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六四我可以為你做什麼?(1999年)]
看雲舒雲卷
操练
·2005.12.2关于祷告
为中国祷告
·为中国祷告2/12/2005
艾滋中国
·转贴:河南艾滋元凶曝光隐瞒疫情升官发财
中国边疆&伊斯兰
·2008年7月10日明报:警毙5疆独分子拘10人
·2007年12月6日明报:新疆教徒泄密判劳教
·2007年11月12日 3疆独判死3囚终身
·疆独组织向中国宣战
阅报栏
·2007年9月14日 国家级防腐局挂牌 拟设官员财产申报制
·2007年6月1日 明报:内地血癌童 九成家居曾装修
·“反腐书记”贪污囚终身 2005年11月11日
·一年又一年 阅读穿避弹衣的县委书记
·转贴:徐可:中国污染谁来承担
中国的教育
·余杰:无教育,毋宁死
·400学者抗议"学术腐败"凸现高校职称评定之弊
·莫让海归变海待--低龄留学生归国就业不易
·5类孩子最易染上“网瘾” 专家开出“处方”
·【校园动态】学生迷信“笔仙” 没那么邪乎
·2007年7月31日卢雪松:<普遍和解的前提:致胡温的一封信>
·卢雪松:送给我的一位“学生”的三句话
维权在中国
·2007年11月29日明报:前年296人 去年604 异见人士被囚倍增
·探寻“聂树斌案”真相 (转载)
·2007年8月25日 人权律师妻出国领奖被截 揭露一胎政策弊端 陈光诚狱中获奖
·高智晟颠覆罪被捕 2006年10月14日
·陈光诚辩护律师被阻出庭 2006年8月21日
·2006年8月19日明报:维权律师高智晟被捕
·2006年8月16日失明维权人士案后天开审
·失明维权人士遭刑拘 2006年6月12日
·2006年3月14日农民维权被捕开审
·中国律师呼吁协会关注律师被拘案
·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
·浩风:山东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8.11-8.15)
·浩风:山东临沂市野蛮计生调查手记(8.11-8.15)之二
·浩风:他们终于沉不住气了!--临沂市野蛮计生调查手记之三(8.11-8.15)
·王怡:大陆的人权律师和“政法系”的形成
·转贴:拘留期间突然死亡引发社会深层思考
·江宗秀非正常死亡案工作报告--贵州桐梓之行纪要
中国的传媒
·2008年1月12日 全国记协代表:以言获罪 舆论监督倒退
·1月26日《冰点》遭停刊斥当局卑鄙
·500记者领矿难掩口费 河南穷乡20万元应付传媒
·中国青年报总编辑李而亮回复李大同:我的几点意见
·中青报官僚情调复辟 体制内良心被迫出走
·李大同:就中国青年报新的考评办法致李而亮总编辑本届编委会的公开信
·贺延光:作答总编辑和编委会
中国的河山
·2007年7月4日明报:中国污染年均75万人早亡 金融时报指世银删敏感内容
·不满污染 闽村民捣乱工厂 2006年4月12日
民工在中国
·李强:玩具血汗工厂调查
中国的医疗
·淮生:中国农民的医疗卫生现状扫描
·2005/7/25阅报:中国的病
·补充:中国医疗制度大揭密
中国的吃
·广州腐蚀剂制咸菜 2006年8月5日
· 2005年8月22日 5种内地淡水鱼致癌
·致癌鳗鱼制品全国回收
中国旷难
·2007年12月7日:山西煤矿爆炸逾70亡 非法越层开采 26人受困凶多吉少
见证
·转贴:我的心声:一个爱滋病人所经历的痛苦与喜乐生命与信仰
·转贴:李柏光:爱的见证--信主的经过
宗教政策
·大陆基督徒论坛关于民间宗教和基督教的讨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我可以為你做什麼?(1999年)

    那晚﹐念小學的Helen看見媽媽看電視時哭。她說﹐那時才知有「六四」﹐但她所知的「六四」僅是「有很多人死了」而已。一直到進了大學﹐她對六四的認識仍是一片空白。

   在一次學界交流會上﹐Helen發現有十來位與會者都和她一樣﹐是靠後期重構「六四」的概念﹐因為他們的中小學老師都沒有向他們談及此事。轉眼十年﹐到底當年這場由學生發起的運動﹐對今天的學校有何意義﹖學校又可為「六四」做些什麼﹖

