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清水君:大陆生活回忆录]
清水君文集
·清水君:想起[天下为公]
·清水君:曾胡党争酿民主空间
·清水君:当代大陆[宫廷秘史]
·清水君:写在胡锦涛访美之际
·清水君:胡太子遭遇[希望门]
·清水君:为杨斌担任朝鲜特区长官喝彩!
·清水君:促中共领导人立即释放杨斌
·清水君:我爱宋祖英我爱杨钰莹
·清水君:谁有资格领导我们?
·清水君:就释放杨建利王炳章陈少文黄琦刘荻等人给中共新领导人的公开信
爱民之家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最新版,继续征求意见)
·中华爱国民主党: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入党宣誓词
·中华爱国民主党:招募党员传单(请复印传播)
·中华爱国民主党:致所有爱国同胞书
·清水君:给家人爱人朋友们的话----我们爱你们
国际评论Go Top
·清水君:我的世界观
·清水君:论中东和平
·清水君:谁是美国的敌人?
·清水君:关于美伊战争
真相与谎言Go Top
·清水君:孙中山与两个[三民主义]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就<<鲁迅,汉奸还是族魂?>>一文答读者问
·清水君:驳北京小左评《鲁迅, 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89-64]13周年忌
·清水君:89-64的教训与反思
·清水君:关于法轮功----官逼民反,民不能不反
·清水君:论海外爱国民主运动
·清水君:论中共特务问题
·清水君:关于建立秘密联系渠道开展爱民党工作的建议
·清水君:中共独裁政权搞臭海外民运的可能策略之研究
·清水君:关于日本鬼子及汉奸问题
·[立此存照]中国民主党、民主正义党的最新[正义]之举
·[立此存照]清水君与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正义党石磊(史静静、明子)的通讯(附相关评论)
·[立此存照][正义党]人士在博讯论坛最后的恐吓纪录
特务与间谍Go Top
·清水君:我--不--害--怕
·清水君:与网络特殊任务工作者谈心
·清水君:揭露网络特务抹黑民主人士手法
·清水君: 致尊敬的008猛士
·清水君:蒙面侠佐罗与008云飞扬
·清水君:就008其人其事答[你好]网友
·清水君:给亲爱的008成员猎人兄弟---对中共网络特务的宽容与惩戒
·清水君:与博讯论坛网友[Kaiser]的通信
·清水君:答某网特关于海外党员身份认定的疑问
·清水君:答共特[就是你]挑战书----你带成千上万条御用专家来吧
·清水君:特务们朋友们,来,摆个龙门阵
·[参考]一封共产党网络特务给广大网友的公开信
·[参考]一个北大学生特务的心路历程
谈心与通信Go Top
·清水君:就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一事答某读者问
·中华爱国民主党筹委会致爱国民主同仁的建议
·清水君:与黄山雨教授的通信录
·清水君:致海外著名学者孔宪铎先生的信
·清水君:我替民主同仁和博讯说句话
·清水君:就大法[圆满]问题与法轮功国民同胞商讨
·清水君:答法轮李仁轲友---感谢你的交流态度!
·清水君:关于出版计划关于云飞扬以及其它
·清水君:答网友axis等关于[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的建议书
·清水君:让我们把预言变成现实-----答复仙鹤草君
·清水君:你为谁服务------答国内某共产党政治干部的来信
爱民之声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清水君:我的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2]一个大学生的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3]清水君与国内入党申请者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4]中华爱国民主党最新情况通报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5]:黄山雨教授的建议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6]008云飞扬与清水君通信摘要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7]筹委会最新通知及012给清水君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0]清水君答011文水的[报不平] 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1]关于党章及法轮功问题答A060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2]清水君与云飞扬就出版工作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3]A011文水:大陆朋友上博讯看清水君文集的方法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4]清水君:答美国某法轮弟子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5]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6]一个失业大学生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6][008在行动]与[清水君文集]将正式出版,现在起接受读者预订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7]中华爱国民主党海外网站现已开启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8]云贵川办事处:现阶段国内如何开展爱国民主运动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9]山东工委:强烈要求山东省政府响应胡主席指示,做好SARS的预防治疗工作
爱民党务Go Top
·清水君:行动是最好的纪念----作于六·四14周年
·清水君:胜利属於草民阶层的民主运动!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实现大中华复兴的奋斗之路
·清水君: 爱国民主同仁的分类
·清水君:爱国民主组织的工作
·清水君:爱国民主工作指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水君:大陆生活回忆录


