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志伟文集]->[文集第四集]
胡志伟文集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從清末民初的扶乩、歃血、劈草人、看風水到上世紀中葉的人海戰術、思想改造
·沙進士葉德輝怒斥毛澤
·抗戰八年,中國軍民亡3200萬人,而日本軍民傷亡僅246萬人
·老毛說:「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
·毛澤
·「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
·「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
·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
·「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
·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
·「我毛澤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
·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
·「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
·「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
·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白崇禧太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近代史書刊的編輯人員大多不具備勘誤補遺能力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海峽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集第四集

胡志偉文集第四輯目錄
   《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魯莽操切 英雄末路 刻骨銘心 迴腸蕩氣
   ——配圖二百五十幅的《張學良口述自傳》初探——
   紀念國際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六十週年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貳臣卜 少 夫 傳
   程思遠的真實面目
   ——荒淫無恥霸佔人妻 賣身投靠及身而報——
   導致中國民間反日情緒高漲的舊恨新仇
   戴雲龍傳略(約大一九四九屆物理系畢業)
   關於修纂《上海聖約翰大學校友誌》的建議
   《黃世仲弟兄南洋詩文集》序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清小說《鏡中影》重印版序
   《黃世仲與辛亥革命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後記
   從洪兆麟被刺真相談到孫科的宦囊
   《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在本書編校過程中,本人撰寫了六十條腳注,以幫助年輕一代的讀者瞭解那些相隔整整兩個世代的史事,其準則如次:
   一、 在上世紀初威震一方的風雲人物,如朱慶瀾、藍天蔚、吳俊陞、董英斌、戢翼翹、葉楚傖、鄭毓秀、葉恭綽、楊光泩、郭寄嶠、王家楨等等,隨著時光的流逝,漸漸淡出人們的記憶。為加深讀者瞭解張學良那個時代的大環境,故分別撰寫二、三百字的簡歷。
   二、 張學良由於年老記憶衰退或政治敏感而說不清楚或故意含混的人名,一概列出全名,諸如,姓蔣的(全名係蔣先雲)、姓戚(秦華)、姓林(寧武)、王亞樵太太(金石心)、鄭某(鄭毓秀)、我的參謀長(鮑文樾,因其落水做了漢奸)。
   三、 張學良自己不明白的往事,以腳注代為解答。例如他不明白藍天蔚為何不攻打新民府泄忿,答曰藍天蔚本人被部將拷猓洳肯乱讶糊垷o首。張學良自述「打土匪我不在行」,遂選擇去剿共。原因是劉黑七縱橫察熱冀魯四省,連久歷戎行的馮玉祥宋哲元韓復渠都束手無策。
   四、 張學良談及的重大事件但又語焉不詳的,譬如剿滅蒙古馬賊巴布扎布、遼西綠林頭目杜立山事略、九江事件、寧案、二.二事變、香港六記者殉難事件等。
