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爱民讲座35] 清水君:论今日之两岸关系]
清水君文集
·这是我们的孩子,也是乞丐……
·清水君:我们的中国梦
·清水君:论今日之两岸关系
·清水君:大陆生活回忆录
·清水君:中国衰弱的理由
·清水君: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吗?
·清水君:为我可怜的姐妹一哭
·清水君:向勇敢坚贞的法轮功弟子们致敬!
★沉痛的呐喊★Go Top
·清水君:谏江泽民书
·清水君:给胡锦涛先生的建议书
·清水君:想起[天下为公]
·清水君:曾胡党争酿民主空间
·清水君:当代大陆[宫廷秘史]
·清水君:写在胡锦涛访美之际
·清水君:胡太子遭遇[希望门]
·清水君:为杨斌担任朝鲜特区长官喝彩!
·清水君:促中共领导人立即释放杨斌
·清水君:我爱宋祖英我爱杨钰莹
·清水君:谁有资格领导我们?
·清水君:就释放杨建利王炳章陈少文黄琦刘荻等人给中共新领导人的公开信
爱民之家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最新版,继续征求意见)
·中华爱国民主党: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入党宣誓词
·中华爱国民主党:招募党员传单(请复印传播)
·中华爱国民主党:致所有爱国同胞书
·清水君:给家人爱人朋友们的话----我们爱你们
国际评论Go Top
·清水君:我的世界观
·清水君:论中东和平
·清水君:谁是美国的敌人?
·清水君:关于美伊战争
真相与谎言Go Top
·清水君:孙中山与两个[三民主义]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就<<鲁迅,汉奸还是族魂?>>一文答读者问
·清水君:驳北京小左评《鲁迅, 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89-64]13周年忌
·清水君:89-64的教训与反思
·清水君:关于法轮功----官逼民反,民不能不反
·清水君:论海外爱国民主运动
·清水君:论中共特务问题
·清水君:关于建立秘密联系渠道开展爱民党工作的建议
·清水君:中共独裁政权搞臭海外民运的可能策略之研究
·清水君:关于日本鬼子及汉奸问题
·[立此存照]中国民主党、民主正义党的最新[正义]之举
·[立此存照]清水君与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正义党石磊(史静静、明子)的通讯(附相关评论)
·[立此存照][正义党]人士在博讯论坛最后的恐吓纪录
特务与间谍Go Top
·清水君:我--不--害--怕
·清水君:与网络特殊任务工作者谈心
·清水君:揭露网络特务抹黑民主人士手法
·清水君: 致尊敬的008猛士
·清水君:蒙面侠佐罗与008云飞扬
·清水君:就008其人其事答[你好]网友
·清水君:给亲爱的008成员猎人兄弟---对中共网络特务的宽容与惩戒
·清水君:与博讯论坛网友[Kaiser]的通信
·清水君:答某网特关于海外党员身份认定的疑问
·清水君:答共特[就是你]挑战书----你带成千上万条御用专家来吧
·清水君:特务们朋友们,来,摆个龙门阵
·[参考]一封共产党网络特务给广大网友的公开信
·[参考]一个北大学生特务的心路历程
谈心与通信Go Top
·清水君:就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一事答某读者问
·中华爱国民主党筹委会致爱国民主同仁的建议
·清水君:与黄山雨教授的通信录
·清水君:致海外著名学者孔宪铎先生的信
·清水君:我替民主同仁和博讯说句话
·清水君:就大法[圆满]问题与法轮功国民同胞商讨
·清水君:答法轮李仁轲友---感谢你的交流态度!
