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爱民讲座17] 清水君:我们革不革命?]
清水君文集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6][008在行动]与[清水君文集]将正式出版,现在起接受读者预订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7]中华爱国民主党海外网站现已开启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8]云贵川办事处:现阶段国内如何开展爱国民主运动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9]山东工委:强烈要求山东省政府响应胡主席指示,做好SARS的预防治疗工作
爱民党务Go Top
·清水君:行动是最好的纪念----作于六·四14周年
·清水君:胜利属於草民阶层的民主运动!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实现大中华复兴的奋斗之路
·清水君: 爱国民主同仁的分类
·清水君:爱国民主组织的工作
·清水君:爱国民主工作指南
·清水君:建立爱民根据地政府
·清水君:实现中国民主的3大阶段
·清水君: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清水君:我们的民主治国草案
·清水君:关于募集爱国民主经费
·清水君:关于民主选举
·清水君:我们需要怎样的民主人士?
·清水君:执行力是政治组织成功与否的关键
爱民讲座Go Top
·[爱民讲座1] 清水君:论中共领袖的素质
·[爱民讲座2]清水君:如何保证不成为第二个共产党
·[爱民讲座3] 清水君:独裁体制内的精英就是精神鸦片
·[爱民讲座4] 清水君:要人治还是法治?
·[爱民讲座5] 清水君:看清楚所谓的稳定
·[爱民讲座6] 清水君:到底谁在害怕改革?
·[爱民讲座7] 清水君:支持熟悉的魔鬼还是支持陌生的天使?
·[爱民讲座8] 清水君:论[资本家入党]
·[爱民讲座9] 清水君:独裁体制与封建体制的比较
·[爱民讲座10] 清水君:民主体制与独裁体制的不同
·[爱民讲座11] 清水君: 有效控制的口罩与控制无效的SARS
·[爱民讲座12] 清水君:你该效忠谁?
·[爱民讲座13] 清水君:我们反不反共?
·[爱民讲座14] 清水君:我们革不革命?
·[爱民讲座15] 清水君:为何要爱国?
·[爱民讲座16] 清水君:为何要爱民?
·[爱民讲座17] 清水君:为何要爱人?
·[爱民讲座18] 清水君:从9-11到SARS---这是什么样的社会?
·[爱民讲座19] 清水君:民族主义与中华复兴
·[爱民讲座20] 清水君:颠覆无罪、民主有理
儒回文明研究Go Top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一]清水君:伊斯兰教与清真教、回教、天方教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二]清水君:古代中华伊斯兰教的溯源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三]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十大民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四]清水君:伊斯兰与儒家文明之比较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五]清水君:经堂教育与以儒释经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以儒释经的三大阶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六]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七]清水君:明末清初“以儒释回”的内涵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八]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教义学的特征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九]清水君:中华伊斯兰教的伦理道德观
·[中华伊斯兰研究系列之尾声曲]清水君:没有战争的世界,到处是奇迹
爱民参考Go Top
·[安全参考] 突破网络封锁方法系列:无界浏览器
·[安全参考]A011:关于无界浏览器的一些补充
·[社会参考]一个15岁女孩的俏皮话
·[社会参考]007:从陈文英“线人”身份看中共海外“线人”之路
·[社会参考]新时期湖南农民自发抗争调查报告
·[社会参考]孙志刚惨死收容所
·[社会参考]额尔登顺:我为非典尽了一次公民义务
·[外交参考]日本人在上海调戏中国姑娘--国人应该清醒了!
·[历史参考]悬赏缉拿杀人凶手周恩来等紧要启事
回国之后Go Top
·清水君的紧急声明!
·我目前安全,享有[被跟踪型自由]/2003年8月25日
·加入爱民党不再要求申请
·云云:人一走茶就凉,管你坐不坐牢房--从清水君事件看“民运”中的世态炎凉
·清水君:答亲爱的云云朋友
·云云:清水君,国安重地请勿久留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一]清水君:我的一点感想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二]清水君:中共的一些善政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三]清水君:就中共善政问题答网友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四]清水君:给中共16大三中全会的20条施政建议
·[来自大陆的报道系列之五]清水君:我和国安及朋友们
·请网友给予宪法或政改意见,并提供修宪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民主党派负责人的联系资讯
·爱民党是否应注册加入政协?
绑架之后Go Top
·清水君(黄金秋)被捕的报道
·清水君其人其事
·2002年马来西亚报纸对清水君的报道:不甘平凡向难度挑战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2: 放弃升学当无冕皇帝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3: 从采访到写文章出书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4: 大马行友人褒贬不一
·清水君(黄金秋)的故事5: 3次迷路获贵人相助
·清水君(黄金秋)2003年9月13日在连云港被绑架
·清水君:相信中国的民主事业终究会成功,个人牺牲也无所谓
·鸟飞舞:清水君回国事件,考验中共新领导人智慧和宽容度
·黑眼睛:清水君,你在哪里?
·徐沛:致清水君
·小溪:清水君被捕,为何没人关注声援营救?
·小溪:清水君现象
·徐沛:致清水友
·清水君家人已证实清水君现关押在常州
·安魂曲:纪念清水君
·爱民党038透露清水君的最新消息
·郭国汀大律师受理清水君的刑事辩护委托(2004年5月14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民讲座17] 清水君:我们革不革命?

