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螺杆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螺杆文集]->[集妻性奴性畜牲性于一身的爱国贼]
螺杆文集
2003年文章
·不锈钢老鼠和蜘蛛网 (一)
·不锈钢老鼠和蜘蛛网(二)
·生命的赞歌
·有感于发生在矽谷的悲剧
·参天古木的思考
·小议“连坐”
·党国讹术大观(一)
·党国讹术大观(二)
·马列主义交响曲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国家首脑要带动整个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
·小姐 - 中国女人的悲哀
·《超限战》思想指导了恐怖主义活动
·闲侃大盖帽
·从南京投毒事件看政府的不作为腐败
·如何看待历史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从中国知识分子拍中共马屁谈起
·中国狮子和中国龙
·中共的贵族地位与特权
·海外华人印象记
·如果朝鲜再打起来,中国还能抗美援朝吗?
·大陆移民成份浅析
·江总书记信佛吗?
·读马万宝先生『回国随笔』的随笔
·足球与闯馆
·也谈何清涟女士的“法轮功背后的社会问题”
·李洪宽的耳光
·驳《有六点可以明证六四平乱是正确的》
·六四 - 永远的话题
·利用精神病人搞政治运动的荒诞
·不要以为工人不会算账 --- 大庆工人的买断金不合理
·清理精神污染,六四与反法轮功
·有感于《六四》十三周年
·关于法轮功的一点讨论
·从信仰危机看法轮功
·中共对大陆移民的思想控制
·书法与题词题字
·怎样才能实现全民和解?
·支持法轮功的修炼权利,不一定等于支持其教义
·回复《不得不说的话》
·爱国需要理智-历史的反思
·另一只眼睛看文革(一) -- 答王希哲先生
·另一只眼睛看文革(二) ---- 纪念毛泽东诞辰
·另一只眼睛看文革 (三)-- 中共新左派和愤青们永远难园的“强国”大梦
·对小说《008在行动》结局的一点看法
·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是什么?
·评《也谈北京师范大学生刘荻案件:究竟是谁害了刘荻?》
·在党国吃的恐惧
·也来兼说法轮功不能策反和不值得策反
·就奸而论奸
·我们应该怎样来认识历史和现实?(回应史为民先生)
·论“N年河东N年河西”
·十三亿人口是怎么来的?
·中国的人口与吃饭问题
·民族主义最终是教训民族
·党国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罪”即血腥的“反革命罪”
·反“邪教”不是民运的斗争方向
·中国联邦政府的成立是件好事
·反恐战争应该尽快进行
·外国乞丐与中国乞丐的区别
·科学为政治服务的后果
·落后野蛮就该打
·为反美而反战的人肉盾牌安在?
·老鼠搬家的异象
·集妻性奴性畜牲性于一身的爱国贼
·怨妇与爱国愤青
·“曲线救共”可休矣
·我们终于吃来了萨斯!
·笑谈中国特色(一)
·笑谈中国特色(二)
·笑谈中国特色(三)
·笑谈中国特色(四)
·笑谈中国特色(五)-- 中医能“防治”SARS吗?
·放弃政治异见就是向专制投降
·自相矛盾的中医“防治”SARS
·陈文英算得上色情间谍吗?
·吃上海的最充分理由就是迁都
·敏感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我们来了”,我们来到了哪里?
·孙志刚是死于为人权的抗争
·讲几个报应故事
·抗美援X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技术官僚和法西斯美学
·中共解决台独的招更狠
2005年文章
·“雷锋叔叔”是谁 ?
·中共第三次操国民党
·依样画葫芦的的招商引资
·娘和大哥是随便乱认的吗?
·致卖器官的网友
·与反驳不攻打台湾22个理由的愤青老弟聊几句
·中共统战工具黄帝陵
·中共是怎样对待孙中山的
·外星人所为的“救星石”?
·中共为执政合法性而弄巧成拙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集妻性奴性畜牲性于一身的爱国贼

