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清水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清水君文集]->[[爱民讲座15] 清水君:论海外爱国民主运动]
清水君文集
·清水君:论今日之两岸关系
·清水君:大陆生活回忆录
·清水君:中国衰弱的理由
·清水君: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吗?
·清水君:为我可怜的姐妹一哭
·清水君:向勇敢坚贞的法轮功弟子们致敬!
★沉痛的呐喊★Go Top
·清水君:谏江泽民书
·清水君:给胡锦涛先生的建议书
·清水君:想起[天下为公]
·清水君:曾胡党争酿民主空间
·清水君:当代大陆[宫廷秘史]
·清水君:写在胡锦涛访美之际
·清水君:胡太子遭遇[希望门]
·清水君:为杨斌担任朝鲜特区长官喝彩!
·清水君:促中共领导人立即释放杨斌
·清水君:我爱宋祖英我爱杨钰莹
·清水君:谁有资格领导我们?
·清水君:就释放杨建利王炳章陈少文黄琦刘荻等人给中共新领导人的公开信
爱民之家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最新版,继续征求意见)
·中华爱国民主党: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入党宣誓词
·中华爱国民主党:招募党员传单(请复印传播)
·中华爱国民主党:致所有爱国同胞书
·清水君:给家人爱人朋友们的话----我们爱你们
国际评论Go Top
·清水君:我的世界观
·清水君:论中东和平
·清水君:谁是美国的敌人?
·清水君:关于美伊战争
真相与谎言Go Top
·清水君:孙中山与两个[三民主义]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就<<鲁迅,汉奸还是族魂?>>一文答读者问
·清水君:驳北京小左评《鲁迅, 汉奸还是族魂?》
·清水君:[89-64]13周年忌
·清水君:89-64的教训与反思
·清水君:关于法轮功----官逼民反,民不能不反
·清水君:论海外爱国民主运动
·清水君:论中共特务问题
·清水君:关于建立秘密联系渠道开展爱民党工作的建议
·清水君:中共独裁政权搞臭海外民运的可能策略之研究
·清水君:关于日本鬼子及汉奸问题
·[立此存照]中国民主党、民主正义党的最新[正义]之举
·[立此存照]清水君与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正义党石磊(史静静、明子)的通讯(附相关评论)
·[立此存照][正义党]人士在博讯论坛最后的恐吓纪录
特务与间谍Go Top
·清水君:我--不--害--怕
·清水君:与网络特殊任务工作者谈心
·清水君:揭露网络特务抹黑民主人士手法
·清水君: 致尊敬的008猛士
·清水君:蒙面侠佐罗与008云飞扬
·清水君:就008其人其事答[你好]网友
·清水君:给亲爱的008成员猎人兄弟---对中共网络特务的宽容与惩戒
·清水君:与博讯论坛网友[Kaiser]的通信
·清水君:答某网特关于海外党员身份认定的疑问
·清水君:答共特[就是你]挑战书----你带成千上万条御用专家来吧
·清水君:特务们朋友们,来,摆个龙门阵
·[参考]一封共产党网络特务给广大网友的公开信
·[参考]一个北大学生特务的心路历程
谈心与通信Go Top
·清水君:就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一事答某读者问
·中华爱国民主党筹委会致爱国民主同仁的建议
·清水君:与黄山雨教授的通信录
·清水君:致海外著名学者孔宪铎先生的信
·清水君:我替民主同仁和博讯说句话
·清水君:就大法[圆满]问题与法轮功国民同胞商讨
·清水君:答法轮李仁轲友---感谢你的交流态度!