   
   
   
   
   

   也许因为经常提倡爱国民主的关系,曾经有中共特务称呼我为[革命家清水君] ,我是婉言谢却无福消受,
   
   很多同仁问道:
   ----你们中华爱国民主党,赞成不赞成通过[革命]的方式实现民主?
   
   我曾经简单地回答说:我们不[革命] ,[和平] 是我们的四大原则之一,反暴力反恐怖反独裁也是我们的追求。因此我们不以[革命] 为爱国民主运动的号召,但是,我们保留一切必要的自卫反击手段!
   
   也许这个回答不够详细,那么我在这里就详细解答我的立场。
   
   革命……
   革----谁的命?
   
   坦白说,我是害怕[革命] 这个词的,因为每当念到这个词,我的心里就会刺痛,想到无数被中共独裁集团以[革命] 的名义侮辱蹂躏的灵魂,想到无数被中共独裁集团以[反革命] 的名义杀害毁灭的肉体……
   
   革命……
   革命----革命是反抗罪恶势力的正义行为,
   
   当然,我也知道,那是中共独裁集团盗用了[革命] 的名义,以[革命] 组织的名义做真正的[反革命] 罪行!
   当然,我也知道我私人最爱慕的鉴湖女侠秋瑾就是[革命家] ;而我也曾经亲自拜谒广州黄花岗,感受那[碧血黄花] 分外香的[革命豪情] !
   这是有许许多多的革命党人,牺牲一己慷慨就国,才缔造了我们伟大的中华民国。
   
   甚至,根据辛灏年先生的详细考证,连清末保皇改良派的康有为梁启超都积极地组织和发动过以[勤王剿匪] 为名义的武装革命!
   
   然而,请我还是不能接受[革命] 的名义。
   
   [革命] 一词,来自[汤武革命,顺天应人] 一语。
   商汤推翻了夏桀的暴政,不是通过和平说服的方式,所以被称为革命。
   通常而言,革命含有激烈变革的意思,是本质上对反动势力的一种激烈反对。
   
   因此,革命这个词也许本来是无辜的,但是,它已经沾染了太多无辜者的鲜血,不能不令人害怕。
   我个人很钦佩王炳章博士大无畏的精神,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 的气概。
   
   然而,我还是不得不说:请拒绝革命!
   
   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只能来这个世界一次。
   了解每个人都可能犯错,允许每个人有修正自我的机会,不是很好吗?
   
   我们不想革任何人的命,即使是独裁集团里的个别独裁分子,他也是我们的国民同胞,有属于他的父母兄弟姐妹,有属于他的家人儿女,有属于他的老友新知,有属于他的真诚亲切,有属于他的快乐悲伤……
   
   不到万不得已,请不要轻易去[革命] ,当然,我们也不可轻易被独裁集团[革] 了我们的[命] ,我们要好好保重,留着宝贵的生命好好为未来的爱国民主事业打拼,也好好享受民主社会带给每个人的自由快乐,不是很好吗?
   
   也许会有人认为我的看法幼稚,那么,我必须补充:
   我说的[拒绝革命] ,不等于放弃自卫反击,不等于把希望寄托在谁的身上,不等于放弃历史可能提供的机遇,提前结束独裁政权在中国的恐怖制度!
   