   现在是中共王朝到了末世,军头元老们也都死的差不多了,中共的法典马列主义,也因中国特色而变化多端,一阵红一阵白,或红里透白白里透红。而那些没寿终正寝的王朝遗老们,现在还剩下几个可怜的政治文人,有如破落贵族,一无权二无势,只剩下对共产主义的忠诚,这些文人,倒是很能坚持马列本色的,比如人们熟悉的邓力群,魏巍等,虽然已经老态龙钟,行将入木,但仍然左得出奇,张嘴是左,抬手是左,就差走路如螃蟹般的往左打横了,用医学观点解释,可算是左脑萎缩的病态。还有一位左派元老文人,官位曾坐到文化部长,是位大诗人名叫贺敬之的,是“喝延河水长大的红小鬼” 。文革时文化部斗争牛鬼蛇神,挂了牌子剃着鬼头的排头人物是田汉夏衍阳汉笙,到最后就是这位“大诗人” ,这位大诗人是执笔写歌剧《白毛女》的,有几首颇能煽情的长诗也上了中学教科书。

    据说当年“革命群众”猛烈批判这位大诗人,就是为了那部《白毛女》,说是这剧本的初稿中,描写主人公喜儿被黄世仁强暴后,竟然痴心妄想将终身托付给黄世仁,直到后来得知自己将被卖掉才觉悟。这当然是严重的违背马列主义,特别是违背了“创造性发展了马列主义”的毛思想,是“抹杀阶级斗争,污蔑革命贫下中农”。 所以在文革样板戏《白毛女》中,不论京剧还是芭蕾舞剧,都被江青改成了杨白劳父女俩的英勇反抗,大香炉砸将过去,大扁担抡将过去,打得黄世仁抱头鼠窜,虽然大快人心,但人情味没了,也就失掉了观众的同情,八个样板戏,全是你斗争我我斗争你,没有一驹戏是催人泪下的。

    人类最基本的天性只有一个,这就是同情心。包括人在内的雌性动物,最基本的天性也只有一个,这就是母性。但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却能改变国民的天性,训养出更多的后天习性,这女人的妻性便是其中之一,受中国特色影响,日本和朝鲜的女人也都以其独具东方女人的美德著称于世,这个美德就是中国儒家的贞操观。女人要对丈夫讲贞操,国民要对皇权讲贞操。所以公平地讲,不管《白毛女》的虚构成份有多大,我们这位诗人对喜儿的心理描写应该说是真实的,因为这符合中国人的道德观,特别是女性的道德观,比如相夫教子,从一而终,好女不事二夫,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如此等等,这本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落后最愚昧的东西,现在又被中共吸其糟粕,贴上了爱国主义标签,当前中共大力倡导的,灌输给中国青年一代的,正是这种奴化思想。

    中国儒家教育的中心思想是治国齐家平天下,这个目标就是从家庭开始的,在步入宦途之先,如果能治理好一个封建大家庭,就具备了统治国家的基本素质。但孔子说:“天下唯小人与女子难养” ,所以治理大家庭,又必须从女人和奴才们身上开始,为了权威的永久和巩固,大家庭必须安定团结,从皇帝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到封建士大夫的妻妾丫头,地主资本家的大小老婆偏房外宅,中共官僚的二奶小秘,如此之众的女人,从自身争宠到为各自的子女们争夺财产权益,是一定要产生“动乱”的。另外还有奴才们各为其主,或卖主求荣,或自相倾轧,或分配不公不平则鸣,也是一定要有“风波”的。所以中国的历代大儒,先要在家里管理好女人,进一步管理好奴才,才有资格为君为相。

    妻性用在中国知识分子身上,是最为合适的。譬如中国历史上的列位忠臣就是榜样,从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到割了舌头仍骂声不绝的方孝孺,可见其忠烈坚贞,不过这忠贞一旦被玷污,比如被新主子感化了,被招了贤(降)纳了士(叛),就一切又从头开始,继续他们的忠贞不二,哪怕是助纣为虐。什么黑白是非,什么仁义礼智信,均可暂用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古训遮掩搪塞过去,随着时间推移,再无脸面提起。