·清水君:关于出版计划关于云飞扬以及其它
·清水君:答网友axis等关于[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的建议书
·清水君:让我们把预言变成现实-----答复仙鹤草君
·清水君:你为谁服务------答国内某共产党政治干部的来信
爱民之声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清水君:我的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2]一个大学生的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3]清水君与国内入党申请者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4]中华爱国民主党最新情况通报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5]:黄山雨教授的建议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6]008云飞扬与清水君通信摘要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7]筹委会最新通知及012给清水君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0]清水君答011文水的[报不平] 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1]关于党章及法轮功问题答A060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2]清水君与云飞扬就出版工作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3]A011文水:大陆朋友上博讯看清水君文集的方法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4]清水君:答美国某法轮弟子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5]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6]一个失业大学生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民讲座35] 清水君:论今日之两岸关系


   (20001年7月22日)
   绪论:

   对于泱泱中华大国来说,迄今台海两岸分割是一件殊为痛心的事情,两岸一日不统一,大中华民国的强盛时代就不能真正到来!
   但是两岸的统一,不是简单的[1+1=2] 那样简单,不是所谓的[一国两制] 所能涵盖。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固然是中华文明的特色之一,但是以武力作统一的手段在今天已经被世人所唾弃!
   合则两利,分则两害。
   可是,怎样合,就是一个莫大的课题。
   这个课题,不是两岸的政客们所能左右的,它是两岸中华国民对历史的责任和对未来的抉择。
   台湾在[三民主义] 国民党政权领导下,经过[ 军政、训政、宪政 ] 三个历史阶段,终于实现朝野互动,走向[和平政权转移、共建民主社会] 的伟大时代,这是8000年中华文明史上第一个民主领地,也是国际社会实现民主变革的最佳典型。
   而大陆,在经过了极为残酷无情的几十年政治风暴和红色恐怖之后,专制的共产独裁集团为了维护摇摇欲坠的反动政权,不得已进行了[外科手术] ,凭借中华国民们的聪明睿智与勤奋劳作,大陆在经济上也实现了腾飞跨越。
   经济上的共同进步是实现两岸统一的第一步,然而,不同的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仍然成为统一的巨大绊脚石。
   以武力夺取民国政权的共产独裁集团百年如一日,仍然迷信武力就是真理,动辄以武力相威胁,每逢台湾大选期间就进行的军事演习已经成为惯例的笑话。
   但是,[狼来了] ,并不是一句戏言,共产独裁集团孤注一掷偷袭台湾在未来的几年十几年里是迫在眉睫的危险!
   对于台湾人民来说,好不容易迎来了民主时代和自由时光,却日日夜夜面对武力威胁,当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
   在现实的考量下,谁来掌握台湾政权并不是最重要的,谁能给台湾继续带来繁荣富强和民主安定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大陆的经济发展,已经使台湾人定居大陆成为潮流,上海更加成为容纳30万台商的温柔乡。
   在今日台湾经济困顿、失业率高企的形势下,即使是最坚定的台独分子,都不再排除[邦联] 、[联邦] 制统一的可能。
   然而,两岸的统一不能是台湾和大陆政客们私相授受的结果,对于台湾人民来说,怎样在不失去富强、民主、自由的前提下,与大陆进行和平之旅,是一场充满迷惑也充满风险的寻宝游戏。
   能够保证这一切、能够实现民主和平统一的,唯有大陆彻底实现[内部的手术] ,实现民主的变革,成立包括台湾在内的[大中华民主联盟] ,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历史所遗留下来的分裂苦楚,才能弥补战争和独裁给两岸国民所带来的巨大损失和心灵伤害。
   大陆一日不实现民主秩序,就一日没有资格统一台湾。
   对于台湾来说,怎样在两岸统一的谈判中掌握主动权,怎样促进大陆的民主化进程以消弥战争危机,怎样打破大陆独裁政权的外交压缩,拓展真正的[国际生存空间] ,以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是攸关生死存亡的重大考验。
   在此情况下,台海两岸的前景由三个因素决定:
   一、 大陆的民主化进程能否进行;
   二、 台湾的政治经济环境是否继续恶化;
   三、 国际社会对两岸统一的看法(特别是对于台湾的立场) 。
   要创造两岸双赢的局面而不是两败俱伤,台湾需要对内凝聚民气,对外释放善意,以灵活的外交手法和高明的谈判策略,来压迫大陆独裁集团顺天应时,放弃武力幻想,走上民主正途。
   那么,本文就从与台湾有关的几个层面入手,从两岸统一的历史高度 ,来探讨和平民主统一的可能性以及台湾在统一谈判中应采取的策略,以供两岸关系专家参考,共同促进两岸和平民主统一时代的更快到来!