   
   
    其实我离开大陆并不久,很多事情还需要沉淀和反思。
    所以我拒绝回忆。

    然而,许多故事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然后莫名其妙就流着眼泪,觉得自己悲伤得过于矫情,脆弱得不象自己。
    然而,还是回忆了。
    因了[黄山雨]教授的那句话:你知道的应该更多;因了博讯论坛朋友[大力]的那句话:我会拭目以待。
   
   
    一、计生委的打手们和一个10岁孩子
   
   
    很久很久以前,我还是一个孩子,喜欢在外面闲逛,喜欢看热闹。
    有一天,我看到很多人往一个院子涌去,还有一些小孩子也夹在里面,我就糊里糊涂地跟人们进去看热闹,然后看到有那么两三个青年,光着上身被铐在树上,好象被打得奄奄一息。
    当时人们一边看着,一边议论说:共产党真狠,雇这些打手专门欺负老百姓!
    说话间,那些打手们一边敲着铁饭盒,一边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了。
    [你们找死?看什么看?把铁门关上,一个都不能放过!]
    人群忽拉一下回头散去,只听到孩子被挤到哭喊的声音,转眼,大铁门已经被关上,而院子里,除了奄奄一息的被毒打青年,就是面带狰狞围过来的五六个打手,以及被无辜关在里面的我和两个小孩子。那两个孩子只有四五岁,倒很机灵,比猴子还快地爬上高达5米高的大铁门,跳了出去!
    现在,只剩下我一个,10多岁的孩子。
   
    正在莫名其妙间,其中三个打手已经以三角形把我包抄在里面,劈头盖脸打来。
    那时,我还不知道害怕,本能地转身,腾空,躲过了三个打手对一个几岁孩子的毒招,然后他们再出拳出腿,其实他们也没有什么功夫,只是仗势欺人,没人敢还手就自以为了不起罢了,所以我很容易地三跳两跳,就跳出了包围圈,根本没有让他们打上,但是我在闪避的时候犹豫了起来:
    该不该还手?
    算不算自卫?
    因为单独和他们三个打我还是不怕的,觉得吃不了亏,可是院子里还有几十个打手,正纷纷放下饭碗走过来,天也黑了,我不知道僵持下去会有怎样可怕的结局,所以我一点都不敢还手,只是闪避跳跃罢了。
    然而他们恼羞成怒起来:
    [好小子,你敢还手?!打死你!]
    我再次跳出他们的包围圈,拉开架式,警惕着看着他们。
    谁知又冒出来一个恶人,趁我不备,从后面偷袭,虽然我躲过那狠狠的一脚,可是我看到他手里拿着黑黑的铁链子,一副手铐,还有几个人拿着电警棍扑上来,上面磁磁地冒着蓝色的火花(后来我知道那是几千伏的高压电) ,我不敢和他们纠缠下去。
    就叫了声暂停!然后问他们:
    你们为什么要打我?
    他们嘿嘿冷笑着:这里本来就是专门打人的地方,你自己闯进来找打!
    我说:我只是进来看热闹的,没有做什么,你们放我出去罢!
    然而他们不肯:今晚上非得把你抓起来打死,敢和我们比划功夫?
    我一看,好说歹说是没有用的,他们非要对我下毒手了,我害怕起来,我终于哆嗦着说了一句:
    你们这边党委里,我认识某某某。
   
    哦?
    这句话比什么都灵。
    那个从后面偷袭我的人,口气马上温柔了:你是某某某什么人啊?
    我说:我是他什么什么亲戚,今天是到他家来玩的,不信你问他。
    那个家伙眼珠转了转,说:原来是某某某领导的亲戚啊,你怎么不早说呢?要不要在这里一起吃晚饭啊?我们这里还有乒乓球桌,你会不会打啊?
   
