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第三条道路
[主页]->[诗歌]->[第三条道路]->[构建和谐诗歌氛围(续)]
第三条道路
诗歌理论
·关于三道
·三道语丝
·《第三条道路:旷野呼告》
·构建和谐诗歌氛围
·构建和谐诗歌氛围(续)
·荡人心魄的虚拟——夕婉诗歌《虚拟》的读感
·实践诗学的诞生
·世界原是因你而美丽,因我而温暖
·上帝缺席之后的敞开者
·雷子:在痛苦的深渊顽强地抒写命运之书
·第三条道路----大流派也!
·试析兰紫野萍抒情诗《重返高黎贡》的艺术特色
·对于当下中国诗坛网络传播现状的分析及对网络诗歌写作未来的展望
·“第三条道路”诗歌写作文本史纲
诗歌精品
·王学仲诗选
·生日感怀:想起白居易,想起鸟窠禅师
·空着(长诗)
·两个小花(外一首)
·简简柔风的诗歌
·地狱煤矿——悼念我已死,将死,或正在死去的矿工兄弟
·关掉灯------致HY
·失落的月光
·叠加的褶皱(组诗)
·《萨克斯》
·百鸟园的鸟
·七国记之一 魏国
·另一种人
·素描长安
·长安跳舞(写给一个网络男人的一堆)
·谒苏小小墓
·诗三首
·行走
·流云一样的命运
·手机
·虚 拟
·它们在歌唱(外三首)
·骨头上的伤痕(外一首)
·爱情——火柴式
·金.木.水.火.土
·许多事情在历史的角落早已发生
·秋游南粤组诗
散文精品
·遥忆藏乡
·玲子:三道堂连诗闲取乐 众骚人慕雅庆年终
·酒徒杨雄:献给三道最后的帖子
·李跃平:平羌三峡
·青海湖:关于鹰的断想
·青海湖:关于鹰的断想
·黄河石林--凝固的峥嵘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构建和谐诗歌氛围(续)

第三条道路优秀诗人的诗歌文本:流派诗学观念和创作实力的最好体现
     第三条道路的写作旗帜自响亮地提出之后,就凝聚了一批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诗人,也涌现了一批写作水平提高较快的诗人,他们不断创作出来的优秀诗歌文本既体现了第三条道路诗学具有构建和谐诗歌氛围的效能,也较好地呈现了作为流派的第三条道路的创作实力。
     如深受西方哲学浸淫的马莉,她的诗歌创作就体现了一种高度的理性主义,其智性写作最突出的特点是在“冷叙事”写作中给人一种玄奥的感觉,但同时又呈现出一种女性独特的空灵美──优美的冷抒情。于此仅举她近期所写的《金色十四行诗歌》系列中的一首《保留着对世界最初的直觉》:“坐下来吧,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人类寻找光的故事/从前,光跳跃在影子的上空/窥视着人类的行走,那时候/空气迷恋流水,从周围逃离而出/那时候光已死去多年,大地丢下阴影/你来到门前,对我说,多么尖锐呵/在最后消失的地方,刺痛了风景/大地的影子,光以外的光,受伤的光/手指上的光,那是最后一夜/我离开了你,朝着我的故事走去/沉到幽暗的光中,看见你坐在树下/目光平静,保留着对世界最初的直觉/和一生都无法剔除的隐痛”。当你真的认真听完诗人所讲的故事之后,你仿佛已明白了什么,但又有点儿迷茫,有点儿形而上的感觉,以及一种在恍惚中有所失落的隐痛。这种充满玄学色彩的诗歌,如有一种魔力,一下子就能吸引了你。