   谁是真正中国人?
   在台湾民进党于海外举行的政治讲座上,我[不小心]地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请问你是中国人吗?]
   在讲台上的,是民进党中国事务部副主任张国诚博士和副研究员周炎鑫博士,他们在台上慷慨激昂地介绍了台湾民进党的在野民主奋斗史之后,很客气地征求疑问。
   因为他们是属于中国事务部,想必是民进党两岸关系决策层的精英,所以我就在深受他们的启发之余,提了这样一个小问题。
   然而,我提出问题之后,发现他们的反应很迟钝,而且听众席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有人在说:[这下将到军了!]
   果然,他们似乎犹豫了一下,又埋头互相商量了一下,才由经验丰富的张国诚博士临危不乱地接过麦克风,说:[你看看这个……我是不是中国人呢?你说!]
   他从衬衫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在席上晃了晃,又放回去,[你说我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
   那是一本绿色封面的护照,上面有一行英文━━[REPUBLIC OF CHINA ]。
   席上又响起了一阵善意的掌声,似乎对他的反应很满意。
   我也觉得他的反应很幽默,但是我不满意。
   我抓着麦克风继续问:
   [你刚才的回答很聪明……不过,我想知道,难道要你自己承认你是中国人,你----感到很委屈吗?]
   最后几个字我特意放慢了速度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地说出来。
   然后全场又是一片掌声,这时有人嚷:[这下有好戏看了……嘿嘿。]
   张博士的脸红了起来,忙解释说:
   [中国人的定义有很多种……如果说中国人就是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人,那我肯定不是!]
   我再次追问:
   [事实上,中国人的定义,既不是在中国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人,也不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的中国人……根据我个人的定义,中国人----就是所有受过中华文明熏陶的炎黄子孙!
   它包括在大陆的中国人、在台湾的中国人、在海外的中国人……这样一个定义,你----可以接受吗?]
   张博士终于吐了关键性的一句:
   [这个……这个,如果是这样的定义,那我当然是中国人!不过……这并不是大陆官方的定义。]
   然后是午餐休息时间,我在外面忽然碰到一对中年夫妻,那个中年男人凶神恶煞地冲过来,指着我的鼻子大骂:
   [你算什么东西?我花钱来这里,不是听你发言的!你给我小心点!……]
   旁边的妇人就拉扯着他,然后主办当局负责人过来,赶紧边拉开他,边小心地向他解释,我远远地只听到[我们是民主国家……允许任何人发表意见,允许提问……]等等。
   我闷闷不乐地吃完饭,然后再回到会议厅,里面很多听众都跑过来热情握手,说:[你可回来了,我们都还想听你的提问呢!]我小心翼翼看了看周围,那个神秘中年男人没有再出现。
   我松了一口气,然后主办当局负责人热情地过来和我握手,鼓励我说:[不用怕……我们是民主讲座,当然允许发言,你继续说,大胆提!]
   我心有余悸地问他:[刚才那个人那么凶,好象要打人,他是台湾人吗?]
   我想,台湾的台独分子听了我的提问和说法当然会很不爽,我能够理解人家。
   可是,他附在我耳边很神秘地告诉我说:
   [不是……他是你们大使馆的人!]
   啊?!
   我被吓了一大跳!
   我不信!
   [你怎么知道的?]
   [我有问他,他说的……]
   怎么可能?我是支持统一的呀,他为什么那么凶,不让我发言呢?就算我说错话,也只代表我自己,不代表他们官方罢?
   想不通。
   之后,主办当局好象是收到什么指示,就再也没有给我机会发言。好不容易有次机会我抢到麦克风,结果刚说了两句就被强行打断。
   后来,主办当局另一名领袖丘光耀(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总秘书)致闭幕词时特意在一大堆[祝愿]中沉重地加了这么一句:[……我特别祝愿:来自中国的朋友黄金在发言时不被打断,能够自由发出民主声音!]