·清水君:关于出版计划关于云飞扬以及其它
·清水君:答网友axis等关于[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的建议书
·清水君:让我们把预言变成现实-----答复仙鹤草君
·清水君:你为谁服务------答国内某共产党政治干部的来信
爱民之声Go Top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清水君:我的入党申请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2]一个大学生的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3]清水君与国内入党申请者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4]中华爱国民主党最新情况通报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5]:黄山雨教授的建议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6]008云飞扬与清水君通信摘要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7]筹委会最新通知及012给清水君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8]黄山雨教授与清水君的通信记录之二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9]058仙鹤草的来信及入党申请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0]清水君答011文水的[报不平] 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1]关于党章及法轮功问题答A060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2]清水君与云飞扬就出版工作的通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3]A011文水:大陆朋友上博讯看清水君文集的方法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4]清水君:答美国某法轮弟子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5]云飞扬关心党内民主及仙鹤草的回复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6]一个失业大学生的来信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17]A016:我的心里话
爱民新闻Go Top
·----寻人启事----
·[警告]提醒所有使用公共电脑的同仁注意:请使用信箱后确保安全退出!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1]----008在行动:云飞扬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2]008云飞扬与清水君共同宣誓书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3]预告:爱民出版公司即将成立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4]关于建立地方机构深化组织工作的通知(及时更新版)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5]请注意:公安和军队总参无耻之徒研制新的电子邮件破坏软件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6][008在行动]与[清水君文集]将正式出版,现在起接受读者预订
·[中华爱国民主党新闻7]中华爱国民主党海外网站现已开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民讲座15] 清水君:论海外爱国民主运动


   多年以来,海外民主运动都是处于分裂与溃散的状态中,而个别海外民运人士,为了一个虚拟的职位,为了一笔不多的经费,为了彼此的言词之差,而不惜内斗互批,乱了自家阵营,徒令独裁集团窃笑,而令天下国民心冷。
   这种局面的出现,固然有部分独裁集团派出的特务从中浑水摸鱼挑拨离间的因素,但更主要的,却是民运人士自我的心理素质不够健全所致。

   1-----民运是否成了耻辱的旗帜?
   多年以前,89-64的学生领袖王丹,以民运人士的身份获得哈佛大学奖学金,直接攻读硕士博士,海内外的爱国民主人士都对他充满了期望,然而学成后的王丹却羽毛洁白地评价说:
   海外民运失败了!
   无独有偶,曾经在大陆成功建立中联发组织,现流亡在外组织临时政府的彭明先生,也在他的民主工程那本书里宣布道:
   民运已经不再是荣耀,而是一面耻辱的旗帜!
   不要轻易责怪他们的悲观失望,就是民运组织的许多人,不也自己认为:
   民运分子互相斗来斗去,不比共产党好哪里去?
   而在最近的营救刘荻网络签名一事中,也出现了令人不解的分裂现象,作为局外人,我们不知道也根本不想知道是非对错,就算真的有什么是非对错,能是多大的是非对错呢?难道能象独裁集团那样祸国殃民?
   既然大家没有什么根本利益上的冲突,大目标完全一致,都是为了救一个素昧平生的小姑娘,而且只有付出汗水,没有什么油水可捞,还要争来争去干什么呢?
   而且,从他们公布的一些争论资料中,我们发现似乎很多人都以民运为耻,好象民运连救人的资格都没有了一样。
   不得已,我们新筹备成立的中华爱国民主党,也不得不参考众多朋友们的忠告:
   民运作为旗帜,带来的不止是零,而且是负数。
   所以,我们从来没有以民运自居,从来没有以民运分子自居,甚至,拒绝使用这个词,尽管,我们的中华爱国民主党,从爱国民主的大目标上,和许多民运组织是完全一致的。
   但是,我们给自己定位为爱国民主青年、爱国民主主义者,把中华爱国民主党定位为反独裁反暴力反恐怖的爱国民主组织、全民服务团体,而绝不是民运组织。
   我们不想被国民先入为主,把对旧民运的偏见套到我们崭新的爱国民主组织中去,更害怕许多民运分子加入后,把老民运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作风带到我们的组织。所以,我们对待新的面孔,是很踊跃欢迎的,对待老民运分子的加入,往往很踌躇:我们想借重老民运的丰富经验和知识,可是,又怕借到了不该借的内斗经验和知识。
   我们的顾问黄山雨教授曾经生气地说:
   民运是一个笼统的泛称,莫非因为一些人的表现不好,你们就要和民运划清界限了?
   他批评得很对,我也联想到了一句老百姓的俗话:
   泼脏水连孩子也倒掉了!