   只是,我不希望采用[革命] 的名义,用[革命] 的手段去推行爱国民主进程,除了减少社会代价的考量外,我们也要考虑[革命] 的后遗症是相当巨大的。
   
   如果我们去[革命] ,留给别人家破人亡的痛苦,是无法可以挽回补偿的。而且,有[革命] ,就会有[反革命] 、[革革命] ,彼此间的仇恨与伤痛越积越深,就无法达致国民之间宽容体谅精诚团结实现爱国民主事业的目标。
   
   即使通过[革命] 获得了爱国民主运动的成功,也不是一个多赢的成功,而我们要的,是一个尽可能皆大欢喜的多赢局面。
   [革命] 的行动方式,通常是自认正义的一方用武力压制被认为[反革命] 的一方。体现的,并非是民主的关系。
   虽然说实现爱国民主的进程不可能没有牺牲,但是,我们总是希望,把这个牺牲降到最少。
   
   只因为一个简单的理由:
   我们都是中国人!
   我们曾经被外国鬼子欺负了100多年,又曾经被独裁制度整得人情淡漠国民疏离,为什么我们还要自相残杀?
   我们都是中国人!
   因此没有天大的私人恩怨,没有势不两立的血海深仇,为什么不能互相商量一起努力呢?
   如果谁说他和谁有天大的私人恩怨和血海深仇,他们可以通过以后的民主法庭来获得解决,如果等不及,也可以现在就私下出去单挑,但不可以把私仇带进公事。
   爱国民主事业是公事,我们必须学会忘记个人的情感符号。
   
   但是,我们拒绝[革命] 不等于就可以让独裁集团为所欲为,不等于我们软弱可欺,我们不是信奉[真善忍] 的法轮功,也并非个个都信奉基督教的[打左脸给右脸] ,我们虽然可以不计个人恩怨,但是对于镇压爱国民主运动、迫害爱国民主同仁的行为,还是会计较的,惩恶也是扬善的必要之举,不有效惩恶就不能有效扬善,不对罪恶极大的独裁分子自卫反击,就无法为被迫害的爱国民主同仁申张正义。
   
   是不是觉得我的看法有矛盾呢?
   
   没有矛盾。
   比如我不打算杀人,然而上街时忽然被两个持刀歹徒打劫,其中一个歹徒拿刀来刺的危险关头,我出于自卫反击的本能,抓住刀子往后一推就杀了他,另外一个被打倒在地投降了,所以只是受伤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我算不算罪犯呢?
   
   我想是不算的,因为被杀者是因为他有杀我的动机及行动,出于自卫,是可以以同样的程度甚至略高一点反击的,所以他是害人害己而已,而另外一个没有被伤,并非特殊照顾他,而是因为他并没有对我产生那种致命的威胁,所以制止他可能的再行凶能力就足够了,这也算是给他一次机会。
   
   同样的道理,我们没有号召[革命] ,但是如果独裁分子非要扼杀爱国民主运动,那么他的罪恶都会得到必要的惩罚,凡杀害爱国民主同仁者,必得惩罚!
   
   在这里,我还要透露一个决策,我们拒绝[革命] ,不等于我们就不能采取适当的方式提前结束独裁制度,不等于我们就不能支持其它民主组织所采取的民主[革命] 方式,但是,我们必须要求:绝对避免对任何生命的轻易伤害,绝对避免对无辜者的牵连,尽量避免社会的动荡不安。
   
   在必要的时机下,我认为我们可以采取多种方式达成民主目标,比如,在一个部分地区率先起义建立民主根据地的方式,就可以起到极大的民主宣传与催化作用,但前提仍然是:
   要尽可能避免[革] 任何人的[命] ,只要有选择的时间空间,我们仍然给一些被蒙蔽被操纵者反省和改过的机会。
   
   当然,我们希望独裁集团及早展开善意,制定政治改革的方案与时间表,这样,我们也许可以通过[国会选举] 、地方选举、新闻监督等方面入手,和平理性地,实现[零革命] 的爱国民主进程。
   
   补充一句:
   这个例子是虚拟的,因为我真的曾经半夜遇到两个黑人打劫,但我不肯屈服,拉开架式要放手一搏,他们就以为我会中国功夫,落荒而逃!
   独裁集团的恐怖与能耐,其实就和这两个黑人很相似,只要国民勇敢地拉开架式,它们也很快就落荒而逃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