   结束讲座后,我担心人身安全,于是同朋友在一起,混在人群中溜走,在会议厅外,两个打手型的壮年男人躺在外面沙发上无所事事,如有所待,见到我出来,立即弹起来,跟着挤进电梯,电梯门一开,我拉着朋友撒腿就跑,正好在酒店外面就有一个的士开过来,我拉着朋友火速上车,然后让司机加速离开。安定下来,回头看去,那两个人着急万分,拦不到车子后只好一边看着我们的身影一边打手机,我猜想他们在请示上司命令。
   第二天,我朋友告诉我,那个主办当局负责人到处打听我的下落,说有要紧的事情找我,我故意过了几天回电话,那个主办当局负责人一听是我,第一句话就紧张地说:[你……没有事罢?!现在你在哪里?]
   我故意平淡地说:[我能有什么事?你找我做什么?]
   他支支吾吾了半晌,终于说:[……以后你最好不要再出席类似的场合了,我们不希望你━━发生任何事情!你明白吗?你在我们这里,我们有责任保护你,但我们也很难做,我们压力也很大,我们不希望看到你有任何事情!]
   我说:[你只告诉我一句话,他是台湾的还是大陆来的?]
   他犹豫了很久,仍然说:[我不能告诉你了……总之你一切小心!]
   迄今为止,我仍然不知道那个愤怒的中年男人是否是来自中共大使馆?或者台独分子?我宁愿相信是台独分子!但是理智告诉我,独裁者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即使你的言论是对的,他们是不会听也不会让你说的!
   他们可能忘记了:我们的嘴巴不只是用来吃饭的!
   而这种人,是不是中国人呢?我有些糊涂了!
   我想他们应该不属于中国人的范畴!他们是没有受过真正中华文明熏陶的独裁者傀儡。
   那么我应该修正中国人的定义如下:
   中国人-----就是所有受过优秀中华文明熏陶的炎黄子孙!
   是,这不是大陆官方的定义,甚至也不是台湾政府的定义,但是……
   但是我想告诉他们,也想告诉所有台湾的中国人:
   [……这是我们的定义,是人民的定义,而人民的定义,将主导历史词典!]
   看清陈水扁的底牌
   中华民国台湾地区民选总统陈水扁先生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不仅大陆的独裁政权在研究这个人,美国华府智囊团在研究这个人,甚至台湾的人民━━即使已经投了他一票助其登位,也还在捉摸不透这个人!
   陈水扁先生以律师成业,美丽岛事件成名,台北市长成熟,当选总统成功。
   他曾经高呼台湾独立万岁、万万岁;又曾经宣称要亲往大陆开展破冰之旅。
   在他的手里,台湾人民战战兢兢,不知道他会不会那天把大陆官方得罪,一夜之间全岛不守;股市也是下落如坐过山车,经济低迷失业率屡攀新高!
   政治家和政客的区别,不在于个人形象多高尚、个人才华多显著,而在于政治家把政权当作服务人民的工具,而政客把政权当作服务自己的工具!结果就是政治家顺天而动,为民谋最大福利;政客逆天而行,置民于水深火热!
   陈水扁先生是一个政治家还是一个政客呢?
   要看看他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看看他要把台湾人民带往哪里?是和平之旅还是战争之峰?
   陈水扁先生于当选中华民国台湾地区总统之前的专著<<台湾之子>>一书中,他这样分析台湾的形势:
   [美国的蓝德智库建议采取‘围和策略’,一方面与中国建立战略性夥伴关系,另一方面则以武力吓阻……后者体现在美国于亚太地区建立北自日本、南迄澳洲的吓阻链。而台湾,正位于此吓阻链的中心关键位置,台湾战略地位之重要不言而喻……台湾的机会在于其战略地位之重要性,因为一个不友善的中国若掌控台湾,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吓阻链即产生破绽,必须退到关岛、塞班岛一线,甚至远远退到夏威夷。这是基于重要的战略地位,台湾的自由民主才会得到国际社会(主要是美国、日本)的支持与重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