     作为第三条道路的代表诗人之一,后现代主义写作的积极鼓动者的谯达摩,他在近期除创作了比较有影响的属于后现代浪漫主义的《穿睡衣的高原》、《世界之王交响曲》、《睡莲》、《小离骚》等诗作之外,还创作了一首比较重要的具有先锋精神的诗歌作品──《瀑布的形状》。这首诗最大的艺术特色就是十分娴熟地运用隐喻、象征等现代主义的表现手法,从隐喻的意象中去暗示自己的态度和意境,去表达丰富的思想内涵,但行文所用的却是散文化的语言甚至是口语。请看该诗的最后一节:“我累了,请让箭猪漂流吧,向下漂流5公里/就是郎弓。请继续让我休息啊/今生今世我的落差32米,有12道急滩 /如果回到我的诞生地,黄果树瀑布一定会帘卷西风/她高74米,宽81米,瀑布上有一长达134米的钙化水帘洞/在洞中,即使是婴儿也能听见世界,也能观赏世界,也能触摸世界”。从这一节中,我们不难发现,谯达摩虽好现代主义,但依然对浪漫主义抒情十分钟爱。由此可见,谯达摩的诗歌属于他自己所提出的后现代主义写作中的后现代浪漫主义。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以独行侠式(既不属于朦胧诗人,也不属于第三代诗人,既不列传统派,也不入现代派)的吟唱,以《寻找一座铜像》、《千年之后》等抒情诗篇红火中国诗坛的杨然,当他发现第三条道路的诗学观点与他的追求相合时,便昂昂然挺进了第三条道路的高地,以洋洋洒洒5000言的《一封致<第三条道路>主编的公开信》,向正在前进的诗人们宣示了他的诗观、他对中国诗坛的忧虑,并以宏亮的声音强调现代诗和现代诗人的良知,应以“真”字为核心;强调诗歌要对自我负责;强调诗人必须坚持个性创作;强调诗人写作必具的“大境界”。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民族正义感的杨然,在《第三条道路论坛》上贴出了他的《怀念抗日英雄》:“我知道所有的信念都在流血/石头和眼睛只剩下最后的吼声/ 死去也是中国,不死也是中国/三万个日日夜夜你去了哪里/本来是你的家为什么成了别人的土地//故乡的英雄树还记得你那属龙的乳名/如今我翻遍幻想中的纪念册/起码有一万个和你相同的名字/十万个和你相同的生日/百万个和你相同的命运/千万个和你相同的性别/黑暗和光明分开那天你去了哪里/只剩下一双手抚摸那面胜利的旗帜……”这首诗再次把他所坚持的诗歌固有道德──抒情、言志、叙事,通过自然的感悟和魅力,运用意象和幻象,依据依据语言的张力、密度、内涵美、歧义性和空间韵律的形式,完成精神世界的倾诉,较好地表现出来。
     曾参加过第十五届青春诗会,对任何诗歌写作潮流从不盲从,坚持自己独立抒写美学个性或曰操守的凸凹,已从各种探索和经验中逐渐回归一种纯朴自然。《鹰背》和《桃花的隐约部分》这两首短诗,是凸凹近期自我感觉最好的诗。我认为,这两首诗是凸凹作为一名川中汉子既热情奔放又温柔体贴的个性体现、风格相异的诗歌文本。《鹰背》虽有给人娓娓而述的感觉,但其内在的精神气质却是刚阳的,硬朗的。这是一首体现大家风范的诗作:“我说的不是生长羽毛/托负青天的那一小块/温热的劲力。我说的的鹰背/是大巴山中一个平常的地名/地处达县与万源之间//我说的是一堆高高的土石/上面世居着人民、庄稼和森林/成群的翔翅构成最昂贵的鹰牌腰带/一条河流/带不走赤脚的骨头//那一天我从鹰背走过/我说:平稳、巨大、沉重……/那一天我在鹰背俯瞰众生/一个骑鹰者的风范/被突至的山风吹向大巴山以外”。以十分平和质朴的带有浓郁乡土味的语言,表达诗人对一个叫鹰背的山村乡野的热爱和礼赞。最后一节给读者带来了强烈的震撼力:任何人都不能骑上人民的背上故作姿态!否则,那“山风”会坚决地将你吹走。原来,这“鹰背”是劳苦大众的象征;这“山风”是人民意志的象征。整首诗具有一定的精神和艺术高度。而《桃花的隐约部分》,则较多地运用技巧和智慧,在深情地对桃花隐约的部分──被遮隐的美进行赞美的同时,力求将诗思引向一种幽境,让诗的张力得到最大限度的伸展:“千万朵红唇上树/千万颗星星,叫夜空闪烁//思想者的剪刀,在昼的背面/不停地修枝/暗香温软呵—/把固体的风,拉流了//一朵一朵,沿原路返回去的/是枯干,新叶,桃//噢,谁在三里雾中夭夭唤我/谁在三尺纱中灼灼起舞//玻璃,塑料,彩陶/将薄如人面的梦,啄得开花”。而《大河》,则是凸凹的另一种风格──充满玄学色彩的知性写作。可以说,实行多种风格写作的凸凹正是第三条道路多元化写作诗学的最好体现者和实践者。