   一﹑中學───師生齊遊行

   在中學任教的劉修妍老師向記者表示﹐她本周將會很忙﹐因為她要在學校籌辦「六四」的活動。

   她籌辦「六四」活動的記錄可追溯到十年前。那年﹐在新華社辦事處門外﹐有一群不喊口號的師生遞交請願信。靜悄悄的﹑無聲的抗議有時會比吶喊高呼來得更沉重﹑更有力量。遞請願信的老師當中﹐有初為人師表的劉修妍。

   事隔十年﹐劉修妍闖過商界﹐當過記者﹐今天還是重拾教鞭。本星期她將帶領學生一同回顧「六四」。她任教的天水圍伊利沙伯舊生會中學已預備播放癮天安門瘳的錄影帶以及擺放學生製作的有關「六四事件」的展板。這陣子同學每天都會在早會中講述事件的片段。在五月三十日劉老師還會帶領自願的學生參加遊行。她說這不是一種表態行動。

   說出基本事實

   那麼該如何向學生講述「六四事件」﹖劉修妍說她會告訴學生一些不爭的事實﹐如當年學生如何關心國家民族﹑追求民主自由。她又打算把來源不同的資料鋪陳出來﹐讓下一代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回想十年前﹐劉說那時無論是同事或學生﹐都會把「六四」看得很重要﹐即若低年級的學生也懂得說出自己的感受。她承認學校辦活動最重要是得到校長的支持﹐但即使校長不支持﹐她相信仍可「大有大做﹐小有小做」﹐每位教師都可在自己教的課播放一首民運歌曲作為一種紀念。

   不同的人對「六四」有不同的看法﹐劉堅持的是「六四是一場愛國民主運動﹐一個歷史悲劇。我不相信當局沒有開槍」。

   二﹑小學───早會說「六四」

   除了中學﹐小學也不甘後人。在六月四日的早會上﹐聖公會日修小學校長林湘雲將會向小學生簡介「六四事件」。

   向小朋友說「六四」﹐林校長認為一定要說得清晰。他打算告訴學生﹐「六四」是由學生發起的活動﹐因反腐敗﹑反貪污而起。他將鼓勵學生爭取民主﹐就像爭一碗飯一樣﹐雖然政府已給人民一碗暖肚的粥﹐但人民為何不可爭取一碗飯﹖

   林校長說這是一次公民教育活動﹐學校可培養學生對國家民族的責任感。

   三﹑學生「十日談」

   不需要燭光﹐不需要口號﹐也不需要老師﹐學生自己也可以坐下來﹐說說他們的故事﹐表達他們對「六四」的感受。

   「星期六晚﹐電視機還在播著《周末任你點》﹐忽然嘟嘟嘟﹐加插了特別新聞﹐記者泣不成聲﹐才知發生了大件事。忽然感覺與中國的距離拉近了。我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該怎樣做。我的『六四』觀念都是後來「重建」的。」研究生Anita說﹐「六四事件」發生當年她還是一名中一生。

   「『六四』發生時我只是一名小四學生﹐但事件今我知道可以反抗權威﹐好像中學物理科老師教得不好﹐同學就起來投訴﹔到念中四時﹐數學老師也不懂教書﹐我們於是直接寫信給校長投訴。我們都變得激進了。」阿Mark說。他如今已是一名大學生。

   他們這群坐在由基督徒學生運動辦的分享會中的學生﹐一邊說著故事﹐一邊傳閱寫給支聯會的公開信﹐信中署名「一群支持八九年北京民主運動的大專學生」﹐指過去的紀念活動雖可招集大批市民參與﹐但美中不足的是鮮能讓參與者表達個人對「六四事件」的感受。

   信中並說﹐經過十年﹐他們對「六四事件」的回憶已成了他們生命中真實以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們認為應該將這些多元的聲音和每個人獨特的故事凝結成一種更壯大的集體記憶﹐以產生一種更為深遠和持續的群眾力量﹐並向下一代延續這個不死的回憶﹐直至「六四」獲得平反那一天為止。

   明報 - 六四我可以為你做什麼﹖1999-05-31 , 至IN教室 , F0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