    妻性的延伸就是奴性,从被奴化了的中国知识分子们嘴中讲出来就是:“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比如早些年,就有马列牧师李燕杰曲啸之辈到处游说这个爱国理论,在此辈爱国贼们看来,中共是生身“母亲” ,哪怕这母亲是个邪恶无比的女人,哪怕她是个婊子,也永远伟大光荣正确。这位曲啸先生,与那位贺大诗人一样,一个当了二十年右派,一个做了十年走资派,都曾被自己那恶毒的“伟大母亲”险些溺死饿死虐待死,而如今这个“母亲” ,连象样的忏悔都未曾有过,不过是装模做样的又扔给他们几只奶嘴而已,然而这些就足以令此辈孝顺儿女受宠若惊,感激泣零了。

    共产党搞的东西,从法律到政策,很多事都是名份不清,概念混乱,用农民的话讲就是狗操猪稀里糊涂,本来自称为“人民好儿子”的中国共产党,却反过被奴才们称做“母亲” ,当奴才们肉麻地唱起“我把党来比母亲”时,这个“人民的儿子”从来也没澄清过这种关系,反而老着脸皮乐得承受,以人民“母亲”自居起来,所以今天面临人民背弃时,一向不讲人伦,主张六亲不认的中共,竟然也能大谈起母子之爱。不过,它现在煽的是民族之情爱国之情,往昔的阶级斗争悄然隐退,无产阶级专政改了个说法,四个坚持换成了三个代表,经过一番巧妙包装,又把自己打扮成个统一中国的民族英雄,三个代表其实只代表它自己,意思是说:你不爱我共产党可以,但你总得爱国吧?现在我中共是执政党,这个政府是在执政党领导下的,所以代表了中国,因此,你不爱党就是不爱国,你不爱国是什么人呢?只能是汉奸,是洋奴是卖国贼。

    “儿不嫌母丑”的同义词,也可以是“妻不嫌夫丑” ,一朵鲜花能安于现状的插在大粪上,一个良家妇女甘愿被一个流氓占有,就是妻性的表现。因为肉体已经被占有了,灵魂还能到哪里去寄托呢?那部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灵与肉》,使一句“儿不嫌素养丑狗不嫌家贫”的村言俗语,一跃而成为造假大户中共版本的爱国主义煽情绝唱,正是道出了这种妻性的无奈。被中共强奸或者诱奸的中国知识分子,出卖灵魂的代价就是即得利益,为了那点可怜的高知职称津贴和退休金,为了那点可怜的欺世盗名的机会,不得不死心塌地效忠一个从来就不讲真情实意的恶棍。“夫荣”则“妻贵” ,在利益的天平上,卖身投靠给中共的中国知识分子,选择的是继续被凌辱,被践踏,被奴役,他们所充当的角色,和那些素有花瓶之称的民主党派一样,也仍然不过是一个个被中共玩腻了的小老婆二奶而已。

    至于“狗不嫌家贫” ,做为动物,这当然是一种天性,但用来比喻国人的爱国主义就甚为荒唐,爱国贼们若把自己摆在畜牲的位置上,更是没有半点出息和希望。人们对狗这种畜牲,还能说什么呢?既然狗不嫌家贫,那就甘心情愿做狗为奴岂不更好?但我们的爱国(爱党)者们却不高兴自己被看成是狗。因为现在,中共的名声在海内外,就如婊子娼妓的名声,婊子娼妓长得再靓打扮得再花枝招展,也只有嫖客才会喜欢她“爱”她 ,爱国贼们如“427”之流,正是这类无耻的嫖客与走狗奴才的化合物。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正是这类爱国贼的生动写照,共产党的丑恶,中国的社会问题,就如阿Q头上的癞疤,这本是客观存在,就算戴上那顶破毡帽,也并不等于没长这癞痢头,如果一定要说这癞痢头即美丽又大方,说它是繁荣富强的象征,就等于说娼妓是黄花大闺女,是纯洁的天使一样,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另外,嫖客与娼妓之间的爱情谁又能相信呢?这不:许多“不嫌家贫”的狗们,正在美国使馆外排了大队,乞望获得签证,都争先恐后的跑到美国去“爱国” ,鬼知道它们爱的到底是哪一个国?

   2003年3月1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