     而以“南方乡镇”作为写作经典词语和经典意象的庞清明,则以传统的唯美、抒情揉合现代的象征、隐喻,并以四川人的豪迈、奔放兼广东人的精明、开放和炼达,在第三条道路写作上独树一帜,彰显他作为第三条道路积极鼓吹者和擎旗者之一的个人魅力。他的《南方乡镇》系是一组现实主义兼有些许浪漫主义的优秀诗作,以多视角和蒙太奇的方式对他十分熟悉的南方乡镇进行艺术扫描。庞清明以他诗人的血性气质,使心境与文本相互因果,并以交叉的审美意象创造出审美的高度与精神内涵:“这些玫瑰的亡灵 鸟粪 落日的幻象/沿饥饿的地曹 催生新的生命”;“这些热烈幻变的冬日场景/坚持了南方乡土 硬朗的品质”。他的其他诗歌如组诗《美 之 祭》等也同样以纷繁的客观意象陈列为主,而主观介入相对较少。但他所陈列的景象、物象,均有所指、暗示和象征,有效地构成了一种意识流,让读者在阅读时心灵随之起伏和波动。他还善于从我国传统古典诗词中汲取营养和经验,喜用对偶、排比以及三、五、七言句式的反复使用等手法,刻意营造他个人的诗歌意境和艺术特色。
     以西部诗人身份进入第三条道路的青海湖,则以文化、地理、心灵背景为写作资源,以大气、开阔、雄浑、高远的艺术意境,以淡淡的忧伤中又凸显柔情骑士浪漫奔放的风采,亮了人们的眼睛。他的诗歌意象纷繁,而雪山、太阳、火焰、光芒、河流、梦、高地、青铜、风暴、翅膀等,则是贯穿于和闪烁于他的诗歌文本中的一些主体意象。他的代表作《家园三章》构建宏大,意旨高远。诗人在写作中,已不自觉地把他的哲学的宗教的历史的地理的物理的知识,他所熟悉的西部游牧文化,他对现实的探索和思考,对生命和命运的深层次感悟,对人类终极理想的探求,都渗透到他的每一行充满激情的诗句,因而让这组诗的的语言极富张力,并以重金属的硬度和力度,撞击着每一个读者的心灵。而在现代主义写作中的浪漫主义抒情,则是他诗歌中最具魅力的特质,如:“黎明的路还很远 我走进那美妙的夜晚/像一个考古者 潜入神秘的古堡/我看见白皙的和浓黑的色彩反差/固体的和液体的物理属性/单调的和优美的曲线运动/百鸟歌唱 海鸥在飞翔/我听见高音和低音的音节变化/神秘的紫雾在钢琴中等我/你的矿藏那样深 用亿万年光阴也难以穷尽/当月亮顺着我的身体向下滑落/当大地沿着我的身体升向太阳/我只想在征战多年之后 收回流浪的心/在琼紫的钢琴声中/卷入你四肢美丽的旋涡 /飞翔或隐居”。《天堂鸟》也是他近期的一首比较重要的诗作,曾引起不少诗人、评论家的关注和争论。
     以宏大的音乐演奏场景震撼第三条道路夜空的福建诗人罗唐生,近期连续推出了他的两组力作《音乐、花之影及其六重奏》、《音乐、舞之影及其六重奏》,以既优雅细腻又粗犷豪放的用语,以充满音乐韵律的诗句,渲染和释说人生命运的起伏,让人们通过时光的暗影,触摸灵魂的疼痛,并手握蓝色的火焰,在迷失中寻找方向,在黑夜中寻找光明,在绝望中寻找希望。这两组诗,在写作上,诗人任由音乐的飘忽不定来引领诗思不断向外扩展,既有小溪流的潺潺叮当,又有大江流浪拍悬崖的大气磅礴。虽写作时间相距甚短,但风格各异,没有给人重复雷同之感,充分显示了罗唐生在诗歌写作上力求不断创新的实力。这两组诗,是第三条道路写作诗歌作品中把悲剧色彩和浪漫主义结合得最完美的诗歌文本。就我个人而言,则比较喜欢《音乐、花之影及其六重奏》,因这组较《音乐、舞之影及其六重奏》少了一些浮躁,而又最喜其中的《完美的悲剧》:“手牵着手/铁一般幽暗的花之影/从爱的殿堂/高高的拱顶跳下来/那些红的、黑的精血、热血/那些金石为开的音符、乐章// 在深山。在溪涧。在魔鬼的溶洞/它们背负着世界辽阔的阴影/它们献身、繁殖;它们迷恋、超脱/它们从窗台走向人间的花坛/这些音乐的小精灵/它们的姿势有一种落花流水的温柔 /它们有直面悲剧的勇气/它们走过人流如潮的广场/带着那些空中飞舞的铁质的碎片/它们沿着音乐的半径/迈着重复、单调的舞步,走完艰难的行程//这种过程极其简单/火光之上。花瓣之下/仍然是一些炼狱的蚂蚁/震惊这节乐章有说不尽的完美的悲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