   但是,道理归道理,现实归现实,我们的爱国民主党,没有拿台湾美国任何的经费,没有从老民运组织中拉人入党,不是靠坐牢房被迫害那样的悲情故事,不是靠博士专家的辉煌头衔,只是凭着爱国爱民的真情,宽容沟通的态度,实事求是的风格,灵活机变的手法,获得认同,获得加盟,获得壮大,我们没有理由让别人一开始就怕了我们,一开始就退避三舍说:别来了、我怕怕。
   所以,我们目前真的不是民运,至少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种负数的民运。
   因为我们没有成员内斗,没有争夺经费,没有贪污挪用,没有任何绯闻。
   水至清则无鱼,我们的组织里,从里到外,都没有阴谋诡计,没有人要争总统位置,甚至在党章中明确宣布不以参政执政为奋斗目标。
   有很多朋友这样评价说:你们确实改变了民运的形象,接下来看你们能否坚持到底了。
   而我们要说,不要看我们做的怎么样,要看我们组织内部是否能够真正建立民主监督与法治制约的机制,人是会变的,人性是脆弱的,任何人可能会堕落,但只要有了好的组织制度,有了民主监督与法治制约机制,不管是一个党,一个运动,一个国家,都能够获得健康发展。
   而且,民主运动是接力棒,我们跑不动的时候会有新的朋友接过棒跑下去。
   千万不要把民主的理想和美好的感情,只寄托在我们具体的人,有怎样高不可测的智慧与道德上,有怎样纯洁不污的羽毛上,明确地预告你们:
   清水君、云飞扬、筹委会的成员,以及所有的中华爱国民主党成员,都可能有卑鄙的时候,有堕落的时候,有失智的时候,有自私的时候、有落伍的时候、有蛮横的时候……
   我们不是圣人,所以请监督和批评我们;
   我们不是圣人,所以,我们很自觉地要通过民主监督与法治约束的机制,约束我们的缺点,发扬我们的优点。
   等到大家都努力,重新塑造了民运的形象,民运是胜利的旗帜不是耻辱的负数了,我们中华爱国民主党,会坦然承认和宣布我们是爱国爱民的民运组织,不要以为我们是见风使舵,我们早预了有一天爱国的新民运会成为胜利的旗帜,但今天我们必须放下旧民运的沉重包袱,轻装上阵!
   2----爱国民主人士需要心理辅导
   那么,为什么民运成了耻辱的旗帜呢?如果不是耻辱,至少,民运目前也不是光荣。
   在这里,我很想和大家探讨关于爱国民主人士的心理素质问题。
   请注意,我们不是民运分子,我们是爱国民主人士,从新出发,OK?
   依据我的观察分析,我认为,爱国民主人士主几乎都要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心理失衡问题,都需要必要的心理辅导。
   在西方国家,看心理医生很正常,一点屁大的事情他们就嚷嚷着看心理医生,一个80岁的大男人居然会因为小时候被幼儿园老师打过一巴掌就看一辈子的心理医生!
   照我们中国人来看,他们实在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温室花朵,真TMD是脆弱而幼小的心灵!
   确实,我们中国人这两百年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受够了罪,看多了恶,再大的事情也能脸上不动声色暗地里打算脚底抹油,心灵特坚强,要不怎么会有刘胡兰这样的傻大姐为罪恶的共产主义献身呢?