    我已经被他们的阵势吓倒了,哪里敢留下来?
    只是要求:放我出去。
    大铁门咣当打开了,那个偷袭我的人,亲切地握住我的手说:
    替我给某领导问好啊,我们纯粹是误会!
   
    后来,我那个亲戚告诉我,他们那个大院,是计划生育委员会!那个偷袭我的人,就是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然后告诫我说:
    他们打死人很正常的!在计划生育处理上,是没有宪法不讲人情的,打死了白死,最多给一点钱,那还得是家属在上面多少有关系的。而且,计划生育工作每个干部都有份,我也曾经半夜三更带治安联防队去摸岗,把平时逃跑、过年偷偷回家的违反计划生育分子堵在家里抓走罚款;如果找不到他们,就砸破他们的门窗,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没收,用推土机把房屋全部铲倒,再把他们亲的近的抓起来罚款。
    这不是和土匪一样吗?
    亲戚无奈地说:谁想得罪人被人骂?这都是上头的命令和党委的决定,老百姓死活是没人管的。
   
    我那时不知道什么是计划生育,只是知道这个社会似乎充满了恐怖,一群大男人可以对一个10岁左右的孩子痛下毒手,还有什么不能做出来的?如果我不是恰好和当地的某领导有关系,我今天还能存在吗?
    让人不寒而栗。
   
   
    二、治安岗亭的打手与领导的网
   
   
    那时我看到的毒打场面挺多的。
    倒不是因为我喜欢看热闹,经常有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伴随着训斥从一个个大院里传出来:司法所、派出所、计生委、法庭、税务所……
    加上地方领导借鉴了日本鬼子的方式,在每个自然村设立一个治安岗亭,每条交通要道则是千米一岗,这些治安岗亭一般配置4个人,每两人一组,24小时轮班,拥有警服警车及全套警讯器材,每人月薪只有80元,其它的钱,全靠打人和罚款而来,打人有奖金,罚款有提成,表现好的可以转干,可以进派出所,表现不好的,辞退不要。
    所谓的表现好坏,完全是根据是否听领导话,打人是否卖力而决定,如果有一点仁慈的心,都呆不上两个月,当然,两个月后,良心已经麻木,所以他们也不会手下留情,反正,打死人也不会被追究。
    所以这些从农村里挑选出来经过打人培训上岗的青年,怎样都急于打人立功,以得到更高的奖赏甚至调进派出所了。
   
    我有一个农村的很远的表弟,有一身功夫,还曾经是学校长跑冠军,拿过一些县地级的比赛冠军,然而初中毕业后无事可干,后来,就找关系进了岗亭,顺便说一句:治安岗亭招聘的打手,都是外地的,本地的怕报复,打人不狠,领导不喜欢。
    那个表弟偶尔到我们家来坐坐,问起来,他总是叹息着说:
    领导说,必须打人,可是我下不了手,老被领导骂,甚至还被自己人打,看不起。其实我要是打,里面我是最厉害的,只是那些人,那么可怜,我怎么能下手?
   
    于是他就给我讲起一件件故事:
    有个酒店服务员,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因为不愿意跟领导上床,领导一个电话,治安岗亭的几个人1分钟内赶到,然后把那女孩被抬进房间里,给领导[开荤]……
    有一个外地客商,到酒店喝酒,老板看他有钱,就打电话给岗亭,说他嫖娼,然后他们就出动,把那个人抓回岗亭,打了整整一天一夜,那个人才改口认罚,交了10000块,2000块给了饭店老板,5000块上交派出所领导,3000块岗亭的人私分,因为他没有打人,只给他500块。
    同时,必须要说明,派出所和治安岗亭对于任何罚款几乎都不给收据或者只是给随便印出来的单据,根本不是财政局统一收费单据。所有这些钱,都不会上交国家,都是地方领导和派出所用作[治安经费] ,因为,据说财政预算给他们的经费从来都不够用。
   
