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守墓者與粉嶺農夫 ]
看雲舒雲卷
·辫子路的一棵树这样说
·澳门去年的荷花
·CARE
·给南京城挡住的西瓜
未能忘记
·6.4
·六四我可以为你做什么?(1999年)
·五载杜鹃花开花落──我的中大片段摄录
·5月 我的眼泪记录 6月 信心与关怀
·在忧伤中的片片励言
·6月 停不了的风浪 与 闯练
·我的见证1──一步一步,神的带领(在神学院的早会中的分享)
·我的见证2──我竟会踏上这条路(道硕蒙召见证)
·已离开的人呀!
·给:在庄宿修读零学分的同伴
·我的西瓜皮姑爹 <关于闽剧的少年记忆>  
操练
·2005.12.2关于祷告
为中国祷告
·为中国祷告2/12/2005
艾滋中国
·转贴:河南艾滋元凶曝光隐瞒疫情升官发财
中国边疆&伊斯兰
·2008年7月10日明报:警毙5疆独分子拘10人
·2007年12月6日明报:新疆教徒泄密判劳教
·2007年11月12日 3疆独判死3囚终身
·疆独组织向中国宣战
阅报栏
·2007年9月14日 国家级防腐局挂牌 拟设官员财产申报制
·2007年6月1日 明报:内地血癌童 九成家居曾装修
·“反腐书记”贪污囚终身 2005年11月11日
·一年又一年 阅读穿避弹衣的县委书记
·转贴:徐可:中国污染谁来承担
中国的教育
·余杰:无教育,毋宁死
·400学者抗议"学术腐败"凸现高校职称评定之弊
·莫让海归变海待--低龄留学生归国就业不易
·5类孩子最易染上“网瘾” 专家开出“处方”
·【校园动态】学生迷信“笔仙” 没那么邪乎
·2007年7月31日卢雪松:<普遍和解的前提:致胡温的一封信>
·卢雪松:送给我的一位“学生”的三句话
维权在中国
·2007年11月29日明报:前年296人 去年604 异见人士被囚倍增
·探寻“聂树斌案”真相 (转载)
·2007年8月25日 人权律师妻出国领奖被截 揭露一胎政策弊端 陈光诚狱中获奖
·高智晟颠覆罪被捕 2006年10月14日
·陈光诚辩护律师被阻出庭 2006年8月21日
·2006年8月19日明报:维权律师高智晟被捕
·2006年8月16日失明维权人士案后天开审
·失明维权人士遭刑拘 2006年6月12日
·2006年3月14日农民维权被捕开审
·中国律师呼吁协会关注律师被拘案
·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
·浩风:山东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8.11-8.15)
·浩风:山东临沂市野蛮计生调查手记(8.11-8.15)之二
·浩风:他们终于沉不住气了!--临沂市野蛮计生调查手记之三(8.11-8.15)
·王怡:大陆的人权律师和“政法系”的形成
·转贴:拘留期间突然死亡引发社会深层思考
·江宗秀非正常死亡案工作报告--贵州桐梓之行纪要
中国的传媒
·2008年1月12日 全国记协代表:以言获罪 舆论监督倒退
·1月26日《冰点》遭停刊斥当局卑鄙
·500记者领矿难掩口费 河南穷乡20万元应付传媒
·中国青年报总编辑李而亮回复李大同:我的几点意见
·中青报官僚情调复辟 体制内良心被迫出走
·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本届编委会的公开信
·贺延光: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
中国的河山
·2007年7月4日明报:中国污染年均75万人早亡 金融时报指世银删敏感内容
·不满污染 闽村民捣乱工厂 2006年4月12日
民工在中国
·李强:玩具血汗工厂调查
中国的医疗
·淮生:中国农民的医疗卫生现状扫描
·2005/7/25阅报:中国的病
·补充:中国医疗制度大揭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守墓者與粉嶺農夫 

                         歷史很近,很真實,聽到可以為「忠義」二字守墓三百多年的佘氏故事,我覺得歷史並不止於書本,是很有血肉的真實。

   袁崇煥,字元素,明廣東東莞人。曾在天啟二年單身匹馬出關,考察關外形勢,並自動請纓守衛遼東,還建了寧遠城抵禦清兵。袁曾在寧遠大捷,清太祖努爾哈赤亦因此役受傷死。到次年獲寧錦大捷,清太宗皇太極又大敗而去。然後到了崇禎二年,後金軍繞道自古北口入長城,進圍北京,袁崇煥星夜入援京師,但崇禎卻中後金的反間計,以為袁與敵有密約,故處死袁崇煥。

   行刑當日,不明就裡的市民恨極漢奸,活生生地一人一口咬袁身上的肉,死得很慘烈。當時,只有袁的謀士佘義士冒死偷葬其首級,並隱姓埋名,命後人一代一代地守墓下去,到了佘幼芝這一代,已是一個延續了三百多年的故事。

   很有點天荒夜譚,若換了我是佘家的人,我會謹守只是先祖自己一廂情願的遺願嗎?人生是否應有自己的路呢?但我想講得出「忠義」二字的佘幼芝,用自己的一生作出了選擇,選擇了與別人不同的路。

   說起與別人不同的路,我想起了近日收到一封在粉嶺擁有十萬呎農場的有機農夫的電郵,他說元朗有個朋友有不少土地,打算賣給發展商或從事環保事業。他很擔心農地售給發展商後,有時用作拆車場,油污污染了土地,根本無法耕種,有的讓人用來挖山採泥,結果卻造成山泥傾瀉。

   所以,那名農夫很希望成立可持續發展協會,能夠將經營農地的技術及營運方法分傳給失業者及新移民等,讓更多人可以有機耕種。他說希望社會漸漸明白土地不一定是用來滿足發展商的,他說:「每一天,我們都會損失一塊有生命的土地,好像每一天,地球上都有一些品種的生物因為我們自私的行為而滅絕,都有一些弱勢社群被人推到社會的邊沿,甚至消失。」

   農夫與佘幼芝,都是活在我們的時代。別以為我們就只能讀書、工作、買樓、抽居屋、負資產、防止子女入黑社會,我們可以有好多選擇,可以令香港的另類生活變得大眾化些。

   2001年3月13日《文匯報》「漢語知趣」

   後記:2001年七八月到訪北京,透過網上搜尋的資料,知道袁崇煥之墓在崇文區的斜街上的第五十九中學。

   於是,獨自一人尋尋覓覓,不斷地問路,才找到了佘幼芝,表達了我的欽佩心情,還吃了他們家幾個水餃。

   不過,後來聽說此地將闢為袁崇煥紀念館,佘氏不能再住在這兒,不知現在如何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