   至于民运分子,年纪大的经过文革迫害,年纪小的也见过了89年的坦克机枪,再年青一点的,也多少看过共产党打手那残酷对待法轮功的架式,都有充份的被捕坐牢甚至被秘密杀害的心理准备,所以都算得上是[特殊材料制成] 的人,象王炳章博士那样不惜赴汤蹈火,也要在中国建立民主政权的人,更加成为我们仰慕的英雄。
   然而,即使是再坚强,都有不为人知的脆弱;即使是英雄,也有对人欢笑背人落泪的时候。
   在面对独裁集团的恐吓迫害时,我们可能连死都不怕,变得崇高起来,然而当压力不再危险消除的的时候,我们忽然就脆弱起来卑鄙起来。
   在这里,我想把爱国民主人士可能遇到的心理障碍分类为:
   1, 吃亏心理。这可以说是最普遍存在的心理状态,不管是怎样高尚的人,都会有自己的个人理想、感情慰藉和事业追求,名也好利也好色也好权也好,只要是正当努力得来的,都不应该感到羞耻,也没有必要假清高。问题是,为了追求爱国民主事业的成功,许多人不得不放弃在国内的高贵职业、丰厚收入,放弃与父母妻子的团聚,放弃亲戚朋友的互相联系,放弃街边每天早晨香喷喷的油条豆浆包子,放弃一根烟一杯水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悠闲,放弃革命小酒天天醉到处美女和三陪的生活……而忽然来到完全陌生的,没有任何社会交际网络的,没有鲜花和掌声却到处有不屑和骂声的环境,甚至,连故乡的中餐都是那样朝思暮想而不得!这样大的落差,这样深的寂寞,这样无法排泄的痛苦……很容易把人给逼坏了!如果没有很好的自我心理调节,如果没有被给予适当的尊重与礼遇,就会变成情绪很恶劣化的人,被人误解的愤怒和回国而不得的绝望会让爱国民主人士在生活作风上可能堕落下去。而如果再受到战友的攻击误解,事事不顺的一些爱国民主人士甚至会后悔参加民运,个别人士暗中被独裁集团收买都有可能。
   2, 受迫害心理。一些爱国民主人士,因为曾经吃过中共的苦头,坐过牢或者被毒打过,所以本能的产生习惯性恐惧心理,这不仅表现在他们容易把所有共产党党员看成敌人,甚至把只是对民运有些误解而暂时不能参加民运的国民都看成障碍或敌人,他们的反共意志比较坚决,但是却缺乏了斗争的灵活策略,对形势的复杂性往往估计不足,一味采取强硬的对抗态度,结果吓到了中间游离的国民。更为不利的是,因为受迫害心理惯性,他们对自己的爱国民主战友也信心不足,一些小事的分歧可能会使他们怀疑为路线的争执,甚至,怀疑战友为特务,而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
   3, 高处不胜寒心理。一方面,爱国民主人士是愿意牺牲小我的幸福来换取大我(国家民族)民主繁荣的极少数人,所以不可避免地痛感[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这种寂寞心理,直接导致了他们不甘寂寞,千方百计或要成为组织的领导人,或发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或试图以轰轰烈烈的叛逆行为来争取聚焦。另一方面,一些爱国民主人士因此而成为媒体的宠儿,他们的言行被媒体无限放大,因此具有了光环效应,以为自己是独步天下独一无二的新一代领袖,以为无数国民就象迷途的羔羊需要自己[指出] 前进的方向,跟随着他上前线和独裁集团决战的,所以当国民同胞有一些误解迟疑的时候,会很不耐烦,缺乏耐心从事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街头运动,去宣传和发展组织,而往往热衷于在电视报刊网络广播的采访演讲。
   4, 嫉妒心理。这个心理倒很容易解释,只要爱国民主人士还有上进心,必然对别人的成绩感到嫉妒,不管是别人的房子大一点也好、汽车贵一点也好、书读得多点也好、女人漂亮一点也好、文章写得多点也好……都容易构成嫉妒的心理。莫扎特是个天才,他曾经这样深刻地说:人们可以接受儿童是天才而表示喜悦,但人们不能接受成年人是天才而异常嫉妒!因为嫉妒成人莫扎特的天才,奥地利一个著名的宫廷音乐家扮成黑面豪客,逼迫莫扎特不停写作,把他给活活累死!爱国民主人士之间的嫉妒,往往使那些自身能够奋斗成功的人士不得不脱离民运,和民运人士脱钩,否则,你自己富了,尽管是靠自己的智慧打工或者经商富的而不是靠贪污经费,嫉妒的爱国民主人士们还是会说:他怎么这么有钱了?一定是贪污!然后不管你是贪污不贪污,只要在民运,就得不停周济连工都不想打的穷哥们,就得把资产捐出来给组织直到你也和他们一样穷或者更穷为止。莫非,所有的爱国民主人士就不能以自己的聪明智慧先争取自身的事业成功生活幸福吗?莫非,爱国民主人士就一定是贫困的代名词吗?这些事实确实要值得所有爱国民主人士三思了。
   概括来说,以上的几种心理状态其实几乎每个人都可能会有,至于有一点还是有很多,有一种还是都有,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