    虽然,事实上,这些治安岗亭的联防队员不属于警察的编制,但是,他们受派出所直接领导,派出所受当地领导直接领导,领导要抓的人打的人实在太多,派出所还要经常到公安局开会请示,忙不过来,于是联防队员(当地人们都称为领导打手) 就构成了密密麻麻的网,在这个网里,一旦得罪了领导,那么,就只有被吃掉。
    在当地,总人口大约两万多的样子,然而,治安联防队员从最开始80名一直增长到200名,还不包括派出所法庭税务所计生委里那些打手。仅仅为了养活这些打手和警车警械,就要老百姓负担多少费用呢?
   
    后来曾经和一些地方领导聊天,他们居然把这种治安联防制度说得天上有地上无:
    不管什么事情,一个电话通知派出所,然后所有治安岗亭的联防队员人手一部对讲机,立即接到命令开拔,不管是下乡抓计划生育还是催征公粮税务,都是顺顺当当。
    我冷冷地说了一句:这个不新鲜,日本鬼子占领中国,就用过这招!不过还是败了!
    他们脸色马上就铁青,比他们天天在酒桌上喝的竹叶青还青。
   
   
    三、80岁老太太的死和乡亲们的愤怒
   
   
    在中国城市生活的人,恐怕永远不会了解为什么那么多农村民工到城里打工,难道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城市受白眼受排挤受抓捕罚款直到受遣送回家吗?
    他们知道,可是和农村他们所受到的待遇相比,城市的警察多少还不至于那么狠,还要考虑一下打死人可能要负担的责任。
   
    只说说计划生育罢,我认为计划生育的出发点是好的,然而在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中,却充满了狰狞和血腥。
    在农村,只要说起计生委三个字,我估计10个人里面有8个人当场能吓晕,另外一个孩子被吓得哭,一个孩子还不懂事。
    那种恐怖气氛和今天法轮功国民们所面对的610办公室是同一个属性,同一个操作方式。
   
    先说说我亲眼看到的事情。
    大约15年前,我去朋友处做调研,到了朋友所在的乡镇,忽然见一个大院子门口围了很多人,大家都在扒着门缝向里看,我有过小时候被关进去差点吃亏的例子,当然不敢乱搀和,可是我听到人们在惊呼:
    快断气了、快断气了!
   
    我还是忍不住随人流从门缝里偷窥:
    只见一个老太太躺在院子里,身穿破烂的蓝衣,头发花白带黄,鼻孔和口里都不断渗出血来,旁边,是皮鞭和电棍,几个打手正在窃窃私语。我一看出了这样的大事,可能连现场观看的人都得遭殃,就赶紧从人群里挤出来,跑到朋友那里。
    到了下午,我和朋友再经过那个计生委院子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人山人海,院子早已经被砸开,打手们全部逃出去,只剩下老太太的尸体和她的家人在哀哀地哭泣。
   
    听人说,那是因为老太太的儿子出去逃计划生育,结果80多岁的她就被抓来打,直到打死那些打手还以为是假冒,上前踹了几脚,激起了众怒,乡亲们就把计生委给包围了,要求抵命,而计生委主任早就坐车逃到城里去了。
    没有多久,城里的武警公安约几百人杀气腾腾地赶到,警车引着狼一样的尖叫,到处广播:你们不要闹事,马上离开现场,不然就地正法!
    然而悲愤的农民们推翻了警车:你们打死了人,还不让讲理吗?
    在几千名农民们的包围下,武警公安还是灰溜溜地开走了。
   
    于是,乡亲们冲向镇政府,要求书记和镇长出来负责,可是,整座大院,所有的机关,全部空空荡荡,所有平时潇洒或者土气、亲切或者冷酷的领导,一个也不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