   五、 張學良是凡人而非聖人,故其口述傳記一如常人——彰善掩過之意多,繩謬糾非之旨少,故擇其溢美隱惡事例予以澄清。如他自稱「上將軍決不自躋於最高位置」,其實不久張作霖即自封陸海軍大元帥,攝國家元首職;他否認九.一八事變後致電顧維鈞,編者引援顧維鈞回憶錄證實他確曾致電顧,但不接納顧的建議,拒絕與日本人打交道;他的愛將白鳳翔保證「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但此人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兩年後就怕苦怕死投敵當了漢奸;自歐洲回國後,張學良聲言「不可再事內爭」,但據檔案顯示,他同兩廣軍閥有所勾結,一直伺機欲南北夾擊蔣介石。
   此外,由於東北方言的誤聽誤解或口齒不清,某些人名、地名、官職名及成語不無暇疵,茲修正如下(括孤內是錯例):郭寄嶠(國際僑)、張惠長(張輝昌)、路孝忱(李石曾)、唐怡瑩(唐瑩霞)、黃中美(黃忠偉)、牯嶺(枯嶺)、榆林(玉寧)、美而廉(美阿聯)、都統(督統)、銑電(艷電)、寧贈友邦(寧給外人)、善之善者(上之上之)、獻機祝壽(飛機獻壽)、寧折不彎(寧折不曲)等等。由英文譯述的謬誤,如使館武官誤譯成提督,都一一作了糾正。
   在本書注釋、校訂過程中,承蒙著名劇作家董千里(項莊)先生、史學家劉晟(容若)先生等文壇耆宿不吝賜教,特此申謝。
   二○○四年七月一日
   魯莽操切 英雄末路 刻骨銘心 迴腸蕩氣
   ——配圖二百五十幅的《張學良口述自傳》初探——
   張學良無疑是中國現代史上的一位最具爭議也最為奇特的政治人物。他出身於權貴家庭,廿二歲就升任軍長,廿八歲繼承父業,成為權傾一時的東北王。一九二八年底,為報日本軍閥殺父之仇,他毅然歸附中央,在東三省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促成了中國的統一。一九三O年九月十九日,他率大軍入關武裝調停中原大戰,瓦解了馮閻叛軍,維護了國家統一,因而登上國民革命軍陸海空軍副總司令的寶座 ,在北平設立行營,節制東北、華北各省軍政,儼然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千古功臣耶?亂臣賊子耶?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他發動的西安事變,改變了中國、甚至整個世界的局勢,它拯救了窮途末路的中共,使之免遭五路國軍合圍的滅頂之災,促成了國府收編紅軍,使之乘抗日之機發展壯大,進而席捲全國。所以中共領導人周恩來譽之為「千古功臣」,但因大陸易手而家破人亡的民眾則視之為禍國殃民的亂臣賊子。
   逾三份之二個世紀以來,有關張學良的傳記作品數以百計,闡述西安事變的學術論著則汗牛充棟,然而囿於「歷史研究為政治服務」的緊箍咒,上述著作多係道聽途說、隔靴搔癢、轉輾摘抄、以訛傳訛,因而乏善可陳。
   孔老夫子有云:「文勝質則史」;中國新文學的旗手胡適說:「傳記的最重要條件是紀實傳真……最要能寫出傳主的實在身份、實在神情、實在口吻,要使讀者如見其人」,為此,本書輯錄了大量第一手資料,諸如唐德剛訪問張學良的十一卷錄音帶、郭冠英訪張錄像、哥大張學良口述史料、遼寧省官方檔案,自廿年代至九十年代有關張學良的中外傳媒報導、專訪以及他本人的電文、演說、日記、雜憶、隨感、筆記等凡卅萬言,再加上張學良與其近親跨度一個世紀的生活照片二百五十餘幅,連在幽禁地孔宋公館、湖南鳳凰山、奉化雪竇寺、貴州龍崗山、貴州開陽、台北北投、新竹井上溫泉的伉儷倩影,以及他與歐美外交官、諾貝爾獎得主蕭伯納、班禪喇嘛的合影,還有趙四小姐的儷影自花樣年華至白發老嫗,應有盡有,琳瑯滿目,向各階層讀者和史學工作者呈現了一個鮮活、真實的張學良形象,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不抵抗政策的真正決策者
   本書對史學研究的最大裨益,是澄清了對日抗戰「不抵抗」政策的責任屬誰。張學良在離開中國萬里之遙,一再對來訪的中外記者強調:「那個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的所謂不抵抗命令,就是不要跟他們衝突;他來挑釁,你離開他、避開他……當時咱們對日本的挑釁——南京事件也好,濟南事件也好,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當時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當封疆大吏,我沒能把日本看透,沒想到日本會真敢那樣胡來,我事前沒料到,情報也不夠,我要負責任!