝加哥"城市发展史的影片。芝城从各国移民的汇聚小镇,发展到工业大城,经过了种种资本家和劳工的对立冲突,这沧桑史是美国整个民主实验的缩影。这和马列毛吹嘘建设工农的天堂构成鲜明的对比。

   美国是个不断在改善的民主社会,民间争取公平正义的组织很多。从60年代南方黑白种族隔离到今天,少数族群对民权的争取已有长足的进展。当然不公的地方还有很多,但制度已经形成,不影响民主的迈进。仇美思想教育下的海内外国人往往去找美国历史或现实的仓疤,来全面推断美国民主社会的不完善、不过如此、不足取。

   这种批评忽略了或者刻意掩盖民主社会的发展是动态的、可以改进的、不处处设限的本质。许多电视电台的脱口秀(talk show)经常有让观众听众扣应(call in)的机会。政府官员的记者招待会、早餐会、演说会都是政府和民众沟通的机会。地方上有重要的工程每每依法都要举行公开听证,听取民众的意见。政府没有的法案还能通过一定人数的签名,提交全民投票表决。这些都不是国人能够想像,也不敢想像的基本权利。反对民运的一些人士往往附和中共的愚民论调,以现时民众知识水平不够尚不能举行投票选举为藉口。试问农民在播种耕作收获时不懂得看天气,没有一点判断能力吗?工人在操作机械制造产品时,不懂得产品品质的好坏吗?这种愚民论调是对国人可耻的侮辱。

"知识分子自命清高不谈国事 ..."

   我觉得今天的知识分子不是自命清高。

   从我接触到80年代最早留美的学生、学者到今天,我概略可以体会到这毛病在于一种复杂矛盾的心理。一方面是受害者的求偿心理,另一方面是感激极权迫害者给与再生的机会。

   反右、文革的种种迫害造成一些人觉得青春年华的浪费,如今要尽量求得应有的补偿。社会不均的现象对他们经历的文革惨状是微不足道的。另外有些人则心存感激。他们觉得能够开放让他们有重生的机会是国家(共党)给予他们从来不敢想的"好处"。他们当中有我十分要好的朋友。所以我认为他们不谈甚或维护当前国事是有心结的。套一句朋友的话说:"出来这么多年,看得也很多,明明知道毛主席干了许多坏事,可要去批评毛主席说毛主席怎么坏,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像辛灏年、谢幼田先生那样彻底的反思是需要经过一番内心挣扎的。我相信有许多人都有类似的挣扎。

中国迈向民主的拌脚石

   我常想为什么中国迈向民主之路是如此的艰难。亚洲第一个建立民主共和国的国家,将近一个世纪了为什么到今天政府里还是争着买官、做官、夺权?为什么想做大事的和想做大官的那么不成比例?我想这也是许多人的疑惑。

   最近看到一则十分感人的事迹。一群东吴法学院的老人默默编纂了一部英美法辞典。这些民国时期的法学者,在历经批斗晚境凄凉的困境下,还留下了一部傲人的著作。东吴法学院曾是造就法律人才、法学权威的地方。汇聚了多少欧美名校毕业的法律博士。海牙国际法庭的华人法官都来自东吴。审判日本战犯的也是他们。那么多法律菁英半世纪沦为臭老九,踩在社会脚底,人才的浪费,令人再三叹惜。

   我想中国迈向民主的拌脚石是专制极权孕育了向钱看、向权看的一批特权阶级,为国为民做大事的人太少,掠夺利益的人太多。要想扭转这个社会,需要一步一脚印的宗教胸怀,从少数人开始,影响扩大到多数。中国的民主之路可能很漫长,但是

"每说服一人的认同,中国就向民主迈进一步。一步一脚印。"

   这应该是每个有志推进民主人士的一个坚持。

   中国迈向民主之路的重责大任主要还在年轻的一代,尤其是文革之后成长的。要让这几代上亿的人从共产思想教育中解脱出来,重新回到民国时期思潮澎湃的起点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一点"008在行动"小说的几篇前导文里讨论过。基督教有受洗重生的仪式。我觉得认清中共的所做所为,回归民主思潮也是个重生的过程。这需要借助一系列史实及经历写实文章的选读,前此网上书院的提议用意即在此。人人都认清了中共,那腐败的政权不垮也难。

-------黄山雨教授的来信--------

   看到你和云飞扬的通讯,很好。

   云飞扬所说的我大部份赞同。现在是怎么做的问题,不是在小节上争论不休。

   国家体制、制宪、政府、治国都不是我等专业。海内外的法律、行政管理专才不怕没有。

   一旦把共党一帮独占高位专权不放的人赶下台,只要军方维持现有秩序,像阿富汗那样推举出临时过渡政府,然后限期召开国民会议,是回归中华民国宪法,五院体制,还是搞联邦制,到时候自有各阶层由各种专长的人去讨论,一如美国独立后在费城召开的大陆会议。

   这一连串的步奏说来容易,细部的策划就复杂了。

   如果你在电视上看到过目前美国在科威特的对伊作战中心的电脑作业室,你就可以约略晓得现代战略计划部署是怎么回事。把那帮无耻自封的独夫赶下台需要有严密的计划和演练。

   我觉得第一步,除了号召同志外,是用各式媒介把共党从篡夺政权到现在的真相宣扬出去。

   共党独夫最怕真相,这是他们的致命弱点。虽然辛灏年的黄花岗杂志和书、谢幼田的书、新唐人卫视、大纪元和一些论坛网站都在做,可是不够,太少太少了,没能造成一股风潮。当然这也和历来民运的你争我夺有关。

   云飞扬在中国的希望几篇导言里说到这几代教育的问题,我很赞同。共党能够夺权并且独占高位不放就在歪曲虚假的向百姓作思想教育。

   思想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共产思想可以让人疯狂。

   文革期间把中国人性最丑陋的一面都曝露了出来,而且还是理直气壮中邪似地大曝露。至今又有多少人受到公理的审判了?所谓平反不就是个自认倒霉的代名辞吗?如果真要赔偿起来那是个天文数字。那么文革之后受教育的呢?我的周围还是经常看到听到国民党不抗日的歪史、卡拉OK唱的是怀念歌颂毛主席、八路军艰苦抗战的老歌。今天要不断的说真相,要全天下都知道共党的所作所为、共党真实的一面。

   有了民意基础、友邦支持,下一步我认为才到了如何赶那帮人下台的实际行动。

   这需要周密的部署。除了积极争取海外特工、外交人员、军事代表的认同外,在国内需要军方改革派、失业工人农民的支持。像传闻济南军区的政变就是一线曙光。就是中南海其实也不是密不可透的禁地。最近不是就有假冒中南海武警还泡上央视节目主持人的事发生吗?要像苏联崩溃时软禁戈巴乔夫的举动不是完全不可能。

   爱国民主党,照云飞扬说的不是政党的政党,其实应该是个为中国民主铺路的先锋组织,像美国在阿富汗的先遣特种部队。这特种部队的每个成员都是能独挡一面策划组织的人才。我想你们都知道美国的特遣部队里许多都是高学历有特殊专才的人员。能说当地语言不用说,在组织策划当地反抗势力的才能也是经过训练的。爱国民主党需要朝这方向去努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