當年我要是知道這日本是動真格,我這個人敢把天戳個窟窿,我還不敢跟他拼嗎?整個九•一八的歷史跟外邊所說的不一樣,他們給我諉過,我不承認,我的過就是我的過!」以致於號稱「史學大師」的唐德剛恍然大悟道:「這個是歷史大翻案啊!我們五十多年來都聽說是蔣介石打電報給你,不讓你抵抗,那這個假造文件造得很巧妙呀!」所謂「銑電」始見於台灣作家李敖編著之《張學良研究續集》,這一論調延續於李著《蔣介石研究》系列叢書以及李與汪榮祖合著的《蔣介石評傳》。李敖原稱「銑電」發表於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經轉輾摘抄,已被說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連吳相湘、司馬桑敦、黎東方等知名學者都受了誤導。但今年一月份出版的北京《炎黃春秋》雜誌(直屬國務院文化部)上刊載了中共中央智囊機構——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曾景忠教授的長文,徹底否認了「銑電」的存在;該所另一位馳名中外的史學家楊天石也承認,在保存完整的民國檔案中根本未見此所謂「銑電」。張學良晚年多次對中外記者絕口否認將所謂「銑電」藏在貼身或讓于鳳至偷帶到國外保存,使這一流傳半個多世紀的彌天大謊終於徹底破產。
   同十一位貴婦人的婚外情
   張學良的心直口快,可見於他對「飲食男女」的率直表露,他說:「人哪,就是一張紙在那兒蒙著臉,你別把那張紙拽開,你要拽開了,就揭開了這個後幕,那不一定是怎麼回事兒!」還以南宋著名理學家同親姪女上床一事為證。他對訪客滔滔不絕眉飛色舞描述自己年輕時同十一個貴婦人的婚外情,包括定統皇帝御弟溥傑(曾被著名畫家黃永玉斥罵為「狗漢奸」)的原配妻子唐怡瑩、意大利總理墨索里尼的女兒、外交部長王正廷的妹妹、駐美大使葉公超的嫂子以及他自己的表嫂。一九九一年,九十歲的張學良旅遊紐約數月,一直都住在已故的中國銀行總裁貝祖貽(著名建築師貝聿銘之父)公館,出雙入對,毫不禁忌,還常常公開說「趙(四)夫人可敬,貝夫人可愛」,在公眾場合愛講葷笑話,還作了一首打油詩自嘲「自古英雄皆好色,若不好色非英雄;我雖不是英雄漢,卻也好色似英雄!」以致於「可敬的人」聞言對「可愛的人」就恨入骨髓了。本書輯錄的張學良有味語錄如下:「我太太于鳳至罵我是拉圾馬車(喻生冷不忌)」、「我比西門慶偷情五要件——潘驢鄧小閑還多一件:我有權勢!」、「宋美齡美如天仙,我跟他約會了幾次。」、「溥傑對我很好——我跟他太太好,他也知道我跟他太太好。」、「于鳳至和我手下的參謀好,我知道他喜歡她,特意派他跟她外出辦事,讓他倆開房間」、「假如不是西安事變,我不知道我將會有多少女朋友」、「到紐約住貝夫人家,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日子」。還有一些鮮為外間所知的秘聞以及他的內心世界:「日本特務頭子土肥原一度遊說我登基做東北皇帝」、「文人是蛆虫,我最看不起文人,他們只會拍馬,圖個水漲船高」。他的內心似乎充滿了矛盾,既要說「我同情共產黨,可以說我就是共產黨」,卻又說「歡迎我回大陸幹什麼?貓兒給耗子舔鼻樑骨!」,對他四弟張學思在解放軍海軍參謀長任上被紅衛兵活活打死一事卻冷酷地說「這只能怪他自己激動暴躁」。
   編輯的去偽存真功能
   鑒於張學良是凡人而非聖人,故其口述傳記一如常人——彰善掩過之意多,繩謬糾非之旨少,所以本書的編者嚴守客觀超然立場,引經據典,以註釋的形式將其溢美隱惡事例一一予以澄清。諸如,他自稱「上將軍決不自躋於最高位置」,編者即在腳注中提醒讀者:言猶在耳,張作霖即自封陸海軍大元帥,攝國家元首職;他否認九.一八事變後致電顧維鈞,編者引《顧維鈞回憶錄》證實他確曾致電顧,但不接納顧的建議,拒絕與日本人打交道,此種「鴕鳥政策」導致局勢急轉直下;他在天津對記者說「中華民國副司令非躬所敢承受」,編者引援唐德剛筆錄之《李宗仁回憶錄》,揭示蔣介石慷慨給予張學良河北、山西等省地盤以及現洋六百萬的實際利益,所以張學良欣然入關助戰且就任副司令職;他遊歐回國後聲言「不可再事內爭」,但據檔案顯示,他同兩廣軍閥有所勾結,一直伺機欲南北夾擊中央政府。
   香港的出版物,比大陸、台灣高明之處是,文史書刊的編輯往往會耗費大量時間去考證,博採眾議,去偽存真,對原作進行再創作。本書的編者,對張學良自己也不明白或不記得的陳年舊事,一一加以解答,例如,張學良不明白藍天蔚為何不攻打新民府泄忿,編者以腳注說明藍天蔚本人被部將縛解,其部下已群龍無首。張學良自述「打土匪我不在行」,遂選擇去剿共。原因是他聽聞劉劉黑七縱橫察熱冀魯四省,連久歷戰陣的馮玉祥、宋哲元、韓復 都束手無策,故其知難而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